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饶州城!

     雨水过后的天空湛蓝如洗,而风雨之中不倒的护生寺和被雷雨摧毁的香山寺,成为了这一天百姓们的谈资。

     百姓们三五成群,茶楼酒馆包括说书人,到处都是讨论着这事情。

     “你们知道吗,贾老板知道了这事情,让下人抬着几十袋粮食送到了护生寺,还给送上了五百两银票。”

     “贾老板,哪个贾老板?”

     “还有哪个啊,就是城西那位贾老板。”

     “原来是他啊,那可是咱们饶州第一首善啊,我听说贾老板原来每年都会给香山寺捐赠五百两。”

     “不止是香山寺,贾老板每年也给城隍庙捐赠香火钱呢。”

     ……

     城隍庙内!

     “开始签到!”

     【获得长明灯塔】

     【可保点灯者百邪不侵】

     摆在苏云神像一侧的灯塔,一共有九层,底层最宽,而后逐步缩小,到最上面一层便是只有九盏。

     城隍庙内原来是有一个长明灯塔的,并且所有的灯都已经是点满,原来灯塔的顶层只有一盏长明灯,在那灯罩之下放着一张黄纸小字,上面写着一个名字:贾全安。

     贾全安,饶州城有名的富商,但饶州百姓对这位贾老板会如此耳熟能详,是因为这位贾老板是饶州首善。

     饶州最有名的大善人。

     整个饶州府境内,但凡是有需要捐赠的地方,都能看到这位贾老板的身影。

     修桥铺路、救济灾民,提起这位贾老板,谁都要竖一个大拇指,而贾府也就坐落在饶州城的城西。

     一身儒衣的苏云今日便是出现在了这贾府门口。

     贾府的门口有不少衣衫褴褛的百姓正在一旁排着队,领着贾府救济的米粮。

     大门口,苏云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些百姓们再领取了米粮之后,都会朝着贾府门口鞠个躬,说上几句感谢贾老爷的话语然后才离去。

     不远处,走来了两位女子,看到这两位女子出现的时候,原本排队领取米粮的穷苦百姓们,立刻是朝着女子那边鞠躬。

     “是贾小姐回来了。”

     “老天保佑贾小姐长命百岁。”

     “贾小姐肯定是长命百岁的,是要保佑贾小姐先找个如意郎君。”

     贾宁薇看着这些像自己鞠躬行礼的百姓,连忙侧身避开,这种情形她已经是遇到太多次了,有时候不止是在家门口,在城里遇到了,这些受了自家救济的百姓也会向自己鞠躬。

     “竟然是她,还真是缘分。”

     苏云也没想到,这位贾善人的女儿就是当初在城隍庙内,自己给了姻缘绳的女子,这么看来自己和这贾家还真是有缘。

     贾宁薇走到了门口,守在门口的下人轻声说了几句,她便是将目光看向了站在门口的苏云,想了下后还是走了过来。

     “这位先生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苏云穿着儒衣,看着像读书人,但却不是那种秀才衣服,说明是没有考取到功名的,一位中年读书人站在自己家门口,这种情况贾宁薇也是遇到过许多次了,那就是上门来借点钱的,只是因为放不下读书人的面皮,不好意思开口。

     苏云笑笑,沉默不语。

     “先生跟我进来吧。”

     贾宁薇已经是默认了自己的猜测了,知道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这位就算是要借钱,也不会说出口的。

     跟着贾宁薇进了贾府,门口的下人们已经是见怪不怪了,这样的情况他们见得多了,其中还有两位下人还给了苏云一个鼓励的笑容。

     老爷说过,越是落魄之人那自尊心便是越强,切不可讥笑他们。

     贾府的面积很大,穿过几个回廊之后,贾宁薇带着苏云来到了一个大厅,丫鬟小梅则是奉上了香茗。

     苏云道了声谢谢,端着茶杯品尝起来,贾宁薇等到苏云喝了几口之后,这才开口道:“先生来我贾府,可是有事情?”

     “是有事情。”

     “先生有事情不妨直说,如果能帮得上的话,我们一定尽力。”

     “我想卖一盏灯给贵府。”

     贾宁薇眉头微蹙,以往那些生活落魄的读书人上门来借钱,因为不好意思空手借钱,会拿一些字画甚至书帖来,这卖灯的还是第一次。

     “灯,是先生的家传之物吗?”

     “算是吧。”

     系统出品,应该算是自己的吧。

     “想来这灯先生没有带在身上,不过也不打紧,先生要卖多少钱,等拿了钱,回去之后抽空再给送来就好了。”

     贾宁薇已经是想好了,对方开口说个数字,她让账房那边给钱,至于这灯她也不会真的去催着要,倘若真是人家祖传之物,那就更要不得了。

     “五千两!”

     “什么!”

     站在一旁的小梅,听着苏云的狮子大开口,忍不住惊叫了一声,而贾宁薇也是面色沉了一下。

     救急不救穷!

     这是父亲交代的话,遇到落难急需银两的人,家里可以给个几两甚至几十两,但五千两这已经不是救急了,这分明就是狮子大开口来讹诈的了。

     “先生不会是跟我开玩笑的吧。”

     “没开玩笑,就是卖五千两。”

     贾宁薇深吸一口气,让自己情绪平静下来,沉声道:“先生要卖的是什么灯,能值这个钱?”

     “城隍庙的长明灯。”

     苏云很淡然,然而说出的话却是让得贾宁薇都无法保持平静了,城隍庙的长明灯,那玩意一两银子点一年,这人还敢说是他家传之物,还开口要个五千两,这分明就是个无赖上门了。

     “先生如果继续这样开玩笑的,我只能是送先生离去了。”

     “小姑娘做不了主,那就让你父亲出来吧,我相信他会愿意付这个钱的。”

     一旁的小梅听着不干了,怒视着苏云,说道:“小姐,这人就是无赖,不要理他,让管家把他赶出去就是了。”

     “送客!”

     贾宁薇俏脸一冷,有两位下人从门口走进来,满脸怒色,苏云倒是老神自在的坐在椅子上,也不起身,自顾喝着香茗。

     “先生既然不走,那只能是让人请你出去了。”

     两位下人得了自家小姐的吩咐,就要上前逼迫苏云起身,只是两人刚走几步,门外便是传来了着急的喊声。

     “住手,都住手。”

     一位肥胖的中年男子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看到端坐在椅子上的苏云,眼瞳瞬间放大,那表情仿佛跟看到了鬼一样,下一刻直接是噗通一声跪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