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第六章 走大运
最快更新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石厦村!

     饶州府与婺源府交界村庄。

     七星村!

     饶州府与江山府交界村庄。

     吴家村!

     饶州府与鄱阳府交界村庄。

     青石村!

     饶州府与延平府交界村庄!

     四座村庄,今日同时有四块石碑从天而降,三块没入土中,只留出半截,上书“城隍界碑”四个古朴大字,还有一块则是落入溪水之中,沉入淤泥之中。

     ……

     东兴酒楼!

     饶州城东城一家老牌酒楼,许多家底殷实人家办喜事都会放在这里,许清平今日便是在这里给自己儿子举办束发礼宴,邀请了诸多亲朋好友。

     “岳父大人来了,快请进去入座。”

     罗老头赶到酒楼口的时候,发现自己女儿和女婿站在门口迎客,不过夫妻两人脸上都没有什么高兴之色,尤其是自己女婿还阴沉着一个脸。

     “小柔,我看你们两人脸色不对,是有什么事情?”

     “还不是那赵伟龙故意搞鬼。”

     听着自己女儿埋怨的话,罗老头知道为什么女儿和女婿脸上会没有笑容了。

     自己女婿是在衙门里当书吏,这一次外孙束发礼,特意请了不少衙门里的同僚前来喝酒,可没想到的是同为书吏的赵德龙也在这酒楼办宴席。

     “前不久衙门有一个典吏的职位空缺,清平和赵德龙竞争,赵德龙托人找了关系已经是确定了这个位置是他的,这是故意借此机会来奚落清平的。”

     “他都赢了,怎么还能这样。”

     “据说是让他多花了银两,我估计这才只是开始,等真的任职文书下来,肯定还会针对清平的。”

     罗柔脸上有着担忧之色,担忧的是这赵德龙记恨自己丈夫,现在成了自己丈夫的上司,以后恐怕还会更加刁难自己丈夫。

     “泰山大人,咱们先进去吧,马上也快要开席了。”

     许清平脸上强扯出笑容,该来的亲戚都来了,也不会再有宾客,领着自己老丈人进了酒楼。

     酒楼大厅的气氛很诡异,东边这边只坐了两桌客人,还空出了五六桌,而右边却是宾朋满座,七八桌人都坐满了,这右边的就是赵德龙的酒席。

     大厅内,有一大半都是许清平和赵德龙的衙门同僚,原本也在许清平的邀请名单之中,看到这些同僚坐在赵德龙那边的宴席,许清平倒也不怪他们,换做是他的话,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典吏虽然也是不入品,但整个衙门除了几位大人之外都无品级,而大人们又不会事无巨细的过问,典吏手中的权力可是不小。

     “许官爷,您这边如果客人未满的话,不妨挪让几桌出来给赵官爷,这几桌的钱,店里到时会退还给您。”

     东兴楼的掌柜过来了,他自然是认识许清平和赵德龙的,要换做平时是不敢说这种得罪许清平的话的,可他观察了一会也看出端倪了。

     许清平在衙门里失势了,赵德龙故意打压许清平呢。

     这让挪桌子,就是赵德龙嘱咐他的。

     一个失了势的衙门书吏,那地位还不如自己店里的伙计呢,他自然是知道该怎么取舍。

     “欺人太甚!”

     许清平冷着脸,他知道掌柜是故意的,故意想要拍赵德龙的马屁,可偏偏他也奈何不了这掌柜,他虽然在衙门当差,但一个书吏连品级都没有,是没有俸禄的,靠的就是衙门里给的一些补贴还有私下里赚的一些活动经费。

     如果赵德龙当上了典吏要打压自己,那些托自己活动办事的,发现自己根本帮不了他们,自然也就不会再找上自己,指望那么点补贴费用,还比不上一个普通商贩的收入。

     可即便知道这是赵德龙故意羞辱自己,许清平也只能是忍下这口气,这酒席退掉省下来的几两银子,不久的将来可能就是救命钱了。

     一边是冷冷清清气氛低沉,一边是热热闹闹觥筹交错,两个极端的对比,让得许清平有些忍不住,准备离去了。

     可就在许清平准备起身带着亲人离去的时候,酒楼门口处有男子匆匆走了进来,一脸激动表情走向了赵德龙,在赵德龙耳边轻语了几句。

     许清平认得这男子,赵德龙的小舅子,在衙门里当衙役,靠着赵德龙也是混到拘提的肥差。

     赵德龙在听完自己小舅子的话后,神情同样很是激动,故意看了这边的许清平一眼,高声道:“刘大人来了!”

     刘大人,这三个字瞬间让全场安静下来。

     “清平,这位刘大人是?”罗老头看到一下子安静下来的全场,好奇问道。

     “是衙门的刘主薄。”

     衙门里一共有三位主薄,除了排名第一位的朱主薄是有品级的,另外两位主薄是没有品级的,说白了就是朱主薄的助手,但对于普通百姓们来说,也是他们平日里能够接触到的大官了,更是许清平这些衙门官吏的直属上司。

     赵德龙带着人迎接出去,没一会便是见到赵德龙一脸殷勤的领着刘主薄走了进来。

     “怪不得赵德龙可以当上典吏,原来他背后靠山是刘主薄。”

     这个时候的许清平哪里还不明白,明明老典吏推荐的是自己,可最后赵德龙却当选了,原因就在于赵德龙身后站着刘主薄。

     刘主薄这边进来,赵德龙也是立刻让酒楼重新安排了一桌酒席,刘主薄在赵德龙的带领下施施然入座,在场的衙门官吏们自然是挨个去敬酒。

     “清平,既然是上官,为何你不去敬酒?”

     罗老头看着其他人都去敬这位刘大人,而自己女婿却是未动,心中有些疑惑,自己这女婿不是那种阿谀奉承之人,但遇到上官敬酒本就是应该之事。

     “岳父,你不知道,这位刘主薄就是赵德龙背后的靠山,我去敬酒只会自讨没趣。”

     许清平解释了一下,然而他不想过去,有人却是要逼着他过去。

     “许清平,刘大人在这里,你都不过来敬酒一杯?”

     赵德龙开口了,许清平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了,拿着酒杯走过去,向刘主薄敬酒。

     许清平一饮而尽,刘主薄却是连酒杯都没举起,只是“嗯”了一声,这态度也是让得衙门其他的书吏明白,刘主薄是真的要对许清平出手了,许清平完了。

     有几位书吏平日里和许清平也是交好,但在这关系到自己的饭碗事情上,他们也只能是选择站在了赵德龙这边,在一旁默默不语。

     被刘主薄冷落,这在许清平的意料中,深吸了一口气,许清平转身拿着酒杯回到自己桌上。

     “我们回家庆祝吧。”

     罗柔看着自己丈夫受委屈样子也是一脸的心疼,只想着带着丈夫快点离开这里,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门口又一次走进来了两道身影。

     唰!

     原本坐下的衙门众人,又一次集体站了起来,而这一次站的最快的却是刘主薄。

     先前行动缓慢,走路慢悠悠的刘主薄,这一次却是走的最快,脚下带风一般冲向了门口,但在离着门口两人还有两米距离的时候,直接一个急刹车把速度给降下来,不至于惊扰到这两位,而后步履轻盈迎上前去。

     “大人,您来了,赵德龙可真是好大的面子啊,连大人您都能请动。”

     刘主薄一脸谄媚,但朱主薄听完他的话后却是眉头一皱,冷声道:“什么赵德龙,本官是听说今日是许清平儿子的束发礼,本官听说许清平之子少年聪慧,将来必成栋梁之才,特此来讨一杯酒喝的。”

     朱主薄的话一出口,在场的人脸色都变了,变得极其的精彩,而被点到名的许清平也是惊讶的嘴巴微张,自己儿子聪慧是不假,但也没到栋梁之才的地步,更不可能到让朱主薄主动前来观礼的程度。

     朱主薄说完话就朝着许清平那一桌走去,直接是把刘主薄给晾在了原地。

     “朱大人!”

     许清平看到自己顶头上司来了,慌忙站起身,朱主薄却是一脸和蔼抬手给拦住了。

     “清平,老夫不请自来,讨杯薄酒喝,不会介意吧。”

     “朱大人能来是我和小儿的荣幸。”

     许清平就要请朱主薄和另外一位上座,但却被拒绝了。

     “我们是客人,客随主便,这上座还是留给老人家吧,这位老人家是?”

     看到朱大人身边的这位开口询问,许清平虽然不知道这位的身份,但能够和朱大人联袂行走的,想来也是一位上官,当下如实回答道:“这是我岳父。”

     柳青听着许清平的回答,一点也不例外,因为他来就是冲着这位来的。

     想到这位罗前辈的实力,还有对自己的救命之恩,柳青便是有些激动,只是来前自己恩师特意交代过,既然罗前辈不想暴露身份,那自己就不能泄露出一些端倪。

     柳青就这么在空位上坐下,朱主薄自然也不会要求主位,他这次来就是陪同柳青的,别人不清楚,但他是知道这位柳大人的身份的。

     那可是连知府大人都要礼让三分的存在啊。

     朱主薄虽然不知道这位和许清平有何关系,但这位柳大人拉上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他也是琢磨出来了,这是来给许清平站台的。

     看着许清平还有些懵懂发愣的模样,朱主薄心里感慨,恐怕许清平自己都不知道,他将会走多大的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