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王国血脉 > 第131章 假设
最快更新王国血脉 !

    书房里,泰尔斯呆怔地望着魔能师。

     “战后。”

     少年下意识地重复了一遍。

     艾希达似笑非笑地回望着他,仿佛看见猎物入彀。

     战后。

     战后?

     泰尔斯瞪大了眼睛。

     他的大脑里,仿佛有一根弦被打通了。

     “萨克恩先生,双皇关系破裂,彼此敌对,是在什么时候?”

     魔能师好整似暇,不轻不重回答:

     “你已经说了。”

     下一刻,艾希达双目里的蓝光重新亮起:

     “战后。”

     战后。

     泰尔斯屏住了呼吸。

     “那,那就是说……”

     少年慢慢捋清思路,表情越发惊愕。

     两位魔法女皇,在战后反目决裂,分道扬镳。

     她们隐居幕后的原因。

     她们封杀魔能的原因。

     她们彼此为敌的原因。

     她们如此默契的原因。

     想清楚了其中关窍,泰尔斯呼吸加速。

     不,不是净世之锋。

     气之魔能师所发现的,不是他祖父“最伟大的君王”的成果,不是所谓的完美反魔武装。

     “索伦和至尊魔戒。”泰尔斯喃喃道,不知不觉冷汗淋漓。

     艾希达冒出疑惑:

     “什么?”

     泰尔斯回过神来,摇了摇头。

     “不重要,只是北地的某个民间故事。”

     但他随即瞪大眼睛:

     “但重要的是,如果这个推论是成立的,这两个时间点是重合的,那就是说,这些在终结之战后,才配发给灾祸猎手们的传奇反魔武装……”

     这些传奇反魔武装……

     泰尔斯恍惚道:

     “它们很有可能,是在两位女皇关系破裂,分道扬镳之后……”

     他难以置信地望着引导者。

     在泰尔斯难以置信的表情下,艾希达勾起了嘴角,缓缓点头,接过剩下的话:

     “由其中一位女皇,在没有对方甚至背着对方的情况下……”

     “秘密打造,单独铸就。”

     书房安静下来。

     唯有烛火长明,驱散黑暗。

     秘密打造,单独铸就——这些字眼回荡在泰尔斯的脑海里,让他惊呆在原地。

     “正因如此。”

     魔能师瞳中光芒若隐若现:“这些仅由其中一方暗中铸造的武装,其秘密不为另一方所知。”

     “它们极有可能,足以伤害甚至封印——”

     下一刻,艾希达眼中的蓝芒无比锋利:

     “另一位女皇。”

     听到这里,泰尔斯彻底愣住了。

     他只能来来回回,努力消化着这个消息。

     由一位女皇秘密打造,单独铸就的武装。

     在战后下发给灾祸猎手。

     却可以封印另一位……

     “而这就意味着——”

     “喔喔喔等一下!”

     泰尔斯惊醒过来,他连忙举手,阻止对方继续说下去。

     少年呼唤狱河之罪,努力调整着呼吸,以消化这个惊人的消息。

     他竭力不去想它背后的震撼性意义。

     “我明白,萨克恩先生,这消息非同小可,但在得出结论之前,我们必须谨慎。”

     泰尔斯压低音量,并下意识地左右张望:

     “首先,我们得搞清楚‘传奇反魔武装为什么无法封印双皇’——是因为身为制造者,双皇了解了反魔武装的作用机制?还是她们在武装里留下了什么手脚?”

     “甚至说,如果‘传奇反魔武装无法封印双皇’,并不是因为‘双皇制造了它们’,而是因为力量层次或者别的什么呢?如果,如果双皇的等级或特性就决定了她们不能被封印呢?”

     泰尔斯认真地望着魔能师,手舞足蹈地表达自己的意思。

     艾希达也幽幽地盯着他,面无表情。

     这一刻,他们就像一对真正的师生,在对某个问题做着最纯粹的讨论。

     “你的反驳不无道理。”

     不多时,引导者重新发话,理智而清晰:

     “但这至少说明:双皇的其中一人,拥有了独自打造传奇反魔武装的能力。”

     泰尔斯捏紧了拳头。

     “不,这也不一定。”

     少年摇头质疑:“为什么战后下发的武装一定是某位女皇单独打造的,而不能是双皇在反目之前,就联手造好的呢?”

     “这没法证明双皇能被——没法证明你的结论。”

     艾希达闻言轻笑一声。

     他没有直接回答泰尔斯的问题,而是转向另一个话题。

     “你知道吗,以星辰王国为例,各国的传奇反魔武装的来源以及制造信息,最早只能追溯到终结历14年。”

     终结历14年?

     泰尔斯眯起眼睛:那就是星辰立国的第四年……

     “也即净世计划开始的那一年。”魔能师轻描淡写。

     净世计划。

     这个名词重新回到泰尔斯的脑海里,唤醒了他的许多回忆。

     魔能师微微前倾,语句充满了怀疑与警惕:“问题是,为什么?净世计划为什么要隐藏这些信息?”

     为什么?

     泰尔斯没有回答。

     但一个小小的声音在他的心底里响起:

     因为这些信息很关键,很敏感。

     很要命。

     它们必须被隐藏,不为世人所知。

     泰尔斯深吸一口气,抬头道:“但这也不能说明……”

     艾希达没有理会他的质疑,兀自说下去:

     “而为什么,泰尔斯?为什么千百年来,人们都默认,所有传奇反魔武装都无法影响、封印魔法女皇?”

     为什么。

     泰尔斯顿住了。

     “是双皇自己告诉他们的吗?”魔能师无比严肃:“而如果不是……”

     泰尔斯想起了什么。

     【战后的人类英雄们用惨烈的事实证明:所有现存的传奇反魔武装,都无法封印血棘和黑兰。】

     白骨之牢里,瑞奇那诡异的笑容浮现在脑海里。

     “有人,一定有人,”少年深吸一口气,顺着回忆和思路往下讲,“确切地说,一定是有某些灾祸猎手试过了,他们手执传奇反魔武装向魔法双皇——动手了。”

     真是疯狂。

     艾希达点点头,语气里带着难言的波动:

     “而他们失败了,且不止一次,才能给世人留下如此笃定的结论。”

     下一秒,魔能师的话锋突兀一转:

     “问题是,动手的是哪些猎手?哪几件武装?哪一位女皇?”

     这个问题同样勾起了泰尔斯的好奇心,他等待着对方的答案。

     “没有答案。”

     艾希达缓缓摇头:

     “即便有了芙莱兰和吉萨的帮助,在整个星辰王国的海量情报支持下,我也没有找到任何‘双皇曾被传奇反魔武装刺杀’的记载。”

     “只有‘双皇无惧传奇反魔武装’这个如常识般毋庸置疑的结论,流传在有权接触和使用传奇反魔武装的圈子里,仿佛那是不言自明的真理。”

     听完这段话,泰尔斯的表情变了。

     没有足够稳健的证据,却有无比笃定的结论。

     那只能证明一件事。

     也即,这结论是,是被人……

     魔能师冷哼一声:

     “没错,在你刚刚提出‘传奇反魔武装为什么无法封印双皇’时,如果我们顺藤摸瓜,就能很轻易地发现:从一开始,这概念就出现得很蹊跷。”

     泰尔斯心情一紧。

     艾希达继续道:“现在,我们假设,那些尝试着拿传奇反魔武装刺杀双皇的猎手……”

     “停!”

     泰尔斯大力打断他,双手不断在空中挥舞:

     “不,太多假设了,过于冒险,不确定因素太多……”

     艾希达冷淡回应:

     “假设,正是推动知识进步的重要手段之一。”

     “只要我们得以求证。”

     求证。

     泰尔斯深吸一口气,认真道:

     “但如果你连假设的基础都不成立呢?如果根本没人去刺杀过双皇呢?如果连‘有人拿传奇反魔武装刺杀双皇,验证她们不可封印’的事情都是假的,不存在的,是被人杜撰出来的……”

     说到这里,泰尔斯愣住了。

     被人杜撰出来的……

     看着少年发怔的表情,魔能师冷哼一声。

     “没错,泰尔斯。”

     “如果刺杀是假的,如果很久以前‘有人刺杀双皇’和‘发现反魔武装对双皇无效’等说法,是被杜撰出来告诉世人的,而双皇却在千百年放任其流传……”

     艾希达没有说下去,但他的眼神无比锐利。

     泰尔斯点了点头,出神地接过对方的话:

     “那就更能说明:这些流传的说法,以及有心人炮制这个概念的背后,大有问题。”

     看着他的样子,艾希达笑了。

     “现在,让我们回到上一步:如果那些刺杀是真的。”

     “如果真有人不怕死,真有猎手尝试过用传奇反魔武装刺杀双皇这样的疯狂之举……”

     魔能师的话让泰尔斯不自觉地咽了咽喉咙,他仿佛回到七百年前,看见那些疯狂的勇士。

     “那它们只能发生在双皇还未隐居幕后之时——至少那时,猎手们还能找到她们,以实施不止一次的刺杀。”

     艾希达的语气变得很轻很柔,但在泰尔斯听来却重若万钧:

     “而问题就来了:先是人类刺杀,而后双皇隐居,这其中有什么逻辑关系吗?”

     魔能师轻声道: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巧合?”

     “如果那些刺杀完全失败了,传奇反魔武装也被证明对制造者无效,那双皇为何还要隐居?难道真的如你所说,因为她们很‘宅’?”

     末尾,艾希达罕见地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但泰尔斯却没有心情听他的玩笑。

     少年甩了甩头,整理思路:

     不行,有点乱,有点乱。

     为什么双皇遭遇了世人眼中‘无效的’刺杀之后,就隐居了……

     “不。”

     泰尔斯死命揉了揉额头:“不,你不能由果推因,这太草率了……”

     “你玩过数独游戏吗?”

     泰尔斯一愣抬头:

     “什么?”

     艾希达看着虚空,手指轻轻划动:

     “有时候,我们须在依据不足的情况下,于空格中填入某个猜测的数字,再去一步步地审核,检验,比较,以验证这数字是否符合游戏规则。”

     魔能师回过头:“验证它是否是——唯一的答案。”

     “现在,打破你的定见,放开你的束缚,徜徉你的想象,泰尔斯。”

     “试想一下,如果我们的猜测是真的……”

     他的语气里带着隐隐的蛊惑:

     “如果由一位女皇单独铸造的传奇反魔武装,真的能封印另一位女皇……”

     “如果它们在战后,被蹊跷地下发到世俗,装备给凡间的灾祸猎手们……”

     听着对方的话,泰尔斯的眉毛越来越紧。

     “操。”

     好吧,先不管其他,假设这是真的,顺着这个逻辑,填入数字……

     少年咽了咽喉咙:

     “行,如果,如果这才是两位女皇遭遇刺杀的真相,那就是说……”

     泰尔斯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进入对方的思维:

     “很久以前,魔法女皇不是被疯狂的凡人刺杀的。”

     “而是被另一位女皇——她曾经的合作者,现在的竞争对手,未来的死敌,被对方单独打造的传奇反魔武装,刺杀的。”

     艾希达默默地看着他,嘴角微勾,目中蓝光匀速流转。

     “是谁?”

     泰尔斯抬起头,眼神锋利:

     “瞒着对方单独铸造武装,借助凡人密谋行刺,这究竟是黑兰,还是血棘干的?”

     “我的猜测?”

     魔能师淡淡道:“两者皆是。”

     他不屑轻哼:

     “两个婊子做了一样的事。”

     泰尔斯皱起眉头。

     只听艾希达的话在继续:

     “她们双双背叛彼此,都在暗中造出了能封印对方的秘密利器,并同时计划着要借助凡人之手,给对方——致命一击。”

     “以在终结之战后,独享魔能的至高皇位。”

     “但是……”

     艾希达盯着窗外星空,没有说下去。

     “但是她们幸存了。”泰尔斯喃喃道。

     “双皇棋逢对手,她们识破了对方的阴谋算计,从足够威胁自己的武装下逃脱——而这才是她们远避世俗、隐藏幕后,不能被任何人找到的真正原因。”

     泰尔斯越说越觉心惊:

     “因为从那一刻起,她们就不再能肆无忌惮地行走世间了——双皇都掌握了封印魔能师的秘密,都带着对彼此最大的恶意,各自铸造出能封印彼此的武装,且将它们下发给猎手,随着时间散落在各国各地……”

     “就隐藏在那些,所谓‘无法封印魔法女皇’的传奇反魔武装里。”

     泰尔斯呆怔在原地。

     所有武装都能封印魔能师。

     但却有少数几件,能封印魔法女皇。

     艾希达抬起头,极不寻常地发出快意的笑声:

     “因此,她们恐惧,她们忌惮,她们警惕:在各国各地,世俗凡人们所拥有的那些传奇反魔武装里,恰恰有着那么几件她们不认识的特殊武装,仅出自死敌之手,却能够危及自己。”

     魔能师笑声一收,目中杀意顿起。:

     “那么,留给我们的问题就是——”

     “哪一件?”泰尔斯猛地抬头。

     “哪几件?”

     带着难以言喻的恐慌,他追问道:

     “究竟哪些传奇反魔武装是被单独铸造的,又能封印哪一位魔法女皇?”

     但艾希达的情绪冷淡下来,他摇了摇头。

     “如我所言,所有传奇反魔武装的制作记录都被销毁了,我们不得而知。”

     泰尔斯咬了咬牙。

     那一瞬间,无数武器闪过他的心头:

     无上剑,星辰之杖,冥夜黑棺,无上之盾,不动弓,旭日军刀,断魂之刃,戮魂之枪,时光之弩……

     哪些是,哪些不是,哪些可能是……

     “等等。”

     泰尔斯想到了什么,他叹出一口气,面露失望:

     “我们虽然不知道,但女皇们却未必:她们清楚哪些武装是自己制造的,哪些则肯定不是。”

     “而且,七百年了,如果真有这样的武装,也肯定早被她们找到了,必然已被彻底封存乃至销毁,以清除威胁。”

     可魔能师却有不同意见:

     “她们做不到。”

     泰尔斯蹙眉:

     “为什么?”

     艾希达好整似暇,惬意地欣赏着星湖堡的夜色:

     “其一,对她们而言,彼此才是最可怕的敌人。”

     “其中一方,若想找到某件能克制自己的武装……”

     泰尔斯明白过来,醒悟道:

     “那另一方,就必然倾尽全力,保护或藏匿它。”

     艾希达点点头:

     “其二,她们跟我们一样。”

     跟我们一样。

     泰尔斯思维一转。

     “我懂了。”

     少年拍了拍手掌,恍然道:

     “那些特殊的传奇反魔武装,如果真对她们有效,那双皇就无法触碰乃至接近它们——正如你不能接近永星城和复兴宫。”

     “所以,她们若要处理这些武装,就必须依赖于其他人——在世俗里,那些非魔能师的人——以代其劳。”

     魔能师点点头。

     “所以,她们永远不会也不能出现在世人眼前,”艾希达目光聚焦,“却会在背地里,运用她们那无法可想的力量,伸出触手与爪牙,搅动世界的风云。”

     在世俗里……搅动风云。

     泰尔斯的思路越发清晰。

     “其三,”艾希达继续道,“假设已经完成了,现在,是我们寻找依据,验证它的时候了。”

     下一秒,他看向泰尔斯,吐出一个词:

     “大陆战争。”

     泰尔斯目光一动:

     “什么?”

     艾希达恢复了那副优雅的样子:

     “东陆与西陆,从终结历二世纪初到五世纪末,经历了整整四次大陆战争。”

     “但是,为什么?”

     大陆战争。

     泰尔斯陷入沉思。

     “两个大陆相隔遥远音讯难闻,除了少数国家,战争的利润只能堪堪抵过远征的成本。那么各国的君主与臣属,他们为何要跨洋开战?真的是为了霸权与利益?立场与政治?”

     魔能师话锋一变,令人紧张:

     “还是为了,某些不方便,或许更不能出手的,更可怕的存在?”

     泰尔斯目光一动。

     他想起了一段回忆。

     那是七年前,在他出使埃克斯特,到达断龙要塞之前,在白雪皑皑的桦树林里。

     血,血族,死亡,背叛……

     某位女王的话回响在耳边:

     【至于冥夜黑棺,也许很多势力都希望得到一件传奇反魔武装,但请放心,了解它价值与来历的人里,除了可怕的魔能师,绝对没人有胆量打冥夜黑棺的主意。】

     念及此处,少年顿时一惊:该死。

     “草了。”

     泰尔斯深呼吸:

     “你,你让我缓缓,这,这也太……”

     艾希达冷哼一声,没有再说话。

     泰尔斯冷静下来,摇了摇头:

     “不,证据还是不够,假设还是假设……”

     “却值得豁出一切去验证。”魔能师淡淡道。

     “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

     两人的眼神在烛光中相遇,一方深沉凝重,一方轻快淡然。

     这一瞬间,仿佛泰尔斯才是循循善诱的老师,而艾希达是某个大胆冒进的学生。

     几秒后。

     “好吧,如果这是真的。”

     泰尔斯叹出一口气。

     “如果这世上,真的存在由一位女皇打造,能封印另一位女皇的传奇反魔武装,但世人怎么一直不知道……”

     说到这里,泰尔斯话语一顿。

     艾希达的笑声传来:

     “世人当然不知道。”

     “因为她们不允许。”

     泰尔斯死死盯着他。

     “这就是最有趣的部分,两位女皇,矛与盾,二元对立,平衡制约……”

     艾希达带着淡淡笑意:

     “在识破对方的诡计之后,翻脸成仇的双皇虽然怒不可遏,对彼此恨之入骨,小心提防。”

     “但为了各自的安全……”

     魔能师的话语斩钉截铁,仿佛最锋利的刀刃,劈开一切侥幸:

     “她们又必须维持最基本的默契:联手合作,将这个秘密彻底压下,永世封锁,不让世上的任何人,任何凡人,尤其是了解魔能师历史的凡人,以及掌控传奇反魔武装的猎手们,知晓那最可怕的真相……”

     艾希达的语气变轻变淡,就像磨利的刀锋,越发锋利轻薄:

     “亦即,封印双皇的秘密武器,其实从终结之战后,就掌握在了他们手里。”

     “人们要做的,只是知晓与相信,搜寻与验证。”

     “从而打破自己心中,那不可质疑的信条。”

     周围的烛火温暖如故。

     天花板上却一片死寂。

     唯有窗外,一片星光自黑暗中透出:有的在天上闪烁,有的在湖面荡漾。

     几秒后,艾希达轻声道:

     “泰尔斯,你问过我:是我们带来了血色之年吗?”

     泰尔斯没有回答。

     但他的脸色越发凝重。

     “但在那之前……”

     艾希达冷笑道:

     “你能想象,对双皇而言,这个秘密有多震撼,多疯狂,多可怕吗?”

     以及……多振奋吗?

     “我不知道谁带来了血色之年。”

     魔能师盯着泰尔斯:

     “但我敢肯定的是,这世上一旦有任何谣言或迹象出现,哪怕仅仅是略微暗示了这个可怕的秘密——少数传奇反魔武装是双皇的克星……”

     泰尔斯下意识捏紧了拳头。

     “出于对安全的考量,对彼此的忌惮,站在顶峰的双皇也许不会直接现身出手……”

     魔能师的话越发可怕:

     “但她们会暂时放下刻骨铭心的仇怨,豁出自己的一切,用尽所有的疯狂,发动在世俗的一切力量,不惜代价地追溯源头、封锁消息、斩断传播,并确保任何已经知道秘密的人……”

     艾希达眼神一厉:

     “不复存在。”

     泰尔斯微微一颤。

     “即便白骨成堆,血流成河……”

     “生灵涂炭。”

     泰尔斯恍惚地呼吸着。

     【它也是血色之年里,璨星王室集体去往狱河的……】

     白骨之牢里,瑞奇的嗓音重新响起:

     【摆渡铃。】

     “你能想象吗?”

     魔能师目中的蓝光越发清澈,语气却越发狂热。

     就像他第一次在棋牌室中见到泰尔斯。

     “魔法女皇,她们是那样高高在上,遥不可及。”

     他轻声一笑,仿佛看透了什么。

     “但因为彼此的敌意,她们落入了泥潭堕入了世俗,必须像我们一样,依赖于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

     “我们在街头上拉开架势,她们在大陆间呼唤战争。”

     艾希达语气一冷,恢复了淡然:

     “两者,没有区别。”

     听完了这些,泰尔斯呆呆地坐在书桌上。

     失魂落魄。

     “你知道吗,艾希达·萨克恩。”他缓缓开口,嗓音嘶哑。

     仿佛打完了一场最艰难的战斗。

     “你他娘的真是个天才。”

     魔能师看向他。

     “所谓的三灾同盟里,在吉萨和芙莱兰,在其他人绞尽脑汁,或提升力量,或寻求外物而不得的时候……”

     泰尔斯抬起头,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你却通过收集信息,整理情报,拼凑碎片,细究逻辑,还原历史,寻找破绽,发现了双皇可能的弱点——或者至少是蹊跷的疑点。”

     艾希达面无表情,却微微点头。

     “我们有过这方面的谈话。”

     “魔法可不仅仅是窒息或者捏人球,乃至朝你扔椅子。”

     “收集信息,过滤情报,对比真伪,寻找关键,联结节点,以到达最终的发现……”

     气之魔能师望着另一面墙上陈旧破败的书柜,话语机械,情绪不明:

     “这也是魔法。”

     “我们都在通往全知的路上,辨别前进的方向。”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

     “那么,知晓了这个,姑且说是疑点吧,”泰尔斯谨慎地道,“你要怎么做?”

     艾希达摇了摇头。

     “不是我。”

     “而是你:你该怎么办?”

     泰尔斯皱起眉头。

     什么?

     艾希达转过身。

     这一刻的他,锋利得有如一把武器。

     “欢迎来到反皇俱乐部,泰尔斯。”

     魔能师淡淡道:

     “因为从知晓秘密的这一刻起,你就正式成为了血棘与黑兰的死敌。”

     泰尔斯一惊。

     “因为它,传说中的魔法双皇不会再放过你,其间不存在任何缓冲与和解的可能。”

     艾希达眯起眼睛:

     “想想血色之年,孩子。”

     “她们将与你……”

     “不死不休。”

     泰尔斯顿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对方的意思。

     “操了。”少年喃喃道。

     “如我所言,真相与秘密的负担……”

     艾希达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道出这世上最优美动听的嗓音:

     “是很沉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