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罪恶不赦 > 第十四章 小算盘
最快更新罪恶不赦 !

    “你爱穿什么衣服不关我的事,但是如果你穿着一身跟我们去公安局,这个季节冷不冷,你自己看着办。”颜雪瞪她一眼,“因为你参加了那个化妆舞会,所以现在需要你到局里配合我们的调查工作,请你抓紧一点时间。”

     “哎哟,真的假的?这么刺激的么?”宋晨有些吃惊的看向颜雪,然后眼神越过颜雪,又看向康戈,“这是谁啊?你都不说介绍一下!你同事?”

     颜雪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不要忍不住当场发火:“我要是你就赶快进去换衣服,我现在来找你是为了公事,你要是不抓紧时间,那这么和我们走也行!”

     “那可不行!那还不得冻死我!你们等着吧!”宋晨嗲里嗲气地说,一扭身进了屋。

     颜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一跳一跳的,浑身上下的血方才都在往脑袋上涌,一直以来她都知道宋晨是个麻烦精,所以一直把她从自己的学习、工作以及生活当中剔除出去,划清界限,以免给自己添堵惹麻烦,谁能想到这一次她偏偏被白月妮遇害这个案子给牵扯上,必然要和自己的工作圈子扯上关系,想要避免都不可能,想一想都让人觉得头疼。

     正兀自烦恼着,一扭头颜雪的视线就对上了一双含着笑的眼睛。

     康戈站在她身旁,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正微微偏着头注视着她呢。

     “你那么看着我干嘛?”颜雪忽然有些不自在起来,下意识理了理腮边碎发。

     “没事。”康戈摇摇头,小声对她说,“放心吧,别说是表姐,就算是亲姐,这么大的人了,她的言行举止也不会跟你划等号,咱们队里的人能分得清。”?颜雪点点头,没有说什么,她现在心里面的感觉也是相当的复杂,康戈提到的那个情况自然是她头疼的主要部分,另外还有一些陌生的情绪,是她之前没有过的,就是一种莫名的暴躁,一时之间也说不清楚,索性就略过不提。

     过了一会儿,宋晨终于磨磨蹭蹭地换好了衣服,出来的时候,一头棕黄色披肩卷发已经盘起了一个松散的丸子头,脸上明显还化了妆,她的上半身还正常一点,穿了一件玫红色毛茸茸的套头针织衫,下半身就让人有些一言难尽了——光这两条腿,只穿了一条长度到大腿中间位置的灰色豹纹超短裙。

     这一身搭配好看还是不好看,见仁见智,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放在眼下这样的一个季节和温度里,看起来让人忍不住怀疑她是不是脑子有点什么问题,不大正常。

     “走吧!我准备好了!”宋晨扭扭捏捏地走出来,知道的是她要到公安局去配合调查,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这是准备要去夜店酒吧,或者参加另外一场狂欢派对呢。

     三个人下楼来到康戈的车子跟前,宋晨一眼就认出了这是自己前一天坐过的那辆车,顿时两眼放光,看向康戈的眼神都和之前又有不同了。

     “这车你的?”她开口问康戈,歪着头,语气嗲嗲的。

     “对,来,上车吧。”康戈点了点头,伸手拉开副驾驶的车门,示意颜雪上车,然后指了指后排,对宋晨说。

     “我晕车!”宋晨没有动,站在车子旁边,眼睛朝副驾驶位置上的颜雪瞟了一眼,“昨天颜雪接我的时候,我就是坐在副驾驶上的,我要是坐后排的话,晕车会吐的!”

     颜雪坐在车子里,听得清清楚楚,一股火上来,伸手去拉车门,刚把车门打开了一个缝,就被康戈发现,并且一把从车外帮她把车门给重新关了起来。

     康戈看着宋晨,脸上挂着别提多友善的微笑:“没关系,不用有顾虑,我在洗车行办了包年不限次数的精洗服务,不用白不用,座椅后面的杂物袋里应该也有塑料袋,如果觉得不舒服了,不用忍着。好了,抓紧时间上车吧,要出发了。”

     说完他迈开长腿从车头前绕到驾驶位,开门坐进去,只留宋晨一个人站在车外的寒风里。

     宋晨也愣住了,她万万没有想到,康戈居然会是这样的一种反应,原本她满以为康戈要么出于客气,要么担心自己车子被弄脏,一定会把自己那话听进去的,没想到居然告诉她随便吐没关系,这可是完全不在她预期当中的反应。

     她在车旁愣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耐不住晚上的寒风,略显狼狈的上了车。

     人都上车了,康戈就出发返回局里,宋晨若无其事的在后排哼着歌,颜雪也不去理她,到了半路的时候,宋晨终于耐不住了,身子往前探过去。

     “欸,你叫什么名啊?我总不能一直这么‘欸欸’的叫你吧?”她对康戈说。

     “哦,没关系,我不介意。”康戈答得很干脆,“后排安全带系一下。”

     宋晨又被康戈不同寻常的反应给弄的噎住了,她似乎也很清楚颜雪是不可能愿意理睬自己的,索性也不去和颜雪说话,而是缓了缓之后,又试探着对康戈说:“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知道我和颜雪是什么关系吧?我是她表姐,我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

     “哟!真的啊?”康戈好像刚知道这件事一样,有些惊讶的透过后视镜看了看后排的宋晨。

     “那当然是真的了,这种事情有什么好撒谎的,颜雪又不是什么名人,我冒充她的亲戚有什么好处啊。”宋晨得到了回应,情绪也高涨起来,“你是不是觉得挺惊讶的?我每次告诉别人我们两个是姑舅亲的表姐妹,别人都觉得特别难以置信!”

     一边说着,她还不忘调整一下坐姿,一双眼睛热切的看着康戈的侧脸。

     康戈扭头看看颜雪:“颜雪啊,既然这是你的亲戚,那一会儿询问的时候你是考虑回避呢,还是在场旁听?这事儿你得听我一句劝,该避嫌还是要避嫌的。”

     颜雪几乎是强忍着才没有笑出来,别说是宋晨这是第一次和康戈打交道,就连自己这个和康戈结结实实搭档了一段时间的人,也完全没有料到康戈对待宋晨的套路,竟然是这样的反应,真的是从头到尾,每一句都回应的无比自然,又全都那么的出其不意。

     原本在宋晨开口和康戈搭讪的时候,颜雪就已经在脑海当中迅速的复习了一遍,就等着当年的那一幕再一次上演呢,万万没想到,宋晨这一回还没等开始发挥就先碰了一鼻子灰。

     估计宋晨也意识到自己原来的那一套在康戈的身上施展不开了,毕竟对方不管是对她殷勤热情也好,冷淡疏离也罢,她好歹都有应对策略,偏偏康戈态度是礼貌友好的。说话也算是有问有答,并没有对人不理不睬,可就偏偏每一次说出来的话都让人有些不知道怎么接。

     于是她便也明智的选择了保持沉默,一直等到在公安局院里下了车,康戈和颜雪一起带宋晨去刑警队办公室的路上,宋晨才终于找到了一个康戈遇到熟人,到一旁说几句话的功夫,凑到了颜雪身边,用手肘碰了碰颜雪的手臂。

     “诶,你这个同事……平时讲话也这样么?他是那种性格特别木讷,不开窍的类型?”她尽量把自己的声音压到最低,偷偷摸摸问颜雪。

     颜雪没有康戈的本事,也不想去浪费自己的脑力和感情,于是就用平时对待宋晨的一贯态度,瞥她一眼:“和你没有关系的事情,用不着打听那么多。”

     宋晨如果能把颜雪的这句话听进去,并且自觉保持距离,那她恐怕也就不配让颜雪头疼这么多年了,她依旧故我,继续打听:“你这个同事家里头条件挺好的吧?”

     “不知道。”颜雪没有好脸色的回应,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宋晨打得什么小算盘,这么多年来,宋晨这方面的毛病就始终没有改变过一丝一毫,只要见到条件好的适龄男青年,立刻就好像猫儿闻到了腥一样,脑子里面的鬼主意飞速运转。

     康戈家里到底是个什么条件,颜雪确实是没有那么八卦地打听过,也不是特别感兴趣,毕竟对于她来说,康戈本人的性格和自己合拍这一点才是最重要的,但是此前去他家里聚餐,就冲那房子的面积,这个家伙的家境必然是优渥富裕的,但这话她不会告诉宋晨。

     要不怎么说家庭教育对于一个人的性格和三观形成,都有着非常重大的影响呢。

     颜雪家里面的经济条件属于小康的程度,爸妈工作稳定,收入不高不低,赶在早年房价还比较友好的时候早早购置了房产,虽然不算很大,八九十平米,一家三口住着也够用了,之后又添置了代步的车子,努力工作一辈子,到现在手里头也还有点存款,可以保证两个人的晚年开销,顺便也能做个以后稍微贴补贴补颜雪的小家庭,帮她起个步的打算。

     在这样的条件下,颜爸爸和颜妈妈总是对颜雪说,最重要的是对方的为人,三观一致,性格契合,对方又是一个有上进心的人,那么眼下在物质方面是宽绰一点,还是略微紧巴一点,这都不是什么大问题,毕竟年轻,只要肯付出,总会换来回报的。

     宋晨就不一样了,颜雪的小姑姑在宋晨十五六岁的时候就开始给她灌输一种思想,那就是贫贱夫妻百事哀,钱是可以终结一切烦恼和不足的利器。

     到了宋晨上大学的时候,因为长得不差,又特别会发嗲,所以一度颇受男生青睐,颜雪的小姑姑甚至还给女儿出谋划策,让她叫自己的追求者给自己买东西花钱,以此作为参考标准,最舍得给宋晨花钱的那一个,就一定是最爱她的。

     宋晨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便很自然的接受了这一套价值观,并且在实践当中一吃坚守这种唯金钱至上的价值观,丝毫没有动摇或者悔改过,即使因为这个还吃过大亏。

     宋晨并不奇怪颜雪会给自己这样的回应,她撇撇嘴,一脸不屑的偷偷瞪颜雪一眼。

     康戈被拖住,颜雪就一个人先带着宋晨到办公室去,宋晨之所以会那么积极主动的跟着她一起走,而不是留下来等康戈,主要也归功于她的那一身衣服,在现在这样的时节里,光这两条腿,被夜晚的寒风那么一吹,膝盖缝里都会觉得发疼。

     颜雪带着她上楼,穿过走廊,来到办公室门口,她推开门走进去,扶着门示意宋晨进来,然后朝自己办公桌那边一指:“你先过去坐下等着。”

     宋晨也没在意她的态度,并且很显然她也不想和颜雪一起杵在门边上。

     齐天华没在,估计是去刑技那边了,罗威倒是还在,又开始头昏眼花的检查监控录像,听到有人回来,抬头朝门口一看,正好瞧见宋晨在颜雪的指挥下,一脸不情愿的走进来。

     宋晨也看到了罗威,虽然说罗威相貌和穿着都照比康戈都要差一些,但她还是打起精神来,在眼神交汇时给了罗威一个甜甜的笑容。

     罗威被她那一笑搞得摸不到头脑,再看一看宋晨的这一身风格突出的打扮,思来想去觉得不合适直接这么开口就问,于是特意朝颜雪跟前凑了凑:“怎么回事儿啊?这是从哪儿揪出来的?不会是做能烤能炸还能炖汤那一行的……?那事儿不归咱们队管吧?”

     “不是,这是做参加派对的人,被我们确认了身份。”颜雪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说宋晨是自己的表姐,尤其是在罗威误解了宋晨的身份之后。

     “哦,既然你都这么说……那行吧,我信你!”罗威又打量了一下已经在颜雪桌旁落座的宋晨,小声嘀咕,“脑子正常的人,这个季节哪有光着腿穿条小裙子晚上出去到处跑的!”

     颜雪笑了笑,没有说话,很快康戈也回来了,就准备开始向宋晨了解情况。

     “罗威,你跟我一起。颜雪,宋晨毕竟是你表姐,你就在一旁听着就行了,如果担心还是有什么不方便的话,就回避,随你。”康戈向颜雪交代。

     颜雪点点头,罗威一听这话,也意识到了什么,连忙朝颜雪又瞄了一眼,满眼都是难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