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第23章 好心做坏事
最快更新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宋宝元二年,天花瘟疫出现,饶州富商苏云得仙人托梦,获种痘之法。

     此后,富商苏云攥写《瘟疫论》,提到了卫生两字,并与官府合作出钱,凡是有流浪汉死去无人埋葬,百姓可将尸体送与官府,获十两银子赏赐。

     此方案一出,饶州再无尸体被随处丢弃。

     几百年来,饶州官府一直保持着这个政策,尤其是在鬼怪出现之后,更是怕那些无人收尸的流浪汉会因为无处下葬而心生怨恨化作厉鬼,整个天下都推行了这一政策。

     “老大,这人怎么还不断气?”

     “这也拖得太久了吧,要不,咱们给他补上一刀?”

     “蠢货,你要是给他一刀,到时候官府的仵作不就看出来了,把他给带走关起来,让他给活活饿死去。”

     巷子口的几位地痞有些等不住了,因为他们发现这流浪汉都快要一个时辰了,竟然还没有死,一口气就这么吊着。

     万一,真的有哪个不开眼的走过来遇到,把这流浪汉给救走,让他们不就是白等这么久了。

     几位地痞走巷子口走出来,看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苏云分身,其中一个直接是把分身给扛起,而后快速朝着巷子内里深处走去。

     一处比较偏僻破旧的院子里,苏云分身就这么给丢在了回廊上,而在这回廊上,还躺着四五个乞丐,这些乞丐都是十来岁的小孩,其中有两位就是苏云分身给过钱的。

     看到苏云分身被抬进来,这两乞丐站起来,其中一个走到苏云分身跟前,直接一脚踹了过去。

     “真是个傻子,自己都活不下去,还把钱给我!”

     小乞丐脸上有着阴狠之色,苏云分身脸上露出不可理解之色,自己是可怜他们给了他们钱,就算不感恩,也不至于这样对待自己?

     “他吗的,你个小子要坏事吗,把他给踢死了,老子就废了你。”

     地痞头子看到小乞丐的举动,恼怒的一耳刮子打了下去,小乞丐吃痛,不敢对地痞头子发怒,但看向分身的目光充满了怨恨。

     “是不是觉得奇怪,你明明是可怜他给他钱,他却还怨恨你。”

     苏云看着自己分身不解的眼神,微微一叹,自己这分身只有善念,却不知道这个世上人心是最负责的东西。

     升米恩斗米仇就且不说了,这乞丐之所以会心生怨恨,其实原因很简单,这些乞丐从小就被这些地痞流氓给控制着,成为他们赚钱的工具,长期遭受挨打,心理早就变得有些扭曲了。

     对于给他们钱的好人,不但不会感激,反而还会把对方给当做傻子,相反对于这些压榨以暴力手段对付他们的地痞头子充满了敬重和信任。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这叫斯德哥尔摩症状。

     拥有这种心理病最多的,就是小偷行业,在这个行当中,那些老偷都会培养一些小孩子当小偷,传授这些小孩子偷盗的技术,而这些小偷如果不能完成偷盗的任务,少不得要挨一顿拳打脚踢。

     可即便这样,这些小偷想的不是逃离,而是该怎么完成老偷交代下来的任务,一旦完成了任务,得到了老偷的一句夸赞,心里便是会高兴的不得了,以此而感到自豪。

     “这只是其一,其二你给这些假乞丐钱,让得这些地痞流氓觉得靠着这方法可以赚钱,只会是把更多的小孩给控制住,给弄成乞丐,甚至为了获取大家的同情,还会把这些小孩给弄成残疾。”

     做善事,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个善用对了地方,有些时候做善事反而会导致恶的结果。

     在苏云的前世,以前通讯信息还不发达的时候,便是有着许多黑帮份子控制着那些乞丐,买来一些孤儿,把这些小孩给弄成残疾,为的就是博取大家的怜悯之心,愿意多给点钱。

     不然的话,那些手脚残废的乞丐,又是如何做到白天出现,晚上就消失的。

     “我明白了,是我错了。”

     苏云分身醒悟了过来,而与此同时的是,院子的门被推开了,一群衙役冲了进来。

     “刘头,这是弄什么?”

     地痞头子看到衙役出现,先是愣了一下,但随后便是恢复平静,作为地痞,他和衙役之间可没少打交道,在衙门也是有靠山的。

     “带走!”

     领头的衙役却没有理会地痞头子的近乎,直接是吩咐手下衙役抓人,地痞头子不干了,立刻喊道:“刘头,我和赵哥可是兄弟。”

     赵哥,指的是赵德龙。

     刘头看了地痞头子一样,这家伙还不知道赵德龙已经是出事了。

     “李二,你占着赵德龙替你撑腰,欺压百姓,横行霸道,本典吏这一次抓的就是你。”

     院子门口传来一道清朗的身影,许清平走了进来,衙役们连忙给让开一条路,这位可是新的典吏,负责管辖他们这些压抑,最关键的是这位还是朱主薄亲自关照的,在整个衙门是仅次于三位主薄的,至于说知府大人,那离着他们这些衙役来说太远了。

     新官上任三把火!

     许清平刚当上了典吏,第一个自然是拿赵德龙开刀,而眼前这批地痞流氓,就是赵德龙给罩着的,也是欺压一方百姓的毒瘤,在他的铲除范围之中。

     这些地痞被衙役给待下去,许清平看了眼躺在地上的苏云分身,一旁的那位刘头却是走上前来,压低声音小声道:“典吏大人,如果要让赵德龙没有翻身之日,那眼前就是个好机会。”

     许清平听明白了刘头的意思,以赵德龙目前所犯的事情,以现在的大明律来审判,最多就是被撤职,而赵德龙在衙门当了这么多年的书吏,关系是根深蒂固,就算被撤职了,也有可能会东山再起。

     要想不给赵德龙翻身的机会,那就只有给赵德龙安上命案,而眼前这流浪汉就是个机会,流浪汉被这些地痞流氓给囚禁,如果因此而死了,作为这些地痞流氓背后的靠山,赵德龙自然也算是背负上了命案,那就不是撤职那么的简单,就算不死也得发配充军,这辈子都不可能有机会回来。

     死一个无关紧要的流浪汉,不仅可以让对手永无翻身之日,还因此在衙门里立了威。

     “大人放心,这次来的都是我的心腹,事情不会传出去的。”

     刘头的话语犹如魔鬼的诱惑,许清平内心有那么片刻的动摇,可最终还是摇头拒绝了。

     “将他送医救治。”

     做出决定了之后,许清平松了一口气,他却不知道的是,如果他做出了另外一个决定,那么他现在所得到的一切都将会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