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罪恶不赦 > 第六十章 虚惊一场
最快更新罪恶不赦 !

    康戈听了庄复凯的询问,只是坐在那里,脸上带着一种让人有些捉摸不透的淡淡微笑,并不说话,颜雪本来倒是个爽快的性格,这个问题的答案也在她的回答能力范围内,但是性格爽快不代表嘴边没个把门的,眼见着康戈在那里装深沉扮神秘,她便也一声不响沉默着。

     庄复凯本来还只是忐忑的等待着答案,没想到这两个人竟然不约而同的对自己保持着沉默,这种局面让这个年轻人的脸色再度难看起来,甚至额角还渗出了细细的汗珠。

     “我这种情况……得判多少年……?”又过了一会儿,他似乎终于承受不了这种沉默,声音里带着一点颤抖,开口换了一种询问方式,满脸青灰。

     康戈看他彻底慌了,这才叹了一口气:“算你走运,你之前在徐文瑞的饮水机里加的那种草药并没有威胁到他的生命安全,所以不构成犯罪,如果他还活着的话,这件事情东窗事发,他倒是可以对你提起民事诉讼,要求你赔偿他的各项损失,不过现在他人都已经不在了,民事赔偿这件事就也不大可能发生。”

     庄复凯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前方,似乎整个人都呆滞了,被冻住了一样,过了一会儿,才猛然回过神来,面如死灰被一脸惊讶取代。

     “你……你是说我没有事?那方才你们为什么不开口?你们是故意误导我?”他急切地问。

     对此康戈倒是态度十分坦荡:“对,我就是想要让你长长记性,明确一下你离犯罪到底有多么近,一旦邪念产生了,那就是一念之差,一步之遥。

     你连自己保研失败的风险都不愿意承受,却愿意冒着那种给人生烙下巨大污点的事么?”

     庄复凯听着康戈的教训? 脸涨得通红,血液几乎要从毛孔中渗透出来。

     “对不起,我真的意识到了? 也追悔莫及……”他咬了咬嘴唇? “我平时利用学习之余的时间勤工俭学过一段时间? 也攒了一点,不算多,但我希望能拿出来作为赔偿? 交给徐文瑞的爸爸妈妈? 要打要骂都随便他们,我都接受,毕竟这件事情是我有错在先? 这都是我本来就应该承受的。如果还有机会再来一次? 我一定不会这么做了!”

     “你的这个想法是可以的? 不过等一等? 等到徐文瑞的案子结束了之后再去吧? 不然现在徐文瑞家里人的精神恐怕承受不住这一连串的打击。”颜雪给他一个建议。

     说是担心徐文瑞家里人的精神承受能力这还都是虚的? 其实眼下这样的一个节点上,颜雪的这个建议更多的是对庄复凯的一种保护。

     试想一下,刚刚失去了精神支柱的徐文瑞母亲,忽然听说这件事的过程,并且还是在结案之前? 那她恐怕很难相信庄复凯和徐文瑞的死没有关系这一点。

     在那种激动和盛怒之下? 万一徐文瑞母亲或者其他家人做出了什么过激的举动? 不但不能够真的替徐文瑞主持公道? 反而给所有人都添了乱,甚至让庄复凯有性命之忧。

     庄复凯一听是说怕徐文瑞的家人受到更大的伤害,忙不迭表示了同意。

     聊过之后? 康戈和颜雪又把庄复凯送回了K大,庄复凯看起来有些萎靡,没精打采的,康戈没有开口对他说什么,颜雪也同样没费口舌去试图安慰他什么。

     做错了毕竟是做错了,哪怕构不成严重的刑事犯罪,哪怕当事人因为其他原因已经丧命,做错了事就是做错了事,该承受的责任和道德谴责也还是理应面对的。

     把庄复凯送回去之后,时间也不早了,康戈和颜雪本来想要找个地方吃晚餐,结果恰好遇到了晚市高峰时段,两个人思来想去,决定找个停车位,在附近的快餐店买点吃的坐在车里吃,这样就可以节省很多的等位时间。

     颜雪并不挑食,对这样的安排没有任何意见,停好车之后本来要和康戈一起去买吃的,被康戈拦了下来。

     “你就在车里等着吧,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还非得你出马不可!”他笑着冲颜雪摆摆手,“买个饭而已,就当你照顾照顾我,给我一个标榜自己绅士风度的机会!”

     “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吧!谢谢啦!”颜雪很识趣的没有坚持。

     事实证明在晚餐高峰时段,即便是买快餐,也并没有特别的快,颜雪在车里等了好一会儿,康戈才终于风尘仆仆的回来了。

     这么说一点也不夸张,停车的地方距离快餐店大概有二三百米,远倒是不算远,就是快餐店里人估计实在是有点多,外面又刮起了大风,天色昏黄,所以康戈提着两个纸袋回来的时候看起来形象上略显凌乱,和平时的妥帖有一定差距。

     “这风也太大了,感觉一会儿风停了白骨精就要来了似的!”颜雪从他手里接过东西。

     康戈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自己被风吹得一塌糊涂的外套,揉了揉自己的耳朵:“这种级别的风,以我的体格能承受得住,不过那快餐店里面真的是又挤又吵,幸亏你没跟我一起去,不然估计现在也得和我一样,耳朵里面嗡嗡直响!”

     “怎么会生意好到这种程度?”颜雪有些惊讶。

     “你有所不知啊,那栋楼里面有好多课外兴趣班,刚刚我去买饭的时候,正好遇到了那里的孩子下课出来,一屋子的小萝卜,唧唧喳喳,跑来跑去。”康戈叹了一口气,“真的是很难想象,那么小的小身体,能够制造出那么大的噪音!

     我刚才在排队的时候,甚至设想了一种残暴的新式酷刑!假如有那种嘴巴焊住了,就是不肯认罪的嫌疑人,就把他用手铐给拷在椅子上,放在儿童乐园里面,周围全是小朋友,什么时候松口什么时候带他离开那里!”

     颜雪试想了一下,打了个寒颤:“你这太残忍了!简直毫无人性!”

     “说笑罢了,我要真有这样的念头,董老大第一个打爆我的头!”康戈掏出食物和饮料来递给颜雪,“置身其中肯定实现不了,下回我试试找个儿童乐园录个音也行啊!”

     两个人忙了一天都饿坏了,颜雪拿过自己的晚餐就大口大口吃了起来,她吃东西向来很认真,胃口也不错。

     吃了一半,她忽然发现康戈正看着自己,颜雪一愣,下意识去摸了摸自己的嘴角:“怎么了?我脸上沾了什么东西么?”

     “没有,就是觉得看你吃东西的样子,让人特别有幸福感,能感受到那种食物提供的喜悦。”康戈一双眼睛因为笑意而弯出了漂亮的弧度,“我这个人呐,对穿的住的都没有特别高的追求,过得去,觉得舒服就行,但唯独就在吃东西上不能委屈了自己,尤其受不了我这边胃口特别好,正准备饱饱吃一顿,结果对方就啃了两口菜叶就喊撑死了。

     最开始咱们两个到一组的时候,我还多少有点担心,毕竟女孩子么,爱漂亮,也不是不能理解。现在没有这方面的担忧了,那就更好了!”

     颜雪摆手:“那你还真就不用担心了!再怎么爱漂亮,我更想活命啊!咱们这一行,保持体能是多么重要!我是不会拿别人和自己的生命安全开玩笑的!

     不过咱们俩在这里吃得香,估计庄复凯最近都不一定能吃得下饭了!今天可真是把他吓得不轻,从他最开始那紧张程度来看,这些日子他受到的良心谴责应该是真的,不是装的。”

     “这也算是他应该承受的代价吧!就算不是什么有多大毒性的东西,就因为看不顺眼,就因为害怕竞争,就往同学的茶里面加泻药,这也是不可以的,就像我和他说的那样,一念之间,一步之遥,幸亏他胆小,良知也还没有泯灭,不然很有可能就铸成大错。”康戈叹气。

     “要真是他一念之差铸成大错,咱们今天还就结案了!”颜雪调侃一句,她倒不是又多么讨厌庄复凯,盼着他是真凶,只是盼着能早点把案子查清楚,弄明白。

     “今天其实不白跑,除了给庄复凯一点教训,让他意识到自己之前错得有多离谱之外,也还是有收获的。”康戈吃完了自己的东西,把包装纸整理好,扔进纸袋子里,“我们查案子的时候,有的线索是在明处的,有的线索在暗处,那些明处的线索可能在摄像头里,可能在照片、银行消费记录里,暗处的线索可能藏在人心和人性当中。

     没有任何一种行为是无缘无故发生的,背后都有一种思维模式作为引导,或者是某种心理驱动,在类似的境遇下,做出类似行为的人,很有可能有着近似的心路历程,只不过人和人的道德底线毕竟不一样,行为尺度肯定会有不同。

     所以网球和和乒乓球,虽然是两种不同的运动,场地规模和具体的操作都有区别,但是你坐在看台上,看下面的网球运动员在场上打球,至少可以从场地的样子,球的运动轨迹来揣测一下乒乓球桌和乒乓球的样子,甚至发球、落点等等等等,可以琢磨的东西还挺多。”

     颜雪点点头,若有所思,她每次听康戈说这种似是而非的比喻,都需要好好的想一想,思考之后又往往觉得还挺有意思的。

     “看来咱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深挖了!”她对康戈感叹。

     康戈一脸高深莫测地点了点头:“是啊,而且还不能一味的闷头挖,得向考古一样,该往深处挖的时候往深处挖,该往细节上抠的时候往细节上抠!”

     快餐之所以有一个“快”字,除了出餐速度快之外,还包括了吃饭效率也比较高,两个人很快就填饱了肚子,在准备离开之前,颜雪的手机跳出来一条颜妈妈发的视频聊天请求。

     颜雪一愣,看了看时间,照理说这个时候颜妈妈应该是刚下班没多久,通常会需要去老人家里面看望一下,帮忙采买一些生活用品、肉蛋食材,甚至帮忙做好了晚饭,然后再回自己家里去,所以通常根本没有空联系自己。

     加上平时父母都知道自己工作忙,作息不规律,所以除非有什么急事,其余时候就发个信息过去,等颜雪有空了再回复。

     这会儿又是通话,还不是一般的通话,而是视频通话,这让颜雪的心里面不由自主打了个突,赶忙示意康戈先不要开车,稍等片刻。

     “我妈忽然发视频聊天过来,我怕她是有什么特别着急的事,给我两分钟,我接一下!”她有点不好意思的对康戈说。

     康戈非常理解地点点头,示意她赶快接听,颜雪连忙按下“接受”,视频很快连接成功,屏幕上出现了颜妈妈焦急的脸。

     颜雪的祖父母身体都不太好,外祖父母那边也只剩下老太太一个人,精神头儿也是一年不如一年,所以她脑中划过的第一个猜测便是家中老人有什么不好了。

     另外,颜爸爸和颜妈妈平时工作都很忙,除了工作,还要照顾年迈的双方老人,而老家那边的亲戚也总有那么几个不让人省心的给他们添负担。

     父母毕竟也都不是什么年轻力壮的姑娘小伙,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人了,颜雪也一直担心这样的生活状况对于他们而言会不会负担太重。

     “妈,怎么了?是不是家里那边有什么事?你别着急,慢慢说!”颜雪看颜妈妈的表情和神色都明显不对,一颗心悬得老高,以为家里出了什么大事情。

     颜妈妈在屏幕那一头盯着颜雪仔仔细细端详了几秒钟:“小雪,你在哪呢?你那边都好吧?”

     “我这边?挺好得啊!我在上班,刚刚吃了晚饭,晚上可能还得加班。你突然联系我到底什么事?为什么你的脸色看起来那么不好?”颜雪有点着急了,生怕颜妈妈是因为有顾虑,所以在那里绕弯子,“是不是家里有什么事?你和我爸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