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魔神大明 > 364:刑天之路与凡人之路
最快更新魔神大明 !

    高德还是小小锦衣卫校尉的时候,刑天在他心里是近于神灵的存在。而后接触到老古,再见到女皇身边的候补刑天,神秘感也就渐渐淡了。等再遇到义思达,尤其是朗世德那种活了十万年的怪物之后,对刑天也不再敬畏乃至仰视,只余下好奇。毕竟他还从未见过正式的刑天,领略他们对战恶魔的风采。

     这队刑天有十个人,战甲肩头都是对巨大的虎头,领头的亦然,应该不是庙陵卫统领肖茂密。他们手持刀矛斧锤等武器,武器发出嗡嗡的低沉振鸣。在高德的超脱视野里,武器还散发出淡淡暖白光辉,与冷白的冰雪神力有明显区别,正是运用凡人之力的动力武器。

     他们散开队形,围向如黑水沸腾的混沌缝隙,步履稳得就如寻常的行军。此时姚婆婆已经停手,魔王不再被冰雪神力阻滞。一条手臂完全伸出来按在了地上,正将脑袋从缝隙里拉出来,先露出来的是珊瑚般的血色头冠。

     闪烁着璀璨血光的头冠刚显现,那种针刺心灵的压迫感就如罡风般加倍袭来。羽林卫们是如风中落叶般往后飘散,磐石战仆也不迭退步,连姚婆婆身上的冷白光辉都微微闪烁了一下,高德则是浑身汗毛起立打了好几个寒噤,赶紧推转魂火才稳住心神。

     刑天们毫无反应……

     这才是正常反应,按老古的说法,刑天拥有纯粹凡人之力,魂魄无法被混沌浸染,自然也不会受到恶魔之力的任何影响。对刑天而言,任何间接的混沌之力攻击都是无效的。哪怕是魔王,也只是个头更大、物理力量更强的异类生灵。这正是刑天能够以少对多碾压恶魔,乃至进入混沌讨伐恶魔的依凭。

     高德也跟舰灵郭瑞德讨论过刑天与义思达的区别,后者说,原初义思达其实跟刑天差不多,都拥有免疫混沌之力的特质。不过那是原初义思达还能在星海之间遨游时的情况了。自从与帝神坠入这个世界后,义思达似乎丧失了这样的特质,转而依靠帝神,依靠帝神燃起的至高神火。

     据此高德很怀疑刑天的培养是源于义思达这个说法,郭瑞德当初带到震旦,交给仙洲人的义思达资料说不定并未被仙洲人全盘借鉴。充其量只是效仿了战甲和武器技术,刑天本身,尤其是专注于屏蔽个人魂魄与混沌的关联这方面,仍然是震旦自己独有的。

     说起来高德曾经也有走上刑天这条道路的可能性,可惜自从他捏到了恶魔手办之后,一方面他的魂魄的确等于不存在,跟刑天一样免疫混沌之力,另一方面却又跟魔人一样可以进入灰境可以驱策恶魔之力,乃至用恶魔躯壳点燃魂火,这就让他与恶魔之力有了间接关联。

     看着十个刑天闲庭信步的走向魔王,高德暗暗叹气,不管他有再大威能,都不可能做到像刑天这样,完全以凡人身姿迎战恶魔。

     魔王那血珊瑚般的王冠完全拔出缝隙,带出了嶙峋如岩崖的额头,一只比高德整个人团起来还大的血眼也挤出了一半。

     刑天们踏入黑气之中,大步流星的迎向魔王。黑气还没碰触到他们战甲就骤然退缩,露出一条条脚趟出来的小道。

     接下来的景象别说是羽林卫、磐石战仆还有高德,就连姚婆婆都微微抽了口凉气。

     看来姚婆婆都没怎么看过刑天战斗,这会仔细“观摩”,震撼还是其次,更多是惊异。

     因为场面和过程实在是太直接、简单,以及粗暴。

     不管是魔王散发出的恶魔威压,还有血眼中喷出的血光,以及手臂弥散出的黑气,对刑天都毫无影响。他们压根不把魔王的这些攻击放在眼里,各自抡着武器靠近魔王,闷着头直接砍、刺、砸、劈、锯,通过物理作用撕裂魔王肌肤,切割魔王血肉,现场血水飞溅、黑雾缭绕,一时变得比最可怕的屠宰场还恐怖。

     魔王似乎到此时才搞清楚自己面前的敌人已经变了,楞了好一会,直到巨大血眼被刑天头领的长矛贯穿,才在震天咆哮中清醒过来。

     最初祂还是一面努力将整颗脑袋拔出来,另一面用那只手臂挥舞拍打,把刑天当做小虫子一样驱赶。刑天的个人已远超凡人,与祂相比依旧微小,不是被拍得高高飞起,就是直接砸进地里。可下一刻,飞起的倒飞回来,陷进地里的重新跳起,继续用犀利无比的武器,在祂的脑袋上制造出黑气流溢血胶翻卷的伤口,伤口边缘游走的白光似乎带着胜过高德魂火的腐蚀性,阻止伤口愈合、血肉恢复。

     简直就是帮铜豌豆……不,钢铁豌豆!

     高德的感受就是如此,想到这些刑天即便深入到混沌里,恶魔们与之战斗也是这般光景,就不由心驰神摇。自己可没办法跑到混沌里还这么“油盐不进”,到时候只有变成人肉灯塔的下场。

     魔王又发出了震天咆哮,不过后半声变作了万千恶魔的嚎叫之潮,就见祂头上的血珊瑚王冠活动起来,伸展出根根血蟒,扭曲编织着,转瞬变出一只只怪异的血红兽类,由根根细微血丝连接着,挡住了刑天的攻击。这些血红兽类就靠嘴咬爪劈,在刑天身上啃噬出片片火星,即便被动力武器砍作几截乃至击碎脑袋,只要还有能动的地方,都在疯狂的攻击刑天。

     趁着这个空隙,魔王开始从缝隙里顶出又一侧肩头,准备拉出另一条胳膊。那条胳膊上应该握有强大武器,足以在物理层面彻底碾压刑天。

     “情况不是太妙啊……”

     尽管刑天不受混沌侵蚀,战甲与武器也足够犀利,可以给魔王造成实质伤害,高德还是觉得不能坐视不理。

     “咱们是不是搭把手?”他问旁边的姚婆婆,老婆子似乎也是不放心这里的战况,并没有马上一走了之。

     “不要对刑天这么没信心。”姚婆婆瞥了眼高德,觉得这个“王无敌”有些大惊小怪。“老婆子虽然也是第一次亲眼看到他们迎战魔王,但他们的能耐却是早已清楚。区区一头魔王对他们根本算不了什么,整整十个刑天,完全有同时迎战三头魔王的能力。”

     高德心里把凉气抽得嘶嘶响,十个刑天就能对阵三个魔王,这也太离谱了吧?

     “可婆婆你……还守在这,是不放心吗?”

     他马上回过了神,真有这么厉害,这老婆子为什么还待在这?

     “呃……”姚婆婆噎住,有些尴尬的咳了声,才悠悠的道:“是有那么点不放心,毕竟诸事都有万一。刑天不是神灵,魂魄看似坚不可侵,却像堤坝一样难免会有裂痕。一旦魂魄失守,被混沌侵蚀,老婆子还有出手清理的责任。”

     “另一方面……”老婆子倒没对“王无敌”隐瞒,看来也是想更多借重他的力量。“他们自己没有办法借神灵大阵传送,我留在这里是等着解决了魔王之后,把他们传送到下一个战场。”

     原来如此……

     “如此岂不是很没有效率?”高德还是有疑问,“婆婆你一人就足以收拾这头魔王了,为了传送刑天,不得不守在这里,万一其他地方又冒出来魔王,那可应付不过来了啊。”

     “你这好奇心跟高德真是一模一样。“老婆子的话让高德胆战心惊,“我差点就把你当做他了。”

     “可惜你终究不是他,”老婆子又道:“换作他的话,我倒是可以毫无保留,而你……终究是草莽之士,圣山的事情还是不要知道得太多。你该明白,你虽与高德有莫大关系,根底依旧是魔人。魔人与圣山的隔阂,只靠高德搞出来的这个……提灯人,是远远没办法化解的。”

     “婆婆误会了。”高德赶紧替“王无敌”解释:“对我而言,魔人或者提灯人并不意味着就限定了立场,那只限定了力量的运用方式。而力量该用在什么地方,为什么而用,才是与立场有关的问题。”

     “至于我跟高德的关系。”他又趁机打补丁,“好教婆婆知道,我与他是去年才相识的,那时候他还没有点燃魂火。他是驯象所的百户大人,我是暗手血塔的闲散魔人,我们本是敌对关系。因缘际会之下,我们结交,我助他深入组织了解更多内情,他助我挣脱魔塔束缚,我们并无上下尊卑之分。”

     “待到他点燃魂火,以魂火焚灭暗手血塔,我也获得了魂火,论这层关系,我还是他的跟随者。高德本有心给我官身,让我为朝廷做事。我闲散惯了,只愿以江湖客的身份替他办事。”

     高德在姚婆婆这补全“王无敌”的人设,最后申明:“有我这样的江湖客,才方便高德做些官面上不方便做的事情。婆婆对我警惕戒备是必要的,但不必太过。”

     此时刑天们已经将围攻自己的血色怪兽击碎成凝固状的血石,但魔王的另一条手臂也抽出了大半。刑天毫不在意,似乎并不把另一条手臂当做威胁,只顾着朝魔王的脑袋,尤其是脑袋上的珊瑚血冠招呼。

     “你与高德结交?”姚婆婆对这个话题有了兴趣,“那小子即便非同寻常,心性也早熟,也没成熟到与你这样的江湖客平辈论交的地步,莫不是你觉得他是把不错的梯子,所以主动把他诳住的?”

     高德哈哈一笑,“婆婆还是小看了那小子啊,论人情世故他的确嫩得很,论力量他又不容于魔人,老实说最初我的确是抱着利用他的心思与他结交的。”

     把语气压得低沉点,他故作唏嘘。“不过人心终究是肉长的,最终还是那小子的一片赤诚打动了我。他的想法是很幼稚,不过哪怕最终不能成功,这条路还是值得走下去的。”

     姚婆婆被高德这通自吹自擂忽悠住了,点头说:“他终究是……总之首领之风还是有些的,自能感染你们这些人。”

     末了还是好奇的问:“你说的……他有什么想法,那是什么路?”

     “就是那样的魂火啊。”高德说:“他对我说,既然他作为凡人能点燃魂火,我们这样的魔人也能点燃魂火,所以魔人凡人其实还是一类的。我们完全可以找到自救之路,终结十万年来的灾难循环。”

     “那小子啊……”姚婆婆呆了片刻,语气复杂的道:“果然是幼稚。”

     前方战场轰隆隆连响,大地又猛烈震动,姚婆婆顿了顿拐杖,展开如薄纱般的冷白光屏,将股股黑气激流挡住。不仅护住了后面的羽林卫和磐石战仆,连通高德……不,王无敌也一并遮护,自是对他有了起码的信任。

     “他的想法是好,”姚婆婆又道:“但他应该不会忘记,他已不是一个人。纵然他点燃魂火,把你们这些提灯人笼络到了身边,可他并没有资格和力量来决定震旦该走哪条路。”

     老婆子扯了扯树皮般老脸的嘴角,也不知道是微笑还是冷笑。“他可是丽的人,他得服从丽。”

     “这个……哈哈……”轮到高德尴尬发笑,努力掩饰了。“那我就不知道了,我不过是区区江湖人,想得再远也只是改变自己和身边一小撮人,改变震旦那种大事,与我无关。高德拜托我做什么,我尽力做就好。至于他最终能不能把他的路走到底,还是服从谁,那是他的事。当然啦,服从丽仙子自然是好的,丽仙子配得上他。”

     “终究是粗鄙村夫!”老婆子不爽的骂道:“什么叫丽配得上他?是他勉强够得着丽!”

     不等高德赔罪,哗啦啦如山崩的动静又传来,转头看刑天们就像围猎巨兽的猎人,已经将魔王的头颅斩开。头领竟然直接自头颅破口处挤进去,丢掉了长矛,正用链锯剑在做物理切割,魔王不仅没有把另一条手臂带着武器抽出来,反而开始向缝隙里退缩,魔王竟然畏惧了!

     “哪里跑!”高德再也忍不住,端起锚钉冲了上去。

     哪怕有被姚婆婆察觉的风险,他也实在禁受不住捏到一个魔王手办的诱惑,有了魔王手办,这场伏牛山对决,他才算是有了真正的入场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