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罪恶不赦 > 第三十四章 污点
最快更新罪恶不赦 !

    “妈,你这是逆向歧视呀!”颜雪觉得心里有点不踏实,开玩笑似的探颜妈妈的口风,“那要是万一我一不小心找了一个家里面条件特别好的……你是不是不会同意啊?”

     “你这孩子,说得什么傻话!那要是两个人感情好,彼此相爱,人品性格也都没什么可挑剔的,哪有父母会因为对方家里条件好就反对啊?”颜妈妈哭笑不得,“我只是说,你可千万别把经济条件这种事放在第一位去考虑呀!”

     一听这话,颜雪也就踏实了,于是母女俩在电话里又闲话了几句家常,时间不早了,要不是听到关于颜雪的八卦,不放心女儿这边的情况,这个时间颜妈妈早就应该睡了,颜雪第二天也还有很多事要忙,两个人聊了一会儿差不多就挂了电话。

     第二天一早,颜雪起床后照例被康戈叫去他那边吃早饭,因为前一天剩了一些米饭,康戈就做了中式的早餐,前一天的剩饭被他做了炒饭,还拌了一碟爽口小菜。

     颜雪端着碗,闻着扑鼻而来的香味儿,满满的幸福感,毕竟作为一个不能起早的人,为了能够多睡一会儿,以往的早餐真的是能多糊弄就多糊弄,什么时候有过这么正儿八经的早餐啊!虽然说偷懒想要多睡一会儿的时候觉得早饭吃不吃都无所谓,吃什么都没关系,但是现在真的坐在那里吃早餐,还是觉得幸福感爆棚。

     “我这样是不是太给你添麻烦了?”幸福感爆棚之后,她又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我这蹭完早饭蹭晚饭,蹭完晚饭又蹭早饭的,实在是有点不好意思!”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又不觉得麻烦。我觉得挺好的,没有温度的是房子,有温度的那才叫家呢!”康戈笑着给她碗里夹了一筷子小菜,“温度打哪儿来啊?不就是人间烟火!”

     饭吃得差不多的时候,颜雪想起来前一天晚上颜妈妈打电话的事,于是便把父母那边听到了一些什么传闻的事情和康戈也说了一下。

     “因为事先咱们俩也没有商量过,突然被问起来,我也不知道你的想法,所以我昨天没告诉我妈咱们俩的事儿。”颜雪也不知道康戈对这件事的看法是什么样的,毕竟一样米养百样人,有的人会觉得对方不肯把自己介绍给家人是对感情不够认真,也有人会觉得早早就把自己推到对方家人面前压力比较大,很有负担。

     康戈听到宋晨居然背后这样搬弄,也有点惊讶,之后颇为同情地看着颜雪,叹了一口气:“这么多年,跟你这个表姐一家子打交道,你也是挺不容易的的!不过我得谢谢你,帮我争取了更多的准备时间,要不然的话,万一你爸妈光听了个大概,对你找的男朋友预期太高了,等到看见我的时候得多失望啊!”

     “那怎么可能,你这也未免太夸张了!”颜雪被他这话逗得哭笑不得,自嘲道,“形象上没有任何问题,性格和口才更是最容易讨长辈喜欢的类型,我爸妈也是长眼睛的好吧,怎么可能不喜欢你!到时候别见了你,他们两个不喜欢我倒是很有可能吧!”

     康戈看着颜雪笑,目光格外温柔:“原来我在你眼里这么好啊!那我心里就有底了!”

     颜雪被他逗得有点脸红,借着捡碗的功夫赶紧到厨房去,康戈也收拾了桌上的其他东西,跟着一起过去,顺便把颜雪手里的碗筷接过来:“以后关于什么时候让家里人知道这些,就你来做主就好,不用特意瞒下来再问我,我听你的。

     我是个男人,男人么,脸皮厚,就算第一印象不够完美,也可以觍着脸慢慢去给自己加分,所以你觉得什么时候合适,你决定,我服从,不管是你家还是我家。”

     颜雪觉得心里头暖暖的,这只考虑周全的体贴,比盲目的顺从要贴心得多。

     收拾好之后,两个人就出发,到医院去找陈晴,帮她给孩子办理出院的事情。

     经过了一晚上的观察,孩子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因为是利用纤维内镜把异物取出,没有涉及到创伤性比较大的手术,只要情况稳定下来就可以回家去继续休养了。

     过了这一晚上,孩子没事了,陈晴也终于踏实下来,见到颜雪和康戈的时候状态明显好了很多,办理完出院手续,康戈就开车载着一车人重新回到她住的地方。

     “我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感谢史树高这个混蛋!要不是他做的那些丢人事儿,你们也不会来我家里找我,要不是你们来找我,我们宝宝真的不知道会怎么样。”陈晴坐在后排,抱着刚刚哄睡了的孩子,心有余悸,同时又无比庆幸。

     “所以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康戈笑着接了一句。

     陈晴哼了一声,把脸扭向一旁:“那个孬种,说他是马都夸他了,他就是头蠢驴!”

     “你们两个还在打官司争抚养权么?”颜雪扭头过去问陈晴,“昨天孩子遇到这种事情,是你没有告诉他,还是告诉了他也没有来看看?”

     “我没告诉他,告诉他的话,他肯定会来的,不是说他有多爱孩子,是个多好的爸爸,主要是他就不可能心甘情愿错过这么一个表现自己悔改之心的机会!

     你们以为他和我争孩子的抚养权,是因为舍不得孩子么?他就是单纯的不想离婚罢了,以为他好歹又急急忙忙找了一份工作,所以比我有优势,如果我不想失去孩子,那就得妥协,答应给他一个机会,跟他继续过下去。”陈晴冷着脸揭出史树高争抚养权的真实目的。

     “所以史树高还希望挽救你们的感情和婚姻?他对之前出轨丛方方的事情感觉到后悔?”

     “后悔么,估计是肯定后悔的,他打死也想不到那些恶心事儿会被我发现,更没想到我会到他公司里面去闹,这些后果都是他在外面偷腥的时候没有想过要去承担的!

     但是我不觉得他想要挽救的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毕竟如果他真的那么珍视这份感情的话,他就不应该做出那种丢人现眼的事!背着我跟丛方方勾勾搭搭的时候,他怎么不记得我们两个之间也有很多年的感情?什么放不下我们的感情,就是托词而已。

     说白了,他真正想要挽回的只不过是我们两个人的婚姻罢了,感情能不能回得去,他也未必真的在意,只要婚姻能够巩固住,不解体,对于他来说这就够了。”

     “那极力保留一段感情已经被腰【HX】斩了的婚姻,对他来说意义很重大么?”颜雪并不质疑陈晴的说法,只是有些无法理解史树高这么做的出发点,“是丛方方那边只是跟他逢场作戏,所以如果在被撞破之后,你也不要他了的话,他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丛方方那个女人怎么可能真的想要跟他走下去!”陈晴讥讽地笑了笑。

     因为说起这件旧事,情绪难免收到了一些影响,声音不自觉的提高了一些,怀里的孩子被吵到,在她怀里蠕动了一下小小的身子,陈晴立刻停下来,低头去查看孩子的情况。

     确定孩子并没有被吵醒,只是扭动了一下身体就又重新睡着了,陈晴松了一口气,再开口的时候声音就压低了许多:“我们闹开了之后,有几个之前互相加过好友的史树高公司里的女同事看不下去,跟我说过,说那个丛方方也不止对史树高一个人这样,在他之前也搭讪过别的同公司的男的,要么是看谁条件好就跟谁套近乎,要么是看谁在工作上能帮到自己。

     遇到条件更好的呢,就不理前一个,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心机特别重。平时在公司里人前就天真无邪的阳光少女模样,实际上背地里在网上满满的负能量。

     当然了,这些我也没亲眼看到,都是那几个女的跟我说的,她们说别人也未必没被丛方方搭讪过,只不过人家聪明的都没怎么搭理她,到了史树高这个傻子这里,扛不住了。”

     史树高单位里哪几个女同事这么热心这件事,颜雪和康戈心里都明白。

     “你说史树高跟你之间的感情回不去了也想要挽回婚姻?他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呢?”颜雪觉得方才陈晴的那个断言听起来有些不太合理,“按照你说的,如果你们两个的感情都已经破裂了,他又不是打从心眼儿里那么在意孩子,留下婚姻又有什么意义呢?”

     “因为他们家里传统。”陈晴说起准前夫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流露出掩不住的鄙夷,“以前我们刚结婚的时候,我婆婆就和我们说,你们两个可一定要好好过日子,白头到老,我们老史家那么大的一个大家族,还没有过一对儿过不下去离婚的呢!

     所以史树高在这种家庭氛围的熏陶下,虽然说没把定力给培养起来,倒是对离婚这件事特别的抵触,他以前一直都是他们家比较让人羡慕的那一类,从小学习好,大学考得好,毕业之后工作也是在业内有名的公司,别的亲戚一直都号召孩子学习他。

     可是如果一旦离婚了,还是因为他外遇离的,他就成了他们家圈子里最丢人的那一个,所以他坚决不能允许自己的人生轨迹上留下离婚这样的‘污点’。”

     陈晴停下来,喘了几口气,以平复自己逐渐激动起来的情绪:“那这就很好笑了,有一个在我孕期背着我搞外遇的老公,这也是我人生中的污点啊!凭什么他自己做了丢人现眼的事,之后还怕人生有污点,所以就要把污点印在我的人生轨迹上?!

     不可能,这种事绝对不可能发生,所以这个婚,我跟他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