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文华殿内!
     崇仁帝和莫文石几人表情极其沉重,李青山话里的意思已经是很明显了,妖魔鬼怪之所以么有大举进攻人类,不是因为朝堂的存在,不是因为镇龙卫,而是因为忌惮他们这些前明世家。
     如果,前明世家不插手,以现在妖魔鬼怪的实力,可以轻易的推翻整个大明!
     “大明存在了数百年,说句实话,老夫还是希望大明继续存在的,但换一个朝堂对于老夫等世家门派也无影响。”
     李青山说的话让莫文石几人表情充满了怒色,但他们也知道李青山说的是实话。
     “假如我大明真的亡了,那也是我大明命数已尽,朕愧对列祖列宗,但朕认了。”
     崇仁帝的态度很坚决,李青山脸上的轻松之色消失了,崇仁帝的反应出乎他的意料。
     在他看来,崇仁帝身为明朝皇帝,最希望的肯定是江山社稷永固,为了保住江山,保住大明朝,肯定会做出妥协的。
     “人,是不会交出来的!”
     “皇帝可要想好了这么做的代价。”
     李青山又一次面带威胁,不过这一次,莫文石却是替崇仁帝回答了。
     “要想颠覆朝堂,那得先从我们镇龙卫的尸体上踏过。”
     “既然如此,那老夫告辞!”
     谈判破裂,李青山直接起身,朝着宫门外走去,不过在走到宫殿门口的时候停下了脚步,道:“大明三百多年,毁于一旦,真是可惜可叹!”
     崇仁帝看着李青山离去的背影,眸子沉的可以滴的出水,这等类似造反的话,可他这个皇帝偏偏还奈何不了对方。
     “陛下,李青山的出现,说明前明世家也会插手这件事情,这一次的事情恐怕会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复杂。”
     虽然李青山话语中只提到了妖魔鬼怪,但几人都听得出来,李青山话里的潜意思很清楚,前明世家也会插手这件事情。
     “诸位,朕已经做好决断了,杨阁老赌上了自己的性命和名声,朕这一次也压上大明皇朝,哪怕我大明真亡于此,也替人族留下了希望。”
     莫文石等人脸上露出动容之色,他们没有想到陛下已经是下了如此大的决心了,赌上了整个大明皇朝。
     “陛下请放心,无论是谁,想要颠覆朝堂,必然等从我们等人的尸体上先踏过去!”
     “诸位不必如此,大明朝可以不存在,我朱家也可以不存在,但是诸位必须要活着,我人族还需要有生力量,需要你们去找到那位修炼出浩然正气的读书人,那是我人族的希望。”
     崇仁帝看着莫文石几人,正色道:“朕说的是真心的话,倘若真的事不可为,还望诸位以人族为重。”
     “陛下不必如此悲观,我有一个主意,请饶州那位出手相助!”
     莫文石的话让崇仁帝和其他几位龙卫都怔了那么一下,饶州那位的消息他们自然也是知道的。
     “对,那位罗前辈实力也是非凡,如果罗前辈愿意来京城相助的话,这一次的危机也许就能够化解了,除了那位罗前辈,还有那位神秘老鬼。”
     向景山也是连忙点头,那位罗前辈的实力有多强他没有见过,但那些石块在清明节发挥出来的作用是有目共睹的,而当初那女鬼将出世之后,那位神秘老鬼的实力他可是亲眼所见的。
     最重要的是,那位老鬼对人族没有恶意。
     “就怕这样的强者不愿意趟这浑水。”崇仁帝迟疑答道。
     “陛下,总要试一试的,我这就给江南路那边的陈山下令,让他去找那位罗前辈。”
     “那就试试吧,但切记莫要惹得那位不满。”
     ……
     饶州城!
     陈山接到京城发来的传信之后,表情变得无比的凝重,下一刻之后,人便是急匆匆从府上离开,朝着城隍庙方向而去。
     此刻天色已晚,城隍庙也早已关了门,一片寂静!
     “人族危难,请罗前辈出手相救!”
     城隍庙门口,陈山没有敢推门进去,而是直接跪在了庙门口,因为他知道,以罗前辈的实力,肯定是知道自己在这庙门口,倘若愿意相救,自然会出来相见。
     “罗前辈,前几日,天下文庙异象显露,这是我人族有读书人修炼出浩然正气,这是属于我人族自己的修炼之法,也是我人族得以真正崛起的希望,而这是那些妖魔鬼怪所不愿意看到的……”
     陈山,没有丝毫的隐瞒,甚至就连杨阁老和崇仁帝的计划也都说了出来,这也是莫文石他们经过商议后做出的决定,要想让这位罗前辈出手相救,那就不能有所隐瞒。
     城隍庙内,苏云听着陈山的陈述,脸上也是有着意外之色,他料想到给傅正文浩然正气诀和君子剑,会引起不小的风波,却没预料到这风波会这么的大。
     可他无法离开城隍庙,饶州离着京城距离遥远,就算有心相助也是鞭长莫及。
     苏云没有回应陈山,而陈山在这庙门口跪了半个小时之后,看着庙门依然是紧闭,眼中有着失望和失落之色,他知道此刻陛下和龙卫大人们都等着他这边的结果,可这个结果却要让他们失望了。
     “打扰罗前辈休息了,在下这就告辞。”
     陈山失魂落魄的离去,罗前辈不出手,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龙卫大人口中所说的那位神秘老鬼了,只是他这心中实在是没有多少信心。
     连身为人族的罗前辈都不愿意出手相助,更遑论是鬼呢?
     “柳青,那位女鬼将呢?”
     要找那位神秘老鬼,就要找到那位女鬼将,陈山知道自己的弟子这些时日都陪着那位女鬼将。
     “老师,最近我没跟着那位女鬼将了,潘叔怕我把握不住分寸,让我把女鬼将交给他了。”
     “潘叔,潘洪那家伙?他会有这么的好心?”
     对于潘洪这位表弟,陈山是没一点好感的,当初他加入镇虎卫,也是希望自己表弟可以加入镇虎卫,劝说了很多次,可自己这表弟始终不答应,就是一个贪生怕死的家伙。
     所以两人虽然是表兄弟,但陈山来饶城也都不去找对方的。
     “他会这么好心?我……明白了,这家伙真的是够无耻的。”
     陈山脑子一转便是想明白自己这表弟为什么要这么做了,这是想要巴结上那位女鬼将,自己这弟子被骗了。
     “去潘家!”
     ……
     潘家院子内,此刻有戏班子正唱着戏,而在戏台下面,赵黎歌悠闲坐在躺椅上,在她的身后是两位丫鬟给端茶倒水,还有丫鬟拿着果盘。
     潘洪则是站在几米外的地方,小心翼翼的站在那,随时等候着吩咐。
     “大人,镇虎卫的陈山和柳青来了,想要见大人!”
     有下人前来汇报,潘洪自然是不敢私自做主,上前汇报了情况,赵黎歌没有回应,潘洪便是明白了,这几天伺候这位鬼将,他也算是了解一些这位鬼将大人的脾气了。
     没说话,就代表可以。
     潘洪转身去了院门口,看到陈山的时候,哈哈一笑道:“表哥,你可是好久没有来我这潘府了。”
     “你这府邸太奢侈,我可不敢来。”
     陈山语气不怎么好,潘洪也是习惯了,也不在意,自己当初不加入镇虎卫,表哥便是和自己逐渐走远了。
     “赵大人在里面听戏,等戏结束了,我再带表哥你去见赵大人,咱们不能打扰了赵大人的雅兴。”
     柳青:……
     听着潘洪的话语,柳青突然有一种错觉,这是当初跟自己说,怕自己把握不住分寸的潘叔吗?
     怎么感觉这潘叔比自己还没有分寸呢?
     自己当初陪着那位,只是害怕有不长眼的人会得罪那位,惹得那位发怒拿饶州百姓出气,可潘叔呢,看着更像是下人伺候主人。
     “时间紧迫,现在就要见到那位大人!”
     陈山可不愿意等下去,京城那边还等着他这边的消息。
     “哎,表哥你别冲动啊。”
     陈山迈步走入院子,潘洪在身后追喊,不过却被柳青给拦住了。恩师交代过他,不要让任何人靠近听到谈话内容。
     陈山走到那戏台之下,看着躺在藤椅上的赵黎歌,抱拳沉声道:“镇虎卫陈山见过大人。”
     “停了吧。”
     赵黎歌玉手轻抬,台上唱戏之人便是退去,现场恢复了平静。
     “找我有什么事情?”
     “大人,晚辈想要见那位至今已有七百年的鬼前辈。”
     “见他?”
     赵黎歌知道陈山口中的鬼前辈就是苏云,只是这些人难道不知道,苏云就是城隍爷吗?
     “你见他有何事?”
     “大人,人族有难,晚辈想请那位前辈出手相救,大人和那位鬼前辈,生前也都是人族,还望大人看在同是人族出身份上出手相救。”
     “真是好笑,人鬼殊途,死后便是鬼魂,和人族再无瓜葛,我凭什么帮你?”
     陈山心里一沉,这个回答在他的预料之中,可他来之前还是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
     “大人,也许那位鬼前辈不这么想呢?”
     “哼,你觉得他会帮你们,别做梦了,他是我的夫君,我不答应,他敢出手?”赵黎歌的这句话让得陈山彻底绝望了。
     “当然,要我出手相助也不是不可以,但我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陈山原本绝望的心在听到这话后又有所复燃,连忙道:“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可以答应。”
     “你……恐怕还做不到。”
     赵黎歌看了陈山一眼,陈山只思考了那么一息时间,道:“大人,我这一次来是代表着镇龙卫,也代表着当今陛下!”
     “当今皇帝吗,那还差不多,我需要一道圣旨,算了,圣旨内容事情结束再提,说说吧,遇到什么危险。”
     陈山没有隐瞒,把情况又说了一遍。
     “京城那边我是不会去的,把那什么杨阁老给带到饶州城来,在这里,可保他无忧,任何妖魔鬼怪,只要是踏入饶州城,就别想走出去。”
     赵黎歌说这话很霸气,而她也确实是有这个底气,谁叫苏云这家伙是饶州城隍爷呢,这相当于在饶州是无敌的存在,不管什么级别的妖魔鬼怪来了,那都得跪着。
     “来饶州?”
     陈山没有想到是得到这个一个结果,不过不管结果怎么样,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将消息立刻汇报回京城,让陛下和龙卫大人们做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