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罪恶不赦 > 第六十五章 表里不一
最快更新罪恶不赦 !

    康戈驱车熟门熟路的把颜雪送到了他和辛锐在网上约定好的餐厅,颜雪一看,怪不得这家伙对等在门外一点担心都没有,敢情是带到他自己家的地盘上来了。

     “你这一步算盘打得精啊!”颜雪看到前面熟悉的招牌,对康戈笑道,“把地点现在这里,店里的环境你比较熟悉,店里的人都可以在关键时刻充当你的帮手。”

     “最重要的一点是我知道我妈这家店的后门在哪里。”康戈挑眉,“在后厨,而且不在一楼,在二楼,不熟悉环境的外人想要找到简直约等于不可能,所以不用担心辛锐察觉到什么之后从后门仓皇逃跑,你在里面,我在大门口,真有什么那就是瓮中捉鳖。”

     时间差不多,颜雪先下车进店,店里面康戈也已经打过电话,一进门服务员就特别热情的迎上来和她打招呼,很显然都记得她这个从天而降的“少东家女朋友”。

     服务员给颜雪安排的包房就在一楼,距离门口是最近的一间,看这个样子颜雪也能猜得出来,估计是为了让辛锐真的有所察觉的时候可以方便得夺门而出,自己在后面断后路,康戈在前面守株待兔,高低也不会让他跑掉了,还能尽量不惊扰到店内的其他顾客。

     坐在包房里等辛锐的时候,颜雪心里忍不住有些感慨,康戈这个男人平时看起来一副很不靠谱的样子,说起话来嘻嘻哈哈,实际上心却是很细的,他做的安排总是会在周全的基础上,尽量协调所有人都方便,并且尽量不因为自己的安排给其他人带来太多麻烦。

     都说性格是天生的,或许天生的性格确实是占了一部分影响,但后天的境遇对于性格的形成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不是过去一直背负着一个“拖油瓶”的名声,估计康戈也未必会事事都把不给别人添麻烦放在首位。

     颜雪还注意到了一件事,刚才进来的这一路都没有看到何沛的身影,似乎并没有在店里,不知道和之前康戈的话有没有关系。

     过了一会儿,颜雪听到了外面有服务员带人过来的声音,连忙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顺便低头看了看自己今天的打扮。

     其实总体来说她的衣着打扮和平时倒是差距不大,只不过为了更符合“文艺女青年”的样子,颜雪没有像平时那样为了利落就绑高马尾,头发很柔顺的披在肩头,上身穿着一件套头卫衣,牛仔裤也换成了半身裙,再加上刻意收敛了平日里的风风火火,乍一看还真有那么一点温婉的味道,能够唬得住不了解实际情况的人。

     颜雪理了理头发,正襟危坐,毕竟今天她是一个和“偶像”见面的“小迷妹”,早早就到了,守在这里,所以态度自然要稍微不那么矜持一点,就像康戈说的,满足辛锐的虚荣心。

     果然很快外面的脚步声就听在了这个包房的门前,随着三声轻叩门板的声音,包房门被推开,辛锐从外面走进来,看得出他对于今天的见面应该也是做了很用心的准备,头发用定型产品捯饬得看起来扛得住七级左右的大风,每一根都闪烁着定型发胶的光泽,身上穿着三件套样式的格子西装,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上身只穿了衬衫和西装马甲。

     这一身先不说好看不好看,论厚度的话,在W市估计还要再过两个月才适合,现在看着着实有些“冻人”,换做平时,对于这种要风度不要温度的自恋狂,颜雪一定会翻个大白眼。

     可是今天不行,今天她不是“风火轮”,她是“小迷妹”,所以必须符合自己的角色。

     “辛老师!你好!”她连忙站起身,作势要迎上去一样,“今天外面刮风,挺凉的,你穿得这么少,会不会冷啊?”

     辛锐很显然对于年轻姑娘,尤其是长得还挺漂亮的年轻姑娘的这种关心是感到极其受用的,一脸自认为很有魅力的笑容,从容地冲颜雪摆摆手:“不碍事,不碍事!你不懂,女人是水,男人是火,你见过冻了冰的水,见过上了冻的火么?我这人,年轻,火力旺!”

     颜雪忍着心里的腻歪,继续做激动状:“今天真的是太幸运了,我到现在都觉得有点难以置信,没想到我居然真的有机会和辛老师坐在一起吃饭!

     辛老师,你平时又要创作,又要到处办展,我原本觉得像你这样的大忙人,是根本不可能有空,所以今天我来的时候都已经做好了空等一场的心理准备了!”

     “欸!那怎么可能呢!我这个人嘛,优点不多,怜香惜玉这方面绝对算是做得不错的!大丈夫一言九鼎,一个吐沫一个钉!”辛锐一边端详着颜雪,一边嘴上继续说着,“本来嘛,我说带你去吃点好的,结果你坚持要来这里,说是你喜欢的,所以想跟我分享,那我当然不能辜负你这一番心意。这样,下回!下回轮到我来请客!”

     颜雪在他开始忍不住夸夸其谈的时候,视线从辛锐把玩着茶杯的手腕处略过,他的衬衫看起来质地不错,不像是什么便宜货,整体也是雪白干净的,但是右手袖口的扣子的线已经松脱了,摇摇欲坠的样子。

     辛锐的一双手看起来也和“艺术气质”完全扯不上关系,很多人都认为艺术家应该有一双骨节分明干净的手,其实这倒也未必,但是至少不应该是这样指甲有些参差不齐,小手指留着长指甲,并且指甲缝里还能隐约看到一点污渍的状态。

     上一次遇到辛锐,虽然颜雪被他搭了话,可是当时的环境和情形都让她没机会近距离的接触辛锐,对他有更加细节化的观察,所以之前颜雪并没有意识到这些。

     “来,你点菜,不用帮我省钱,咱们俩之前都已经说好了,地点你选,这顿饭我请,尽管挑喜欢吃的点!咱们一边吃一边聊!”辛锐非常豪气地隔着桌子把菜单扔到颜雪面前,厚重的一本砸在桌子上,发出砰的一声响。

     与此同时,房间门也被一下子推开,服务员从门外探进头来,那个开门的速度,还有她探进头来地利落程度,颜雪有理由相信,这个服务员应该是得到过康戈的授意,是在包房门口帮忙把风,准备随时有什么不对劲儿的情况,随时她就帮忙向康戈报信儿的。若飞如此,也不会以那样一种反应速度突然探头进来。

     这突如其来的开门让颜雪和辛锐都被吓了一跳,尤其是辛锐,他扔菜单的手还没有来得及收回来,屁股也没完全坐回椅子上,就以那样一个诡异的动作僵在那里,颜雪则是迅速向那服务员递了一个眼色,表示自己这边没有情况。

     好在这个年轻的服务员倒也是个比较机灵,反应速度很快的女孩儿,一看屋内两个人各自好好地坐在椅子上,颜雪面前有一本被扔得歪歪斜斜的菜单,她微微愣了一下,立刻开口说:“顾客您好,你们叫我了么?是不是准备好要点菜了?”

     “本来没有,不过既然你都已经进来问了,我要是说不是,那你不是白跑一趟了么?”辛锐冲服务员招了招手,指指颜雪,“今天是我要招待我的这位客人,所以吃什么都听她的。”

     颜雪知道康戈母亲的这家店口味相当不错,但她今天很显然并不是来这边吃大餐的,于是就干脆按照前一天康戈点的才又来了一份。

     “我听说这家店里面这几样菜是最拿手的招牌,咱们尝一尝吧!”颜雪点完了菜,合上菜谱,开口征求辛锐的意见。

     辛锐冲她摆摆手,表示自己什么意见都没有,然后随手从一旁的纸巾盒里抽了一张纸,微微把脸转向了一侧那么一丁点,用那面巾纸掩住口鼻,然后——

     噗——!噗——!噗——!

     颜雪觉得一阵反胃,差一点点就没有忍住地皱起了眉头。

     原本她还以为辛锐会端着一副虚伪的艺术家范儿,装作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没想到他倒是一点“偶像包袱”都没有,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当着自己的面擤起鼻涕来了!

     更令她觉得不适的还是接下来辛锐的那个动作——他居然把擤完鼻涕的面巾纸就那么很随意又很自然地随手一丢,扔在了地上。

     那个小服务员很显然也被恶心到了,眼神错愕地看了看辛锐,夹起菜单本转身出了包房。

     很快菜就上来了,辛锐倒是一点也不拘着,抽出筷子便开始大吃特吃,一副胃口很好的样子,吃饭之间嘴里倒也不忘同颜雪吹嘘吹嘘自己所为的艺术成就。

     “辛老师,你知道么,我对你所有的作品,最满意的,就是郊区那个废弃游乐设施上面摆满了穿着洛丽塔裙子的假人,结果里面有一具居然是真人的那一次行为艺术展,给我特别强烈的视觉震撼,完全就是精神冲击!”颜雪故意把话题引向丛方方的案发现场,并且故意把混在里面的真人用“一具”来形容,颇有些暗示的味道。

     然而辛锐听了她的话之后,竟然一脸欣欣然,很惊喜的样子:“哦?真的么?你很喜欢那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