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猎妖高校 > 第三百九十九章 禁林之中
最快更新猎妖高校 !

    “就这么放他们离开?”

     “这不像你的风格。”

     一个赤着脚,穿了一袭稍显宽大长袍的‘小女巫’站在一株返魂杨的树杈上,看着远处一支穿着丹哈格制服长袍的猎队带着那头变异祸斗缓缓撤退,忍不住瞟了一眼身旁的女妖。

     尼基塔把玩着手腕上那条三首黑蛟幻化的镯子,倚坐在树杈尾部,两条大长腿放松的垂下去,双眼看着远处寂静河的水面,有些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更远处,两位女妖视线的尽头,从沉默森林与幻梦境涌出的怪物军团,正源源不断冲向河对岸的那座小镇上。

     有在低空盘旋的鬼车、大风、夏塔克鸟、奇美拉,有在林间奔走的插翅虎、穷奇、蛊雕、当康;有强大的山岭巨人、双头食人魔、巨怪以及绿龙,也有弱小的河童与水猴子;有借道幻梦境而来的妖鬼、食尸鬼、冷蛛、古革巨人;也有从星空落下的飞天水螅、星之彩、甚至廷达罗斯猎犬,等等。

     五花八门,种类繁多。

     其中许多魔法生物都经过不止一次变异,比如被那只丹哈格执法猎队捉去的变异祸斗,便长了三条尾巴、两个脑袋,眼球也不是普通祸斗的深红,而是近乎银白的色彩,咆哮间,喷吐出一道道寒冷的冰焰。

     倘若还是在第一大学读书的那个女巫,能够看到这么多奇异种魔法生物,尼基塔肯定会兴奋的一个星期都不睡觉。

     但已经不是了。

     她现在是迷雾号上的船员,是一头吃过巫师血肉的妖魔。

     脑海中的诸多念头让年轻女妖心神不定,她非常怀疑之前那段简短的被俘虏经历是否对她的精神造成了什么创伤,否则她的念头不会如此芜杂。

     所以,直到那个小女巫——也就是无面魔幻化的朱朱——第二次重复自己的问题,尼基塔才撩起眼皮,懒洋洋的反问道:“我的风格?我是什么风格?”

     小女妖一手抱在胸前,一手捏着下巴,眼神中充满是思索,片刻之后,才试探着回答道:“谨小慎微?睚眦必报?小肚鸡肠?”

     尼基塔斜了朱朱一眼。

     “你就这么想死吗?”她的语气依旧懒洋洋的,眼神也没有丝毫变化,但却令身旁的小女巫全身僵直,一动也不敢动。

     “是你让我说的。”朱朱扁扁嘴,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对她的表情,尼基塔一根汗毛都不信,谁都知道无面是天生的模仿者,相信它的眼泪,就像巫师相信妖魔不吃血肉一样愚蠢。

     但作为另一艘船上的船员,尼基塔也不能真的咬死这个小东西。

     她慵懒的打了个哈欠,目光重新挪到手腕的镯子上:“任务第一……犯不着跟那些家伙发生冲突,我们只需要把这些家伙赶进贝塔镇就可以了。”

     “但是,那些巫师的肉看上去很筋道。”小女妖嘟囔着,恋恋不舍的最后看了一眼渐渐消失在森林边缘的巫师猎手们。

     尼基塔没有在意朱朱的抱怨,而是忽然支起身子,警惕的向后看去。

     小女妖立刻察觉到这一点。

     “那些尾巴又跟上来了?”她语气里带着一丝不可思议:“他们怎么能跟这么紧!而且学校怎么会允许他们跑这么远!”

     “不知道。”尼基塔简短回答着,抬手打出一道粉碎咒,丢在距离寂静河岸边不远的一块大青石上,然后拍拍手,从树杈上站起身:“该走了……”

     那块大青石原本一半淹没在水里,一半倚靠在岸边。在承受了一道粉碎咒后,水里的部分被打成碎末,反而岸上的那部分还剩下一点残骸,异常醒目,只要路过这片水域,很容易便能看到。

     朱朱好奇的多瞅了那块残骸几眼。

     然后看着尼基塔远去的身影,急忙拎起快要踩到脚下的袍角,慌里慌张追了上去。袍角飞扬,打飞树杈上的一片落叶。

     林风习习,带来两位女妖渐行渐远的对话:

     “为什么打碎那块石头?”

     “我想让其他人帮忙解决这个麻烦。”

     “那些尾巴?他们太讨厌了,为什么你不咬他们几口?船长说,如果你打不过你的敌人,就要把它变成你的朋友……如果大家都是妖魔,就能坐在一起聊天玩耍了吧。”

     “……我不想因为几口吃的去挨枪子儿?”

     “你怕郑清?”

     “不,我怕麻烦。”

     ……

     ……

     风声渐歇。

     女妖们早已不见了踪影。

     只留下那片落叶,晃晃悠悠着,在空中左右飘摇着,缓缓向地面落去。

     片刻之后,在那片树叶即将落地的一瞬间,两根颀长的手指从空气中探了出来,夹住了那片树叶。

     空气中,缓缓浮现一道披着蓝袍的身影,单膝着地,微微弓着上身,黑色鬈发,碧色眸子,面容白皙,身形匀称。

     是一个男巫。

     他指尖夹着那片树叶,目光却机警的左右打量,仿佛每一丛灌木后都能钻出一头发狂的朱厌。

     轰!

     砰砰!!

     伴随着略显杂乱的沉重脚步,另外几道身影也跟了过来,两高一矮,两胖一瘦,正是萧笑与张季信、辛胖子三人。

     “迪伦,发现什么吗?”萧笑手中握着一块龟甲,低声询问那个碧色眸子的男巫。

     “又跑了。”迪伦缓缓站起身,掂起那片树叶丢向萧笑,轻轻叹了口气:“可以确认,她们离开还不到五分钟……甚至更短一些。”

     “尼基塔…呼呼…不是一头巫妖吗?呼呼。”辛胖子双手扶着膝盖,气喘吁吁,眼神中满满的困惑:“怎么比蛇妖还滑溜!”

     “那头无面魔当过蛇。”张季信阴着脸回答道,他的额头残留着之前从天而降,砸进凉亭时的淤青,双眼眼眶周围还有一圈醒目的黑眼圈——因为有两位兄长的‘帮忙’,短期内,他都要顶着那块淤青以及这双黑眼圈见人了。

     “谁还有甲马符?”辛胖子稍稍缓过劲,左右张望着,一脸希冀:“两甲马的就够了……没有甲马符,爬云符也行!”

     几位队友纷纷摇头,一脸抱歉。

     龟甲冒出一缕青色火焰,萧笑看着那片树叶消失在火焰间,手指在龟甲下飞快掐算着,判断女妖们逃离的方向。

     火焰渐渐熄灭,他微微叹口气,摇摇头:“讯息太少,只能算出大概方位……蓝雀寻猎到什么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