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第八章 花和尚
最快更新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带湖街!

     饶州城内的一条普通街道,而在这条街道上却是有着一座寺庙。

     护生寺。

     一座不伦不类,有点像是百姓人家居住的院子改造的寺庙,背着布袋的中年和尚便是进了这间寺庙。

     只是,和尚进了寺庙之后便是愣住了,因为在他的前面,站着几位穿着僧衣的僧人,正一脸怒容的瞪视着他。

     “师傅?”

     “你已被逐出寺庙,脱去佛籍,老衲可当不得你师傅。”

     道缘听着自己授业法师的话,眼神一黯,早在八年前,他便是被逐出了香山寺,已经不算是佛家弟子了。

     “道缘,当初把你逐出佛门,本想着你会悔改,没想到这些年来你不但不知悔改,反而心怀怨念,自建寺庙,让佛祖神像受污。”

     “正性方丈的话,小僧不敢苟同。小僧何曾让佛祖神像受污?”道缘抬头反问,看向了站在自己师傅左边的香山寺正性方丈。

     纵然被逐出了寺庙,被脱去了佛籍,但他仍然是三宝弟子,从来不敢做玷污佛门之事。

     “还要狡辩,你这寺庙藏污纳垢,不就是当着礼佛之名义,做那见不得人的勾当,当初若不是如此,老衲又怎么会把你给逐出寺庙。”

     “你这寺庙收留那些青楼勾栏女子,败坏我佛门风气,纵然你已经被逐出寺庙,但老衲也容不得你做这些事情。”

     听到正性方丈这话,道缘明白了对方的来意了。

     “恕弟子不能认同!”

     道缘很坚决,他不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是亵渎佛祖!

     “道缘,方丈也是为你好,你慧根极佳,只是误入了歧途,现在回头亦不算晚,只要你真心悔改,几年之后也可以重回寺庙。”

     道缘的师傅源性法师在一旁开口相劝,道缘是三十岁才入的佛门,但却极具慧根,诸多佛教经文都被参透,如果不是八年前发生的事情,现在最起码也是寺庙长老了。

     对于自己这位弟子,源性是真的觉得可惜,八年前他就劝说过自己弟子,只要诚心认错,他便是会向方丈求情,保留佛籍也不会逐出寺庙。

     可谁能想到,自己这弟子如此的倔强,坚决不认错,这才惹得方丈和其他几位长老将其逐出寺庙。

     原本源性觉得,等道缘离开寺庙后碰了壁便是会回来了,而情况也确实是如他所猜想的那样,道缘被剥除了佛籍,方圆数百里,没有一家寺庙愿意收留道缘。

     然而让源性没能想到的是,在入寺无门的情况下,道缘竟然把他出家之前的院子给改造成了寺庙,自己在这寺庙里念经诵佛。

     这也就罢了,可最关键的是道缘竟然还不知悔改,与那青楼勾栏女子暧昧不清,这简直就是对佛祖的亵渎。

     “正性方丈,源性法师,小僧有一疑惑萦绕心头,还望两位大师解惑。”

     道缘正视着两位法师,正性方丈没有开口,源性法师却是问道:“你有何疑惑?”

     “出家之人,该四大皆空,放下执念,可我佛慈悲,又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小僧挽救那些可怜婴儿,请问错在哪里?”

     两位法师有那么一瞬间的愣神,道缘知道他得不到答案,因为八年前在香山寺的戒律堂中,他便是问过相同的问题。

     十年前,三十岁的他,选择了出家为僧,之所以出家为僧,并不是因为日子过不下去,想去寺庙求个温饱。

     出身在富贵人家的他,自幼不缺衣食,二十岁那年听从父母的安排迎娶了并不喜欢的女子为妻,此后夫妻生活并不和谐,最后走上了和离之路。

     与妻子离婚之后,父母又给安排了一场婚事,可这一次的婚姻同样让他感觉到了痛苦,不过两年又一次和离。

     二十七岁那年,父母去世,守孝三年之后,心中苦闷的他终于在三十岁那年到了香山寺出家为僧。

     剃发为僧,念经诵佛的日子,道缘过的很是自在,后来寺庙派他去接待来寺庙上香的香客,他发现一个奇怪现象,经常会有女子在寺庙流泪不止的祈福。

     后来,又一次遇到一个流泪的女子香客,道缘终于是没能忍住好奇,上前询问情况,这才得知了其中原由。

     这女子是城内勾栏女子,不小心怀孕,但勾栏女子哪里能够怀孕生子,在青楼管事的安排下已经是堕了胎,这是来寺庙祈福超度被堕掉的孩子的。

     面对这些可怜女子,听着他们在遭遇,道缘的内心遭到了无比冲击,再看到那挂满一面面墙壁的超度牌,他坐下了一个决定。

     让这些可怜女子的孩子能够生下来,那这些本该来到世上的婴儿能够平安出生。

     佛祖慈悲扫地恐伤蝼蚁命,这一条条生命不比蝼蚁更加珍贵?

     为此,道缘把出家前家里的积蓄给拿了出来,让那女子回去告诉同伴,倘若有谁怀了孕,他便会出钱负担其从怀孕到分娩的所有费用。

     那青楼的老鸨管事不答应,他便是亲自上门劝说,遇到实在不同意的,只能是拿钱将怀孕青楼女子,从怀孕到生完孩子坐月子这段日期的所能给青楼赚的钱财如数奉上。

     于是,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饶州城内便是有一则传闻,有一位花和尚经常出入青楼勾栏,后来更是被人发现,这位花和尚来自于香山寺。

     那一天,香山寺所有僧人聚集于戒律堂,那一天,道缘在问完那个问题之后,被剥夺了佛籍赶出了香山寺。

     离开了香山寺,没有了寺庙愿意收留他,他便将自己原来的旧居给改造成了寺庙,依然坚持着救助这些可怜女子的事情。

     哪怕有人讥笑他是花和尚,他也只是一笑而过,你说你的,我做我的,我就是皮厚,刀枪不入。

     “道缘,出家人四大皆空,当初你入佛门,不就是为了放下这些世俗杂事,可你现在的行为,哪还有一点出家人的样子。”

     听到自己正性方丈的话,道缘抬头,问道:“按正性方丈所言,出家人四大皆空,只要待在寺庙念经诵佛便可,可小僧想问一句,那些香客来寺庙是求佛还是求僧?”

     “自然是求佛。”

     “既然香客们求的是佛,那寺庙僧人又有何颜面用香客之钱满足自己衣食住行?岂不是该自行劳作?”

     道缘的话让得正性方丈面色变化了一下,源性法师连忙呵斥道:“道缘,你深陷执念太深了。”

     “倘若弟子做的这些是执念,那弟子愿就执念到底。”

     “道缘,你以为你做的是慈悲之事,可慈悲出祸害,这些孩子本不该到这世上受罪,可因为你的行为,让得他们在这世界降生,一出生便是孤儿,更别说你早已没有能力抚养这些孩子,这些孩子最后只能是流浪街头,倘若心术不正走上邪恶之路,谋财害命,此因果便是由你而起!”

     一直未开口的另外一位僧人在这个时候却是怒目瞪视道缘,道缘整个人如遭雷击,脸上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他震惊的,不是僧人的这番话,还是这番话中潜在的意思。

     无力抚养孩子!

     这八年来,一开始他靠着自己家里的积蓄抚养着孩子,后来随着孩子的增多,不得不选择变卖一些家产,同时靠着一些善良香客们的捐赠,倒也能够维持下去。

     可就在三个月前,那些原本每年都愿意捐助一些银两的香客全都消失了,上个月,寺庙实在是没钱了,他厚着脸皮找上门,可这些香客全都避而不见。

     道缘在今天之前都不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但是此刻,当香山寺这位戒律堂的长老说出这番话后,他这才明白,这是香山寺在从中破坏。

     “是你们做的?”

     “你如此亵渎佛祖,败坏佛门形象,我等身为佛家弟子,岂能继续容你!”

     戒律堂的这位长老也不藏着掖着,此事确实是他所为,是他找上了那些香客,让那些香客停止对护生寺的捐助。

     “这可是三十六条生命,就为了你们所为的佛门面子,你们就不顾这些孩子的死活吗?”

     道缘气的浑身都在颤栗,然而戒律堂的那位长老不为所动,继续道:“这些孩子我们自然会给其找人家收养。”

     “男孩有人收养,可那些女孩呢,这些女孩谁会愿意收养,最终岂不是落入那人贩子之手,步了母亲后尘。”

     这八年来,也有人找上门来想要收养孩子,但都是想要收养的男孩,而少数几个想要收养女孩的,道缘也是看出来,根本就是不怀好意,就是人牙子,指望着把女孩带走养个一两年就卖到勾栏去。

     “这是你种下的因。”

     戒律堂长老简单答了一句,再次喝道:“现在再给你一次机会,拆掉这护生寺,你莫要冥顽不灵。”

     “不可能,只要我还有一口气,这护生寺便会存在,哪怕是乞讨,我也会把这些孩子抚养长大。”

     道缘并不退缩。

     “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老僧了。”

     戒律堂长老说完这话,一旁的源性法师脸上有着不忍之色,因为他知道自己这师弟要做什么。

     ps:今天周末晚上还有一更,明天新的一周,求点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