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去地府做大佬 > 【1086】切断
最快更新去地府做大佬 !

    玉阙猎场上,常年都有大风呼啸,风声热闹得很。

     这里的大风不见踪影,微风习习的天气,反而稀少。

     无论是猎场上的草原,湖泊溪流谷地,还是那些高山丘陵之处,年年大风不息。无论春夏秋冬,皆是如此。

     入夜后,时常刮起的大风更是强劲。

     萧石竹的行营四周,今夜也是起了大风。

     行营里的旌旗作响声,伴随着大风的呼啸不绝于耳。

     帐壁也被大风吹得不停波动,呼啦啦的微微声响,不停发出。

     内壁上施加的那些定风符篆咒术,连接散出柔和的光芒,借着符咒内神鬼之力,化去了不少的风力。

     萧石竹身边不远处,大帐正中处的火塘上方,那个镂空的圆洞里也吹进了一股股阴风,卷起了火塘上升起的黯淡火灰,将其旋转着升起。

     还在帐内的林聪,无暇顾及那帐外不断传来的风声,只是听了萧石竹的话后,应了一声,沉思片刻后,又道:“主公,此事对于青丘狐国来说,多半是选择一意孤行倒底的。我们从情报中可以得知,司幽的联军不过是个他们的棋子,消耗我军的棋子。既然是棋子,可舍可弃,他们是不会在乎的。”。

     林聪短短几句话是分析得有理的,而青丘狐王也正是这样想的。

     司幽是牵制和消耗九幽国在东瀛洲兵力的棋子罢了,他才不会在乎对方的输赢。

     而萧石竹,自然也看透了这一点。但是他偏偏要让青丘狐国,再选择一次。

     他倒是要看看,青丘狐王是如何把自己一步一步的玩死的!而无论如何选择,青丘狐国能承担其后果就行。

     “既如此,我们是不是可以借此,趁机拉拢司幽联军中的一部分力量?”。

     沉吟片刻后,林聪又开了口,给萧石竹继续献策,“没人会甘愿作为棋子和筹码,一旦知道被骗,普通鬼民尚且会气不顺,会愤怒,何况这些鬼国冥王呢?他们就算不报复,也未必会和青丘狐国,和司幽再沆瀣一气的。”。

     萧石竹和鬼母一听此计,相视对望后,都微微颌首。

     接着,萧石竹对林聪下令道:“没错,你的此计不失为一种削弱对方,保存我国军力的办法。哪怕能说服联军中的一股势力,不再为司幽军提供后勤保障,那战争也会很快结束。此事还是就交给你去办,一定要暗中进行,按最高级别保密。”。

     “那臣必定要启用一部分,早前就已经潜伏到东瀛洲各地的冷子了。”。

     见萧石竹点头首肯了这个计划后,林聪自然义不容辞。只是把心中计划,简单道来,再等待着萧石竹的答应。

     林聪知道,为了赶上时间,必须启用这些早已蛰伏到东瀛洲的冷子才行。

     虽然这有些冒险,但是如果从九幽国本土派出说客,也不现实,这边再派人,不但时间会耽搁很久,而且才过去的人不知道当地的情况,两眼一抹黑,就难以开展工作。为今之计,只能是启用那些冷子。

     “可以,同时等候青丘山的决策。”萧石竹也没有犹豫什么,点头道:“一旦青丘山决定一意孤行,就可以启用所有东瀛洲内的冷子,按之前的计划展开行动。”。

     “诺。”林聪答应着萧石竹,脑中闪过了的,是一份封面写着‘蜇雷计划’的机密文件。

     萧石竹说的计划,正是这个计划。

     “还有什么事吗?”。

     这时,萧石竹缓缓问了一句。

     “没了。”说着,林聪就站起身来,行礼告辞后转身离去。

     林聪才离开了大帐,萧石竹就斜靠着坐塌一侧的扶手。

     帐内只剩下了他和鬼母,萧石竹忽然脸上怒气毕现,伸手抓过了手边桌案上的一个茶盏,狠狠地向着身前地上摔去。

     茶盏落地,伴随着忽如其来的清脆响声,鬼母被吓得一跳,而茶盏也当即四分五裂成了数十片碎瓷。

     “好啊,好啊,都想着和我作对,不和我作对就浑身难受!”。

     转瞬间已然是怒气冲冲的萧石竹,怒声一骂。

     他所骂的,自然是青丘狐王!

     之前是因为外人他鬼在场,萧石竹不好动怒,如今没有外人,他不把心里这股火撒出来,他心里也不好受。

     而他这一生,无论是在阳间还是在阴曹地府,都已经经历过了很多事,仇杀暗算,伏击算计,更是数不胜数。区区背叛而已,又不是之前没有经历过,本不该让他如此大发雷霆。

     但对于青丘狐国,他是已经忍耐很久,如今是已经忍无可忍。

     对于青丘狐国,萧石竹是给予了他们最大的宽容,也给了最好的援助。就如同对待自己的亲儿子一样,如今这个亲儿子居然要对他挥刀相向,萧石竹心中压抑着一股养了孽子一般的感觉,这种感觉也带来了无尽的怒火!

     也正是因为被自己照顾和真诚以待的人背叛,萧石竹才会发这么大的火的。

     “好啊,都要来试探我的忍耐极限,那就来吧!我倒是要看看,他们能奈我何?”。

     萧石竹一声怒哼,不再多言。但脸上的怒气,却是不减反增!

     “小不忍则乱大谋!”鬼母轻声劝了一句,起身拉响了铜铃:“如今青丘狐王还在国中,你可不要当着他的面发怒,也不要把不满和不忿都写在脸上。要动手,也得先放他回去了再说。”。

     鬼母说的话不无道理;无论是青丘狐国如何选择,萧石竹都还得对青丘狐王暂时客客气气的。

     否则的话,九幽国会被扣上无耻下作,刺杀他国冥王的罪名帽子。说不定北阴朝,还要借机讨伐九幽国,就得不偿失了。而且,不忍的话,青丘狐王也会察觉道九幽国已经有了动手的迹象,会提早防备,那对九幽国是最不利的。

     萧石竹最大的憋屈,大多数也来自于这些原因。

     身为冥王,他至高无上,但也不能随心所欲!

     不一会后,青岚和辰若走了进来,看着地上碎裂的瓷片,再看萧石竹的一脸怒容,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收拾一下。”鬼母再次坐下,又交代了一句:“去传些吃的膳食来,一定要好消化的。”。

     “不吃!”。

     萧石竹怒声打断,横眉竖眼的他气得粗气直呼出口鼻!

     青岚和辰若知道,这四周空气中都透着微寒,萧石竹这是动了真怒。虽说他们和萧石竹关系不错,可也深知萧石竹动了真怒时,最好别招惹对方。因此两鬼哪里还顾得上追根溯源,赶忙收住了好奇心,快速收拾干净了地上的碎瓷,退了出去。

     “千怒万怒,何必和自己的胃过不去呢?”。

     鬼母倒是不怵萧石竹,他发他的怒,她自顾自的继续劝到:“背叛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事,既然你已经一再容忍,又给出了他们做选择的机会,日后怎么选,那他们自己承担后果就行;要亡国灭种,还是要安定祥和,那都是他们的选择,你跟着发什么火啊?”。

     这三言两语的话还真管用,萧石竹一听,脸上的怒气不再增加,反而慢慢的淡去。但是他的脸色,一时间也没法就变得好看,还是横眉竖眼的。

     道理他萧石竹都懂,但只是一时气愤难平。

     现在是稍微冷静了一点,但要真的完全消除怒气,只怕还需要一些时间的。

     怒火难熄的萧石竹沉默着,一言不发。

     鬼母也陷入了沉默中,也好让萧石竹自己冷静冷静,好好的想一想。

     而在千里之外,东瀛洲西海岸附近。

     度朔山西北面,一百里开外就看不到连绵群山。

     山脉起伏组成的屏障,只延伸到了此地。在此地向东,就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平原了。

     可以说再从此向东,一马平川,就很少再难看到山丘山脉这种天然屏障了。

     而九幽国如果从度朔山再进一步,牢牢地控制住这些地方后,就是从此以此往东,直到如今青丘狐国的东面地区,都将是毫无阻碍的。

     在过去,是北阴朝牢牢地控制着这一片地方的。

     山中多出险要,都有着北阴朝建立的据点关隘和驻军。

     只是后来北阴朝退出了东瀛洲,却留下了这些驻军,为了给九幽国一个烂摊子而已。

     这倒是给了司幽一个天大的好机会。

     开战之前,他就游说了这片区域,所有被抛弃了的酆都军和玄帝军。

     将他们都拉到了自己的着一边,形成了联军的一部分有生力量。

     而这一切,早已被九幽国的情报部门暗中洞悉。

     大概半年前,这一类的情报就已经送到了萧石竹和林聪的桌上。

     而在开战前,阎罗王也得到了这些情报的阅读权限,自然也是知道此事的。

     因此得知司幽大军一路向南,直扑度朔山时,萧石竹和阎罗王,都心照不宣的猜测到了司幽的目的,要么是攻下西面港口,切断度朔山与海上九幽水师的联系。

     要么就是转战度朔山西麓,让九幽国水师的海上炮火攻击和驰援,因为大山的阻挡而失效。

     一旦司幽选择了转战西麓,那必将选择度朔山西北地区为粮道和资源运输线。

     而萧石竹早已料到此事,派出的骑兵队不只是为了穿插到敌军后方,袭击司幽的粮库和援兵,更是为了切断司幽的粮道。

     粮草,兵之本。

     粮草一断,对于司幽这种五花大门各派势力组合在一起的联军,危害性不可小觑。

     而如今,九幽国派出的这支精锐骑兵,已经基本完成了萧石竹交代的任务。

     他们趁夜出发,穿插到了度朔山西北面的群山峻岭之间,按情报所提供的位置,一连拔出了山中十几处山中据点,还踏平了一处山丘之间,某个鬼城外围的敌军兵营。

     今夜,他们这支九幽军遁迹山林深处,开始休整。

     除了阎罗王和负责联络的菌人,没有人知道他们现如今的位置。就连司幽安排在后方守土的驻军,也不知道这支来无影去无踪的九幽国骑兵的去向。

     山林深处,枝繁叶茂。高大广茂的树冠,遮住了晴朗的夜空和天空中的星河。

     黑暗中的森林,比起白天还要潮湿阴冷,也阴气充裕。

     九幽国骑兵那些吃饱喝足的坐骑兽魂,吸食着空气中的阴气,卧在地上休息。

     士兵们取下了它们身上的鞍子,好让这些随着他们转战百里的兽魂,好好的休息休息。

     该骑兵队的指挥将军,是一个兽魂。狼头人身的他,浑身上下都是灰色的长毛。

     唯有下颌一绺长须,已经发白。

     他持剑巡逻了一圈营地,安排好了散落在营地四周的明哨和暗哨后,回到了营地中央。

     他的手下们,已经给他送来了干粮。一种用大米做成干米饭;现在又用热水泡开,放上一点肉酱,就可以食用了。

     营中将士一视同仁,是九幽国历来的规矩。

     别说是此小将衣食住行,得和他手下士兵一样,就是萧石竹褪去冠冕,穿上铠甲到了军营中,也是将士们吃什么,他萧石竹就此什么,绝对没有小灶一说。

     这个狼妖将军除了分到了泡饭外,还有得到一些在附近林子里,采摘的野生果子。吃得也和他的手下士兵一模一样。

     而他们安营扎寨的地方,就挨着这片茫茫山林里的山中溪涧,水源也是不用愁的。

     四周也有险要可守,崖壁和散落林间的坚实巨岩,就是这支九幽军营寨的屏障。还有那茂密的丛林,也能藏住他们的声音。

     就算这样,这支九幽军在做饭后,也灭了篝火,让黑暗完全笼罩了他们。

     行营的正中处,倒是点着一小节蜡烛。不过那微弱的火光,不靠近了也看不清楚。

     那个狼妖将军的几个手下副将,正在借着这点微光,仔细打量着地上铺开的一张地图。

     地图上画着的,就是这附近的地形图。

     端着饭碗,腰揣野果的狼妖将军,也就地蹲下,边吃边看那张地图。

     他的一双碧蓝妖眼,有着夜视能力,不必借助微弱的火光,也能把地图上精致的山水图案,看得一清二楚的。

     “郎将军,如今我们已经攻破了他们司幽军沿途的护卫据点,也铲除了一个援兵供给点。”在这个狼妖将军吃饭发出的‘吧唧’声中,他的一个人魂下属,回报着情况,“我们下一步,就可以放开手脚,打劫司幽军的粮草了。以此来做到切断司幽军,大部分的粮草供应。”。

     “打劫?我们又不是土匪。”那个狼妖咽下了嚼碎的食物,喝了一小口泡饭的热水,道:“记住了,这些粮食我们分毫不取,统统烧掉,一粒不给司幽军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