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虽说死了已经七百多年了,按道理来说,骨头都已经风化的人了,早就看淡了一切,但想到自己弟子的后人,竟然要帮着外人给自己神像泼黑狗血,苏云就有一种清理门户的冲动。
     “笑死我了,这小姑娘真是太好笑了,苏云,你现在是不是很想一巴掌拍死这两人。”
     赵黎歌乐不可支,姣好的身材如花枝乱颤,苏云瞥了一眼,这妖精笑话自己是真,在故意诱惑自己也是真的。
     “这两混账玩意,不惩戒他们一下,还真不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
     苏云右手一挥,几缕光华射出,落在了赵黎歌和傅正文的四周,最后连成了一个圈。
     原本正提着木桶朝着这边神殿走来的傅正文,突然发现面前的景象一变,在他前面的不再是城隍大殿,而是变成了一片青草地。
     这片青草地,他看着还有些熟悉。
     傅正文惊愕,身后的赵黎歌也是一样的表情,怎么好好的城隍庙消失了?
     “傅正文,不是我看花了眼吧。”
     “我看到的是一片草地,赵姑娘呢?”
     赵黎歌:……
     傅正文从赵黎歌的表情得出了答案,他们目前所处的场景确实是变了。
     “我们不会是遇到了鬼吧,或者是城隍爷显灵?”
     赵黎歌声音有些害怕,不然眼前的一幕怎么也解释不过去,然而傅正文一听到这话反而更激动了,他就是要找城隍爷理论,当年为何要冤枉他。
     只是还没等傅正文开口,在他们的前方,突然有一道身影出现,这是一位书生打扮的少年,背着一个书筐,正缓缓朝着一侧的河边走去。
     “这人和傅正文你有些像啊。”
     赵黎歌的话让傅正文表情有些复杂,不是像,这个人就是五年前的他,他记起来了,这里是当初他被毒蛇咬到的地方。
     “这是小时候的你?比现在要可爱多了吗,圆圆润润的,不像现在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赵黎歌听了傅正文的解释,檀口微张有着惊讶,随即说出来的话让傅正文有些无奈,他现在体质弱,按照大夫所说,有一半原因就是因为当年的蛇毒导致的。
     虽然命保住了,身体也无甚损伤,但身体的根子还是被伤到了。
     “别过去,那里有毒蛇!”
     看到年少的自己,即将走到毒蛇出现的位置,傅正文忍不住开口喊叫,只可惜年少的他根本就听不见,依然是朝着那边走着。
     咻!
     一条色彩斑斓的短小毒蛇从草丛中窜出,直接是一口咬在了少年傅正文的脚上,而后快速溜进草丛消失不见。
     少年傅正文吃痛叫了一声,蹲下身子就要查看伤口,可这刚蹲下身子不过几息时间,人便是倒在了地上。
     差不多一刻钟的时间过去,河边出现了一牵着水牛的小孩,小孩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傅正文,急忙拍了拍牛背,那水牛也很有灵性蹲下了身子,小孩吃力的把傅正文给扶上了牛背。
     “这是当年救我的那个小孩?”
     傅正文很是认真的盯着小孩的模样,一旁的赵黎歌有些吃惊道:“你连自己的救命恩人都不认识?”
     “当年我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馆里,听大夫说是一个小孩子给我送到了医馆来,那小孩子送我到之后就走开了,后来我多方打探,也没能找到那小孩。”
     傅正文摇了摇头,找不到自己的救命恩人,这件事情也一直是他的一大遗憾。
     “也许这一次你就能找到了。”
     贾宁微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此刻面前的场景画面跟随着小孩变了,小孩将他给送到医馆之后,便是牵着水牛回家了。
     半个时辰之后,当小孩出现在一户人家的院门口时,傅正文的神情变成了震惊和不可思议。
     “怎么会是他们家的孩子?”
     傅正文有些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他也终于是明白,为何他找寻了那么久,始终找不到救自己命的这个小孩,因为他根本就不会找到这户人家来。
     这户当初伤害了他,让他怨恨至今的张屠夫家。
     这小孩,竟然是张屠夫家的孩子。
     贾宁微听着傅正文的呢喃自语,也是觉得这事情未免太巧合了,那张屠夫的妻子陷害了眼前这书呆子,可没想到张屠夫的儿子又救了这书呆子。
     “那这么算的话,张屠夫一家陷害了你,可他的儿子却救了你,那应该是你欠他们一家恩情了啊。”
     陷害受辱和救命之恩,肯定是后者更大的了。
     傅正文神情不断变化,半响后突然幽幽一叹,朝着前方一拜,道:“我明白了,这是城隍爷显灵,告知了我真相,倘若当年城隍爷没有包庇张屠夫的妻子,以张屠夫的性子,必然会打死自己妻子,也就不可能会有孩子,没有这孩子,在五年前我就会死于那蛇毒,一饮一啄,都是定数。”
     作为一位读书人,而且还是心思灵敏的读书人,傅正文很快便是明白了眼前场景出现的原因何在,正是为了告诉他当年的真相。
     “真的是城隍爷显灵啊。”
     贾宁微到现在还是有些不相信,可眼前的这一幕,除了城隍爷显灵之外也解释不了。
     “难怪我爹爹要给城隍爷重铸神像,还舍得花那么多的黄金。”
     确定了是城隍爷显灵,贾宁微俏脸也是浮现明悟之色,自家爹爹除了在做善事上花钱比较大方,在其他地方上那花钱可是抠门的很的,用爹爹的话说,咱们家虽然有钱,但都是靠一个一个铜板积累的,绝对不能无辜奢侈挥霍。
     自己这么吝啬的爹爹,这一次舍得给城隍爷花那么多钱,就是因为知道了城隍庙里真的有城隍爷的存在。
     “城隍爷不会怪我啊。”
     想到自己先前对城隍爷的不敬,贾宁微心里有些忐忑,一旁的傅正文则是安慰道:“城隍爷老人家大人有大量,想来不会跟我们计较这些,不然早就该出手处罚我们了。”
     “你这书呆子看起来呆愣,不过心倒是挺细的,应该是这么一个理。”
     听了傅正文的安慰,贾宁微也觉得是这么个道理,忐忑的情绪一下子便是消失了,傅正文却是有些无奈,眼前这姑娘大大咧咧,说话也和他所遇到的其他待嫁女子很是不同。
     大明朝七百多年来,对于女性的禁锢也是慢慢减少,但大部分人家还是觉得女孩子就该是相夫教子,切莫随意抛头露面,所以很多待嫁闺中女子,一般是很少出门走动的,说话也都是斯文的很的。
     “看什么看!”
     看着眼前女孩明眸皓齿,那澄亮的眼睛瞪着自己,傅正文连忙收回视线,他是读书人,读书人非礼勿视。
     “姑娘,就算城隍爷大人有大量不计较,我们还是去城隍大殿给城隍爷认个错。”
     “我看你刚刚想的不是这些。”
     贾宁微轻哼了一声,但也没有抓着不放,而此刻,两人面前的场景消失了,又一次变成了城隍庙的场景。
     两人看到自己回到了城隍庙,当下也是收敛心神,走进了城隍大殿。
     一进城隍大殿,傅正文还没什么,但贾宁微看清楚城隍大殿中城隍神像的模样,檀口微张,指着城隍爷神像,有些哆嗦的说不出话来。
     “姑娘,不能手指城隍爷的,这是对城隍爷的不敬重。”
     傅正文看到贾宁微的举动,连忙伸手抓住了贾宁微的手指,他是担心这姑娘连着几次对城隍爷不敬,到时候城隍爷发怒会责罚。
     贾宁微因着心里的震惊,倒也是注意到自己的手指被傅正文给抓着,用颤抖的声音说道:“我看到过和城隍爷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曾经去过我家里。”
     那个让自己父亲主动跪下,还骗了自己父亲五千两银子的人,贾宁微记忆是极其深刻的,早就把对方的容貌给刻在了心上。
     此刻那容貌和眼前的城隍爷神像重叠,她怎么能不震惊?
     那神秘男子就是城隍爷!
     一切,全都解释的通了,城隍爷显灵去了自己家,自己父亲才买了那灯,也许还是城隍爷让自己父亲给修的神像呢。
     “这么说来,姑娘家应该是跟城隍爷有缘分!”
     傅正文读书的时候,也读过不少关于鬼神的杂书,其中有一些是讲城隍爷的故事。
     有些城隍爷庙宇破败,或者香火不旺,都会暗中托梦或者化身去找当地的良善人家寻求帮助,当然,城隍爷也会保佑这一家人。
     “我们家跟城隍爷有缘分,你抓住我的手干什么,还不放开,你这个登徒子。”
     震惊过后,贾宁微清醒过来,看到自己手指被抓住,俏脸先是一红,随即澄亮眸子剜了傅正文一眼,傅正文连忙松开手。
     “姑娘抱歉了,在下刚刚是有些着急失了分寸。”
     “什么失了分寸?你对我女儿怎么了?”
     门外,传来了贾全安着急的声音,听到自己女儿遇到了登徒子,他就忍不住了,直接是吼着就进来了。
     贾全安怒气冲冲进来,看到自己女儿衣衫无碍这才松了一口气,随后想到这是在自己师祖大殿,这么大声喧哗是对师祖的不敬,立刻噤声。
     “贾伯伯,宁微妹妹没受委屈吧。”
     贾全安噤声,门外又传来脚步声,一位青年男子走进来,丰神俊朗,玉树临风,长得很是俊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