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罪恶不赦 > 第六十章 上钩
最快更新罪恶不赦 !

    颜雪心里有点不好受,外人看康戈,都觉得他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富二代,家里面有钱,自己又脑子聪明,性格好,形象也佳,无论如何都应该是一个生活得很轻松的人。

     所以每每康戈为大家做点什么的时候,就算是平时关系比较熟的罗威等人,也欣欣然接受,毕竟在他们看来,康戈这样的人,哪里会差那么仨瓜俩枣的呢。

     可是谁也不知道,这么一个总是乐呵呵的“富二代”,从小经历了一些什么。

     “所以你为了不影响你妈妈和继父的感情,就早早跑出去学着独立了……”

     颜雪觉得又难过又无力,康妈妈早先的经历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的确是大不易,好不容易苦尽甘来,离开了家暴的前夫,能够找到一个志趣相投的好男人重新组建家庭,这无疑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可是康戈也同样是父亲家暴的受害者,同样失去了一个完整的原生家庭。

     归根结底,康妈妈是无辜的,康戈的继父也是无辜的,康戈更加无辜,那些各怀心思的旁人,乱嚼舌头的路人甲,硬是把本来不属于他们的压力统统抛了过来,最后居然是只有十二三岁的康戈一个人把这些扛了下来。

     哪怕别的都不谈,那样的一个年纪里,在别的同龄人都还满脑子只有上学放学,玩游戏吃零食的时候,康戈就已经被生活雕琢成了年少老成的个性,单就这一点就足够让人心疼了。

     康戈见颜雪表情复杂地看着自己,连忙安抚她的情绪:“你别把我想得那么无私那么大义凛然!我其实也算是一种逃避心理,我和他们保持距离,不光对他们好,对我自己也好。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你想一想,在那种环境下,吕叔叔很累很有压力,我又何尝不是呢?我对吕叔叔客客气气,不够亲近,会有人说我是喂不熟的白眼狼,如果我表现得太亲近,就好像吕叔叔就是我亲生父亲一样,他们也要说我果然是个寄生虫,吃继父喝继父理直气壮。

     就因为我妈是再婚,还带着一个孩子,吕叔叔是头婚,之前没有过婚史,所以我的存在就是原罪,所以不管我怎么和吕叔叔打交道,永远都是别人的谈资,我们两个都是。

     所以本着多做多错,少做少错,远了香近了臭的原则,我选择了一条同吕叔叔互利互惠的道路,不用相互试探,不用小心翼翼,这多好啊,大家都不累!”

     “你真的看得那么开?”颜雪觉得有些不大相信,试想一下,那种母亲和别人另组家庭,还生了一个妹妹,一家三口生活其乐融融,他自己一个人游离在外的感觉,怎么可能好过呢?

     “当然了!我这个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心态好!”康戈调侃道,不过他看颜雪是真的很关切,便又正色对她说道,“放心吧,我是真的没有什么心结。

     以前年纪小,就觉得能够逃避那种压力,大家都轻松一点就好。后来大了以后,想一想吕叔叔作为一个未婚男青年,选择和我妈走在一起,接受我这个‘拖油瓶’,这本身就是出于爱,他渴望更多属于他们的空间,渴望拥有自己的孩子,这都是情理之中的,我完全可以理解,如果让我站在他的位置上,我不敢保证自己能不能做到他这种程度。

     至于现在么,其实考虑的就没有那么复杂了,就是这么多年来,我们都已经习惯于保持距离的这种相处模式,找到了平衡点之后,就更不想打破重新再去寻找新的平衡点。

     我妈确实是有些不甘心的,她就和你的想法差不多,觉得我是用一种高尚的自我牺牲精神,成全了她第二段婚姻的安定平稳,总想着要补偿我,我是推掉了一部分,还有一部分就必须得高高兴兴收着了,因为这样她和吕叔叔心里头才踏实。”

     康妈妈对康戈的补偿都包括什么,颜雪倒是多少也知道一点,最直观的就是那套对她而言大到离谱的“单身公寓”。

     理解了康戈的立场之后,颜雪对于他的分寸感也多了几分理解,可是琢磨琢磨,另外一件事却又占据了她的头脑。

     “你说这家店是你妈妈平时去最多的一家?”她问康戈。

     “对啊,怎么了?你是害怕我妈回头听店里服务员说今天晚上的事儿,然后就知道咱们两个人的事情了?”康戈知道颜雪在这个阶段一直比较倾向于低调处理两个人的感情,所以听她这么一问,以为她是在担心这件事。

     “知道就知道吧,反正也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颜雪摆摆手,她一直以来也并不是想要瞒着彼此的家里人,只是想要顺其自然,而最近何沛为了联络康戈,除了对他本人之外,甚至对吕小冬都构成了某种程度上的骚扰,这就有些过了,康戈想要借此机会让她清醒一下,颜雪也完全能够理解,也支持他的做法。

     “那你担心的是什么?”康戈从颜雪的表情神态就看得出来她是有顾虑的。

     “也没什么,就是你妈妈那么看重的一家店,都会不拒绝一个外人过去帮忙,从何沛对店里服务员的那个熟悉程度,这种状态也不是短时间的,如果不是有你妈妈对这件事的默许,应该是没有办法做到的,所以我在想,你妈妈对何沛的定位到底是什么呢?”

     康戈一听这话,也笑了:“原来你担心的是这个。既然你都已经问到了,我也不想瞒着你,何沛的那点小心思,我妈确实知道,她之前应该是一种放任的态度吧。

     当年我们家的事情,还有家里家外我的那些遭遇,我妈一直都放不下,并且也比较忌惮,不愿意轻易让外人知道,生怕又有嘴碎的说出什么让她不痛快的话来,再加上从她的立场出发,有一些想法可能也不太适合跟吕叔叔讲,那这个宣泄的途径要从哪里找呢?

     这不刚好么,何沛对我们娘俩最狼狈的那一段是彻头彻尾的知情者,在W市重逢之后,带着那点小心思,又一直对我妈这方面的小情绪处处迎合,就这么一个处心积虑的算计,要是还不能成功的变成我妈身边为数不多的‘知心人’,那搞不好连我都要瞧不起她了。

     不过你不用在意,我妈自己的第一段婚姻就是因为听了太多旁人的建议,所以白白委屈了那么久,忍辱负重,还要挨打受骂,反倒是第二段婚姻,她谁都话都没听,就遵循了自己内心的想法,结果过得非常好,有这种经历,她是不会对我的事情胡乱插手的。”

     “‘处心积虑’是不是有点……言重了?”颜雪知道康戈对何沛无感,但这措辞着实有些刻薄。

     “言重不重的……说不定以后你就有结论了!”康戈笑了笑,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浪费口舌去解释说明什么,“总之你就放一百个心,这些都是不重要的路人甲,完全不值得你去操心。之前说小醋怡情,那是开个玩笑,这种醋不吃也罢。”

     “你放心吧,这点分辨能力我还是有的,只要你妈妈别因为这件事被搅进来,单纯何沛的话,我是一点也不在意的。”颜雪撇撇嘴,对何沛的不喜欢都写在了脸上,毕竟她也没打算在康戈面前假装善解人意的小白兔,“恕我直言,你这个老同学脑子可能不太聪明,努力的方向完全错了,你妈妈身边的知心人,有小冬的爸爸一个人就够了。

     她既然喜欢的是你,那也应该是努力做你的知心人才对,而不是一边对你妈妈很贴心,一边自以为是的对你说教,惹你厌烦,那不是朝着错误的目标一路狂奔了么!”

     “此言差矣,你也不能确定何沛的目标一定是错的,不是么?”康戈伸手摸了摸那两只盛着鸡蛋糕的碗,“快吃吧!要不一会儿凉了可就不是那个味儿了!”

     两个人把该聊的也聊开了,吃过了东西之后,颜雪周身又暖又无比满足,向康戈道了晚安,回隔壁自己的住处去休息。

     第二天一早,颜雪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贯适应晚睡晚起的她,居然早早就睁开眼睛,无比清醒,她伸了个懒腰,摸过枕边的手机想要看一看时间,手机抓过来一看,上面有一条信息,康戈发来的,就三个字——“上钩了”。

     一看到这三个字,颜雪猛然从床上坐起来,原本还残存的那么一丝丝微弱的困倦也一瞬间就消失不见,一颗心砰砰直跳。

     上钩的还能是谁,那肯定是她惦记了这么久,一直担心因为自己最初不够积极所以被放跑了的“大鱼”辛锐啊!

     颜雪看了看康戈发信息给自己的时间,凌晨一点多,这辛锐果然是个夜猫子,一白天一白天的没有动静,“咬钩”的时间竟然是凌晨,这倒是和丛方方还有王慧函的现场被人布置出来的时间比较相近,能够布置那样现场的人,也必然是能够熬夜的人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