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罪恶不赦 > 第十五章 绯闻
最快更新罪恶不赦 !

    一提到这件事,王军的脸色就变得有些难看起来,一旁的牛雯惠也有些急了。

     “咱们之前不是都已经谈过了么?都说了两个人不能因为上次闹分手的事情有疙瘩,不然以后总是有裂痕,就回不到从前那个状态了!本身这也是咱们两个人的事情,和外人都没有关系,现在方方还出了事,再这么说就不合适了吧!”

     “是啊,咱们两个人的感情本来就是两个人之间的事,之前要不是有人硬是插一杠子,咱们也确实不可能闹分手!上一次你就是什么都开口闭口她是你闺蜜,为你好,就好像我就是想要坑你害你一样!”王军被她这么一说,火气也有些往上涌。

     眼看两个人就有点想要吵起来的趋势,康戈连忙示意王军起身。

     “我看要不然这样吧,走,你跟我换一个地方,咱们哥俩聊一聊,有的时候男人和女人思维方式和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明明没有什么大的分歧,就是表达上会造成误解。”他对王军说,顺便提醒他控制情绪,“你女朋友现在心情估计也不好,为了你们俩感情稳定发展,咱就不在这儿翻旧账,开什么辩论会了吧!你说是不是?”

     “嗯,你说得对,我刚才是有点生气上头,一下没顾忌那么多。”王军经康戈这么一提醒,方才往上涌的怒火也被克制住,脸色微微缓和一点,跟着康戈站起身来。

     牛雯惠眼圈微微泛红,还有些负气的别过脸去不吭声,不去看王军,不过对于两个人分开谈的这个提议倒也没有表示反对。

     康戈把王军带走之后,办公室里就剩下了牛雯惠和颜雪,没有了康戈在场,牛雯惠似乎也更放松了一点,少了跟王军赌气,神色也缓和下来许多。她似乎觉得颜雪给自己了一种天然的亲切感,应该更容易理解自己的处境,便对她诉起苦来了。

     “有的时候我真的不明白,我男朋友这个人,对我一直都很好,平时性格也挺不错的,很少跟谁特别斤斤计较,我就不明白,他为什么好端端的,一个大老爷们儿就非得跟方方一个女孩子家过不去,他怎么好意思的呢!别说方方还是我的好朋友,是我闺蜜,就算她只是我单纯的一个女同事,他也应该有绅士风度一点,不能跟人家针锋相对的吧!”她对颜雪说。

     “你男朋友和丛方方是打从一开始见面就互相看不顺眼么?”颜雪方才听得明白,很显然王军和丛方方之间是结过梁子的,但是这话又不好问得太有针对性,毕竟王军和牛雯惠虽然闹过分手,最终也还是复合了,有感情在,牛雯惠如果察觉了,一定会护着男朋友的。

     毕竟方才在最开始的时候,她就极力想要拦着王军,不让他说和丛方方关系不好,王军没有理睬,所以才有了后面的对话,估计这会儿也是维护自己死去的闺蜜,所以动了气,一时之间情绪上头,就忘了方才怎么担心瓜田李下,对自己男朋友影响不好的事儿了。

     牛雯惠确实是还陷在情绪里面,也没有多想,摇摇头:“那倒不是,他们俩一开始的时候关系还行,后来他就开始越来越看不上方方,总在我面前说方方不好什么的,就让我特别为难,一边是我的好闺蜜,一边是我的男朋友,这让我夹在中间多为难呀!

     尤其是我男朋友还显得特别咄咄逼人,最后还给我下什么最后通牒,说有他就没方方,有方方就没有他,反正两个人只能留一个!我们俩因为这些事情总吵,就分开了。”

     “既然上一次他们俩让你选,必须有一个从你的生活里面消失,你选择了分手,那不就已经很明显了么,你应该是觉得丛方方的人品更值得你信任,对你更重要。”颜雪替她总结。

     “话倒也不是这么说!我和王军在一起的年头可比方方长多了!他要是人品差,我也不至于那么瞎,还跟他谈这么多年的恋爱。”听颜雪这么说自己的男朋友,牛雯惠也觉得有点不能接受,言语之间还很维护王军,“这就是我一直很为难的地方!友情和爱情,搞得好像鱼和熊掌一样,哪有这么让人为难的啊!

     其实我那会儿和王军分手,不是说觉得他为人不如方方,其实也是有赌气的成分,一下子脑袋就被气得昏了头,所以一冲动就提了分手,王军当时也是没想到我会选择放弃他,所以也气得寒了心,我们俩就分开了一段时间。

     分开的那段时间里,其实我心里一直都特别痛苦,那么多年的感情,从学生时代朦朦胧胧的好感,一路又是异地恋又是面临毕业工作什么的,那么多考验都经历过来了,不是说割舍就能割舍的,尤其我们两个之间又没有什么原则上的问题。

     所以大概分了大半年吧,王军又从别人那里拐着弯要到了我的联系方式,跟我说他放不下我,我一听就哭了,因为我也是每天每天都想他,想我们以前好的时候,所以我们就约了见一面,把话说开了,然后就又在一起了。”

     “你们复合的时候,丛方方是已经离开你们公司,换了工作了对么?”

     “对啊,所以我说那半年我不好过么!本来方方陪着我,我还爱能稍微好过一点,毕竟身边总有一个伴儿,结果她离职之后,到了新单位,可能是工作忙吧,也可能是业务领域跟之前在我们公司的时候不完全一样了,她也得重新学习重新适应,所以没什么时间理我,我一个人就觉得心里面特别空落落的。

     这一个人空闲时间忽然多起来了之后,就比较有功夫好好的回忆一下之前的事情,我就发现我和王军根本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矛盾,不至于到这一步,这不正好我也想通了,他也联系上了我,我们俩就顺理成章的和好了。”

     没有了意见相左的王军在场,牛雯惠总体还算是比较情绪稳定,颜雪和她聊了一番,对一些事情有了一定的了解,那边康戈和王军也聊过了,这对情侣再次碰面,王军先主动道歉示好,说是自己不对,不应该不理解女朋友的心情,牛雯惠也表示自己没往心里去,于是走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消除了矛盾,和好如初了。

     “抛开咱们这个案子来说,我觉得王军这个男朋友还是挺不错的。”颜雪在两个人走后,对康戈感叹,“他确实情商比牛雯惠高了不止一个档次,心眼儿多很多。

     牛雯惠确实是一个比较心思单纯的人,还好找男朋友的眼光不错,如果王军有心思想要算计她的话,这么多年她估计吃亏都不知道是怎么吃的。

     你猜怎么着?牛雯惠除了一开始跟我控诉了一下王军不该和丛方方斤斤计较之外,只字不提当初她和王军为什么会因为丛方方而闹到了分手的程度,反倒是大讲特讲丛方方在她们之前那个公司上班的时候,是怎么被同事排挤刁难的,对方姓甚名谁,是哪个部门的,都告诉我了,就生怕我没有办法锁定目标似的。

     她啊,真的是一点也没有意识到为什么最开始在咱们问到这个话题的时候,王军会开口拦她!那是怕她在这儿把公司里其他更有资历或者职位更高的同事、领导和丛方方闹矛盾的事抖出来,对方被卷进咱们的调查当中,要是凶手倒也罢了,要不是凶手,回头人家通过什么途径知道是她提供的这些线索,保不齐会不会给她穿小鞋、上眼药。”

     “是啊,”康戈叹了一口气,“王军跟我倒是绝口不提丛方方在原单位是怎么遭受排挤的事情,很显然他对此也是透过牛雯惠有所了解的,但是他一个字也不提,就算我故意把话题往那个方向去引,他也一样不搭茬儿,讲来讲去都是丛方方怎么没安好心的挑拨他和牛雯惠之间的感情,怎么促使他们两个分手半年多,饱受折磨。”

     颜雪听了之后也叹了一口气:“王军这么多心眼儿没有用在算计牛雯惠的事情上,反而还替她操心她想不到的事,这也算是牛雯惠比较幸运的一方面了!

     之前不是有人感慨过么,虽然都说不要当温室里的花朵,不能太单纯没心眼儿,但是有的时候不得不承认,温室里的花朵,单纯没心机的人,他们就是幸福的,以为需要操心的事儿都有人替他们操心着,外面的风风雨雨总有人帮他们挡下来。”

     “这种幸福可不怎么踏实!”康戈笑着摇摇头,调侃道,“靠人人跑,靠山山倒,什么都仰仗着别人,一旦对方靠不住了,那不是天崩地裂一样的打击么!要我说,还是两个人平均一些好,势均力敌,又恰好互补,就像一双筷子必须一样长才好用是一样的。”

     “那你觉得咱们俩这两根‘筷子’一样长么?”颜雪听了这话,忽然心头一动,大脑还没等考虑好这么问合适不合适,嘴已经先一步把话给说了出去,说完之后她也有点不好意思,不过问都问了,两个人之前也说好了是以恋爱为目的进一步加强了解的,所以现在自然是硬着头皮,故作淡定的等着康戈的回答。

     “那是当然,咱们两个其实骨子里有很多相似之处,以后你会发现的。”康戈并没有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给问住,不但回答了,还回答得一本正经,“所以本质上我们两个是同类,只不过在某种程度,或者说生活经历上,我算是过来人,比你领先了一步,

     你需要的不是我的帮助,我也帮不了你什么,只能是提醒你避免走我过去走过的弯路,仅此而已。我们和牛雯惠、王军是不一样的相处模式,你不用多想。”

     颜雪对康戈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这个问题背后的担忧这件事一点也不感到惊讶,很多时候他们两个的确存在一种思维模式上的默契,很容易就能猜到对方的想法。

     方才在感叹牛、王二人的相处模式时,颜雪的确想到了康戈对于自己用强势来解决问题的处理办法提过不少建议,并且效果还挺明显,这一只让颜雪感叹,怎么康戈就会有这么多曲曲弯弯的鬼心眼儿,自己却那么急脾气直肠子,这方面的差距着实有点明显。

     现在听康戈这么说,颜雪也不觉得他是在故意安慰自己,两个人从相识以来,似乎康戈对自己的态度始终是相当的坦率,所以她也十分信任。

     得到了这样的答复,颜雪心里瞬间就踏实了,于是笑了笑,点点头,把这个话题翻过去,两个人把牛雯惠和王军各自讲述的事情做了一个交流,剔除掉个人情绪,梳理出了重点。

     牛雯惠说的是为什么丛方方放着职业前景会更好的原单位不继续工作,非要跳槽去另外一家规模明显小了太多的新公司去。

     虽然说不排除丛方方平日里因为项目当中的分工协作问题,和几个同组的人都有过或大或小的摩擦,原本相处的就不融洽的这种诱因,促使丛方方不得不离职换工作背后的最根本原因就是她和原公司里自己的直接主管之间那点不太和谐的绯闻。

     丛方方的直接主管是一个三十出头的男性,业务能力可圈可点,势头一直都挺不错的,老婆原本也是他们同公司不同部门的同事,后来因为怀孕之后身体不太好,为了保胎,也为了养身子,所以选择了离职回家安心待产。

     偏偏就在这位直接主管的妻子眼看就要临产了的孕晚期,丛方方和这位主管之间的绯闻却一下子爆了出来,打着肚子的孕妇冲到公司里面来找丛方方要说法,并且还因为争吵过程中情绪过于激动,导致了突发状况,被紧急送到医院,孩子也因此变成了早产儿。

     这件事别说是在公司内部了,可以说是整栋写字楼都沸沸扬扬,丛方方在那之后没多久便选择了离职,究竟是自愿还是劝退,这个外人就没有能说得清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