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去地府做大佬 > 【1085】后果
最快更新去地府做大佬 !

    猎场上,山间平原草原上的阴风,永远是那么的强劲有力,又少又间断。

     此起彼伏的风声,环绕在萧石竹的行营内外,不停咆哮着。

     没了酒会和热闹,青丘狐王也热闹不起来,只是在长琴和一众九幽国官吏的作陪下吃了晚饭,就无所事事了,索性回到了自己的帐内。

     帐外的草原上,又起大风。

     阵阵阴风在夜空下咆哮,吹动了行营里的旌旗,吹皱了行营边上的水源水面。

     那些行营里的火盆中,点起的鬼火在风中摇曳,左摇右摆下带起晃动的道道阴影,也在不断的变色。

     时而变得幽蓝,时而变得青绿。阴风寒意中,总是有一道道翻滚着的鬼气,从火焰中升起。

     而这种鬼气让人会觉得毛骨悚然,但对于冥界的诸鬼来说,却能带来舒适。

     而进入帐中,才坐下的青丘狐王,接过了自己带来的宫奴递来的热茶,就打发了对方下去。他独自坐在帐内,才喝茶品茗片刻,胡兴雨就从帐外,大步急行的走了进来。

     连通报都没有通报一声。

     胡兴雨大步来到青丘狐王面前,利落地跪下磕头,给青丘狐王行着跪拜礼。

     “你要还是来劝孤的,放弃那个计划的话,还是省点口水吧,也好在看书的时候好翻书。”不等胡兴雨开口,青丘狐王就不耐烦的开口说了这样的一句话。

     就在今日清晨,鬼雾未散露水未干时,胡兴雨就已经来劝过,在当时还未完全睡醒青丘狐王了。

     但胡兴雨的苦口婆心,在青丘狐王看来并不是什么苦口良药,反而是一盆不合时宜的冷水,浇得青丘狐王一阵恼火,怒气直冒。

     怒火正旺的青丘狐王,鼻孔中连续快速喷吐而出的鬼气,都带着阵阵寒意。

     早上青丘狐王已经很不待见胡兴雨这个鬼了,如今,依旧如此。

     “那臣也必须得说,这是臣子的本份。”。

     跪在冰冷地上的胡兴雨,没有起身,倒是抬头挺胸,也缓缓地挺直了腰杆子后,继而毫不犹豫的说到:“大王,你也看到了,九幽国不但国力强盛,而且可不只是一个九幽王难以对付,他手下那些栋梁才俊,也不是误国空谈的书生。而然就算一个长琴站在我们这边,但他还有千千万万个长琴以及巫小灰那种虎将。与这样的一个鬼国做对手,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胡兴雨有点轴,一再坚持;但正如他自己所说,这也是他这个鬼,做臣子的本份。

     他也知道青丘狐王不耐烦,再听到这些就怒气正旺。但他也不能三缄其口,避而不谈。所以,他才会再次来到青丘狐王这里,说出了和早晨的劝谏,一模一样的话。

     只是胡兴雨把九幽国看得再清楚,也根本不知道,长琴也不是站在他们这边的。

     “我只看到,巫小灰就是个爱玩的孩子,一身蛮力却无智,只知道萧石竹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也只看到了,萧石竹就是个已经陷入享福中无所作为的昏君。”。

     四下没有外人他鬼,青丘狐王毫不隐瞒的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为的还是尽快让胡兴雨死心,别扫了他青丘狐王的兴。

     接着就是一声怒哼的青丘狐王,扬起了双眉,脸上怒色顿起。

     他在怒哼声落地的那一刹间,终于转过头来,用厌恶的目光,迎上了眼神坚定,满含不惧的胡兴雨。

     胡兴雨坚定的目光,脸上的不惧之色,让青丘狐王胸中怒火,顿时高涨。

     “你们说的,那些所谓的萧石竹延伸到国内各地的意志,不过是要他的鬼民盲从。他享乐,鬼民就盲从的说他享乐得对。他要是施暴政,鬼民们就盲从着附和。这样的鬼国,有何惧?”。

     青丘狐王狠狠地撂下了这句话,就摆手让那胡兴雨出去。

     可胡兴雨呢,他还跪着,一动不动的胡兴雨急声道:“并非盲从,大王,这绝对不是盲从。你看到的不过是表现,九幽王首先满足的了国中大多数鬼民的生活,让他们不必在担忧衣食,换来的是鬼民的忠心。他的任何决策以民为本以民为先,所以九幽国的鬼民们才会誓死效忠。修建冥道是如此,为了方便鬼民们运输粮食货物。修建灵渠亦是如此,为了更好的解决农业生产,以备对抗天灾旱涝。而发动战争,也不列外。几乎所有的战争都是对方先动手的,九幽国不过是在消除周边隐患。所以几乎全民都愿意追随他,为他尽忠效力,这也使得九幽国能够上下一心。”。

     显然,胡兴雨看到的可比青丘狐王多得多。

     他看到的是九幽国的上下一心,而不是盲从。

     任由萧石竹如何表演和掩饰,他也看到了本质。

     可惜,可惜了。青丘狐王是不愿意听他‘废话’的,而且也不相信他的这些‘废话’。

     “滚出去!”青丘狐王早已怒不可遏,哪里还有什么冷静,当下沉声呵斥到:“滚!”。

     闻听此言,胡兴雨如雷灌顶。

     他再看向脸上除了怒气怒容,再无其他的青丘狐王,眼中顿起一丝丝失落和绝望。

     他相伴青丘狐王已有千年,从这位大王还是冥王太子时候开始,就已经开始伴其左右。

     一见青丘狐王这神情,了解他的胡兴雨也就知道,青丘狐王是动了真怒,自己是怎么也劝不动了青丘狐王了。

     所以他失落,也觉得绝望。

     胡兴雨感觉道末日真的临近了。

     但一时间胡兴雨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而青丘狐王又在气头上,不宜再强行劝说,思前想后胡兴雨只得缓缓起身,悻悻离去。

     好在胡兴雨知道,青丘狐国的兵马尚且未动,还有时间,还有机会可以继续换个方式方法来劝说青丘狐王。

     否则的话,出门的胡兴雨已经去寻摸一颗歪脖子树,拿自己的腰带当绳,上吊去了。

     他走后许久,青丘狐王才慢慢地收起了怒气,心情慢慢的平静下来,整个鬼也完全冷静了。

     他对胡兴雨的话,却依旧是置若罔闻。

     青丘狐王只相信自己看到的,以及自己的判断。并且他已经决定了,一定要和九幽国为敌,也是为了独占东瀛洲,成为未来阴曹地府中的一方霸主。

     野心的膨胀,让青丘狐王并不打算回头收手,要一直执着下去。

     与此同时,距离青丘狐王大帐有一段距离的萧石竹大帐中,被青丘狐王所不屑的巫小灰,正在给萧石竹和鬼母出谋划策。

     “我国一旦出现大量募兵,营造一个厉兵秣马,整军备战的假象。那么这个假象只要是酆都信以为真了,整个北阴朝就会开始为了对应此事而扩军。”。

     此话分析得有理;北阴朝虽然和九幽国签署了和平协议,不过那并不能消除北阴朝势必要消灭九幽国的决心。

     自从四五年前开始,北阴朝一直的主要目标就已经从零散的其他鬼国,变成了九幽国。

     对外作战和遏制他国发展的重心,也集中到了九幽国的身上。

     因此九幽国只要有什么风吹草动,北阴朝都会有所对策的。

     萧石竹一想,也是这个理,于是示意巫小灰详细谈谈之后,巫小灰若有所思的把心中所想,娓娓道来:“扩军就意味着武器必须扩充,军饷扩充,以及军田也要扩充。武器又需要保养,越多的士兵越多的武器,保养维修的费用也会与日俱增。”。

     巫小灰身为九幽国的高阶将领,虽然父辈有功勋,但他也是从底层,一战一战的打出来今天的荣耀和地位的。对军中各方各面了如指掌,对北阴朝这个对手也了如指掌,以及北阴朝有着专供军粮的军田之事,也是清清楚楚的。

     这种军田和九幽国的军屯性质一样,在驻军军营附近开荒耕种,以解决军队口粮,减轻朝廷和鬼民的负担。

     基于此,巫小灰才制定了这个计策,献给萧石竹。

     顿了顿声的巫小灰,又道:“而军田的扩充,会直接影响道北阴朝民田的面积,毕竟耕地有限,而民田的缩小则会伴随着民不聊生。北阴朝的根基,也会因此有所动摇的。”。

     听完这些的萧石竹稍加思索后,一声感叹,道出了巫小灰所说的这个动摇的根基是什么:“民心不稳。”。

     “对,就是要他民心不稳,且怪罪不了我国。”巫小灰把头一点,道:“而我们要做的对应,只需要是强兵强国就行。精兵强将可以以一敌十,加上雄厚的国力和先进的装备,就能对抗北阴朝兵马数量数量的优势。”。

     “嗯,这事你们三人直接负责。”当下萧石竹不再犹豫,扫了一眼巫小灰和春云,还有林聪后,当机立断道:“先拿出一个具体的可行方案来,然后就开始执行。”。

     “诺。”他对面那三个鬼齐齐应了一声。

     之后,三个鬼要说的事情已经说完,就要起身告辞了,萧石竹却忽然对林聪说到:“林聪,你留一下。”。

     才起身的林聪点头应着,而巫小灰和春云行礼后,退了出去。

     他们走后,林聪又坐了下来。

     “东瀛洲怎么回事?”与此同时,悠哉悠哉喝了口茶的萧石竹,又提起了此事。

     林聪会意,知道他问的是青丘狐国敌后侦查小队的事情,于是把已经掌握了的这支小队的情况,都一一对萧石竹和鬼母详说。

     按理来说,在情报工作方面,很多机密的事情为了保密,萧石竹是不会过多的过问的。向今天这样详细打听的事,也是罕见的。

     林聪有个预感,萧石竹是真的难忍青丘狐国的卑劣行径了。

     说完这支小队的情况后,林聪又对萧石竹夫妇补充道:“我们对此小队的计划,是只要他们不涉及到我国军事行动的核心,就先只是监控,而不打草惊蛇的。如今看来,这司幽的行动,没有离开青丘狐国的暗中支持。”。

     萧石竹听到此,眼中升起了一丝丝怒气。

     对于青丘狐国,他是一忍再忍。从之前青丘狐国暗中指使,毒杀萧茯苓开始,到狐姬摔死他萧石竹的孩子,萧石竹一直都没有想过要攻打青丘狐国。

     他也知道,自己最大的对手是北阴朝。而青丘狐国可以成为他的后盾,并且他儿子萧茯雷和青丘狐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多少要不看僧面看佛面。

     哪怕是再制作东瀛洲北伐计划时,萧石竹也特意提出,只要青丘狐国不直接介入,九幽国可以不把青丘狐国,定为征伐目标。

     至于趁着雨季修建的防御工事,无非是国防所需而已。

     萧石竹对青丘狐国,是能不动手就不动手,把精力都放在北阴朝这边,集中力量打击最大的对手。

     可是青丘狐国给脸不要脸,如今是越来越放肆了,萧石竹只怕已经完全没了之前的善意和耐心了。

     “那他们观察了战况,得到的结果是青丘狐国就此收手,从而不直接介入战争吗?”萧石竹沉思许久,悠悠问到。

     林聪点头着,道:“是。”。

     萧石竹闻言,不再言语,陷入了沉默之中。

     他不说话,林聪也不说话。鬼母也沉思片刻后,轻声问萧石竹道:“你想让他们自己选吗?”。

     这话打断了萧石竹的沉思,也准确无误的揣测到了萧石竹的一点点心思。

     但是萧石竹并未点头肯定,而是转头看向鬼母,见对方面无好奇,面色平静,于是问到:“你觉得,青丘狐国会怎么选?”。

     鬼母面对这个问题,却是不语。只是沉吟片刻后轻叹一声,也轻轻地摇了摇头。

     鬼母似乎已经预料到了,青丘狐国是铁了心的要跟九幽国做对到底。

     这是要彻底把萧石竹的好意,都扔到风力去了。

     萧石竹倒是没有叹息什么,他并不觉得可惜;毕竟该给的机会他已经给了,仁至义尽了。

     当下,他对林聪说到:“此情报一字不改,按原来的情报,原封不动的送到青丘山去。并且通知青丘山那边,注意青丘狐国的一切动向和抉择,以及决策等等。”。

     “可以直接向你汇报吗?”。

     点头应答后的林聪,又补充问到。

     “此事可以,关乎任何的军事部署和行动之事,只需要你我和春云知晓就行。”萧石竹稍加思索后,道:“我到是要看看,这个青丘狐国这次是会怎么选择。”。

     当然,萧石竹也不相信,青丘狐国会选择真的就不再与他为敌。

     但是他也不会为此感到惋惜,既如此,那就打吧。

     他将会给青丘狐国看到,做错了选择,要承担多么恐怖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