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罪恶不赦 > 第十八章 越界
最快更新罪恶不赦 !

    康戈这边胸有成竹,颜雪最初倒是没有想透这一层,还有些惊讶那个被叫做“娜姐”的女职员竟然这么没有顾虑,后来也很快就转过弯来。

     一个死去的前同事,不过就是一个单纯的八卦当事人而已,别看很多人看个恐怖片吓得不敢睁眼睛,现实生活中却未必真的相信会有什么厉鬼复仇的戏份,死人不可怕,活人才是。

     娜姐很快就和另外两个关系要好的女同事说妥了,三个人把颜雪和康戈带到了里面的一个小会议室,空间不算大,一张小圆桌,五个人倒是刚好够坐。

     知道了康戈和颜雪的身份和来意,这三个女人倒是表现得很坦然,并没有试图去对遇害的丛方方表现出任何的关切来,只是在落座之后,互相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你们几位在这边工作多久了呢?对丛方方的情况应该大体还算比较了解吧?”为了不出卖了方才那个叫小蔡的职场新人,颜雪装作不知道这三个女人在部门里资历比较深的样子。

     娜姐很显然是最资深的一个,她点了点头:“是啊,我们都比她来得早。”

     “那就太好了,我们现在是理性调查,这边,还有丛方方后来跳槽去的那家公司,我们都需要对她在公司时候的人际关系这方面有个掌握。”颜雪对她们几个说。

     方才落座之后,三个人也都简单的做了一下自我介绍,除了娜姐之外,剩下的两个人,一个长卷发的叫李英,一个栗色短发的叫晓芸。

     晓芸先笑了笑,一边摆弄着自己的袖口,一边半开玩笑似的对颜雪说:“那其实你们有点找错人了的嫌疑!丛方方后来换的工作我就不知道了,在我们这边,你们要是想找跟她关系好的人,那最好找个男同事来聊聊,估计不会让你们感到失望的。”

     “你可别这么说,不是还有牛雯惠呢么。”一旁的李英语气有些无奈的接了一句。

     “还真是,雯惠脾气可轴,你这话叫她听见的话,她保不齐还得跟你生气呢。”娜姐笑。

     晓芸无奈地耸肩摊手:“我又不傻!这要是她在场我还能提这茬儿么?”

     “你们说的这个牛雯惠,也是你们这个部门的人么?她一般几点来?”康戈装作并没有见过牛雯惠的样子,“她和丛方方是很要好的那种朋友关系?”

     “牛雯惠是我们部门的,小姑娘人特别好,性格好,人品也不错,就是太轴了,一根筋,她肯定是一门心思把丛方方当好朋友的,丛方方到底跟她有多贴心,咱们可就说不清了。”娜姐对丛方方的评价很显然是不怎么高的,但是对牛雯惠的印象却似乎还挺不错。

     “算了算了,你们就别提牛雯惠了!”晓芸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人家跟丛方方算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为了丛方方宁可跟自己那么好的男朋友分手,痛苦地天天在公司里哭,也不能舍弃掉那个‘好朋友’,咱们就别动那个枉做小人的心思了!”

     “不过后来丛方方换了工作之后,不是听说不太联系牛雯惠了么,牛雯惠跟她男朋友也复合了,真是不幸中的万幸!”李英在一旁感叹。

     “谁知道丛方方换了一个什么新工作,估计是牛雯惠没办法再帮她干活儿了吧。”娜姐倒是看得透彻一些,这结论也算是一阵见血了。

     颜雪有些惊讶这三个女人的八卦功力,原本她以为这三个人无非就是对丛方方在公司里面闹大了的那件事情了如指掌,没想到居然连牛雯惠那边的情况也一样是一清二楚。

     “没关系,我们不需要找跟她关系好的,主要是看关系不好的。”康戈不动声色装糊涂。

     “关系不好的啊……倒也有,”晓芸掰着手指头数了数,“大概有四个人吧!”

     “哟,这数儿也不算少啊!”康戈做惊讶状,“这四个人跟丛方方是属于工作上的矛盾呢,还是属于私交方面有些摩擦?关系坏到什么程度?”

     “坏到什么程度,这个太主观了,我是说不好。矛盾肯定是私交方面的摩擦了,工作方面……就丛方方之前在我们部门的那个地位,还不至于。”娜姐摆摆手,对丛方方的工作能力显得有些不以为然,“我觉得这个小姑娘啊,其实最大的问题就是心思没有用在正地方上,你说她不聪明,有点委屈她,你说她聪明呢,她不干正经事,专门想走捷径。

     刚试用期那会儿,我是负责带她的,我就听到过她总跟其他几个试用期的新人说我们公司的转正考核有多么多么苛刻,只有几分之一的成功率,其他人都要当炮灰。

     当时我就跟她说过,不要散播这种没有什么依据的谣言,稍微好一点的公司,哪一个的试用期都不是那么好混的,光一门心思想要把别人都给吓退了根本不能增加自己的竞争力,我们部门大不了这一批一个人也不留,也不是没别人了就非她不可。

     反正我是这么跟她说了,但是小姑娘估计是没听进去,过后对我也是不冷不热的,估计是觉得我那话说的有点挤兑她了吧。”

     “要我说,娜姐你也是个爱管闲事的人,换成是我,她爱怎么样怎么样呗,我是懒得敲打她这事儿。丛方方摆明了到公司里来,就不是奔着拼事业来的,能被她吓跑的那种人,脑子估计也是不大好使,留下早晚也是淘汰,没有什么区别嘛!”李英带着几分不屑,“咱们也都是从那个新人愣头青的阶段熬过来的,谁没有刚起步的时候啊,谁像她那样儿了?

     一进公司先绑定一个一根筋的姐妹淘帮她干活儿,然后就开始在公司里的单身男同事里头撒网,先搭讪一个,日子久了发现金玉其外,实质挺虚的,就马上一脚蹬开,踅摸下家!”

     “嗯,她说的这个,就是晓芸说那四个人里头的一个!”娜姐朝晓芸那边指了指,对康戈说,“我们公司的一个小二愣子,比丛方方她们那几个人早来了一年多,小伙子有点浮,平时喜欢炫,爱显摆,没事儿就喜欢标榜自己家里有条件,自己工作就是为了理想和乐趣。

     就这话,真的也就骗一骗没有什么眼界的小丫头吧,你说,一个买辆车不看性价比,就图车标算是豪车门槛儿的主儿,弄一二十多万的奔驰,走路还得把钥匙套手指头上转着给人看,就这么一个水准,说这是个富二代什么的,谁信啊!”

     “丛方方一开始不就信了么,看到车钥匙上那个标的时候,你们没见她那眼神,真的是都放亮光了。”晓芸撇撇嘴,一脸的鄙夷根本不屑于掩饰,“我那时候还在想,这回头要是她发现对方根本不算是什么有钱人,会不会特别失望,到时候如果甩不掉了可怎么办。

     结果丛方方这人可真是比我想象的要有能耐多了,俩人打得火热,过了一段时间,丛方方把人家的家底也摸差不多了,正好后来咱们公司不是把大树招进来了么,丛方方一看大树那举手投足,真是个有家底的人才有的模样,马上就一脚蹬开了之前那个假富二代,马上就去和大树套关系,那行动力,也真的是不服不行!”

     “之前丛方方交往过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你说的大树是……?”颜雪问。

     晓芸解释说:“之前跟丛方方暧【HX】昧过一阵子的那个人叫艾阳,大树是他的接班人,名叫高大林,因为个儿实在是太高了,在公司里一站起来就是鹤立鸡群一样的效果,我们就跟他开玩笑说独木不成林,找不到第二个和他一样高的人,叫大林不合适,叫大树正好。”

     “这个高大林是你们说的那四个人当中的一个么?”

     “是啊,当然是了,他本来和丛方方两个人你侬我侬的,摆明了是在谈恋爱,看他认真的那个劲儿,应该是奔着结婚去努力的,结果忽然之间,你一个已婚男同事的老婆忽然冲到公司里头来,扯着你女朋友的头发就开始又叫又骂又打人,说她跟自己老公有说不清的那种关系,偏偏这还是有证据的,不是人家血口喷人,那证据都甩脸上了,你能不恨得慌?”

     “所以丛方方是真的和你们公司里面的已婚男同事有些纠缠不清的事情喽?”康戈问。

     “有没有什么实质上的事情,那我们也不是当事人,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好。”娜姐喜欢聊八卦是真的,但是她的态度倒也比较严谨,“私下里到底两个人怎么回事,我们谁也没撞见过,不敢胡说八道,丛方方是死了,那人两口子还得过日子呢!

     至少吧,丛方方这个人在跟别人打交道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自己的小算计,一点分寸感都没有,越界的事情没少做,过格的暧【HX】昧的话没少说。

     当初我们那个同事的老婆跑到公司里来闹的时候,我们都在现场,听得清清楚楚,确实是挺不像话的,更别说人家都找上门来了,她还一点也不肯低头认错,梗着脖子跟人家强词夺理,还伸手推了人一把,所以不就出了事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