最热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 >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温暖简直要疯了!
最快更新农女福妃名动天下 !

    他笑了笑:“忘记你的穴道被点了,不能说话。别心急,再等一等,等到了地方,我便会解开你的穴道。”

     温暖闭着眼睛,没有理会他,她调动身体的紫气,试图用紫气来冲开身体的穴道。

     也不知道能不能行,她从来都没有试过。

     帝君贤想到温暖这么久都没有喝过一滴水,他又问道:“渴了吧?要不要喝点水?”

     温暖依然没有理会他。

     帝君贤看向凤笛:“倒杯水。”

     凤笛:“......”

     所以她成了侍候温暖的丫鬟吗?

     凤笛黑着脸的倒了一杯水。

     帝君贤:“要是你想喝水的便睁开眼睛,我喂你喝。”

     凤笛闻言瞪大了眼!

     张太医帮他正骨的手抖了抖!

     他本来以为六皇子抓了纳兰国的慧安郡主是做人质的,现在看来不是了!

     六皇子根据就是看上了纳兰国的慧安郡主了!

     又是同心结,又是温声细语的关怀,可见六皇子对这位纳兰国的郡主用情不浅。

     温暖闭着眼睛。

     帝君贤也不勉强她。

     “你放心,你的二堂姐没有事。不过你的人那凳子砸开密道入口,估计是将她砸到了。”

     温暖闭着眼睛,继续调动紫气集中在一个穴道上,同时她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她当然知道会砸到她!

     是她叫陈喜拿凳子砸的。

     温暖也实在是被温玲气的,不然也不会这样。

     太医还在给帝君贤治手,很痛!

     他便和她说话,转移注意力:

     “慧安郡主,你是不是在想办法冲开穴道?可是我的点穴手法非常奇特,从来没有人能冲开过!你别白费劲了!”

     “慧安郡主,你看看着结发同心结漂不漂亮,是用你和我的头发编织而成的。”帝君贤拿起桌子上的同心结把玩着。

     温暖闻言张开了双眼,看了一眼,眼里满是厌恶:简直变态!

     帝君贤仿佛没有看见温暖眼里的厌恶一样,他继续道:“还有两刻钟,我们便到达目的地了,等到了目的地,我们就可以拜堂成亲。”

     温暖:“.......”

     拜堂成亲是什么鬼?

     国佛寺大师说她有桃花劫,原来真的是有桃花劫啊!

     帝君贤看见温暖眼里满是震怒,笑了笑:“从今天起,你便会是我帝君贤的皇子妃!北溟国的六皇子妃!你放心,等回到北溟国后,我们会再举办一个盛大的婚礼。我会告知四国,我们成亲之事的。”

     温暖简直听不下去了,她闭上眼睛,开始冲击穴道。

     这个人简直是疯子!

     这位外面一个人走了进来:“主子,天上出现了一只老鹰。”

     温暖心中一动。

     是小黑吗?

     不对,小黑去东陵边境了,还没回来。

     最快也要明天早上才回来。

     小蠢也跟着去了,最近边境的消息是实在是太多。

     所以应该只是一只路过的鹰吧!

     帝君贤挑了挑眉:“不必管它!只要我和慧安郡主不出去,它一只老鹰能辨别出那艘船上有慧安郡主吗?”

     更何况,这艘船,本来就是纳兰国本地一个商人的货船。

     他们早就换掉了离开的那艘小艇了。

     帝君贤看着温暖:“是纳兰瑾年养的鹰寻来了吧?你猜纳兰瑾年什么时候会找到你?”

     “今晚咱们就要成亲,他动作快的话,找到你的时候,你已经是我的人,你猜他还要不要你?”

     “他动作慢的话,起码得一两个月后,才能找到,那时候我们已经回到北溟国了!说不定,你的腹中都怀上我的孩子了!”

     温暖简直要疯了!

     哪来的疯子,老天爷你不收一收吗?

     好想再昏睡过去!

     就在温暖极力忍受某人的疯言疯语的时候,纳兰瑾年正站在船头上,看着远处。

     他的手紧紧的握住船的护栏。

     船舱里,风念尘正带着人在审问章宇。

     章宇已经浑身是血了,身体就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

     温玲缩在角落里,她一脸是干涸的血迹,无声的哭着。

     之所以无声的哭着,是因为之前她哭出声,被纳兰瑾年一脚踹到了这个角落了。

     风念尘看着嘴硬的章宇笑了笑:“不说是吧?!所有口岸都已经封锁了,出不了海!而在这条河上,只要你家的主子的船一靠岸,便会被人发现。你说不说也没有关系了!”

     章宇垂着头,奄奄一息的,愣是一个字都不吐出来。

     船不一定要在渡口靠岸的!

     风念尘拿起了一个坛子,将里面的蜂蜜倒在章宇的身上。

     章宇闻到了一股蜂蜜的香甜,下意识的伸出舌头舔了舔。

     蜂蜜?

     可是他绝对不相信,他们这么好心,喂自己吃蜂蜜的!

     他们想干什么?

     风念尘看着章宇,冷笑一声:“呵,丢进食人蚁的桶里!”

     陈欢立马将他揪起来。

     陈喜挤开了一个大木桶,木桶壁上爬满了红色的蚂蚁,密密麻麻的,让人看了头皮发麻!

     章宇的眼里闪过一抹恐惧。

     食人蚁听说能够将人一点一点的,吃得骨头都不剩下的!

     风念尘翘着双手道:“再给了一个机会,说不说?!”

     章宇闭上了眼睛。

     他不能出卖主子!

     “丢进去!”

     陈欢直接将他丢尽木桶里!

     食人蚁闻到了香甜的气息,瞬间便爬满了章宇的身体。

     “啊........”

     一声声惨叫声传出。

     “靠岸!”船头的纳兰瑾年突然下令道。

     风念尘听了,迅速跑出去。

     “十七,是不是发现了暖暖的行踪了?”

     纳兰瑾年没有说话,紧紧的盯着岸边的一叶扁舟。

     陈欢这时也跑了出来了,她一眼便认出了那扁舟:“主子,就是这艘扁舟!”

     大船很快便停靠在岸边,还没完全停下来。

     纳兰瑾年便跳了下去。

     他在这艘扁舟上四周打量了一眼,发现了角落里躺着一只眼熟的耳坠。

     这是他送给小丫头的。

     纳兰瑾年弯腰捡了起来。

     风念尘这时也跳了下来:“他们会不会在这里上岸了?”

     纳兰瑾年摇了摇头:“换船了。”

     这艘小船明显是随着河水流到这里的。

     “那怎么办?前面便有个分叉的支流,到时候更难找了!”风念尘着急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