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赤骨成婚 > 番外02 婚礼
最快更新赤骨成婚 !

    其实时念也想象过自己的婚礼到底会是什么样的,但是无非亲友的祝福,华丽的教堂,一路鲜花,神父会问很多问题,然后她和沈弈回答yes,交换戒指……其实本来她还想让小沈殊当小花童的,但是由于小沈殊极其不配合,他太小,总是踩到婚纱,所以最后只能让龚舅舅先带着他。

     不过其实婚礼是什么样的,时念并不是特别在意,因为其实只要有沈弈在,对于她来说,婚礼只是一个过场罢了。上百万的婚礼和一无所有的婚礼只要身边的人是对的,就都是好的。

     由于不知道婚礼的具体流程,所以时念从婚车上下来的时候还是一脸的茫然。

     但是,茫然之后她就整个惊呆了……

     不是面前有多美轮美奂的场景,而是前面立了整整一排的人,真的是整整一排。

     这些人她也并不陌生,为首的居然是苏影,她这几年虽然还跻身一线,但是因为各种绯闻缠身而渐渐丧失人气,现在也就是在一个不温不火的位置上,所以早就没有了当初的锐气,反而看起来有点萎靡。

     此时,看到从车上下来的时念,苏影也是愣了一下,好像有什么话想说,但是最终咽了回去,没有说出口。

     然后她又看见了苏影旁边的林辰,也没有了当初的风度,可是穿着西装,依然干练,但是只是淡淡看了时念一眼就把头低下去了……

     然后旁边一连串都是过去公司里的同事,还有一些欺负过她嘲笑过她的人,连她同父异母的妹妹时柔和她的母亲都在都在……

     这样的阵仗,时念倒是真的有点看不明白了。

     结果,韦德在这个时候下了车,然后朝天打了个响指。

     紧接着,她眼前的这排人就一次鞠躬,动作整齐划一得很,简直好像排练过一样。然后就是一声更加整齐的:“时小姐,对不起!”

     韦德轻轻咳嗽了两下,清了清嗓子,然后又道:“以后还敢不敢随随便便欺负人了?”

     “不敢……”一群人全都把头埋得很低,似乎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凯撒银铃站在时念旁边想笑又不敢笑,只能扯了扯时念的衣袖:“念念,这些人都是谁啊?”

     时念没有说话,只是眯了眯眼睛,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她倒是真的没想到沈弈会来这么一出……虽然过去的事情她没有力气一一去清算,但是那些伤害过她的人她也确实没有办法忘记。

     沈弈这么做,不但让所有人都知道她的身份就是时念,还帮当初懦弱的她出了一口恶气。

     当初她自卑软弱,几乎被所有人都骑在头上,那时候她面前的这些人都在耀武扬威呢,几乎所有人都看遍她。

     但是或许没人能想到,她能够有一天像这样翻身,麻雀变凤凰,涅槃重生。

     特别是何馨瑶,她怎么可能想到,当初沈弈和她因其他原因结婚,后来又离婚,可是现在她竟然又变成了沈太太。

     她有一天又嫁给了沈弈那样的男人,还逼迫着他们向她低头认错!这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然而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时念只是微微一笑,在走过苏影身边的时候淡淡吐出了一句:“还是那句话,希望你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除了突然冒出来的这一群人之外,婚礼的地点也让时念有点意外。本来以为沈弈这种大土豪肯定会订高档的酒店,或者是顶级的教堂。但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居然是这样落座在教育的一间老教堂。

     年代好像已经很遥远了,可能可以追述到民国时期也说不定。但是却是很正统的欧式风格,窗户玻璃被重新缓过,斑斓的琉璃彩玻璃,阳光一照就五光十色光怪陆离显得很好看。

     此时此刻,教堂就像是一个垂暮之年的老者,和蔼又慈祥地俯视着众人,给予所有人无声的祝福。

     虽然时念觉得很意外,但是这个教堂她却真的很喜欢。虽然没有那么华美,也没有那么多精巧的设计,但是感觉很有故事,很有韵味。似乎时光被锁住了,走进去的人都能获得恒久绵长。

     教堂门口,龚舅舅已经在等候了,他穿着西装看起来有点怪异,还努力扯了扯领带,搓了搓手。在看见时念的时候,似乎有点被惊了一跳。

     他这个外甥女,这么多年之后他才知道她的存在,所以,以后他要见证她的幸福。

     龚舅舅顿了顿,眼眶有点湿润了。或许他是想到早逝的章柔了,当年章柔也是那么美,穿着婚纱嫁给那个恶心的男人。如果她没有死,或许时念的故事也会被整个改写吧,至少她年少的那段时光不会过的那么艰难。

     但是,如果她没有挨过那样困苦的日子,沈弈也不会看到她的。可能人生就是这样,有所失,也会有所得。

     时念走到龚舅舅跟前的时候,龚舅舅几乎热泪盈眶,一连说了几个好字……然后就哽咽着说不出其他的话来。

     花童在红毯边撒花,婚礼进行曲响起,好像从花香里都能嗅到幸福的味道,整个厅堂都暖和起来了。

     时念迈着很轻盈的步子,裙摆在地面上优雅地游动,脸上带着明媚的笑容。

     然后就传来一声稚嫩的童音:“哇!妈妈好漂亮!好像天使哦!”

     接着又传来一个女声道:“小沈殊,乖乖坐好,嘘。”

     时念微微一侧头,就看见了章路一在跟小沈殊较劲。章路一似乎也感受到了她的目光,回过头来朝她看了一眼,满满都是苦尽甘来的唏嘘和祝愿。时念感觉眼角有点酸涩,章路一旁边的“全副武装”只露了两只眼睛出来的小雅也朝她挥了挥手,朝她抛了一个飞吻。

     让她没想到的是,萧墨琛也来了,一身素黑,坐在白纱裙的美时身边显得对比过分强烈,本来一直板着尴尬的脸,但是回头对上时念目光的时候,表情松动了一些,略微点了一下头。

     而一直坐在最边上的美时,始终都没有回头。她好像在想什么事情想得出神,目光定定地看着窗外。

     时念收回了目光,婚礼宾客她也没有参与邀请,但是沈弈最终还是把她这些零星的朋友都汇聚到一起了呢。

     这种感觉,真的很美好。朋友都在,还有亲人,恩怨也已经了结,就差和最爱的那个人牵手了。

     她从旁边收回目光,然后就对上了红毯尽头沈弈一双温润的眼眸。曾经他的目光有多冷,多吓人,她至今都记得。他曾是别人眼里让人闻风丧胆的豺狼虎豹,她则是任人宰割的小绵羊。

     现在,他甘心做一头被驯服的猛兽。而她也成长成了能独当一面的女强人。

     沧海桑田,他们经历了太多事情,太多苦难,这一刻的幸福才来的越发弥足珍贵。

     沈弈的目光一直都没有离开过她身上,谁能想到呢?当初那个穿婚纱与他结婚都没有正眼看一眼的姑娘,今天居然可以这么美。

     婚纱真的是女人的战袍,纯净无暇的颜色,玲珑的曲线,美丽的裙摆,好像只要穿着它站在那儿就能美成一幅画。

     沈弈看着,看着,忽然轻笑起来,而且一笑就收不住,原本很严肃的气氛被他一笑弄得有点奇怪。

     而时念也已经走近了他跟前,忍不住给他一记白眼:“笑什么笑?我穿婚纱有那么好笑吗?”

     沈弈定定地看着她,然后摇了摇头,眼眸里闪烁着微亮的光:“不是,是太漂亮了,我没想到。”

     “……”

     “真的没想到你会变得这么漂亮,原来想的是……给你特制一套婚纱好了……之前我还定了很多婚纱,最大的估计可以塞得下两个你了。”沈弈还是在笑,感觉命运真的是个特别有意思的东西。

     她为了他穿上了两次婚纱。

     时念给了他一记白眼:“我有那么胖吗?”

     沈弈立马收住笑,一本正经地摇头:“没有……”

     “……”

     “不过以后还是可以有的,我每天都做好吃的,我馋不死你。到时候你就又被喂的白白胖胖的了……”

     “……”时念狠狠在他身上剜了一眼。

     看着两个人这么一来一往的,牧师有点好笑地咳嗽了一下,打断道:“那个,沈先生,时小姐,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银铃也站在一边白了两个人一眼:“你们两个不要这么光明正大秀恩爱好吗?”

     韦德轻描淡写地补了一刀:“是啊,对你这个单身狗造成一千点伤害了吧?”

     银铃闻言,立马往旁边跨出一步,努力和腹黑的韦德保持距离:“闭嘴!”

     宣读誓词的环节结束之后,本来应该退场了的,结果教堂顶端却缓缓降下来一面巨大的多媒体屏幕。

     时念显然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略微有点惊讶。

     然后,舒缓的钢琴曲响了起来,有人开了投影,紧接着,她胖嘟嘟的脸蛋就出现在了屏幕上。

     宾客当中还有一些是沈弈的朋友,也有一些是她回过之后才结交的朋友,这些人看见画面上的她,显然一头雾水。

     一张照片闪了过去,然后又一张,她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拍的,有的是她在帮苏影挡狗仔的时候被拍进了画面里,有的是她在后台工作的时候被摄影机录进去了……有的动作还非常夸张,配上她可爱的外表,显得格外滑稽。

     但是,在场没有人笑。因为很多张特写,都可以看到她坚定的神情和执着的目光,这种目光是能点燃别人的,看着带着这样目光在坚定努力的人,所有人都笑不出来。

     有的时候,时念自己都快要忘记自己过去的模样了。现在镜子里的自己那样消瘦漂亮,而且精明干练,早就没有了当初的懵懂无知。

     这样猝不及防地和过去的自己重逢,她真的有一瞬间的错愕。

     她更加想不出,沈弈到底是从哪里找来她那么多照片的,她当时明明一点照相的印象都没有,所以留下来的照片真的不多。结果沈弈居然能从那些边边角角里把她找到,而且还挖掘出了她过去自己都不曾注意到的那些神情。

     银铃在旁边有点惊讶地问了一句:“时念,这些都是你啊,你那个时候……好像比现在胖一点呢?”

     没等时念回答,韦德抢先回答道:“是啊,时念还当过经济人,怎么样,很惊讶吧。”

     还没等银铃回话,沈弈就拿着麦克风开了口:“其实有的时候我倒是想时念没有这么强势,没有这么漂亮,那这样今天来参加婚礼的人肯定会感慨——这一定是真爱了。”

     他这句话一出来,所有人都笑了起来,连时念也忍俊不禁,眼角有点酸涩。

     今天沈弈给的婚礼一点都不华丽,不盛大,但是一点一滴的温暖却渗透到心里去了。

     沈弈的目光就那样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不让她逃避分毫,嘴角一直勾着一抹略带一丝邪气的笑容:“所以,我想请大家做个见证,我们结婚五年内,我一定要让她变的胖胖的,这样就没有人抢走了。”

     “……”闻言,时念又忍不住喷了,狠狠剜了沈弈一眼,“沈弈!你把麦克风给我放下!”

     沈弈却痞痞地眨了眨眼睛,没有松手的意思:“你看,我话都放出去了,如果办不到就太丢人了。所以你以后一定要好好吃,好好喝……”

     “……”时念翻了个白眼,沈弈居然当众许愿是要养胖她……真是……

     银铃在旁边掩面悲痛:“秀恩爱秀得完全没有良心啊!”

     韦德不着边际地回了一句:“那是因为你单身,所以伤害值才那么高……哦,不对,是因为你摆脱不了单身,没人要的凶八婆!”

     “……”银铃脸色一暗,一脚踩在了某人的脚背上。

     然后杀猪一样的惨叫声震彻云霄。

     台下的小沈殊也坐不住了,挣开章路一的钳制,飞快地跑上前去:“我不要你把妈咪养那么胖……你……你把好吃的都给我,我替妈咪吃掉好了!”

     沈弈一把把他从地上抱起来,捏了捏他的鼻子,笑得温柔:“你个贪心鬼。”

     没有人看见,角落的美时悄悄站起身来,嘴角挂着一抹笑,转过身去,走出了礼堂。

     门外阳光大好,雨露花香,应该是最好的时节啊。

     为什么她会觉得那么空旷孤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