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罪恶不赦 > 第四十五章 不安定因素
最快更新罪恶不赦 !

    念完之后,颜雪觉得有些困惑,不太明白杨晋鹏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操作。

     “八成是想要接私活儿。”康戈对此有自己的猜测,“我以前遇到过这种事,有一次我坐一辆网约车到车站去接人的时候,因为路程比较远,那个司机就问我是不是很快就返回去,如果是的话,他可以在那里等我,我照旧坐他的车回去,但是不要从软件上约车,直接把一样的车费直接转账给他就可以了,这样他可以把平台的抽成也留下来。

     当时那附近确实是不太容易打车,我就同意了,上车之后,那个司机就是直接关闭了接单平台,所以方才你一说杨晋鹏的做法,我立刻就联想到了那件事。”

     “怪不得,你这么一说,确实很有这个可能。”颜雪自己没有遇到过这一类的情况,不过听康戈这么一说,也觉得应该是一样的,正说着,康戈手机上又跳出来一条新信息,她下意识认为是那位同事发过来的新消息,很自然地点开,“今晚有没有时间?我们出来谈……”

     念了两句,她终于意识到有些不大对,定睛一看发件人那一栏显示的是“何沛”。

     颜雪顿时觉得有点尴尬,连忙把手机按了锁屏,放回去:“看来关于杨晋鹏的情况就只有这么多,应该没有什么后续的了,那咱们就先去王慧函娘家看看再说。”

     康戈听她忽然念了一条和前面完全不搭界的信息内容,念了一半忽然又安静下来,还把手机锁了屏让到一旁去,再一想方才颜雪不小心读出来的部分,结合那内容,发件人是谁便很容易猜得到,于是他等了一会儿,见颜雪一直没有再开口,这才开口明知故问起来:“怎么了?方才是谁发信息给我,让我晚上去谈谈?董队?”

     “不是,”颜雪摇摇头,“是何沛,我看到新消息提醒,下意识点开,发现不是公事的内容,就没念下去了,后面应该还有别的东西,回头你自己看吧。”

     康戈没有吭声,等了一会儿,缓缓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颜雪忽然听到他叹气,还以为他觉得案子有什么棘手的地方。

     “也没什么,就是有那么一点淡淡的失落。”康戈故作哀怨地朝颜雪看了一眼,“我以为看到何沛发信息过来,你起码会有点吃醋,或者心里面不痛快,得找我问个究竟呢。”

     颜雪哭笑不得地瞪他:“你唉声叹气的居然是这种事!别的男人不是最头疼女朋友乱吃飞醋的事么?怎么到你这儿还反过来了,不吃醋你还不舒服了呢?

     不过说真的,我真没觉得有什么好盘问的,毕竟如果你这边没有什么不妥的举动,我天天疑神疑鬼的也没意义,反而让你觉得很有负担。

     如果你要是有什么不妥的举动,那就更没有必要盘问了,既然都已经确定不妥了,还问东问西,讨什么说法,归根结底不还是想要自欺欺人么,倒不如干脆一拍两散。”

     康戈哈哈一笑:“大醋伤身,小醋怡情,偶尔为之,权当吃了顿饺子,多好!”

     颜雪被他逗得也是忍俊不禁,关于何沛发信息给康戈的那件事便谁也没有再去提。

     颜雪与康戈说的都是她的心里话,拖泥带水,当断不断,这向来是她骨子里无法容忍的,没有问题的时候不无端猜测,疑心生暗鬼,有了问题也不粉饰太平,委曲求全。?至于何沛本身,从康戈的态度她也看得出来,到底谁是在明里暗里一个劲儿努力的那一方,可以说是一目了然,所以她想要干什么,颜雪都没有任何兴趣知道。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虽然都说什么“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但是东西是死的,有人有心要偷,东西自己是毫无招架之力的,自然是不防不行。

     而人却是活的,有自己的选择和鉴别能力,所以心无旁骛的不怕贼惦记,心猿意马的就相当于防不住的家贼,与其浪费时间和精力,倒不如早点扫地出门,换个清净。

     方才那一个小插曲,反倒是康戈的“饺子论”,似乎是调侃,又似乎有点撒娇的成分,让颜雪又看到了康戈的另一面,不同于在吕小冬面前成熟可靠的兄长,也不同于在单位其他人面前风趣幽默又很多鬼主意的状态,显得似乎幼稚了一点,却又更加真实和放松。

     或许自己也应该稍微配合他一下,偶尔给他一个“吃饺子”的机会。

     王慧函的娘家住在市郊乡,开车从市中心出发过去大约也就半个多小时的样子,不算特别难找,只不过这村子里面没有那么明确的街路标志和门牌号,如果不打听一下也不大容易直接找上门,所以半路上两个人改了主意,决定先到乡派出所一趟,了解一下情况。

     乡派出所那边接待了他们两个,听他们说明情况之后,很快就把副所长给找了过来,副所长也姓王,听说七拐八拐之后和王慧函娘家倒也有那么一点沾亲带故,正因为这个原因,他才对王慧函一家的情况都格外熟悉和了解。

     “你们怎么寻思打听他们家的事儿呢?”那位王副所长已经快六十岁了,到了快退休的年纪,人长得瘦瘦高高,眉眼比较和善,一看就是一副好脾气又很忠厚的模样,主观上给人一种很适合调解乡里乡亲矛盾纠纷的视觉效果。

     “这家的女儿王慧函,出了点状况,我们想上门找娘家父母还有弟弟了解一下情况,但是听说他们一家的关系可能有点……”康戈故意模糊了王慧函的情况,根据此前他们关于娘家人也没有报案王慧函失踪的猜测,一副有些吃不准,不敢轻易下结论的样子。

     “怎么着?这孩子又惹事儿了?”王副所长听了康戈的话,眉头一皱,一脸无奈,竟然没有感到任何的意外,“这个王慧函啊!正常来说,我一个跟她拐着弯有点亲戚关系的长辈,又是派出所民警,不应该这么说,但是这孩子可真的是她爹妈上辈子做了孽才生出来的!结婚嫁人之后,隔三差五还得回来搅合搅合,没结婚前,每一次他们家鸡飞狗跳都是因为她惹起来的,她就是他们家最大的不安定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