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罪恶不赦 > 第八十一章 有备而死
最快更新罪恶不赦 !
    “他平时和你们女儿的关系是比较亲近的么?”颜雪顺势做出推测。
     “其实倒也不能算是亲近,只能说是家里这几个人,到后来他跟别人都不愿意开口的时候,有时候跟我女儿还能聊几句,虽然也没有什么具体的内容吧,在我们家里也已经算是相当特殊对待的了。”骆昱伟说。
     “那你们女儿是个什么样的性格?为什么偏偏骆昱诚就对她格外不一样呢?”
     “其实我们家女儿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骆昱伟对此似乎也有些费解。
     倒是他老婆想得要比他通透得多:“倒不是说我女儿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我觉得之所以昱诚对我们女儿更另眼相看一点,是因为我女儿的身上有很多让他羡慕的东西。
     不怕你们笑话,我们家儿子现在刚上大学,女儿刚刚上高中,但是这两个孩子的性格是很不一样的,我们儿子是那种特别圆滑的性格,因为家里头爷爷奶奶比较古板一点,思维比较老套,对于小年轻的很多东西都不喜欢也不接受,他在家的时候总是唠叨他。
     他呢,就在家里从来不做爷爷奶奶不喜欢的事情,很乖很听话的样子,实际上在外面该怎么样还怎么样,后来找了个理由说学习辛苦,走读来回上下学太浪费时间,索性就躲到学校里面去住宿舍了,我们理解他的这种两面派举动也是纯属无奈,爷爷奶奶也觉得他很乖。
     昱诚是不大喜欢我儿子这种性格的,所以他跟我儿子很少讲话。
     反倒是我女儿那边,小姑娘性格倔得很,有特别有自己的主意,从小就非常有主见,而且不喜欢别人左右她,我女儿性格比较外向,有点假小子的那种,和朋友讲电话的时候可能会嘻嘻哈哈,很大声,头发剪得短短的,穿衣服喜欢套头衫牛仔裤运动鞋那种舒服的。
     但是老人你们知道的,七十多岁了,他们的审美和观念都很老旧,所以就看不上我女儿那个样子,嫌她不穿裙子,不留长头发,不够文静,坐没坐相,站没站相,没个女孩样。”
     “如果没猜错的话,你们女儿是属于抗争型的吧?”康戈听到这里也明白了。
     骆昱诚嫂子点头:“对啊,从小跟她爷爷奶奶吵到大!因为性格,以为仪态,因为穿衣打扮,反正就没有不吵的时候,只要她爷爷奶奶唠叨她,数落她,她直接就顶回去。
     这不是上高中了么,孩子跟我们说,她特别喜欢和历史有关的东西,最喜欢那些考古的纪录片,以后想要争取报考古学这一类的专业,我和她爸爸跟她说,这个专业倒是没什么不行的,就是真想从事这一行,可能会很辛苦,不管是念书还是以后工作的时候,都辛苦。
     孩子说她都知道,也考虑过,但确实是喜欢,特别着迷,不是一时冲动的幼稚想法。
     我们看她那么认真,就也没说什么反对的话,毕竟这才高一,等到高三的时候,如果她的志愿还没有改变,那我也是支持的,如果到时候改了,那也无所谓。
     结果那天说这件事的时候,正好她爷爷奶奶也在客厅里,就听见了,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说一个女孩子不行学那种专业,天天跋山涉水,翻山越岭的,那么辛苦,不是女孩儿应该做的事情,要是还得跑去挖墓的话就更晦气了,绝对不同意。
     我女儿跟她爷爷奶奶大吵一架,最后把当年我帮昱诚说话的时候,我公婆用来说我的那句话也给搬出来了,说谁的孩子谁管,她爸妈都没说不可以,爷爷奶奶不要管闲事。
     当时把我公婆气得够呛,我女儿就回房间去了,之后昱诚从房间里面出来,一个人出门去,我当时也没多想,平时他独往独来谁也不理,我们都习惯了,结果过了一会儿他再回来的时候,包了一摞书,全都是跟考古有关的那种科普读物,放我女儿门口就回房间了。
     他出事前也是的,一声不响在我女儿房门口站着,我看他站了好一会儿,就过去问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事,我怕他是有什么想跟我女儿说又张不开嘴,毕竟他抑郁那么久,大部分时候都挺自闭的,但是他也没说什么,摇摇头就回房间了。
     再后来,他就失踪了,我们找不到他,实在没办法,报了警,后来就接到你们通知了。”
     “是啊,昱诚失踪之后,我们感觉特别绝望,因为他那个平日里的状态,我们当时是急得团团转,就是想不出一个能够联系一下问问知不知道他下落的朋友,我们都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到处乱转,一点头绪都没有,没想到现在知道他出事了,但还是一点能提供给你们的线索都找不到!”骆昱伟一脸痛苦地摇了摇头。
     “别这么说,你们给我们的调查工作提供了多少帮助,可能你们自己都不是很清楚。”康戈拍了拍骆昱伟,安慰他,“剩下的就是我们的任务了,谢谢你们对我们工作的配合,逝者已矣,节哀顺变,老人年纪大了,后续有什么事情需要了解或者通知你们的话,我们就跟你们两口子单线联系,我们会尽量不给老人造成更多的刺激。”
     骆昱伟连连道谢,送他们出去的时候,骆昱诚父母也听到声音从房间里面出来,老太太哭哭啼啼地请康戈和颜雪尽快破案,老爷子也又强调了一遍他认为骆昱诚是被狐朋狗友带坏了的这个观点,颜雪和康戈一副认真听取的样子,接受了几番叮嘱之后才终于辞别了这一家。
     “你是怎么想的?”下楼之后,上了车,康戈习惯性询问颜雪。
     “我觉得骆昱诚虽然遇害的手法和丛方方、王慧函相似度极高,可以确定是同一个凶手作案,但是他又和那两名女性受害者有非常明显的区别。”颜雪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丛方方和王慧函在遇害之前很显然都还对自己的人生充满了期待,活得劲头满满的,遇害对于她们来说更像是飞来横祸。
     但是骆昱诚不一样,他很显然是早有准备,做好了所有前期的准备和布置,有备而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