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去地府做大佬 > 【1084】负担
最快更新去地府做大佬 !
    几声悠扬的鸟鸣声,从树冠外响起。
     树冠投下的阴影,让树下变得昏暗。
     借着几道树枝叶子间,透过的几道阳光,那个黑狐狐鬼,快速的把情报,详细记录在纸上。
     他身边那些手下们,在鸟鸣声中,多了几分警惕。
     过了片刻,黑狐狐鬼停笔后,撕下了那张记载着情报的纸,吹了口气,让上面的墨干得快些。
     随后,他将其卷起,用一根红绳扎住,放进了身边手下们,递来的盒子。再贴上封条后,把这个小盒子,交给了手下中,一个双腿细长,又是肌肉发达,隆起的肌肉清晰可见的狐鬼。
     “速速送去‘鹰巢’,让他们马上以最快的速度,发往青丘山。”。
     手下才接过了这只盒子,那个黑狐狐鬼就赶忙交代到:“快去快回。”。
     至于他提到的鹰巢,并不是真正老鹰的兽魂飞禽巢穴。
     它们是青丘狐国,散落在国内或是国外各地,星罗棋布般的诸多情报传送点的统称。
     青丘狐国并不像九幽国一样,有着相隔千山万水,也能让思维神识连接,共享记忆的菌人。
     只能靠一个个的情报中转和传递站,来转送情报,并且借此来提高情报传送的速度。
     那个细长腿的狐鬼点头应着,用步把盒子严严实实地一裹,背到背上。接着脚一蹬地,撒腿朝着东面方向冲了出去。
     这个狐鬼撒开双腿,顿时便是脚下生风,跑起来一步居然能跨出半丈左右。只是一转眼的功夫,他就冲出了百丈去,消失在了诸鬼眼前。
     所过之处,野草灌木无不是左右东倒西歪着的,只剩下正中处,留下了一条被野草踏平的小径。
     黑虎狐鬼望着手下远去的地方,默不作声。
     心里只想着,情报快速送抵青丘山后,朝中那些智囊们,能想出更好的对策来。
     也就是在这份情报送走后的不就,千里之外的九幽国,玉阙猎场上,萧石竹吃饱喝足后,和青丘狐王开始了会晤商谈。
     萧石竹昨夜没怎么睡觉,又起了个大早处理政务,这几口午饭下肚,肚胀眼皮重,愈发的是精神不济。他原本也可以打起精神,但为了迷惑青丘狐王,必须留给青丘狐王一个自己是昏君的印象,所以他一直不做掩饰的哈欠连天,会场上谈事,那也是心不在焉的。
     一场不过两个时辰的会晤,萧石竹至始至终都是昏昏欲睡,打了上千个哈欠。
     这哈欠声,此起彼伏的回荡在会场上,听得青丘狐王暗暗窃喜。
     在青丘狐王看来,这样的九幽国是没救的,彻底没救了。
     任由军队如何能打,武器又如何先进,那也不过是外强中干。
     青丘狐王对入侵九幽国的兴致和野心,也不减反增。
     他还顺势,在会场上提出了一部分过份的要求。比如让萧石竹,打开一部分商品的出售禁令。针对青丘狐国的出口,多增加部分火炮火枪的兜售。
     更是让青丘狐王都没想到的是,昏昏沉沉的萧石竹,居然只是随便讨价还价了几句,也就答应了。
     这也让青丘狐王,野心不断的膨胀。
     日落西山时,已经困得不行的萧石竹,匆匆忙忙的结束了会晤,也不搞酒会什么的来热闹了,告别了青丘狐王,就跟着鬼母回了大帐。
     一路上,还是哈欠连天的。
     一到帐中的萧石竹,就在离火塘不远出的矮榻上躺下,双手自然伸开,把自己的身体在榻上摆成了一个大字。
     屏退左右的鬼母走了过来,蹲在塌边, 帮萧石竹把鞋脱去。再把斜躺着的萧石竹,扶正后,拿起一旁的垫子,放到了萧石竹头下去。
     舒服了不少的萧石竹,闭上了双眼,养神起来。
     鬼母一言不发的离开这里,到了屏风后的大帐深处去。不一会儿又折转回来,怀里抱着一件兽皮缝制的毯子。
     鬼母把这个毯子,给萧石竹盖上后,叫来了辰若,让她去交代庖厨们,做一些好消化又清淡一点的吃的来。
     辰若应声离开后,闭着眼的萧石竹对鬼母说到:“有东瀛洲的战报吗?”。
     鬼母摇了摇头,道:“还没有。”。
     萧石竹暂时放下心了,不一会后就睡着了,鼾声大作。
     之后送来的膳食,他一口没吃。鬼母看他睡得正香,也不去打扰叫醒他,索性独自用膳。至于后来又陆陆续续送来的奏本,多数也是鬼母代劳了。
     萧石竹美美地睡了一个时辰后,还是被鬼母唤醒了。
     这可不是鬼母有意的,而是林聪又来了,还带来了春云和巫小灰。
     关于林聪要汇报的事情,还真的不是鬼母自己能决断的。不得不叫醒萧石竹了。
     一觉过后,又是精神百倍的萧石竹,眼中不再有丝毫的疲倦,他坐起身来时,鬼母已经叫辰若,去请林聪、春云和巫小灰进来说话。
     帐外起了大风,呼呼声不断传来。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大帐中那些油灯,相继点燃。
     明亮的灯火下,坐直身子的萧石竹,接过了鬼母递来的茶盏,先喝了一口,再用手指蘸了点茶水,抹在了自己的眼皮上,将其涂抹均匀。
     一来算是简单的洗了洗脸了,二来他一直笃信茶能明目的这等偏方。
     在有条件的情况下,萧石竹每每睡醒一觉,都会以茶水洗双眼。
     他才把这一切做完,风风火火的林聪、春云和巫小灰三鬼,就前后排成一排,大步走了进来。
     “坐。”萧石竹指了指矮榻盘的圈凳,示意林聪他们坐下,又给辰若使了个眼神,让她去给林聪他们上杯茶。
     “东瀛洲的情报吗?”萧石竹又问了林聪一句。
     “是的,主公。”坐下的林聪一个点头,开始给萧石竹汇报起来:“臣的手下,截获了一份情报;是青丘狐国派出的鬼探,侦查我军行动和动向的情报。”。
     林聪所说的这份情报,正是不久前,那个黑狐狐鬼,发往青丘山的情报。
     这份情报在送达鹰巢后,由鹰巢中训练有素的鸟禽兽魂,身背着飞起,朝着青丘山而去。
     途中,这只鸟禽却落在了九幽国的玄教据点中。
     当然,这一切不是偶然。几年前,九幽国就完成了对东瀛洲的暗中渗透。青丘狐国如何训练传信鸟禽的技艺,早已被玄教获悉。
     玄教以此,获得了让青丘狐国的传信鸟禽,停留下来的技巧,从而来获取青丘狐国的情报。
     此事,青丘狐国至今不知。
     而这个鬼国发往各地的任何政令,或是各地传递的情报,在九幽国的面前,基本都是没有什么秘密可言的了。
     可笑那青丘狐王,自己的鬼国被渗透得成为了筛子了还不自知,还在妄自做着算计九幽国的千秋大梦。
     “看来青丘狐国,还是要准备和我们一决胜负啊。”。
     萧石竹的眼中,闪过了一丝丝失望后,目光变得锐利起来。
     “好啊,来吧,老子不怵他。”他说着把茶杯一放,稳稳当当地搁在了他和鬼母中间,矮榻上已经支起的矮脚案几上。
     辰若也正好在此时进来,给林聪他们奉茶后又退了出去。
     待她走后,林聪顾不上喝一口茶,又对萧石竹说道:“臣已经让那边的教徒们,把这份情报先扣下。但是不能不发,过几日再发,这样消息能稍微慢一点,抵达青丘山。而青丘狐国,也不至于会对自己的情报安全性起疑。”。
     萧石竹闻言,微微颌首,对林聪如此处理还是满意的。
     这样一来,不但九幽国能获悉青丘狐国的情报,而且青丘狐国也不会知道此事。
     一举两得。
     “还有什么事?”萧石竹再次端起了自己的茶杯,拿起杯盖,一边缓缓地刮着杯中茶末,一边缓缓问到。
     “还有一事,就是北阴朝的情报了。”才喝了口茶的林聪,赶忙回禀:“综合最近的情报来看,近来北阴朝作出了几项重大决策。其一,重组了内司,这个机构之前也存在过,形同我国的内廷内朝,主要是集中集权处理国家重大事件。其二,海防重建,大量的银子金子,从国库拨出,物资也源源不断的运到南面。上清童子上月,还对北阴朝的邸报撰稿书吏声称,只要五年,五年就能让他缔造一个固若金汤的六天洲南岸海防。”。
     萧石竹默不作声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继续倾听着。
     “其三,就是这个月,北阴朝又颁布了各项计划,多达几十个小计划。”顿了顿声的林聪,继而说到:“今日传来的情报看,这几十个小计划包括了以下几点。第一,重修北阴朝官道,扩宽和加固现有官道。第二,扩建六天洲从东到西的十条官道,以及从南道北十三条官道。”。
     听到此的萧石竹和鬼母,都不约而同的想到:莫非这一切还是为了日后,和九幽国开战做准备。
     “第三是农田重新丈量统计,重新规划税率。第四就是开荒,抱犊关以北,还有六天洲东面地区大量荒地,已经开始了着手组建荒山开荒之事。”。
     那边,林聪还在继续说着:“同时,臣手下还获悉一个重要情报,三年内,北阴朝要在六天洲过去无人居住的荒野上,开拓建造三十座鬼城或是鬼镇。同时,要把这些大城镇,打造成拱卫北阴朝京师酆都城的屏障。”。
     这些各项计划的目的,显而易见。
     萧石竹忽然抬头,看向巫小灰,问到:“小灰,你怎么看?”。
     巫小灰没有急于开口,而是略一沉吟后,才缓缓答到:“修路是为了运送物资,也为了能够商业流通。丈量土地就为了抓逃税漏税者吧,至于开荒和建城,目的应该都是为了备战。”。
     “臣也是这样认为的。”春云接过话来,对萧石竹和鬼母回禀道:“近来我军鬼探也发现了六天洲以南,大量军队闲时开始农作开荒了。这些过去的大爷兵,都已经下田干活了,施行了我军上马是兵,下马为民为农一样的政策,看来北阴朝也是在积极的备战。”。
     “以臣看,之前的多次战争,虽然没有动摇北阴朝的所有根基,但也打得他们不得不休养生息。”春云略一沉吟后,补充说到:“如果没有这个过程,北阴朝就已经无力,也无本钱和我们再战。”。
     一旁的林聪和巫小灰,都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萧石竹却是一生叹息,口中吐出。
     现如今的情况,本该乘胜追击,一鼓作气打到酆都去。
     毕竟,这样的机会以后可能就没有第二次了。
     可是,且不说九幽国也在东线作战,就是之前和北阴朝的几次大战,九幽国也伤了了元气。
     又才夺取了东夷洲不久,东夷洲各地民心,今年年初才得以稳定,且那边各地还需要建设,九幽国已经暂时无力北伐,就此作罢,也错失良机。
     萧石竹怎能不叹息。
     与此同时,一直从未开口的鬼母,忽然问林聪,道:“林聪,可有什么办法,让北阴朝的这些各项计划,收效甚微呢?”。
     既然九幽国无力北伐,鬼母所想,就是要北阴朝越来越弱才好。
     如此,对九幽国是百利无一害的。
     萧石竹眼前一亮,当即点头道:“是啊,无论他们制定多少计划,只要让这些计划收效甚微,对我们也有利的。”。
     林聪闻言,陷入了沉思之中。
     萧石竹和鬼母也不催他,只是一边喝茶一边等待。
     许久之后,微微垂首沉思良久的林聪,缓缓抬头起来,与萧石竹对视一眼后,又道:“其实也不必我们做些什么,北阴朝有很多的大地主,很多的有钱人,曾经就大量收购过土地。为了逃税,这些鬼可是绞尽脑汁。如今北阴朝重新丈量土地,他们必然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只要这些鬼不被铲除,北阴朝做什么都没用。”。
     “至于其他的......”又是略一沉吟后,林聪再次谏言道:“可以利用北阴朝在我国内的那些鬼探,来迷惑他们。”。
     “臣举个例子吧,如果我们宣传做一件事,比如修路或是修水库,不但是利国利民,而且也能为日后备战做准备,那北阴朝得知也会学习,大兴水利的。因为北阴朝如果不这么做,就会感觉我们的威胁越来越大。它必须和我们一样,才能安心。而我们可以只把这些风声,透露给北阴朝的鬼探,其实我们并不劳命伤财,必然能让北阴朝也吃亏的。”。
     林聪这话才说完,思维敏捷的巫小灰忽然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迫不及待的到:“那如果我们要扩军;比如说,瞑海我们得到的岛屿都要驻军,但军队士兵数量不足,不得不扩军,那北阴朝知道了这个消息,必然也要扩军备战,那就等于让北阴朝,每年就要承担着高昂的军费了。”。
     “就是这个思路的。”林聪毫不犹豫的把头一点,道:“长此以往,对北阴朝的财政收入也是个巨大的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