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赤骨成婚 > 番外03 蜜月
最快更新赤骨成婚 !

    不按常理出牌的婚礼结束之后,约定好的环球蜜月旅行如期而至。时念在临行的当天还提着一大拉箱的行李来到公司,和助理anna交代“遗愿”。

     “让财务部尽快把财务报表做出来,下一轮融资很快就要开始了,新项目一定要注意跟进,有什么问题马上告诉我……”

     “……”anna一脸汗地拿着小笔记本把她说的话都记下来,一边忍不住提醒她,“时总,你的飞机应该快起飞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还有一份很重要的合同我放在抽屉里了,你等会儿去取,我看过了,内容没有问题,你只要和李总谈好签字就行……”

     “安啦,你已经说过一次了……”anna简直感觉时念快被啰嗦大妈附体了,从说准备出发去旅行开始,嘴就没停下来过。

     时念还想说些什么,结果公司门外就杀进来一个五颜六色的人影

     嗯,沈弈戴着一顶宽阔的大草帽,身穿色彩斑斓的衬衫和沙滩裤,脚踩人字拖,看起来十分热带……也十分诡异。

     anna看见沈弈,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她真的被吓住了。

     这感觉就好像是国家领导人突然换上了草裙跳起了草裙舞一样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但是沈弈却对此丝毫都没有自觉,只是径直朝着时念走了过去,不由分说地拎起了某人的衣领,然后朝anna摆了摆手:“辛苦你了,今天出门忘记给她吃药了,又出来祸害人。”

     “沈弈,你松手啊!我话都没说完!”时念奋力挣扎着,总感觉还有一堆事情没有交代,简直恨不得把某人一脚踹飞。

     然而沈弈丝毫不为所动,平静地微笑着,然后就把挣扎中的某人毫不费力地拖出了公司的大门,留下了一众回不过神来的员工。

     奇景!简直就是奇景!

     一家三口的第一个目的地是马尔代夫,因为女儿还太小,就没有带出来。

     由于沈弈这个混蛋把她直接从公司“绑架”出来的关系,在飞机上,时念一直和他冷战,然后专心致志和小沈殊玩。

     “小沈殊,饿不饿?我帮你叫点吃的。”时念恢复了难得的母性,声音温柔,目光温柔,看得小沈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小沈殊摇摇头,一脸看大灰狼的表情:“不饿……”

     沈弈却探过头来,眨着无辜的眼睛道:“我饿……”

     “自己叫去。”时念毫不犹豫地回了他一记白眼。

     小沈殊耸了耸肩,然后回头看了一眼被晾在一边的沈弈,有点同情地压低声音道:“爸爸……你是不是又惹妈咪生气了?”

     沈弈一脸的可怜相:“你看看,你妈咪就知道欺负我。”

     时念在旁边听着父子两个的“悄悄话”,眉峰一挑,把小沈殊抱进自己怀里:“从现在开始到下飞机,你们两个不经过我允许不许说话!”

     哼,小沈殊和沈弈现在就在她面前上演父子情深,把她这个妈咪往哪儿放呢!

     然后,一路上,时念都把持着隔离沈弈的原则,给小沈殊讲故事,喂小沈殊吃东西,动不动就在小沈殊的小脸上波一下。小沈殊简直感觉时念转性了!之前他求她亲他她还别别扭扭的,今天真的是太奇怪了……

     沈弈腆着脸把脸凑过去:“老婆,也亲我一下。”

     “一边儿去。”时念瞥他一眼就把目光挪开,一脸的嫌弃。

     沈弈愤然挑眉:“有多少姑娘排着队等着亲我呢!你不亲,我找她们去!”

     时念丢回去一记白眼:“那你去吧,不过我的字典里从来都没有离婚,只有丧偶。”

     沈弈一下又没了声息。

     下飞机之后,沈弈主动承担拎行李的重任。这次他们的旅行就是寻常人的旅行,没有保镖没有服务人员,就是一家三口。所以沈弈提行李的工程还是蛮浩大……

     但是,某人根本不领情。

     时念抱着小沈殊轻轻松松地走在前面,先给小沈殊和自己一人买了一只冰淇淋愉快地吃了起来。

     沈弈凑过去:“我呢?怎么没我的份。”

     “自己买啊。”时念轻描淡写地拒绝了他。

     沈弈继续卖可怜:“你看,我提行李都提的没有手了诶。”

     时念拿出面巾纸细心地给小沈殊擦了擦嘴,然后又回他一个白眼:“我相信沈先生无所不能!加油!”

     “……”沈弈翻了个白眼,恨恨地看了一眼冰淇淋摊……

     把金发碧眼的摊主姑娘瞪得吓了一跳。

     到了酒店入住的时候,他们订的是高级套房,有两个房间。沈弈本来的分配是,小沈殊一个人睡,他当然是和时念一起睡。

     结果时念拎着自己和小沈殊的行李带着小沈殊走进了其中一间房间,把他的行李和他一起丢在房门外面。

     沈弈皱紧了眉头……这样问题就稍显严重了。

     他凑过去:“老婆,我听人说,新婚夫妻分房睡不好的……”

     “我们孩子都三岁了,算什么新婚夫妻?”时念双手环肩,一脸坦然地看着他。

     “……”沈弈无语凝噎,想了想又道,“小沈殊都三岁了,应该培养他独立自主的好习惯,让他自己睡一个房间比较好……”

     “小沈殊,你是想一个人睡,还是想跟妈咪一起睡?”时念抱过小沈殊,问道。

     小沈殊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好像看不懂沈弈的挤眉弄眼似的,扑进了时念的怀抱里,把头埋在她的颈窝:“我要跟妈咪一起睡!”

     “……”沈弈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坑爹……他只好再接再厉,“小沈殊,如果你自己睡,爸爸就给你买很多好玩的。”

     “妈咪也可以给你买。”时念毫不犹豫地打断了沈弈的怂恿。

     “……”沈弈这辈子绝对没有像今天这样吃瘪过!他恨恨地瞪了一眼母子两个,然后哀怨地提着行李箱走进了旁边的房间!

     时念,绝对是他这辈子的克星!

     沈弈觉得,自己大概是度蜜月度得最苦逼的了。儿子霸占了他的床,霸占了他的老婆,他成了专业挑夫,每天就帮忙拎拎东西……叔可忍婶不可忍了!

     时念成大字型躺在沙滩上晒日光浴,在沈弈反复强调之下,她选择了不太暴露的连体泳衣,弄得她在一片比基尼美女当中成了异类。不过反正她也没想招蜂引蝶,没事躺在海边晒晒太阳也是好的。

     小沈殊本来是一直粘在她身边的,但是旁边有一群孩子在堆沙煲,小沈殊哪里耐得住寂寞,一下就屁颠屁颠跑过去加入了沙堡大军……

     于是,时念身边的位置,总算是空出来了!

     沈弈戴着一副墨镜,上半身没穿衣服,露出结实的肌肉,虽然穿着很随意的沙滩裤,但是依然给人一种又酷又帅气的感觉,有他经过的地方,各种肤色的美女全都齐刷刷回头侧目抛媚眼。

     只有这种时候,沈弈才能确定,自己魅力依旧,还是美男一枚。

     但是他自己的老婆却舒舒服服地躺在沙滩上装死,连抬头看他一眼都懒得。

     他只好迁就她,盘腿坐她边上:“美女,需要按摩服务吗?免费的哦。”

     时念点了点头,还朝他丢过来一瓶防晒霜:“嗯嗯,帮我多抹点。”

     沈弈翻了个白眼!这货真的当他是按摩小哥了吗?但是想了想,他还是忍住了,继续保持微笑,挤了点防晒霜在手里然后就开始帮她揉背。

     她的皮肤还是细腻得像少女一样,看着就很诱人……他揉着揉着,心里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挠,身上火辣辣的。非、常、不、舒、服!

     所以,揉了片刻之后他又用魅惑而挑逗的声音问她:“美女,需要xxx吗?也是免费的哦!人帅,活好……”

     时念抬头,给了他一记白眼,然后就继续趴回去:“不需要。”

     “免费的诶,不要你会后悔的美女!”沈弈继续恶狠狠地揉她的背,满腹的怨念!他已经忍她很多天了!这么忍下去,他要出问题的……

     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时念没有回答他,旁边倒是冒出来一个比基尼美女,无比风、骚地给他抛了个媚眼:“帅哥,真的是免费的吗?她不要你我要你喔~”

     沈弈还没回答,时念就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翻深起来,淡淡吐出一句:“这个男人只内销,不外售,谢谢。”

     美女愣了一下,有点没回过神来。

     沈弈一把抱住时念的肩膀,做撒娇状:“老婆!你看你!都是因为你,我都被人误会了……”

     时念忍住想吐的冲动一把推开某人:“你可够了啊……”

     “老婆,你刚才好帅,刚才你说的话可不可以再说一遍……”继续撒娇状。

     “……”时念一脸的黑线!沈弈冷酷的外表底下,居然住了这么个奇葩的灵魂,她真的是失算,失算!

     “老婆,你别不理我啊……”

     “……”时念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地走向酒店!真的是不想说她认识某人了!

     在沙滩上玩了一天总算累了,一回到酒店就洗澡上床睡觉。沈弈看了一眼窗外的夜色,心里默念……这是个下手的好机会没跑了。他换了一件白衬衫,纽扣全部解开,又换了一条s。e。x。y的内裤,对着镜子一照,魅力值爆表!

     如果这样还勾引不到时念,那他只能说她的脑袋里塞的是豆腐花了。

     然而,时念逮住小沈殊去睡觉的空隙,就打开了酒店的电脑,查看助理anna通过邮件发过来的一些文件,时不时还在电脑上做标记,看得一脸认真。

     就在她这么认真的时候,一回头,就看见沈弈穿得无比性感地一只手扶着头,身体倚着墙站在一边朝她抛媚眼:“嘿,美女,需要服务吗?”

     时念只是轻描淡写地看了他一眼,就又回过头去继续工作,嘴上还说:“没兴趣。”

     沈弈简直忍不下去了!他是来度蜜月的,不是来坐冷宫的!所以他又换了个姿态,凑到她的另一边:“美女,约吗?既然你不愿意付钱,我付你钱怎么样?”

     “一边呆着去。”时念丝毫不接受他的挑逗,继续处理文件。

     这个工作狂!

     沈弈简直要吐血了……他扔下沈氏企业那么多的破事出来度蜜月的好吗?一个亚洲小分公司哪来那么多事情忙!还不是因为他当初直接把她从公司拎走她堵着气嘛……到底谁才是小气鬼?

     沈弈深吸了一口气,放出最后绝招:“时念,你再不搭理我我就找别人去了啊,你可别后悔!”

     时念回头,看了他一眼,目光着重落在他的重点部位上,然后取出了抽屉里的一把红色剪刀,邪邪一笑:“你可以去试试?”

     “……”沈弈翻了个白眼。时念这种女人绝对宠不得,一宠就容易反攻,现在他居然是被欺负的对象了!

     这不科学……

     其实时念看到沈弈这么花样百出也觉得蛮好玩的,她就是有意晾着他,看他急得抓耳挠腮她就非常有成就感……感觉好像一块大冰山在她面前碎成渣滓了。想到这里,她就愉快地笑了起来,然后继续去批阅文件。

     然而,沈弈从来都不是这么容易打败的。就在她一心一意做着标注的时候,突然,整个房间都是一暗,她的电脑屏幕也是毫无征兆地黑了下去……停电了?!

     她好歹辛辛苦苦批注了那么久啊!这下全没了……

     就在她欲哭无泪的时候,旁边忽然闪出一个人影,然后就听到沈弈凉凉的声音:“我绝对不会再继续放任你了。”

     时念吓了一跳,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沈弈就一把把她从椅子上拽起来,狠狠地拦腰抱在自己怀里,结实的臂膀扣住她,几乎要把她摁进自己身体里去一样:“时念,你是跑不出我手心的。”

     时念挣扎了两下,瞬间明白停电是怎么回事了:“沈弈!你混蛋,你居然掐电源!我文件还没保存呢!”

     “我不仅要掐电源,我还要找你算账……这几天的账我都要跟你算清楚。”沈弈的声音冰冷中透出一股子邪气来,好像忽然又回到了那个魔王沈弈的样子。

     时念不从,还在挣扎,但是某人力气比她大太多,才没挣扎两下,就被他抱回自己房间,扔在了自己的大床上。就连她的行李,他都从隔壁房间全部都挪过来了,他笑得一脸得逞之后的奸诈相:“小沈殊可以自己睡觉了……今天晚上你归我了。”

     “流氓!”

     “谢谢夸奖……”

     “……”时念翻了个白眼,然后沈弈的唇就贴了上来,狠狠吻住她,一时间,她好像什么都忘记了,一不小心就放弃抵抗,从了。

     第二天一大清早起来,时念发现桌上有一份早餐,还压了几张纸币,纸币下面有一张字条:

     服务不错,以示嘉奖,今天继续。

     时念猛翻了一个白眼,拿被子捂住头……她还真的是嫁给一个大流氓了!

     -

     离开马尔代夫的时候小沈殊的心情非常低落,因为他在那里认识了一个法国的小姑娘,两个人玩得特别好,但是最后小姑娘跟着爸妈回国了,他也跟着时念和沈弈打算去北海道。

     沈弈看出了小沈殊的小心思,于是轻咳了两声,压低声音对他道:“儿子,没事的,漂亮小姑娘有的是,要不回国我给你弄的玩伴选秀,让你挑个喜欢的?”

     然后,他的耳朵就被人拽住了,时念一双如刀的目光落在了他身上:“你在教小沈殊什么?”

     沈弈一脸理所当然:“他还没有像我一样碰到你这样的真爱,当然可以……适当的……泡妞……”

     时念翻了个白眼:“泡妞还有什么适当不适当的!小沈殊才三岁!”

     “……我不教就是了……”沈弈被她说的没脾气。

     “……”时念说到这里,好像又想起来什么,“沈弈,我感觉好像还有好多账没有跟你算呢。”

     “什么账?”沈弈有种莫名不祥的预感。

     “你过去不是花心大萝卜么?你到底有几个女朋友?”时念一副咬牙切齿能杀人的样子。

     沈弈轻描淡写地回答:“算不清楚……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这不公平。”时念眉峰一挑,“你有那么多女朋友,但是我就你一个男人,不公平。”

     小沈殊闻言,抱住时念的胳膊,然后看向沈弈:“爸爸,你看妈咪都生你的气了……不然我们给妈咪选男朋友吧,这样才公平……”

     “好儿子……”时念微笑着拍了拍小沈殊的脑袋,小沈殊的一番话深的她心。

     沈弈闻言,脸瞬间黑下去了,锋锐的目光死死盯住了时念:“你敢!”

     “……”时念也不怕他,瞪了回去,“谁让你女朋友那么多的。”

     沈弈被她说得停顿了一下,良久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但是从喜欢你之后就一个都没有了啊。”

     “……”

     “你不在的时候,我一直守身如玉好吗!”

     “噗……”时念在喝汽水,被沈弈怨念的目光瞪喷了……

     让时念不得不承认的是,沈弈的情人真的是遍布世界各地,以至于他们刚下飞机,人群里就爆发出一个女生的尖叫:“沈弈,你怎么会在这里。”然后一个化着精致妆容,提着名牌粉色行李箱的姑娘就挤出人群兴冲冲地飞奔了过来。

     时念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地朝沈弈递过去一个眼神:“你自己去解决清楚。”然后就拉着行李箱抱着小沈殊打算直接走出机场。

     小沈殊趴在她的肩膀上一脸困惑地看着沈弈和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女人,有点奇怪地问时念:“妈咪,爹地要去干什么啊?”

     “小孩子不要多问。”时念的脸色有点阴沉……虽然她自认为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女人,但是现在这个男人是他老公,总有那么些旧情人冒出来,她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的。

     而小沈殊显然没有发现她的语气不对,只是撇了撇嘴:“爹地不是说了,我已经三岁了,长大了,睡觉都要自己睡了,为什么我不能多问?”

     “……”时念瞬间无语凝噎……沈弈为了把小沈殊支开还真的是编了好多坑爹的借口啊。

     然而沈弈却根本没搭理那姑娘,直接屁颠屁颠跑过来给时念拿行李箱:“老婆,吃醋啦?”

     “……谁有功夫吃你的闲醋啊。倒是你,怎么不多聊会儿天啊,老情人见面多不容易。”时念嘴上硬,但是话里的醋味却很浓,完全嗅得到。

     沈弈还没说什么,小沈殊就悄悄趴在她的耳畔道:“妈咪,你不用生气,我觉得那个阿姨没你漂亮。”

     时念闻言,忍不住笑出来,小沈殊虽然是个男孩子,但是有的时候还真是贴心小棉袄,话怎么说她都喜欢听。

     沈弈走过来,捏了捏小沈殊的鼻子:“你就知道拍你妈咪马屁。”

     小沈殊傲气地扬了扬头,看了沈弈一眼:“哼,爸爸你敢说不是吗?妈咪可要生气的哦。”

     沈弈举双手投降,然后把小沈殊从时念的怀里接了过来:“你妈咪累了,还是我来抱你吧。”

     他们都没有想到的是,刚才那个姑娘竟然又不死心地跟了上来,看见了沈弈拿行李抱孩子的这一幕,瞬间下巴就要掉地上了,嘴巴估计能放下一个鸡蛋……“沈少!你真的是沈少?你怎么变成家庭妇男了?我没看错吧?”

     时念皱了皱眉头,刚想开口说点什么,结果就看见沈弈的目光顷刻间变得凌冽,声线也变得和刚才完全不同,冷得吓人:“给你三秒滚出我的视线。”

     女人明显愣了一下,但是还想挣扎:“沈少……你就不记得我了吗?我们……”

     “1……”沈弈已经开始数了。

     女人最终还是在抵挡不住沈弈的目光,拉着行李箱略有不甘地走开了,走的时候还默念:“哼,还以为会娶一个多了不起的女人呢……也不过如此。”

     这句话时念听在耳朵里了,虽然沈弈刚才的反应她挺满意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还是有点泛酸。她一直想成为和他匹配的女人,但是好像不管怎么努力都还是有差距。

     但是沈弈却走过来,淡淡环过她的肩膀:“你在我眼里就是全世界最好的女人。”

     时念把头轻轻靠在他的胸膛上,这种踏实的感觉,真的好像有了全世界一样。

     小沈殊忍不住对他们两个吐了吐舌头:“爸爸,你好肉麻哦。”

     “你懂什么,这样你妈咪才一辈子都跑不掉了!”

     在日本他们没有住酒店,沈弈租了一间很有情调的公寓,因为他说酒店里没有厨房,没办法施展他的厨艺。所以就弄了这间公寓,而且刚一安顿下来,就心情不错地带着母子两个一起去逛超市买食材。

     逛到肉食区的时候,沈弈就好像一个上了发条的机器一样,根本收不住手了。

     “鸡肉?鸭肉?鱼肉?牛肉?羊肉?”反正看见肉字他就塞进购物车里,最后还桑心斌狂地买了一只火鸡腿!

     时念一脸看神经病的表情看着他:“沈弈,你在干什么?买那么多肉我们要吃到什么时候?不是只在日本呆三天吗?”

     “……”沈弈却继续不假思索地往推车里放东西,“我在婚礼上说的话不是闹着玩的,我说要把你养胖就一定会做到。你每次在餐厅里都吃那么少,肯定是还没把你的胃口勾引出来,我多做几种,你挑着吃,肯定会胖的。”

     “……”时念闻言,停顿了一下,鼻子有点酸。

     沈弈勾了勾她的鼻子:“怎么?这就感动啦?以后还有你感动的时候。”

     时念给了他一记白眼:“我的胃做了手术,不能吃那么多油腻的东西。我肯定胖不回去了,你别白费心思了。”

     “……”听到这句话,沈弈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手里还攥着一盒排骨,目光轻微地闪烁了一下让人看不真切。良久,他才头也没回地问她:“痛吗?”

     “……”时念愣了一下,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做手术痛么?”沈弈手在攥紧,一盒牛肉被他捏得变了型,“其实一直想问你,但是不敢问。你最难熬的时候我都不在你身边。”

     “……”时念终于明白他在问什么了,微微眯起眼睛,摇了摇头,“都过去了,我现在挺好的,医生说我只要注意饮食,身体没问题的。”

     沈弈一把揽过她的肩膀,不顾周围人人来人往的,就是固执地抱住她:“时念,答应我,就算是死,也不能死在我前面。”

     “……”时念忽然笑了,这个家伙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吗?居然怕她先死掉吗?“你放心好了,和你这个祸害在一起,我应该也会长命百岁的吧。”

     “……那最好了。”沈弈又更用力地抱了她一下,然后才松开他的肩膀,拿出手机开始找资料,“我看看什么东西对胃好又好吃的……之前看的食谱果然是不够用了。”

     时念看着他的背影,轻轻地笑开了。他的冷漠,他的尖锐,他的孤独,他的脆弱,他的温柔,她全部都看到过。

     这个男人有很多面具,但是在她面前,他把面具一一摘下,最后剩下最真实的本我,像个孩子,有很多害怕的事情,很温柔,也很固执。

     这样的沈弈踏实又安全,他会对全世界很凶,但是对她很好。就好像,她是他生命里,全部的火光。

     一家人一起走出超市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时念一直手抱着小沈殊一只手把钱包放进背包里,而沈弈则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跟在后面,像极了正宗的家庭妇男。而且,为了配合他最近“文弱”受气包的形象,时念还特地给他买了一个眼镜框,戴上眼镜之后看起来还真的是斯斯文文好欺负的样子呢。

     时念觉得这个造型很好笑,所以就责令他绝对不许把眼镜框摘下来,要不然就分房睡。沈弈现在每天都要为了争取同床共枕而努力奋斗,稍有不慎再被打入冷宫他不知道又要什么时候才能翻身了!

     因为公寓离得不远,所以他们决定步行回去。可能是因为看到时念抱着孩子,沈弈又一副家庭妇男毫无攻击力的样子,所以刚走进小巷子,时念就被一帮混混顶上了,一群人说着听不懂的日语,还有个混混直接冲上来抢走了时念肩上的包。

     时念下了一跳,但是没有去抢回来,只是下意识护紧了小沈殊,然后用英语道:“包可以给你们,放我们走。”

     结果混混的目光却落在了时念身上,嘴角漾起了略带一丝淫荡的笑容,其中一个人挥舞着匕首朝着时念走了过来,然后用勉强能听懂的英语道:“我们可以,放了你的孩子,和丈夫……但是你要留下。”

     时念抱着小沈殊后退了一步,身后的沈弈扶了扶眼镜,按了按她的肩膀,脸上没有半点惊慌的神色,反而嘴角勾起了一抹略带兴奋的笑,好似一匹嗅到了血腥味的狼:“等会儿你抱着小沈殊站远点。”

     时念顿了一下,似乎恍然惊觉,沈弈也是一个打架牛逼的主,于是留下一句:“那你小心。”

     然后就带着小沈殊往巷子外跑。

     小沈殊吓地双手死死环住时念的脖子,声音已经透出一丝哽咽来了:“妈咪……爸爸会不会有事啊……妈咪……我们不能丢下爸爸……”

     时念把小沈殊放在地上,然后拍了拍他的脑袋:“小沈殊你先跑到街上去跟叔叔阿姨求助,让他们报警。我回去看看……”

     小沈殊忍住哽咽,用力地点了点头:“好……”然后就一路小跑跑开了。

     小沈殊跑开之后,时念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头,挽起袖子,打算回巷子里大干一架。但是已经看到那些混混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沈弈捡起了掉在地上的眼镜框,擦了擦上面的尘灰,重新戴上,然后又提起了地上的袋子,回头朝着还举着石头发愣的时念微微一笑:“老婆,拿着石头不累吗?”

     “……”时念扔掉了手里的石头,忍不住感叹一声……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