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害我被暗恋对象倒追 > 90.CP89(完结章)
最快更新重生害我被暗恋对象倒追 !

    见家长这种事, 不论周念平活了多久, 都没真正地想过,更别说体验了, 所以楚云生淡定地说出这个消息的时候, 他爆炸了,真真实实地爆炸。周念平当着楚大学霸的面跳起来,“砰”的一声直接撞上了床头柜。

     “呜。”周念平小朋友秒缩回去,委委屈屈地趴在楚云生怀里吸鼻子。

     “你干嘛啊?”楚云生哭笑不得,伸手替他揉, 他俩刚复习完, 准备歇一歇再洗漱睡觉。

     周念平讪讪地回答:“我害怕。”

     说完又觉得没面子, 当着男朋友的面说自己不敢见家长, 实在是太丢脸了。他好歹是重生过一回的人,现在却像个从没有感情经历……好吧, 他的确没有, 有也只有楚云生。

     可不管怎么说就是丢面儿!

     周念平一个人窝在被窝里气哼哼,这个时候天已经开始热了, 他没闷几分钟就热得受不了, 一咕噜爬起来戳楚大学霸的腹肌。

     楚云生枕着胳膊吹空调, 被戳了也只是顺手捏了捏他的指尖,一点也不紧张的样子。可是楚云生不紧张就愈发显得紧张的周念平丢人。他赌气般俯身, 在楚云生的腹肌上又咬又啃。

     反正楚云生答应了毕业才碰他, 反正腹肌这个位置隐蔽, 正常情况别人看不见。

     于是想事情想得好好的楚云生硬是被周念平的牙吸引了注意力:“怎么了?”

     他哼哼唧唧地爬起来, 自然而然地坐到楚云生腰间。他不觉得有什么,楚大学霸只能苦哈哈地信守承诺,拼命做个坐怀不乱的柳下惠。

     周念平不服气:“见家长啊,万一你|妈不喜欢我怎么办?”

     “不会的。”

     “万一呢!”

     “我早就跟她提过你,过年的时候还发了照片,你就放心吧。”

     他瞬间傻了眼:“你什么时候发的?怎么不告诉我一声?”

     在周念平看来,向家里出柜肯定是很惨烈的事情,楚大学霸从小光鲜亮丽地一路走来,估计遇上自己才开始离经叛道,在家长看来,他这种人叫什么来着?

     哦,叫祸害人的小妖精。

     周小妖精不仅被臆想吓得四肢发软,还被小妖精三个字雷得体无完肤。

     “想发就发了,我妈挺喜欢你的。”楚云生的手指插进了他的头发,温柔地挠了挠。

     周念平洗完头没多久,头发是吹干的,摸起来特别蓬松柔软,楚大学霸摸起来就舍不得撒手,偏偏周念平自己也喜欢被楚云生撸毛,便顺势靠在男朋友的怀里打了个哈欠。

     其实他很感动,有种被楚云生放在心尖尖上的感觉。

     谁不知道出柜难啊?尤其是楚云生这种从小优秀到大的,做过最出格的事儿是为他,周念平不感动才怪。

     可感动归感动,他照样害怕。他甚至怕到晚上团成一小团,缩在楚云生怀里嘤嘤嘤。

     楚云生也挺诧异,毕竟自从他俩说开,周念平就越来越粘人,不是说寸步不离的那种行为上的粘人,而是精神上的依赖。平时做作业有问题了来找楚云生,上课听不懂了也来找楚云生,连和叔叔阿姨在租房的问题上有不同的意见,第一反应也是找楚云生。

     楚云生挺喜欢这种感觉,美滋滋地被周念平依赖。

     但今晚是楚云生第一次发现,自己也有无法安慰到周念平的时刻。

     周念平抱着楚云生的腰瑟瑟发抖,脑补了无数被豪门贵妇嫌弃的场景。不是他瞎想,而是楚云生的家境决定了他的母亲眼界一定很高,所以别说出柜了,就算周念平真是个女孩儿,估计没有哪个家长乐意自家的孩子高中一毕业就私定终生。

     唉,他可真是个小妖精。

     周念平在无限循环的谴责中睡着了,在楚云生的胳膊上睡出个浅浅的口水印。

     楚云生看着口水印,心想他大概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紧张,所以放学之后,直接带着毫无心理准备的周念平小朋友去了机场边上的一家高档会所。周念平直到进门还不知道自己是来见家长的,兴冲冲地拉着楚云生的手到处乱晃,直到楚大学霸推开一扇门,指着正瘫在沙发上敷面膜的女人说:“这是我妈。”他才浑身一个激灵,意识到天要塌了。

     而且最恐怖的是,楚云生的母亲听见脚步声,头也不抬地来了一句:“五百万,够不够你离开我儿子?”

     周念平:……

     周念平小朋友哇的一声吓哭了。

     “妈!”楚云生同样吓得不轻,“你又看什么电视剧了?”

     楚云生他|妈也蒙了,拎着面膜从沙发上爬起来,手忙脚乱地擦了把脸:“我这不是太兴奋了吗?你以前也没给妈妈说这句话的机会,今天好不容易……”

     “早就跟你说了少看点偶像剧。”楚云生抱着痛哭流涕的小男友叹息,“看,把人吓坏了吧。”

     谁料周念平太难过,根本没听见他们的对话,自己搁哪儿抽抽搭搭地摇头:“阿姨您好,我……我是楚云生的男朋友,我好喜欢他……哇!”三|句|话没说完,眼泪又噼里啪啦往下掉。

     看着特惨,也特可爱,楚云生和他|妈都憋着笑。

     他还以为自己搞砸了,难过得要死要活,被楚云生送去隔壁房间,还抽抽呢。

     楚云生给周念平倒了一杯水:“我去给你拿点吃的。”

     周念平没心思搭理楚云生,揉着眼睛点头,继续伤春悲秋。而楚云生从房间里出来,绕了个弯,走到他|妈房间里,幽幽叹息。

     楚云生他|妈是个事业有成的成功女性,但是在感情方面显然不如自家儿子,开场就闹了个笑话。

     楚大学霸对于自己不按套路出牌的母亲很是无奈,母子俩对视了几秒,还是他|妈先小心翼翼地问:“你别是被甩了吧?”

     楚云生:……

     楚云生:妈妈,您可真是我亲妈。

     “没。”楚大学霸叹了口气,神情严肃起来,“妈,我跟你说,有些玩笑不能跟念平开。”

     楚云生挺头疼的,要说了解,除了周念平自己,楚云生绝对是最了解他的人,所以楚大学霸知道,周念平为什么毫无预兆一下子就哭了。

     因为过去。

     周念平对楚云生的感情带着仰慕,还带着点永远也没法消退的自卑,这在一段感情里很常见,只要不过分卑微,其实没有阻止的必要,楚云生也乐得主导他们俩的感情。可正因为如此,周念平对“认可”的需求就比别人高很多,比如楚云生一点也不在意身边的人是否接受同性恋,但周念平在乎,所以重生之初,楚云生干脆利落地将信得过的人都拉进了一个群,并且直说自己要追一个男生。

     十七八岁的少男少女对于新鲜事物的接受程度比成年人高多了,群里嘻嘻哈哈调侃几句以后,毫无障碍地接受了“楚云生喜欢一个男生”的事实,并且热情地提供了帮助。

     比如岳群和林郎曾经在楚云生还没把周念平追到手的时候,百度了好几个G的浪漫电影上传到群里。真的是浪漫电影,一点动作戏都没有。还有顾向西和林往北,竟然总结了个什么恋爱宝典,仗着追求的人多,到处问人家女孩子喜欢什么样的男生,搞得那段时间全年级的班主任提心吊胆,生怕俩活宝整出个大新闻。甚至连少言寡语的沈静静都替他问了当初(13)班的朋友,帮忙打听周念平的喜好。

     当然最后还是楚云生自己出的手,不过看得出来,周念平因为被接纳非常开心。

     一个一直被质疑的人,最期待的就是被接纳。

     楚云生敏锐地察觉到这一切,并且完美地给周念平铺了一条路,但他怎么也想不到,这条路即将走到终点的时候,被他戏精上身的亲妈给毁了。

     “小周……是不是因为喜欢你,被欺负过啊?”楚云生他|妈是过来人,看着儿子的神情就猜了个七七八八,心里咯噔一声,“那这玩笑还真开不得。”

     楚云生没好气地“嗯”了一声,颇为哀怨:“妈,我好不容易把人追到手,你真是……”

     真是亲妈。

     “那现在怎么办?”事关儿子的终生幸福,他|妈着急了,“要不我现在就去和他解释?”

     结果还没来得及动身,哭红了眼睛的周念平就敲门进来了。

     他微垂着头,哆嗦着走到房间正中央,看上去怕得要死:“阿姨,对不起,刚刚吓着您了。”

     “可我真的好喜欢楚云生,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他。”周念平因为紧张,语无伦次,“请你给我一个机会好吗?”

     这几句话可把楚云生给心疼坏了。

     他家小朋友得鼓起多大的勇气,才有胆量走进来请求一个在一起的机会?当年被全校人嘲笑的时候,周念平直接选择了逃避,躲到没人找得到的地方艰难地过日子。现在他竟然顶着巨大的心理压力来了,还在为他们共同的未来努力。

     周念平说完,头晕脑胀,不知道是哭得太狠,还是太紧张。他是不敢来的,但他必须得来,虽然楚云生的母亲好像真的不赞成他们的感情,周念平也不想重生过一回,还是以惨淡的分手收场。

     那是楚云生啊……他喜欢了好多好多年,放在心脏最深处的人。

     只有经历过暗恋的人才明白那种苦涩的思绪,它躲在身体最深处,碰到会疼,想到会涩,情绪崩溃时是□□,心情愉悦时是慰藉。

     你想到那个名字,身体里就涌|出无法言说的颤栗,看见那个人的身影,会觉得遇到了一辈子要追逐的光明。

     有的时候周念平都会觉得重生前那么多个孤寂的夜晚,他之所以没有丧失自我,就是因为心里有一个楚云生。

     一个足够温暖的,深刻在心底的人。

     楚云生为了这段感情已经付出够多了,他没理由躲在对方身后,心安理得地接受一切。

     所以即使周念平想到了被嘲笑的日子,依旧义无反顾地走进了房门。他都做好被楚云生的母亲赶出去的准备了,对方竟然先楚大学霸一步抱住了他。

     “好孩子,阿姨没想阻止你们在一起。”

     周念平脸上闪过一瞬间的茫然。

     楚云生在一旁轻咳:“我妈小说看多了、”

     他继续茫然:“啊?”

     “五百万那个,是台词。”楚云生窘迫地将周念平小朋友拉到自己怀里,悄悄耳语,“我妈戏精上身,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可周念平还是呆呆的,直到跟着楚云生回家,才“啊”得一声蹦起来:“阿姨不讨厌我?”

     “不讨厌。”楚大学霸温柔地揉揉他的脑袋。

     “不讨厌啊……”周念平重复了一遍这句话,笑意从眼底蔓延开来。

     好像是身体里盛开了无数朵小小的花,又好像是初春破冰的溪流,有什么东西在无声中悄悄改变,又有什么早就沉淀下来的感情缓缓融入骨血。

     楚云生察觉到了周念平眼神的变化,温柔又克制地亲吻他的指尖。

     念平啊,这就是我要给你的毫无后顾之忧的喜欢。

     *

     楚云生的母亲在国内停留了半天,被电话急匆匆地催到了地球的另一端,周念平总算明白为什么楚云生要带他去会所,因为他|妈根本没时间回家。

     周念平有点遗憾,但楚大学霸习以为常:“能回来小半天已经很好了,有一回她在国内转机,愣是没时间出候机楼看一看。”

     “你|妈好忙啊。”

     “什么我妈,那是咱妈。”

     周念平耳朵红红地应了一声:“妈……会不会觉得我特别孩子气?”

     “见面就哭……”他羞愧地扯扯衣角,“太丢人了。”

     楚云生看他一眼:“是不是特别怕被否定?”

     周念平哆哆嗦嗦地点头,想起过去不好的回忆,脸都白了。楚云生暗自庆幸,当时的猜测没错,曾经情书被公布的事情给他留下了很深的阴影。

     但是楚大学霸没特意提,只说:“这事儿本来就是我妈不好,没事儿瞎看小说,还真当自己活在豪门剧本里啊。”

     话音刚落,身后就传来周念平吃吃的笑声。

     跟个小孩儿似的,情绪来的快,去得也快,楚云生挑挑眉:“我说错了?”

     周念平摇头,托着下巴感慨:“我就是羡慕你。”

     他爸妈走得早,没给他留下什么回忆就撒手人寰,所以被楚云生和母亲的相处模式触动了心弦。

     如果,如果……

     世界上哪儿来那么多如果?

     况且叔叔阿姨对他那么好,周念平心里没多少不忿。

     见家长只是他们繁忙的高三生涯中比较跌宕起伏的一曲,周念平和楚云生迅速调整好状态,投入到了紧张的复习中。

     不出周念平所料,三月份的时候,楚云生接到了首都大学的提前面试通知,四月份面试结果下来,果然是全省第一。实验高中的老师都沸腾了,这个成绩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楚云生不用高考,已经拿到了保送资格。

     结果出来当天,周念平比楚云生还激动,哭唧哇啦地抱着男朋友的腰嚎着什么“死而无憾”,“夫复何求”,搞得楚大学霸都有些窘迫,捏着他的鼻尖嘀咕:“别跟着我妈一起看小说。”

     他怂怂地点头:“没看……”

     楚云生一看这架势就晓得他俩私下里有往来,哭笑不得:“念平啊,还有多少天高考你记得吗?”

     他点头如捣蒜,没忘记要考近医科大的理想,当晚就把手机里乱七八糟的小说都删了。

     但是楚云生还是掐着时差给他|妈打了个电话,简直仿佛含辛茹苦的老父亲,生怕他|妈影响到周念平小朋友的学业。

     这些事儿周念平当然不知道,他因为楚云生被保送,像是打了鸡血,奋发图强,不用楚大学霸督促,每天都认认真真完成复习任务,竟然真的被董校长推荐参加了两个自主招生的面试,结果下来虽然没有楚云生好,但也拿到了降分的资格。

     成绩最好的能降二十五分,周念平只拿到十五分的资格,但他情绪高涨,且持续到高考当天,跟着楚云生信心满满地走进了考场。

     说来也怪,准备了那么长时间的考试好像眨眼间就结束了,往后几天他们忙碌于拍毕业照和聚会,暑气蒸腾,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又过分美好,周念平回学校收拾东西时,忽然明白了,这就是青春。

     失去了就再也不会回来的青春。

     高考成绩出来以后,又是一波兵荒马乱,周念平的成绩刚刚好够报考首都医科大,再加上之前的降分,毫不意外地收到了录取通知书。他看着印着校徽的信封,既惊喜,又没多少意外,因为他知道自己付出过多少,所以收获的时候平静异常。

     倒是A班的那群人起哄要聚餐。周念平没拒绝,他知道这一顿饭过后,他们中的有些人这辈子再也不会相见,知道世界很大,再好的朋友也会慢慢疏远。

     但起码这一刻他们还在一起。

     岳群和林郎还是老样子,考去了相同的学校,相同的专业,也在帝都,所以瞧见他俩的时候笑着打趣,说开学要一起走。沈静静拿到了国外top10大学的offer,签证下来就出国,看模样打算全家移民,还有顾向西和林往北……

     不得不说整个A班都是优秀的,楚云生的朋友尤甚,但同时他们也和十七八岁的普通少年一样,敏感脆弱,离别的思绪牵扯着每一个人的心,连周念平都鼻子发酸,忍不住跑出来吹风。

     楚云生自然跟着他,细心地拿着面巾纸,替周念平小朋友擦眼泪。

     “你不难过吗?”周念平凶巴巴地质问,“你好冷漠哦。”

     楚云生低头亲了亲他的额角:“我都经历过一次了,知道他们未来会过得很好,所以没那么伤感。”

     “都很好?”周念平立刻巴巴地凑过去,“你没骗我吧?”

     “没。”楚大学霸耐心地回答,“你想啊,他们都很优秀,就算遇到挫折,也会克服的。”

     周念平想想也是,但他心里还是难过:“怎么就毕业了呢?”

     “你前几个月还在抱怨怎么还不毕业呢。”

     “时间过得真快。”周念平顿了顿,颓丧地感慨,“以前还觉得当二B盟主挺麻烦的,现在想想那群朋友,其实都很可爱。”

     上高三以后,二B联盟名存实亡,不是他们内部发生了分歧,而是实在没空,不过据说新一届高二也搞了个类似的联盟,似乎他们一不小心帮实验高中搞出了一个“传统”,但是很多人永远也想不到,大名鼎鼎的联盟盟主,实际上早就和A班的班长暗度陈仓,腻腻歪歪酱酱酿酿。

     “人生充满了不断的离别。”楚云生斟酌着说,“有些人注定会离开你,有些人不会。”

     周念平踢了踢楚大学霸的小|腿,哼唧了一声。

     “嗯?”

     “你是不是傻?”他不满地嘀咕,“这个时候应该亲我啊。”

     楚云生闻言,忍笑亲了亲气呼呼的小男友。

     “说点什么。”楚大学霸揽住他的肩膀,陪他眺望远处的夜景。

     说点什么呢?

     周念平皱眉想了会儿,认真道:“愿天下所有的暗恋都成真。”

     “这可不行。”楚云生摇了摇头,“只有有缘分的人才能走在一起。”

     他当然知道这个道理,但还是固执地重复了一遍,但是将愿望稍稍改了一下:“愿天下有缘分的暗恋都成真。”

     至于会不会成真,谁知道呢?

     周念平转头借着月色凝望楚云生柔和的眉眼,心里一阵小小的窃喜。

     反正他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