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罪恶不赦 > 第三十四章 被害妄想
最快更新罪恶不赦 !

    “还有一个问题咱们也需要确认一下,”颜雪把这几条都记在本子上,然后又问,“你和陈闯出事的时候开的那辆车,之前有做过系统的保养检修么?车况怎么样?”

     “做过定期保养啊,没有什么毛病,这个我不懂,但是闯哥去做保养回来的时候我是看到过单子的,大概三四个月之前刚保养完,之后这辆车就借给他一个朋友开过一次,因为他朋友的爸妈过来W市,想要就近自驾游,那辆车空间大,所以就借出去了半个多月吧,换回来之后人家用得挺仔细,油也加满了,车也洗过了,什么问题都没有。”艾舒璇回答。

     “你知道你家的车子是在哪里做保养么?”

     “在4S店啊,闯哥说虽然比外面贵点,但是毕竟比较把握比较稳妥,我们家也不差那点钱,就一直都是在4S店的。”

     “你家里面现在还有什么人么?方不方便让我们过去看看?”颜雪一边记录一边征求艾舒璇的意见,“现在涉及到立案调查,所以你家里的情况我们也需要有个掌握。”

     艾舒璇对于颜雪认认真真把自己提到的内容都记了下来这个行为感到非常满意,对她的态度也格外热情,听她这么问,忙不迭答应:“可以!没问题!我们家里现在有一个阿姨,是在我们家做了好多年的一个老家政保姆了,我们家的情况她都知道,你们随时随地都可以过去没有什么需要了解的就问她,就说我让的,让她知无不言就行!”

     在又询问了一些日常的情况之后,艾舒璇明显就有些打不起精神来了,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估计方才的激动都是因为悲痛情绪所以才被激发出来的,能撑这么久也已经算很超出颜雪和康戈的意料,现在看她靠在那里几乎快要坐不住,两个人也不想多打扰,起身告辞。

     艾春玉照例送他们两个出去,颜雪估计她还得拉着自己和康戈交代一番,所以也没着急。

     果不其然,到了走廊里,艾春玉把病房门一关,就扭头叫住了他们两个。

     “我知道你们是对工作认真负责,但是方才小璇说的一些事情,你们就随便听听就得了,该怎么查怎么查,不用太把她提到的那些事当重点。”艾春玉说话的时候刻意压低了声音,似乎是生怕病房里面的艾舒璇会一不小心听到了又闹起来似的。

     “艾舒璇说她几次三番遭遇了死亡威胁,为什么你们没有人帮她报警呢?”颜雪觉得艾春玉的态度有些奇怪,更奇怪她这个做姑姑的,一方面表现得对侄女很关心很照顾,另外一方面却又对侄女遭人恐吓之类的这种行为不闻不问。

     艾春玉表情有些无奈,叹了一口气,想了想,对颜雪说:“方才小璇不是跟你们说,她遭人恐吓什么的那段时间,总有人半夜里头敲她卧室的窗户,一直到装了监控才变好么?

     你们方才也说了,想要去她家里头看看,那你们就去看看吧,看一看就什么都明白了,为什么我一个劲儿拦着不让你们听她说那些。

     小璇家的主卧是在她家那套别墅的三楼!那套房子底下还有一个半地下,所以三楼和一般楼房的四楼都差不多一样高了,你说说,哪有人能大半夜的跑去那边敲窗户啊?一般梯子都没有那么高的,那要是一不小心掉下去了,还不得摔死!”

     颜雪听了有些发愣,康戈也略微吃了一惊,原本他也觉得奇怪,一般来说别墅区的进出都管得比一般小区要严格许多,毕竟业主人数比较少,人员流动更少,所以容易管理。

     所以艾舒璇提到又是门口有死猫,又是贴着栅栏的一排树都也一夜之间被弄死了,康戈当时的第一反应是觉得物业内部有人混进去专门针对他们家搞这种恶作剧,吓唬人。

     可是半夜里有人卧室窗户的事情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那说明对方能够潜进艾舒璇家别墅的院子,甚至可能就是住在房子里面的人。

     结果现在艾春玉告诉他们,艾舒璇的卧室在相当于四层楼高度的三楼上……

     “你的意思是,艾舒璇有被害妄想症?”他试探着问艾春玉。

     “也不能说得那么难听。”艾春玉面色有些复杂,想要否认但是又有些说不出口,“叫你这个词儿一说,就听着好像是精神病人似的,出去你们可不行这么说,对小璇影响不好!

     我觉得吧,小璇就是当年被她爸妈的事情刺激到了。

     你们是不知道,她爸妈刚出事儿的那段时间,她是什么样的,一开始是一天一天的不睡觉,后来没办法了,我怕她出事,就找医生给她用了点药,这才能保证每天睡上那么三四个小时,然后就又醒了,开始一个人流眼泪。

     医生跟我们说,那是用在一般人身上得昏睡七八个小时的,结果用在小璇身上就三四个小时顶多顶多,所以他也不敢给小璇再增加药量,就只能那样挺着。

     后来好一些之后,她说想出国留学,我最初也是不放心的,但是又觉得也可能让孩子缓一缓环境,反而对她有好处,这才同意。

     她出国之后,好像确实也状态恢复得比较多,又开始能打起精神来,和一般那个年纪的小姑娘一样,高高兴兴的玩玩乐乐,我这个当姑姑的也挺欣慰。”

     艾春玉说到当年的事情,情绪也变得有些激动起来,终于不再是那种一脸无奈的样子,她转过身去抹了抹眼睛,调整了一下情绪,又转过来,对他们两个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不好意思,我有点失态了,不过我这种心情也希望你们能够理解。”她又叹了一口气,“经历了这么多之后,我对小璇唯一的希望就是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别的就什么都不需要了。

     我也知道这么说话感觉好像有些没人味儿,但是陈闯他跟我非亲非故,我只能说他出事了我很遗憾,但是无论如何,不能因为这个再让我侄女有个好歹,好不容易捡了一条命,要是再疯了,那不是什么都白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