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罪恶不赦 > 第三十一章 镇静
最快更新罪恶不赦 !

    “张戈,你别这么跟你爸说话,没必要。”三婶这时候在一旁也连忙开口帮腔,“当年的事情过去也就过去了,你年轻气盛,我们也能理解,但是你没必要把你妈的态度也捎上,你妈跟你不一样,她跟你爸那是结发夫妻,两口子过日子哪有没个磕磕碰碰的呢……”

     “我妈要是有三婶儿的气性就好了。”康戈对她的话依旧反应很平淡,只是一开口就直接抓住了对方的要害,“我记得你嫁给我三叔没多久,两口子吵架动了手,我三叔打了你一巴掌,你就回娘家去了,之后是爷爷奶奶带着家里一群亲戚,押着三叔去你娘家下跪道歉,保证下不为例,你娘家几个堂兄弟还把三叔当众揍了一顿,这事儿才算过去的,对吧?”

     三婶被康戈噎得也差一点答不上话,不过她脑子要比一旁的表叔脑子要灵一些,转弯转得快,眼睛眨巴眨巴,回应的话就又到了嘴边:“唉,那会儿不是年轻气盛不懂事么,这要是搁在现在,我肯定不会那么斤斤计较,得理不饶人。”

     “三婶,你试过被人打得浑身淤青么?”康戈一边说,一边朝三婶那边走了一步,再说一句,又向前走一步,缓缓朝她逼近过去,“你感受过被人用膝盖压在地上,动弹不了,掐住脖子几乎没有办法呼吸是一种什么样的绝望么?你知不知道膝盖被人拖拽着在地板上摩擦,上面的皮肉都变成紫黑色,差一点就烂掉是有多疼么?你有过那种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被喝醉酒的丈夫毒打的恐惧么?”

     康戈长得身材高大,平时笑眯眯的样子很有亲和力,可现在这样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就好像一座爆发边缘的火山,浑身上下释放出来的压迫感不是一般的强。

     康戈三婶本来站在那里觍着脸对康戈说教,想做个和事佬,现在被康戈这样逼近,吓得连退好几步,后背靠在了窗台上,脸都变了颜色,差一点就要惊叫出声。

     旁边的表叔和舅爷赶忙帮她挡着康戈,脸色看起来也是非常的紧张。

     “张戈啊,你这是干什么!”舅爷生怕康戈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举动,吓得伸手推他。

     康戈躲开他伸过来的手,笑了:“我只是问了三婶几个问题,走近了几步,你们干嘛就吓成这样呢?是怕我遗传了我爸喜欢跟人动手的毛病么?

     我都还没有把你们怎么样,你们就吓得脸都变了颜色,是不是心跳都加速了?那如果是一巴掌一巴掌,一拳一拳的打在身上呢?这就是你们空口白牙劝我妈翻过去的那一页,如果落在你们的头上,你们确定自己翻得过去么?

     拳头没有挨在自己的身上,就没有资格去替别人说疼不疼。”

     说完,他向后退开两步:“还有,我姓康,希望你们不要再叫错我的名字。”

     舅爷和表叔两个人大松一口气,也没敢再说什么,看着康戈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惧意。

     康戈也不再理睬他们,扭头对躺在病床上的父亲说:“知道么,你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并不是家暴自己的老婆孩子,而且放任自流,任由一群对你不负责任的人纵容着你胡作非为,用他们的包庇麻痹自己,让自己连怎么做一个人都忘了,还在沾沾自喜。”

     康戈父亲用一双凹陷且浑浊的眼睛死命等着他,一副想要爬起来去教训康戈,但是又无奈于身体的状况,实在是爬不起,只好继续瞪着他。

     “你为了可笑的面子,被别人吹捧几句所谓的‘够爷们儿’,回家里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展示一下自己的威慑力,到最后妻离子散,还梗着脖子不肯承认这一切都是你作的,那些怂恿你的人,没有任何损失,只有你一败涂地,你嘴上可以不承认,但心里面很清楚,你才是输家。

     这么多年,估计你内心里一直都希望我和我妈在外面过得不好,最后凄凄惨惨跑回来求你收留吧?只可惜,让你失望了,我和我妈过得都很好,离开了你,我们都重获新生。

     本来我想着给你一个机会,也给我自己一个机会,让你有个机会承认自己的错误,也给我一个机会对你这个生物学角度的父亲能够有所改观……”

     “我不需要你给我机会!我最大的错误就是当初没把你这个小畜生给打死,让你有机会现在站在这里看我的笑话!”康戈父亲咬牙切齿地挤出一句狠话。

     康戈笑了,点点头:“确实是我天真了,不应该对你的人品抱有任何幻想。”

     说完他就想拉着颜雪一起走,原本一直没有怎么开口的那个老太太这会儿三步两步冲过来,拦在他们面前。

     “你先别走!要不是当初你和你妈那么绝情离开你爸,他也不至于一个人喝闷酒,后来想要再找个对象也左一个右一个都不理想,日子过得那么不顺心,憋闷了几十年,到底憋出这么个病来!”老太太眼珠混浊,却带着一种算计的精光,“不管你们爷俩关系好还是不好,那当儿子的管老爹总是正常的吧?

     看你们爷俩儿今天这个样子,我们也不放心让你留下来照顾他,你看,护工也是现成的,那别的你不管,你爸住院看病的钱,请护工的钱,总该你这个作为儿子的付吧?”

     “可以。”康戈出人意料的爽快答应下来,伸手一指病床上的生父,“从我妈和他离婚并且获得了我的抚养权之后,一直到我18周岁,这十多年里面,该给的抚养费我都一分没有拿到,全都存在他那里,你们就用那笔钱来支付吧。

     但我必须和你们说清楚,他会生这样的病,是因为常年酗酒,之所以会常年酗酒,就是因为有你们这些好亲切一直包庇纵容,所以这都是你们的功劳,我和我妈不敢跟你们争功。”

     说完之后,他便和颜雪一起离开了病房,身后的那几个亲戚一个也没有敢追出来阻拦的。

     从医院离开的一路上,颜雪的心情都很复杂,一方面被那些是非观念喂了狗的人恶心到了,另一方面又觉得康戈怼他们的时候挺解气,除此之外还有一点点的怅然,因为康戈决定走这一趟的最初目的到底还是落空了,他的生父简直就是一个无可救药的家伙。

     她都是这样的一种心情,真不知道康戈平静的面孔下面是怎么样的感受。

     出了医院大门,康戈看了看时间:“现在时间还挺早,我带你去看看我小时候念书的地方,还有和我妈后来住过的房子,怎么样?”

     “好啊……”颜雪下意识地做出了回答,然后又仔细看了看康戈,“你确定么?”

     “确定啊,怎么了?你要是不感兴趣的话,那咱们就直接去找地方吃饭,我知道Y市哪里有好吃的东西。”康戈以为颜雪是因为没有兴趣,所以迅速做出了第二个方案。

     “不是的,我是问你,你的状态和心情,确定要带我到处走走看看么?”颜雪有些担忧。

     康戈笑了,搂过她的肩,缓缓叹了一口气:“放心吧,没事,你不用那么担心我,认识我以来,你对我的心理素质难道没有一个清晰的认识么?

     我没事,真的。来之前的那种彷徨也好,纠结也好,其实都是自己在跟自己过不去,发现自己没有自己原本以为的那么淡定从容,所以有些懊恼,后来我决定尊重自己的内心,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儿之后一醒过来,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是我的确很介意,所以需要那人给我和我妈一个我们应得的歉意,所以咱们就来了。

     现在呢,虽然结果并不是我最想要的,但也一点都没有超出我的预期范围,而且有了答案的问题,就不再是个问题,知道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厌恶的人果然是个彻头彻尾没救了的混蛋,不是正好也说明我的眼光还是神准的么!”

     颜雪将信将疑地看他,有些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心态可以如此的豁达淡定,不过很快这个顾虑就被她抛在脑后了,因为她发现康戈的自我调节能力真不是一般的强,他是那样和自己说的,也真的是那样想的,在之后的时间里,他又恢复了以往的样子,不见半分低落。

     康戈说到做到,带着颜雪在Y市转了一大圈,看了看他过去读书的地方,不过原本他和康妈妈住过的那个居民小区倒是没有看到,因为在几年前那里拆迁,盖起了新的居民小区,封闭式管理,里面的格局和风貌已经全都变了样,自然也没有进去看看的意义。

     两个人在Y市逛了大半天,找到这里比较有名气的饭店吃了一顿饭,下午又坐大巴返回了W市,期间吕小冬不放心的偷偷给颜雪发了好几次微信,问哥哥的情况怎么样,颜雪也没提他们两个人在Y市的事情,猜想到康戈应该不愿意康妈妈知道这些,就只说康戈的情绪已经好多了,现在两个人在外面逛一逛,散散心。

     第二天是周日,他们两个哪里也没去,在家里休息,等到周一的时候,康戈就完全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看起来完全没有被那件事情困扰住了。

     而在这个周一的一大早,他们也得到了一个重要信息——经解剖检查,陈闯的血液当中有残存的镇静剂成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