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罪恶不赦 > 第三十二章 营养药
最快更新罪恶不赦 !
    这个消息可以说是具有一定意义的,一个起早出发,准备自驾游的人,为什么血液成分中却会发现残留了镇静剂的成分呢?虽然不能排除有的人可能存在睡眠障碍,会使用相关的药物来加以改善,但是结合艾舒璇之前强烈要求立案的情绪,还是很让人感到怀疑。
     于是康戈和颜雪在得到这一消息之后就立刻动身去医院找艾舒璇,这一次他们去的时候,艾舒璇是一个很清醒的状态,艾春玉也在,看到康戈和颜雪上门,艾春玉的脸色不大好看。
     “你们这是干什么?就不能让我侄女好好的休息休息,养养伤么?”她不满地质问康戈和颜雪,“她的情绪状态本来就不稳定,你们还要来刺激她!她现在是个病人,难道你们什么事还能听一个病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吗?你们这样真的是太胡来了!”
     “艾女士,你关心自己的侄女,这种心情我们可以理解,但是据医生向我们介绍的情况来看,艾舒璇现在是身体上面受了重伤需要休养,但是精神方面是正常的。”颜雪对艾春玉几次三番明示暗示的阻挠有些不满,不过措辞还是有控制着一点,“所以请你放心,我们会注意控制时间,保证让艾舒璇得到充分的休息。”
     艾春玉对颜雪的回答很显然是不满意的,便又去看康戈:“我跟你妈妈认识许多年了,虽然你跟我们这是头一回打交道,但是咱们两家也算是故交吧!我们小璇的样子你是看到的,她受了很大刺激,所以根本就不够理智也不够清醒,她说的话你们不能全都当真,这样反而会继续刺激她,这样下去她要怎么样才能够复原呢!
     别人不替我们考虑,一点情面也不讲,就是要公事公办,这我也能理解,你不能也这样吧?说句不好听的,要是小璇真的出了什么问题,你妈妈也会怪你吧?”
     “你说的我都明白,”康戈很有耐心地对她点点头,“但是毕竟现在陈闯体内发现了残留的镇静剂,这一点非常刻意,足够立案调查了,我们就不能不找他最亲近的人了解一下情况。
     所以请你放心,我们会有分寸的,不会刺激到艾舒璇,也希望你也能理解我们的立场。”
     艾春玉没有想到康戈会给自己这样的回答,一时之间也愣住了,缓了缓神才意识到,自己这样好像确实不好再横加阻拦,于是就只好不太情愿地对他们点点头:“那你们注意分寸。”
     康戈对她点点头,绕过她进了内间,艾舒璇的病床上半段被升起来了一点,能让她靠坐着,不过角度并不大,估计是身上的刀口也不允许她坐直起来。
     看到颜雪和康戈进来,艾舒璇的表情一下子就从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打起精神来:“你们来了?是闯哥的事儿有了进展了么?你们调查出还我们的真凶了么?”
     “还没有,我们今天过来,是想要找你了解一点情况。”颜雪对她摇摇头。
     艾舒璇的眼神又黯淡下去,不过情绪还算比较稳定,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哦,好,有什么需要问的,你们尽管问,我肯定会努力配合你们的工作,只要还我们一个公道!”
     一边说,她还顺便朝颜雪和康戈背后瞟了一眼,很显然是在看她的姑姑艾春玉。
     颜雪回头看了看,看到艾春玉也跟着他们一起进来了,现在正一脸不赞同的看着他们。
     “艾舒璇,我们想要了解一下,你和陈闯两个人,有没有谁是有睡眠障碍这方面问题的?”颜雪假装看不出艾春玉的表情是想表达什么意思,开口问艾舒璇。
     “睡眠障碍?没有啊。”艾舒璇愣了一下,似乎对这个问题感到非常的疑惑,“你们为什么要这么问?是不是谁跟你们说我们是因为起得太早开车出门,没睡好所以导致疲劳驾驶的?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我们两个人平时就都睡眠很好,出发前一天,为了怕第二天起不来,我们两个早早就睡了,绝对不是因为睡不够才疲劳驾驶的!”
     “不是的,没有人这么和我们讲。”颜雪对她摇摇头,示意她不要激动,“是我们对陈闯进行了进一步的尸检,发现在他的体内有残存的镇静剂成分,所以我们需要了解清楚,是不是他自主服用的,平时有没有过服用这一类药物的习惯。”
     “那你们平时有没有服用什么药物的日常习惯?”
     “没有,我们两个身体都还挺好的,所以平时也不怎么吃药。”艾舒璇最初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之后想了想,又改了口,“不过我们两个日常是有吃营养药的习惯的。
     因为我们两个结婚之后一直没有着急要孩子,闯哥说他不想让我家这边的亲戚朋友是因为他跟我生了个孩子,所以才不得不接纳他的,他说现在医疗技术那么发达,人的身体素质也越来越好了,所以晚一点生孩子也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在那之前,我们俩不着急生孩子,也还是希望身体机能能够保持在一个比较年轻的状态下,这样以后打算要孩子的时候也比较容易。”
     “你们吃的是什么营养药?”康戈问。
     “朋友帮着买的,进口货,是一个美国的牌子,我当年在外面的时候,每次回国探亲的时候都没少给亲戚朋友买,后来我跟闯哥在一起之后,闯哥说他英语不好,不愿意出国去玩,觉得出去两眼一抹黑,什么也看不懂,什么也听不懂,影响心情,所以我就不怎么出去,之后再需要这些都是让一个朋友帮忙买的,她在外企,经常需要出差到那边去。”
     “朋友?是个什么朋友呢?你的朋友,还是陈闯的朋友?”颜雪连忙问。
     “是我的朋友,是我之前留学的时候认识的一个朋友,也算是我跟闯哥在一起之后,为数不多的没有因为偏见离开我的朋友之一了。”艾舒璇说起这位朋友的时候,神态和语气都透着一股子依赖,“我身边从小到大的朋友,就因为我跟闯哥在一起,几乎都跟我闹掰了,所以她算得上是我身边交情最久的朋友了。”
     “你的这个朋友叫什么名字?平时和你们两个来往密切么?”
     “她叫万昭文,平时跟我的来往还是比较密切的,和闯哥打交道的次数不多。因为我的自由时间特别多,所以平时都是她有空的时候约我,我们就一起出去喝个茶,聊聊天,逛逛街,或者是做做美容什么的,就是那种女孩子闺蜜之间的约会,而且她又没结婚,我也不可能那么不识趣的什么都得带着自己老公一起,让大家都不自在。
     还有就是……小文她其实也并不是特别赞成我和闯哥在一起,只不过她那个人比较理性有点,也讲道理,从来不会去干涉别人的感情生活,所以只要不用她直接和闯哥打交道,我和闯哥之间的感情和婚姻就跟我和她的友谊没有什么关系。”
     “那你们平时服用的这种营养药,主要是哪些方面的?有没有可能含有镇静成分?”
     “不可能啊,都只是一些综合维生素之类的,只不过就是为了保持一个比较均衡的摄入,让身体状态好一些,怎么会含有镇静成分呢!”艾舒璇有些茫然。
     “你那天出发的时候,为什么会在后排躺下睡觉?”颜雪和她确认另一个问题,“你平时和陈闯一起出门的时候,也是他在前面开车,你在后排落座么?”
     “那当然不可能了,他是我丈夫,又不是我的司机。”艾舒璇不假思索就做出了回答,“那天早上本来我也是坐在前排的,他开车,我陪他聊天,后来快出市区的时候,我觉得困,他说困的话就去后排躺下睡吧,比较舒服一些。
     我当时困得难受,觉得这样也行,就让他靠边停车,我换到后面去了,到后排躺下就睡着,什么也不知道,再后来,我就感觉到了一个巨大的震动,后面的我就都不知道了。”
     回忆起那天的事情,艾舒璇的眼眶又湿润了,情绪略微有点激动,颜雪连忙停下来,不再继续询问,给她平复情绪的时间。
     过了一会儿,颜雪见她情绪恢复得差不多了,这才又问:“平时你坐车的时候也会那么困么?或者说,你平时是不是也早上起不来,起来之后会困得不得了?”
     “那倒是没有,我平时是挺能睡懒觉的,但是也不至于那么困,那天是困得出奇。”艾舒璇说着,脸色也跟着变了,“我知道了,是有人故意给我们两个下药,是想要我们的命!
     我就知道闯哥不会无缘无故的疲劳驾驶,他不是那么对自己和对我的生命不负责任的人!我就知道有人一直暗中想要害我们!之前几次三番的想要对我动手,都没能实现,这回到底还是被他们得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