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第13章 康某记事
最快更新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京城!

     大明皇宫!

     此刻当今圣上和供奉团的几位长老面色严峻坐在原地。

     “江南路饶州府,有鬼将出世,诸位供奉有何意见?”

     大明朝当代皇帝崇仁帝面带忧色,十五年前的那一次鬼将出世,他才刚刚登基,那一次差点整个京城都被那鬼将给占领。

     “圣上应该知道,要对付鬼将,必须得是镇龙卫的龙卫出手,但目前镇龙卫的龙卫只有八位,其中尚能出手三次以上的也只剩下四位。”

     左首的一位老者说的话让得在场的人面色又变了一分,对付鬼将,朝廷不是没有办法,只是镇龙卫的那些龙卫,更多的是起震慑作用,出手一次,也就代表着朝堂对鬼怪的震慑力下降一分。

     “圣上,我建议还是先让两位龙卫大人前去,但别轻举妄动,最好是可以与那鬼将谈判,几天前得到线报,西域那边也是蠢蠢欲动。”

     崇仁帝面色一暗,大明现在已经是到了内忧外患的地步了,国内诸多妖魔鬼怪需要震慑,而国外诸多国家对大明也是虎视眈眈。

     “那就麻烦两位龙卫大人前往,倘若这鬼将不伤害百姓,可以与其进行谈判。”

     崇仁帝最终做出了决定,一如洪家老祖所判断的那样。

     饶州城!

     洪家老祖洪森带着洪家几十嫡系弟子全都赶了过来,而在进入饶州地界之后,洪森便是吩咐道:“严儿,你带着人按照我吩咐的,去把城隍庙给毁掉,再把那城隍神像给带来。”

     “父亲放心吧,绝对让城隍庙片瓦都不存。”

     洪严很有信心,不过是一个城隍庙罢了,想要毁掉还不是轻易的事情,至于说官府的人,此刻官府还有镇虎卫的人都把所有心思放在那位出世的鬼将身上,谁还有心思来管个城隍庙。

     “这位鬼将大人和那城隍爷的恩怨可是颇深,毁掉了城隍庙,鬼将大人必然会满意的。”

     毁掉城隍庙,这是洪森给那位鬼将准备的投名状,因为他知道那位鬼将的一些来历。

     洪家和兆头镇的许家也是远房亲戚,二十年前,许家老爷子九十大寿,他代表洪家来参加过寿宴,也正是在那一次寿宴上,发现了许家那口古井的不同之处。

     那口古井之下,沉睡着一位鬼怪。

     因为不知道那鬼怪的实力,洪森并没有去惊醒对方,随后便是查找关于古井的线索,终于是在许家老一辈还有镇上一些老人家的口中知道了这古井的来历。

     这古井,可以追溯到宋朝时期,当时的兆头镇比现在可要繁华许多,因为这镇上有一个酿酒厂,所酿造的酒堪称佳酿,是达官贵人桌上必备酒水。

     而兆头镇的酒之所以好,是因为兆头镇的水好,用来酿酒的那口古井,里面的水清澈甘甜,而这个酒厂便是归属于当时的富商苏云。

     提到这位富商苏云,在饶州地方志上有许多的记载,都说这是一位大儒大善人,但洪森却是从另外一本《康某记事》中了解到,这位富商另外真实的一面。

     康某,真实姓名不详,却是当时的饶州当地人,按照他这书中所记载,苏云不过是一个伪君子,什么大善人都是装出来,实际上是一位心胸狭隘,眦睚必报的小人。

     书中记载,宋宝元二年,时饶州城听雨轩有一花魁,堪称人间绝色,引得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

     如此绝色,那苏云也是动容,想要占得花魁,只是那花魁却是心高气傲之辈,看不上满身铜臭味的苏云,断然给拒绝了。

     然而让那花魁没有想到的是,被拒绝的苏云恼羞成怒,直接是让听雨轩给花魁封了牌,这一辈都不允许她赎身,那花魁赎身无望,却又不想随意委身恩客,便是只能靠着弹曲赚取一点微薄收入。

     堂堂花魁被逼到连一件衣服都买不起。这是何等的羞辱。

     而这还不是最过分的。最过分的是富商苏云在死后还不放过这花魁,竟然要花魁陪葬,花魁被逼着无奈。最后投井自杀,而那井就是许家大院的这口井。

     这是花魁对苏云的报复,让苏家的这酿酒作坊从此就废掉了。

     看完了这份《康某记事》,洪森便是确定,这位花魁鬼将大人最恨的就是苏云,而那位苏云现在成为了城隍爷,所以只要自己把城隍庙给砸掉,这位花魁鬼将肯定会接受自己得投诚。

     吩咐完后,洪森直奔兆头镇而去,不过一刻钟便是到了许家大院前。

     “洪家人怎么来了?”

     洪森的出现让得陈山面色一皱,隐约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豫章府洪家洪森,恭迎鬼将大人。”

     洪森直接是跪在了许家大院门口,这一幕看待了敢来的其他鬼怪,陈山的脸色则是变得无比难看起来。

     他猜出了洪森的心思,洪森是要向这鬼将投诚,同时他也是猜到了洪森为什么敢冒天下之大不纬,洪森这是赌朝堂不会和这位鬼将开战。

     身为镇虎卫的他,自然更清楚朝堂目前的情况,很大可能是不会和这位鬼将开战。

     “恩师,这洪家老祖宗这是连脸皮都不要了!”

     “有些人为了自己得野心,连亲人都能够出卖,更何况只是出卖种族。”

     洪森自然知道他这一跪,会背负诸多骂名,但那又怎样,等到他成为了鬼将的代言人,谁还敢嘲笑他。

     “他想要投诚,也要这位鬼将肯接受他。”

     “倘若这鬼将不接受他,那洪家就该成为一个笑话了。”

     围观的几位饶州附妖师轻声议论,陈山却不这么认为,这洪森敢这么做,肯定是有把握了,不然不会冒这个险。

     “为了恭贺鬼将大人出世,洪家给鬼将大人准备了一份礼,现洪家弟子已经前往饶州城隍府,一刻钟后城隍庙将不复存在。”

     洪森的话让在场附妖师和鬼怪一脸疑惑,这城隍庙和这位鬼将又有什么关系?,唯独陈山和柳青两人面色变得有些古怪,城隍庙。那不是罗前辈的地盘嘛,洪家人去拆城隍庙,这跟找死有什么区别?

     而与此同时,一直没有动静的许家大院却是有了变化,一股黑雾涌出,瞬间将洪森包裹在了其中,连人带雾涌回院子里。

     跟着跪在洪森身后的洪家子弟看到自家老祖宗被卷入院子,一个个脸上露出了狂喜之色,老祖宗赌对了,鬼将大人接受投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