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罪恶不赦 > 第二章 人味儿
最快更新罪恶不赦 !

    挂断了电话,颜雪不情愿地叹了口气,其他人都在厨房里面热热闹闹,嘻嘻哈哈,她也不想特意凑过去交代什么,和夏青打了个招呼,转身往外走,打算颜爸爸这个忙,让他在家里能和小姑有个交代,应付过之后快去快回。

     走到大门口,正在换鞋,有人拍了拍她的背,颜雪直起身转过去,发现是康戈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过来。

     “怎么了?你要去哪儿?”康戈一只手湿漉漉的,不知道是不是正在洗菜。

     “宋晨这个名字你还有印象吧?就是我那个不让人省心的表姐。”颜雪叹了一口气,“突然说是在W市火车站,丢了手机,没有现金,我爸让我去救援一下。”

     “那我跟你一起去吧!”康戈一听这话,作势就准备擦了手换衣服。

     “别别别!我自己去就行!”颜雪连忙对他摆摆手,“这可是你家啊!要是你跟我一起过去,把其他人给扔在这儿了,这算怎么回事啊!很简单,我就是到火车站找到她,然后把她送去自己租好的房子就行了,之后我马上就回来,你别管了!”

     “那行,”康戈点点头,颜雪的考虑毕竟在理,他不方便把客人扔下,自己陪颜雪跑出去接什么亲戚,这确实有点不大合适,他用没沾水的那只手从挂在一旁的外套口袋里摸出车钥匙,“开我车去,我这儿到车站可没有什么特别顺的公交线路!”

     颜雪有些过意不去,连忙推辞,康戈也不和她多啰嗦,直接把车钥匙塞到颜雪外套口袋里,然后举着那只湿漉漉的手一路小跑冲回厨房那边去了。

     颜雪觉得再扭扭捏捏的推辞未免显得有些矫情,索性就承了康戈的人情,拿着车钥匙下楼去,康戈的车子之前因为工作原因? 她也开过几次,所以并不陌生,上车之后开了导航直奔火车站? 心里只盼能够真的速战速决? 不要又被宋晨惹起了什么火气。

     接到颜爸爸的电话比较突然? 之后又急着出发,颜雪甚至都没有来得及细想,到了车站那里? 好不容易在停车场里找到了车位? 下车去往颜爸爸在电话里面告诉她的方位找宋晨的时候,颜雪才逐渐意识到宋晨给家里长辈打电话里的说辞似乎并不怎么合理。

     不过意识到这一点,她也已经到了车站? 来都来了? 当然是尽量不节外生枝? 给自己又平白无故惹一些不愉快? 赶快把人送到出租屋就可以交差了。

     颜爸爸之前在电话里说? 宋晨是在出站口旁边的一根大柱子那里等的? 颜雪就找了过去,结果出站口周围的几根大柱子都找了个遍,压根儿就没有看到宋晨的身影。

     颜雪两圈转下来没有找到人,颜雪就已经有些火气上涌,正准备甩手就走? 不管了? 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叫自己? 转过去一看? 果然是那个不让人省心的宋晨。

     这人哪像是下了火车就丢手机,身无分文的模样呢!不光一点也不狼狈,甚至手里面还捧着一杯某著名连锁店的咖啡? 看起来愉悦的不得了。

     “你跑哪儿去了?不是在柱子那里等么?”颜雪板着脸,实在连一点好脸色都懒得给宋晨。

     “你怎么那么死脑筋啊,说柱子就一定得是柱子周围?稍微远一点都不行?”宋晨偷偷翻了翻眼珠,脸上还是嬉皮笑脸的样子,她伸手一指她身旁的一个染着一头黄发的小青年,“你知不知道我在那儿等你等了多久啊!我等你等得脚底下都要生根了!

     后来这个小哥哥看我一个人在那儿站着,被风吹的脸都没有血色了,好心跟我作个伴儿,请我去买了一杯咖啡,谁能想到这么会儿的功夫你就来了呢!”

     和颜雪不同,宋晨个头没有颜雪高,相对较小一些,她皮肤格外白皙,连带着头发也是棕色的,烫着大波浪卷发,说起话来调子懒洋洋的,像是在发嗲,和小时候追着颜雪劈头盖脸打的彪悍模样早已经是判若两人。

     颜雪对宋晨的嘴脸心知肚明,所以只是哼了一声,瞥一眼旁边的小黄毛:“那你怎么不让‘好心的小哥哥’顺便把你给送回你住的地方算了?!何必折腾我跑一趟!”

     “瞧你这话说的,女孩子一个人在外,该注意的还是要注意,而且我也不好意思再给人家小哥哥添麻烦了嘛!”宋晨一边说,一边还眉目含笑的瞥了一眼旁边的小黄毛。

     看那小黄毛的神情,他倒是一点也不介意被麻烦到,甚至还对颜雪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感到有些不大爽快,摆明了嫌她碍事呢。

     颜雪看一眼宋晨手里的咖啡,冷哼一声,好一个被风吹得脸都没了血色的人,手里端着的还是冰美式呢!这算什么?以毒攻毒?

     幸亏这家的冰美式颜雪也买过,知道是多少钱,她也懒得浪费口舌,直接掏出手机,对那小黄毛点头示意了一下:“她那杯咖啡的钱,我转给你。”

     “一杯咖啡而已,哥还是请得起的。”小黄毛嬉皮笑脸的一边回答颜雪,一边眼睛却是瞄着宋晨的,“就当是交个朋友嘛!多个朋友多条路,以后可以相互照应照应!”

     颜雪打量了小黄毛一番,扭头问宋晨:“你是讨饭吃的乞丐么?”

     “你说什么呢,我当然不是了!”宋晨用娇嗔的语气回答,并瞪了颜雪一眼。

     “你听见了,她不是乞丐,所以没有吃陌生人施舍的道理,以后你们照应不照应与我无关,今天这杯咖啡的钱我扫给你。”颜雪脸色冷冷的,一边把手机伸向对方,一边对宋晨说,“抓紧时间整理好你的行李,我今天公安局值班,没时间跟你在外面瞎耽搁!”

     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公安局”三个字,小黄毛也不再和她们油嘴滑舌,老老实实的把手机二维码调出来,颜雪把咖啡钱转过去,对他点了点头,转身叫上宋晨往停车场方向去。

     出站口距离停车场还不算太远,就是宋晨一路坐火车过来居然还踩着高跟鞋,走起路来耽误了不少功夫,两个人总算到了停车场,颜雪把车子解锁,打开后备箱帮宋晨把行李放上去,宋晨倒好,一个人先上了车,等颜雪放好行李的时候,人家已经把座椅都调整到了半躺着的姿势,正舒服的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呢。

     颜雪和她确认了一下地址,输入导航,准备出发。

     “我说,舅舅和舅妈是出了多大的血本啊,居然给你配了这么一辆车!这可比他们俩在家里开的那辆破车好多了!什么时候买的啊这是?怎么车里连点装饰品都没有?你还是不是女孩子啊!”宋晨趁着颜雪开车的功夫,先是打量了一番车内的情况,然后一边向颜雪打听,一边很随意的伸手就要去开手套箱。

     “你老实坐着,别乱翻乱摸。”颜雪余光扫到了她的动作,立刻不悦的出声制止,“这是我同事的车,我借过来用一下,你不要乱碰人家的东西!”

     “哦,原来不是你的啊!”宋晨撇撇嘴,现在车里没有外人了,她方才的那种嗲嗲的调子也随之不见,“我就说么!之前我听别人讲过这款车,起步价就要四五十万,你开这辆摆明了不是低配版的,舅舅和舅妈哪里来的这种实力呀!”

     颜雪没有理她,对她的话充耳不闻,不想跟她多浪费口舌,徒增恼火。

     宋晨被颜雪警告过之后,倒是不乱翻东西了,她把座椅靠背升起来,好奇的打量着车内:“这车里面这么素,什么装饰都没有,你这同事男的吧?车里还没有烟味儿,这男的生活习惯还挺健康?欸,什么样的人啊?多大年龄?长得帅不帅?结婚没结婚呢?”

     颜雪继续不理她,努力压制住因为宋晨的聒噪而翻涌的烦躁感。

     “小气,这么点事都不透露啊!”宋晨见她不理自己,翻了个白眼儿扭过脸去,过了不到一分钟的功夫,她就又好像完全没有在颜雪这里碰壁一样,语气热切地说,“欸!过阵子等我适应了新单位,找个休息的时候,我去你们公安局看你吧!”

     “不需要,不欢迎。”颜雪语气硬邦邦的的直接表示了拒绝。

     她可没有忘记大学的时候,宋晨打着帮颜爸爸颜妈妈给颜雪送东西的旗号,跑去警校找自己,然后她当时被宋晨缠得烦不胜烦,只好做出妥协,答应带她到食堂里面去吃顿饭,结果就一顿饭的功夫,宋晨居然跑去找几个男生要联系方式,其中还包括一个颜雪的同班同学。

     那位男同学听说是颜雪的表姐,碍于面子便和宋晨交换了联系方式,结果之后宋晨足足纠缠了对方一学期,搞得那位男同学无比头疼,只能用换号码的方式来解决。

     从那以后颜雪也上了宝贵的一课,那就是一定要让宋晨远离自己对生活圈子。

     就这样一路努力把宋晨当空气,颜雪终于把她送到了那个已经交过了租金的出租屋,两个人提了行李上楼去,扔下东西颜雪就准备离开,还没等走出门就被宋晨给拦了下来。

     “小雪,你就这么走了是不是就有点太不够意思了?”她倚在门口,一脸不满的瞪着颜雪,“你姐姐我大老远的跑到W市来,手机丢了,身无分文,有这么个预先交过房租的房子住着,好歹算是不至于露宿街头,那你就能眼睁睁看着我喝西北风么?

     正常来讲,遇到这种事,你不是得给我留点钱当生活费,总不能看着我饿死吧?”

     “你手机丢了,钱包呢?银行卡呢?身份证呢?”颜雪问。

     宋晨眼神有些发飘:“都丢了啊!出来之前,我妈在卡里给我存了不少的生活费呢!可是现在卡丢了,身份证都没了!你说现在怎么办!你不借我点钱,我日子怎么过!”

     颜雪看了看时间,想了下,笑了笑,从衣兜里翻出来一点零钱,数了数,正好三十块钱。

     “喏,这些钱都留给你,足够你解决问题了!”颜雪把那三十块钱的零钱放在出租屋门口的鞋柜上面。

     “你跟我开什么国际玩笑!三十块钱够干嘛的呀!吃个套餐都不够呢!我周一才报道,刚上班又不好请假回老家去,就算想回去,我都没有路费,发工资得等到下个月,你是想让我活活饿死在W市么!”宋晨满以为颜雪会像自己软脾气的舅舅和舅妈一样,经不住自己装可怜,就拿出几百块来“借”给自己呢,结果现在颜雪根本不是这个路数,这让她有些惊讶起来。

     “我没开玩笑啊。”颜雪一脸认真的从零钱里面数出来十块钱,塞到宋晨的手中:“这十块钱是给你用来补办临时身份证的工本费,现在临时身份证立等可取,你取了临时身份证,就可以去银行用临时身份证办理银行卡得挂失。”

     她又拿起十五块钱塞到宋晨手里:“这十五块钱里面十块钱挂失手续费,五块钱补卡工本费,卡补回来之后,你就可以去买新手机,补手机卡了,毕竟你妈不是给你在卡里存了不少的钱么!哦对了,剩下的五块钱,你留着去办这些的时候坐公交车吧!”

     “你……你怎么这么绝情啊!还是不是人,有没有人味儿!我是你表姐,难道还能骗你的钱么!都是亲戚,你就能眼睁睁看着我这么难?”宋晨一看颜雪是这样的一种姿态,顿时语气就不好听起来,脸色也冷了下来。

     颜雪哪里会怕她摆什么脸色,嘲讽地对宋晨笑了笑:“大一下半学期,你着急找我,说在学校里面遇到了点麻烦,继续用钱,把我那学期剩下的生活费两千块钱都拿走了,说好了一个月就还,结果一个月之后你开始跟我失联,我是靠朋友才撑过了后半学期。

     跟我讨论亲情和人味儿?那好啊,看在亲戚一场的份上,利息全免,等你把银行卡补办回来,记得拿出两千块钱来还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