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维术士 > 第2674节 深海木
最快更新超维术士 !

    时间少了一半,意味着距离也短了一半。

     也就是说,这看似是一条破碎但延绵未绝的阶梯,实际上曾经有过断裂与缺失,只是后来被重新整合了。

     想要重新整合已断裂的阶梯,会涉及到物质界与能量界的双重续接,也即是石质台阶与魔能阵的续接,这里面的难度可不一般。

     此前智者主宰曾隐晦提到,修复这里魔能阵的不是他,是一个他们终将见到的人。

     会是隐藏在暗处,让智者出面拦阻他们的那位幕后存在吗?

     安格尔在默默忖度着时,众人已经全部来到了门前。

     “居然还是木头做的门,这看上去不像是牢狱啊。”多克斯嘀咕道。

     “那你觉得什么样的才像牢狱?”智者主宰笑眯眯的问道。

     “别的不说,牢房起码要能困住人点吧,这木头一看就不是很坚固,还不如之前的疏密石地板硬呢。”多克斯一边说着,还一边比划:“门前的这个平台也还算宽敞,放几个石像鬼当监守也可以啊。再不济,炼金傀儡也安排上啊。”

     看着多克斯越说眼睛越亮,安格尔终于忍不住道:“疏密石也不行,虽然保存时间还可以,但遇到虚空风暴,也不还是碎了一地。最好的,就是用虚空秘纹石,这样留存时间长,也不怕虚空风暴,还是位面夹道的施法主材,价格昂贵,易携带,易辨认。红,你说,对吧?”

     多克斯听到前半部分的时候,还听得津津有味、连连点头;但当安格尔说出‘价格贵、易携带’时,多克斯立刻反应过来:“我就想着你怎么会突然赞同我,果然有诈。你以为我是那么肤浅的人吗?”

     “嗯。”安格尔点点头。

     多克斯一脸愤懑:“嗯……个烂沙虫!我只是对这里的异常,进行合理怀疑,说不定还能帮你找出点线索。”

     “噢,那我误会你了。”安格尔面无表情的说出这番话,让人感觉不到一丝歉意,只能看见溢于言表的敷衍。

     多克斯很想吐槽些什么,但他还是按捺住了。因为,他内心还真的和安格尔所设想的一样……甚至,他在遥想用什么材质做牢狱大门时,脑海里第一个闪过的就是虚空秘纹石。

     这家伙是怎么做到如此精准的猜中他心思的?

     该不会是这个什么直播幻境搞的鬼吧?

     在多克斯胡思乱想的时候,耳边再次传来了智者主宰的声音:“你刚才说的很对,牢狱建立的目的,就是要——困住人。”

     “但困住人,一定要拘泥于坚固的牢笼吗?还有,物质界的困住一个人,就一定困住了吗?”

     “还有,你觉得悬狱之梯的所有大门都洞开,里面关押的犯人就能逃走吗?”

     “这倒也是,万年前的悬狱之梯建立于地下迷宫的腹地,真有犯人想逃,的确很难逃出去。”多克斯:“不过,按照智者主宰的意思,牢笼的存在不就没必要了么,悬狱之梯也不是必须的。”

     智者主宰:“牢笼的存在当然是有必要的,它的大门就算打开着,它也在时刻的提醒着你,你逃不掉的,这里就是你的归宿。”

     智者主宰说这番话的时候,依旧眯眼笑着,三只眼同时眯起,加上那三角结构的眼镜,就像是小丑般,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可是,无论是多克斯亦或者其他人,都很难笑的出来。

     他们也不笨,智者主宰看似在笑,但从他的言语中,却能体悟到他内心的悲楚。

     这偌大的地下迷宫,何尝又不是智者主宰的牢房呢?除了固守一处外,万年的孤寂,也是智者主宰受到的惩罚。这惩罚甚至比悬狱之梯里那些死去的犯人,都来的要更可怕。

     众人还在为智者的凄境感慨时,安格尔的声音,打破了寂静的氛围:“若是再往大点说,这片大陆,这方世界,不也是一座牢笼?”

     安格尔转过头轻轻看了智者主宰一眼,然后淡淡道:“该进去看看了,或者说,你们觉得木灵在这外面?”

     安格尔话毕,没理会众人,直接踏进了第一层的木门。

     智者主宰则看着安格尔的背影,眼神微微闪烁。

     ……

     从感性氛围中回过神的多克斯,看着已经远去的安格尔,心中微微感到奇怪。

     安格尔刚才突然打断沉浸的氛围,本身是一种略微无礼的行为。而以多克斯对安格尔的了解,虽然他常常有些恶趣味,但在礼仪上面,表面功夫从来都做的很足。

     这次却是有点不对劲。

     多克斯忍不住看向黑伯爵,想看看黑伯爵是什么反应,却发现黑伯爵的石板,正静静的对着智者主宰。

     而智者主宰则笑眯眯的看着黑伯爵。

     发现多克斯的眼神扫来,智者主宰也向他回了一个微笑。

     看着这个微笑,多克斯心中咯噔一声。

     他现在明白哪里不对劲了,智者主宰是何等人物,他在地下迷宫待了这么久,能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感性的氛围,还有他们自以为感知到了智者主宰内心的凄楚,仔细想想,这怎么可能?能被冠以智者之名,怎么可能如此简单就被看透。

     也即是说,智者主宰刚才是故意营造的氛围?

     他这么做是为什么?就为了欺骗他们一下?

     不对。欺骗不是目的,通过这个手段,试探某人、或者说,获取某些情报,才是智者主宰目的?

     在多克斯暗忖时,智者主宰笑眯眯的道:“这个幻境直播有点意思,释放幻境的人,更有意思。”

     “什么意思?”多克斯疑道。

     “这个幻境,能隐约触及到你们心底的情绪,不觉得很有趣吗?”智者主宰话毕,不多做解释,便走进了木门中。

     多克斯此时却是有些明白了:“他,他刚才在试探金的能力?”

     多克斯询问的对象自然是黑伯爵。

     黑伯爵轻轻嗤了一声:“你以为他只是在试探金?你难道就没有做任何情绪上的反馈吗?”

     黑伯爵的意思表达的很直白,智者主宰不仅仅借此在试探安格尔,也是在看众人的反馈。

     说白了,就是靠着一张嘴皮,趁他们不备,渲染情绪,拉抬氛围,收获反馈。

     而唯二看穿的人,便是安格尔与黑伯爵。但他们的看穿,也表现出了自身的独特,同样也给智者主宰带去了新的情报。

     事实也的确如此,智者主宰此时的心中,对安格尔是诺亚后裔的身份,越来越不信。

     但是,黑伯爵的诺亚身份,却是越来越高。

     ……

     另一边,安格尔的心情也微微有些沮丧。因为智者主宰的试探,看似只用了嘴,实际上是借了他直播幻境的壳,才让众人都进入共情状态的。

     这让安格尔有些后悔,不该将智者主宰纳入幻境中的。

     好在,智者主宰主要试探的还是他和黑伯爵。而黑伯爵并不害怕试探,作为分身,黑伯爵底气十足,不管智者想要做什么,他只要一死,本体就会来搞事。到时候,作为被动固守一方的智者主宰,如果不抛弃地下迷宫,必然会落于下风。可一旦抛弃,万年的等待也成了空。所以说,黑伯爵是高枕无忧。

     而安格尔自己,是已经放弃抵抗了。智者主宰绝对看出他不是诺亚后裔了,如今只是在试探他的能力罢了。

     看出来就看出来吧,反正安格尔也无所谓了。至于试探能力,智者却是试探错了。

     他以为安格尔能感知情绪,是因为幻境笼罩着他们,幻术之力在监察着他们的情绪。实际上,这个沉浸式的直播幻境,就真的只是一个普通幻境,安格尔的情绪感知,来自于他的天赋。

     所以说,虽然被智者主宰试探出了一些情报,但有对有错,也不算太亏。

     不过,经过这一遭,安格尔对智者主宰的能力却是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这种能力,不是指的杀伤术法。而是智者主宰的嘴上功夫,和表演能力。

     不消耗一点能量,表演着小丑,但内心一点波动都没有,清醒无比的看着众生百态,靠着一张嘴皮,就将气氛渲染到了共情之地。

     不得不说,智者主宰这种老不死,底蕴沉淀无数后产生的质变,相当的可怕。

     安格尔在思忖时,背后传来了明显的动静。显然,其他人此时已经回过神,走向了门内。

     安格尔也收起了心中的情绪,暂时搁下与智者在思维上交锋的想法,开始观察起这座并不算陌生的房间。

     ……

     所有人进入到木门后,几乎心中都有着同样的共识——

     “这是不是有点……太小了?”

     房间大小约莫和旅馆中的单人房差不多,听上去好像还好,但要知道,这里是牢狱,他们以为木门背后会是一条长廊,长廊里会分隔开不同的牢房。但和他们想象完全不同的是,木门背后就直接是这样一个狭小的房间。

     根据智者主宰的回答,这里就是牢房。第一层牢房,也的确只有这么大。

     看着这逼仄的房间,就连一路上只顾着操纵留影石的卡艾尔都忍不住道:“修这么长的阶梯,就为了这么小的一个房间?”

     未免有些大材小用了吧?

     “还是说,这里其他的房间已经损坏了?”

     智者听到了卡艾尔的问题,但并没有给予回应,只是嘴角含着微笑,目光淡淡扫过逼仄的房间。

     倒是安格尔开口说了一句:“这里没有其他房间,只有这么一间房。房间修这么小,自然有它的理由。”

     顿了顿,在众人的注视下,安格尔轻声道:“这里是悬狱之梯内部魔能阵的一个重要节点。”

     智者主宰有些惊讶的看着安格尔:“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没有看出来,只是随口猜的。但现在嘛,我基本可以确定,我的猜测没错。”安格尔看向智者主宰,对方的反应,告诉了安格尔,他的猜测是对的。

     智者主宰轻笑一声:“所以,你是在诈我?”

     安格尔略过这个问题不答,你诈,我也诈,反正大家有来有往,互相试探情报。

     安格尔走到了房间一侧,一边巡顾,一边道:“海柏木制作的床,海杨木制作的桌子,地板则使用的是海桦木……这里的一切都是深海木制作而成的。”

     “深海木出现在这,不觉得奇怪吗?”

     “哪里奇怪?深海木的产能大,价格不算高,导能效果也很不错。”智者主宰故作不解的问道。

     “因为时间不合理。”安格尔:“深海木最大的效果,是对能量传导起促进作用。但是,你们可曾听说,深海木有不朽性质?”

     安格尔的话音刚落,卡艾尔似乎想到了什么,摸了摸一旁的深海木制作的床。

     卡艾尔的动作并不轻,但木床只是随着他的力道摇了摇,并没有一点腐坏的痕迹。

     “怎么会完好无损?万年过去,一点事都没有?”卡艾尔疑惑道。

     “这就是我想说的异常之处了。我知道深海木因为生长环境的原因,抗击外在压迫力要远超其他木材,但是,再抗压的木材也难逃时间的腐蚀。可现在来看,时间没有腐蚀它,大幅摇晃的动作没有让它散架,最为重要的是,就连虚空风暴都没有将它彻底毁坏。”

     智者主宰:“你就是从这里,推断出这是魔能阵节点?”

     安格尔摇摇头:“我说过,我没有推断出来,我只是觉得这里奇怪。看着这些不朽之木,我做了一个猜测。”

     “深海木什么时候不会腐坏?答案是,承载过大量同性质能量,会大幅度的推移深海木的腐坏基准。所以,我猜测这个房间曾经承载过巨大的能量,这种能量是温和不暴戾的,且与深海木同性质,长时间的能量熏染下,这才让深海木保持了不朽姿态。”

     “而什么能量能够符合:强度、稳定以及持久?我能想到的,只有魔能阵的能量节点。”

     听完安格尔的话,众人其实还是有很多疑惑的地方,不过智者主宰的反应来看,安格尔应该说对了,这里的确就是魔能阵的重要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