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第七章 城隍行礼
最快更新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东兴楼酒楼大厅总共可以摆下十八桌,而此刻这十八桌也都是人满。

     但诡异的是,整个大厅,只有两桌有着推杯换盏的喧闹笑语,另外十六桌一片寂静,吃东西夹菜都是小心翼翼,生怕发出声响惊扰到这两桌。

     刘主薄和赵德龙更是胆颤心惊的站在桌子一边,靠近也不是,离去也不敢。

     “这来观礼自然是不能空手而来,令郎今日束发,我与鹅湖书院的秦院长相识,令郎如果还未拜授业恩师的话,本官可以代为推荐。”

     柳青主动开口,他的话让得许清平动容,连忙拉着自己儿子起身行礼。

     授业恩师,这可不一般,这是仅次于科举考试的座师,那是如同父子关系一样的师生之情。

     鹅湖书院,可是江南四大书院之一,而秦院长更是曾经官至三品,几年前才回归到书院担任院长一职,当时江南诸多世家都想让自家孩子拜秦院长为师,可都被秦院长给拒绝了。

     当然,这些详细内情许清平是不知道的,他从朱主薄的话语中知道这位柳大人来历非同小可,这样的大人物自然不会用大话来诓骗自己。

     柳青说话的时候,一直在观察这罗老头,当看到这位罗前辈表现的跟普通老人家见到官员时候一样的拘谨,不得不心生钦佩,真不愧是罗前辈,实力深不可测不说,这装的也是真像。

     如果不是自己知道真相的话,怎么也不会把眼前的罗前辈和一位顶尖强者联系到一起。

     “孩子束发可不是一件小事,不知道老先生给自己外孙准备了什么礼物?”

     虽然恩师一再交代过自己不得暴露罗前辈的身份,可看到罗前辈装的如此形象,他这心里总是有些忍不住了,等到开口问完之后便是有些后悔了。

     “回大人,小老儿没有什么好东西,给求了一道平安符,希望城隍爷可以保佑安儿这辈子平平安安。”

     罗老头惶恐站起,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平安符,看到这平安符,朱主薄有些疑惑,而许清平一家人倒是没什么意外。

     自己岳父住在城隍庙,对城隍爷很是敬重,也是请了很多次平安符回来了,就连许清平自己腰间香囊内都藏着一枚平安符。

     许清平不意外,柳青在看到那平安符的时候,眼瞳瞬间放大,因为他感受到了平安符上的一股纯净能量,这股能量让他手臂上的老蝶都被惊醒了。

     “爹,去年你就给了安儿一个平安符,安儿才佩戴上没多久呢,你这又给一个平安符,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对自己外孙舍不得花钱抠门呢。”

     罗柔话语中有些嗔怨,自己丈夫三十岁生辰的时候,父亲送的是平安符,自己婆婆五十岁寿诞的时候,父亲还是给送的平安符,虽然丈夫和婆婆不说,但亲戚当中多少是有些闲言碎语的。

     “许夫人,你这就错了。”

     罗老头还没辩解,柳青就先不干了,开什么玩笑,这哪里是平安符,这简直就是护身符,这样的宝贝如果拿出去卖,几千金都会有人愿意买,这是真正价值连城的宝贝啊。

     “这平安符看起来是普通,但却代表着罗老先生的一份心意,这是长辈对晚辈的关爱,说实话,我都有些羡慕令郎了,倘若我能有个长辈送我这么个平安符,必然激动涕零。”

     柳青这话一出口,许清平一家人表情都变得古怪,朱主薄此刻却是轻轻捻了一下胡须,老眼中有着明悟之色。

     这位柳大人,是冲着那位罗老先生来的。

     之所以能够猜出这一点,是因为他当初跟随知府大人的时候,也说过相类似的话。

     当年知府大人回家访亲,老夫人上了一道腌萝卜,自己就着几粒萝卜丁便是吃了一碗饭,一边吃还一边流泪哽咽,老夫人询问原因,自己告知老夫人,当初自己求学时候,母亲也是给了一坛腌萝卜带在上边就饭,这腌萝卜在自己眼中胜过任何美味佳肴,因为这是母亲对孩子的关爱。

     因为睹物思人,才会忍不住流泪哽咽。

     正是因为这一番话,他才从知府大人身边的一个普通幕僚变成了心腹,到后面更是一路提拔到了衙门主薄的位置。

     现在看这柳大人的表现,和自己当初何其相像。

     但让朱主薄不明白的是,这位罗老先生会是什么身份,才能让柳大人这么的……这么的奉承,以柳大人的地位就是知府大人也得是客客气气对待的啊

     “柳大人教诲的是,内人不懂岳父大人的一片慈爱之心。”许清平倒是没有看出这些端倪,只是觉得这位柳大人可能是一个重孝之人。

     酒宴的氛围就在这种略带一点古怪的气氛下进行下去,柳青也没敢待太久,怕这位罗前辈不满,便是随后找了一个理由离去,朱主薄自然也是跟着离去。

     从头到尾,两人都没有理会过刘主薄和赵德龙两人,柳青是压根不认识这两人,而朱主薄则是知道,不管是刘主薄还是赵德龙,这一次都完了。

     “清平,今日是你孩子束发,我这刚好有一枚玉佩……”

     “刘大人,这玉佩如此贵重,我可不敢收。”

     看到刘主薄拿着一枚玉佩走过来,许清平是当场拒绝了,他在衙门也待了十来年了,自然是知道刘主薄为何会前后态度变化如此之大的原因。

     “那……那我敬你一杯。”

     刘主薄表情有些尴尬,不过相比起自己的前途,他脸上依然是赔着笑。

     “刘大人,真是不好意思,我本来就不胜酒力,刚陪着朱大人和柳大人喝了几杯,已经是有些头晕了,下次吧,下次再宴请刘大人表示歉意。”

     许清平的态度很坚决,也不给刘主薄多说的机会,给了自己亲朋眼神示意,一家人径直起身离去。

     “刘大人,这许清平太嚣张了,靠上了朱大人,就不把你给放在眼里了。”

     赵德龙在刘主薄耳边小声轻语,然而得来的却是刘主薄的一个响亮耳光,“你懂个屁,你真以为我怕的是朱大人吗?”

     后面的话,刘主薄并没有说出来,他恐惧的是那位柳大人。

     许清平如果认识朱大人的话,早就当上典吏了,这说明许清平和朱大人并不相识,这一次朱大人会来完全是因为那位柳大人的缘故,但这恰恰是最让他恐惧的地方。

     那位柳大人,他曾经在知府大人府邸见到过,当时知府大人在书房召集他们三位主薄商议事情,听到下人来报有人上门,立刻是放下事务出门相迎,而且还把对方给请到了主位入座,上门的便是先前这位柳大人。

     像朱主薄这样有品级的,也算是朝堂官员了,知府大人要拿下也得找个理由,但像自己这种没有品级的,知府大人一句话就可以把自己给裁撤掉。

     刘主薄一脸惊慌急匆匆离去,赵德龙捂着被扇耳光的脸颊阴着脸,而此刻在场的其他衙门书吏也顾不得什么了,一个个起身离去,路过赵德龙身边的时候,就当没看到过这位。

     赵德龙是倒台定了,甚至可能刘主薄也要遭殃,这个时候如果他们还和赵德龙走的近,谁知道许清平会不会记恨在心里。

     因为这想法,一个个都迫不及待的离去,生怕走的晚了到时候被许清平给误会。

     ……

     东兴楼发生的事情,苏云并不知道,就算是知道了也最多是莞尔一笑,他会赐予罗老头平安符,并不仅仅是因为罗老头给他清扫了十几年的大殿,更是因为以望气之法看出了罗老头的善气。

     这是一个做了不少善良之事的老人,行善之人不一定本人就会有善报,也可以福泽到后人身上,像这一次罗老头的女婿许清平便是受了这福报。

     傍晚时分!

     城隍庙迎来了一人,这是一位穿着僧衣的中年和尚,当和尚走进来的刹那,苏云的身影便是从神像而出,亲自到了门口,朝着中年和尚鞠了一躬,以表主家之欢迎。

     “善气凝聚如伞盖,此乃真大善人,诸天神佛见之都得以礼相待。”

     苏云看着中年和尚,以望气之术可以看到和尚的头顶善气凝聚成伞盖护佑他周身,这可要比罗老头的善气多出太多了,罗老头不过是凝聚成花。

     中年和尚看不到苏云的身影,在进了城隍庙后四处扫了几眼,发现没人便是快速走向了城隍主殿。

     神像前,中年和尚双手合十行礼拜祭,苏云在一侧回礼。

     “城隍爷,小僧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城隍爷莫怪。”

     拜完后,中年和尚说完这话,把别在腰间的布袋给解了下来,而后将摆在神台上的瓜果供奉全部都给倒进了布袋里。

     这一幕,苏云看的是目瞪口呆。

     好家伙,我以礼相待,你倒好,惦记上了我的贡品。

     布袋装满之后,中年和尚又朝着苏云的神像拜了拜,而后背着布袋急匆匆的离去。

     没多久,从自己女婿家里回来的罗老头,又一次传来了骂声。

     “这是哪个天杀的,连城隍爷的供品也敢动,就不怕吃了烂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