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罪恶不赦 > 第三十一章 富养女
最快更新罪恶不赦 !

    这种过分的平静让颜雪觉得有些不安,在她的工作经验里面,没有心平气和的被害人家属,只不过是表达悲痛的方式不一样,有的人通过嚎啕大哭来表达失去亲人的痛苦,有的人通过否认现实来安抚心中的恐惧,也有人会选择沉默以对,看起来好像是把悲痛情绪控制的非常好,实际上那些情绪都在向内腐蚀,如果没有被察觉,很有可能就钻了牛角尖。

     白月妮母亲是痛苦伤心的,这一点从她认尸的时候那细微的反应就看得出来,但是她和白月妮父亲却始终都是木然的,颜雪很怕他们一直不肯正视自己的情绪,之后出什么问题。

     毕竟从广义上来讲,死者家属也同样是案件当中的受害者,死者生命的意外终结,对于其家人而言,可能因此而需要承受的痛苦折磨会一直延续到他们这一生的终点。

     因此在有精力的情况下,颜雪一般都比较关注被害人家属的情绪波动情况,他们虽然也没有办法起死人而肉白骨,但至少在还死者一个公平的同时,多帮死者家属一点也好。

     所以在确认过白月妮的尸体之后,颜雪就把他们两个带回了办公室,准备做一下关于白月妮个人情况的一些了解,顺便看看能不能打开她父母的心结。

     还好,白月妮的父母并没有在警方需要了解情况的时候也继续保持沉默,总体上来说还是比较配合的,所以很快颜雪就对他们家里面的基本情况有了一个了解。

     和林珍比起来,白月妮的家境就真的是普通到不能更普通,甚至如果严格算起来的话,可能连普通都有些勉强,算是经济条件不大好的那一种。

     白月妮父母早年都是在同一个厂子里面上班的工人,并且不是什么技术工种,都是普普通通的流水线工人,之后厂子效益不景气,支撑不下去,倒闭了,两个人双双失业,好在白月妮父亲会开车,所以找了一个夜班出租车司机的活儿,收入还算可以。

     白月妮母亲就比较艰难一点,毕竟文化程度不高,没有什么一技之长,年龄又已经是三四十岁的阶段,最后只能是在一家饭店的后厨帮人做一些摘菜洗菜的杂活儿。

     但是当他们讲述起对白月妮多年来的养育时,却让颜雪大大的吃了一惊。

     作为一个经济条件普普通通,父母工作也远远和“体面轻松赚钱多”沾不上边,白月妮从小到大的成长历程,听起来却好像是一个小公主,甚至比作为富二代的林珍更像小公主。

     如果说林珍父母对林珍的养育模式是彻头彻尾的放任自流,那么白月妮父母对她的培养就可以归结为时下里依旧会被人经常提起的“精英教育”。

     精英不精英姑且不论,至少他们家对白月妮的培养归结起来就四个字——全面和烧钱。

     白月妮小的时候,除了学习了寻常很多女孩子都会去学的舞蹈之外,光是乐器类的就额外报名学习过钢琴和古筝,因为白月妮父母认为到底以后民乐比较吃香还是西洋乐器比较吃香这不好说,所以两面押宝,并觉得女孩子多一向才艺也没什么不好的。

     除此之外,光是舞蹈他们也给选了两个——民族舞和芭蕾舞,理由和乐器差不多。

     他们说到芭蕾舞的时候,颜雪的脑海中就不由自主浮现出了白月妮出现在监控录像当中的时候,身上穿着的那件白天鹅一样的衣服,看起来气质确实是不错。

     不止如此,白月妮还有过很多令人匪夷所思的学习经历,就比如说她的父母送她学过一段时间的高尔夫,后来是因为高尔夫球场距离他们家的住处实在是太远了,每一次去都得白月妮父亲开着车过去接送,非常麻烦,并且影响他出租车的收益。

     诸如此类短时间报名学习过的东西还很多,颜雪觉得自己好像从没有听说过这么多种班。

     “你们当初给白月妮制定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培养计划呢?”颜雪忍不住问。

     她没好意思说出来的是,白月妮接受的很多教育,都并不是他们这个家庭条件适合的。

     “因为女孩儿就得富养啊,不是都这么说的么。”白月妮父亲缓缓叹了一口气,声音听起来干干瘪瘪的,“我们家条件有限,我们两口子文化水平也不行,就是都听人家讲,说这女孩子必须富养,砸锅卖铁也得富养,要不然长大没有见识,别人稍微给点甜头就跟人跑了。

     所以我们虽然没有什么钱,这个女儿可是比别人家的孩子都更金贵,从小她要什么小公主的裙子,我们能买,买不到的话,她妈妈也得找到颜色对的布料,找裁缝给她做。

     那时候她的小同学,小朋友什么的,都喜欢到我们家里玩,因为我们家里什么公主裙,水晶鞋,还有什么这样那样过家家的茶杯茶壶,好多我们当地当年根本就买不到,都是我们托人从外地带回来的,我老婆说,必须把女儿的胃口养刁一点,这样以后不容易被人拐了。”

     “你们对她的富养坚持到什么时候?”颜雪想着白月妮会那么轻而易举,不需要任何说服过程,就爽快地和以为从来没有真正见过面、打过交道的网友玩互换身份的游戏,这就足以说明林珍家的物质条件对白月妮来说是一种非常大的诱惑。

     那么很显然,白月妮父母是没有那个经济实力一直对白月妮富养到底的,从小好像一个小公主一样的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忽然之间这种顺风顺水被按下了停止键,恐怕只会引来白月妮这个当事人对物质更多的渴望。

     “她上大学之后吧,我们确实就供不上她了。”白月妮父亲是一个比较朴实的人,说起话来也不会遮遮掩掩的,回答问题非常直接而坦诚,“原来在我们那个小地方,孩子的要求比较容易就能满足得了,我们那边的小商场,里头的东西贵的和便宜的总共也差不出多少钱。

     但是到了上大学以后就不行了,孩子去上学的那个地方比我们家那边发达不少,什么国内的国外的大牌子都有,原来孩子都不认识那么高级的牌子,上了大学以后就都认识了。

     我也不太懂小女孩儿用的那种化妆品,就知道她光是抹嘴的口红还是什么的,一个就二三百,隔三差五就得填个新的,还有抹眼睛的,抹脸上的,这个影那个彩,随便一个就五六百还得往上,再加上买衣服,有时候还要买包,这些全都凑在一起就真的有点供不起了,毕竟我们家里头还有老人要照顾,老人这几年身体一直就不太好,吃药打针都要花钱……”

     白月妮父亲重重叹了一口气,神色之中似乎隐隐带着几分内疚,似乎是为没有办法满足女儿的消费而感到过意不去。

     “方便问一下白月妮大学毕业之后的工作情况么?”颜雪继续问,根据白月妮的年龄,很显然她已经大学毕业,应该已经走上了工作岗位,“她工作之后的情况你们了解多少?毕业后她是去了什么城市,还是回了老家了?”

     “她刚毕业的时候回家带了一阵子,后来嫌我们那边地方小,没有特别好的工作,而且她在大一点点城市习惯了,回家觉得什么都不方便,所以换了两次工作之后就又去外地了。”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她和人交换身份体验生活的这件事,你们家里面知道么?”

     “知道,她跟我们说了,因为刚刚辞了职,还没有找到更好的下家,所以她正好想要出去散散心,说是有个朋友也因为平时生活太没意思,想要跟她换一换。”

     “那你们对这件事是不反对的咯?”颜雪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以为这种天上掉馅饼一样的事情会让白月妮的父母在知情之后坚决反对,嗅到什么危险的味道。

     “我们不太支持,但是也反对不了,孩子那么大了,什么事情都喜欢自己拿主意,她别我们有见识,而且本身我们给不了跟她相适应的生活水平,这就已经是我们没有能耐了,那功夫还赶上了辞职之后什么事儿也没有,她要去,我们实在是拦不住。”

     “白月妮和别人交换身份的这件事,除了你们之外,还有别人知道么?”

     “没有了,她跟我们说了一声,其他人就谁都没告诉,也不让我们和别人说,反正她平时工作也不在我们家那边,所以她来W市的事儿,我们家里其他的亲戚朋友都不知道。”

     颜雪对这样的答案并没有觉得特别意外,毕竟这个案子到目前为止,白月妮被当做林珍被杀的调查方向没有什么问题,所以她也只是例行公事的询问一下而已。

     这边正说着,那边康戈却带着林珍回来了,他们一进办公室,颜雪愣住了,她没想到居然这么快林珍就被带了回来,而康戈看到白月妮父母在办公室里也面色微微起了一点变化。

     与此同时,白月妮父母很显然也看到了从门口走进来的林珍,白月妮父亲有些吃惊的张了张嘴,眼睛几乎都快要瞪圆了,而白月妮母亲更是因为太过于吃惊,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还不等颜雪做出反应,她就忽然推开椅子朝林珍跑了过去。

     因为动作实在是太快了,椅子在她身后翻到,发出砰的一声响,林珍抖了一下,不知道是被声音吓到,还是被白月妮母亲的反应给吓到,她脚下动了动,似乎想要往康戈的身后躲一下,只是没有来得及,白月妮母亲已经冲到了她的面前。

     颜雪也很紧张,想冲过去阻拦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期盼着康戈及时帮林珍解围。

     而白月妮的母亲就在众人的吃惊当中,一把搂住了林珍,嘴里一边喊着“我的女儿”、“我的女儿”,一边嚎啕大哭起来。

     林珍吓坏了,也不敢动,两只手就好像企鹅的翅膀一样僵硬地伸向身体两侧,脖子梗着,看起来又不想被白月妮母亲碰到,可是又没有勇气把人给推开。

     康戈原本是已经做好了把两个人强行分开的心理准备,现在一看白月妮母亲的反应是这个样子的,倒也松了一口气,站在一旁静观其变,没有急着去帮林珍“解围”。

     任谁都看得出来,这是白月妮的母亲在认尸之后,突然见到了一个和自己女儿长得十分相像的人,原本被压抑住的情绪突然就被激发出来。

     白月妮的父亲虽然没有和妻子一样反应激烈,却也在妻子抱住林珍痛哭的时候,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好像泥塑一样,却满脸都是眼泪,呼吸都变成了颤抖。

     既然她对林珍没有表现出攻击性来,那就没有必要第一时间把她拉开,康戈和颜雪不但不担心,反而还悄悄松了一口气。

     白月妮父母的情绪能够释放出来,这是最好不过的事,否则以这两个人方才那个压抑的样子,真的让人很担心他们会出什么问题。

     一边是年纪轻轻就香消玉殒的女儿,一边是刚刚抢救脱离危险的老人,这对中年夫妇在这一段时间里面承受了太多的重量,再扛下去就要不堪负荷了。

     至于林珍么,虽然她拒不承认自己是在利用白月妮替自己挡灾,康戈和颜雪也没有办法因为推测去给她按一个什么罪名,但是她因为害怕自己有危险,就想要找白月妮来帮自己当烟雾弹的意图显而易见,不是抵赖就可以消除掉的。

     白月妮的死自然不是林珍所期待的,她最期盼的结果恐怕应该是虚惊一场,白月妮安然无恙的享受了两三个月本应该属于自己的优渥生活环境,然后两个人回归各自原本的角色,相安无事。

     但是白月妮的死已经是既成事实,对于她的死,林珍是有着间接责任的。

     所以由她来让白月妮父母释放一下心中的悲痛情绪,同时又是这种对她来说毫发无损的方式,者就显得非常天经地义,无可厚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