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赤骨成婚 > 050杀 番外
最快更新赤骨成婚 !

    一年后,意大利兔子海滩边。

     八月份的兰佩杜萨岛还未脱离炎热的夏季,加勒比蔚蓝的海水不断冲击着海岸线,滚烫的金沙被游客踩在脚下,不时还会听到小孩子兴奋的呼喊。

     椰子树下,高大白皙的外国人凑成一堆,其中一个金发碧眼的姑娘频频望向浅海处。

     坐在她身边的男士笑笑,用英语道:“你在找那个中国男人?”

     金发姑娘闻声回过头:“这里中国男人这么多,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哪一个。”

     男士笑笑:“刚才你的眼睛都快长到人家身上了。”

     姑娘冷哼:“你不是也一直在看他的妻子?”

     “我只是在单纯的欣赏美,她长的很有气质。”

     “彼此彼此。”

     浅海处,时念穿着一套玫红色的泳衣,露出修长白皙的大长腿,上衣是一件保守的无袖衫,纤细的脖颈和胳膊依旧惹眼。

     时念躺在沙滩上,双腿浸在海水中,身下的海浪一波一波的荡漾着,她觉得痒痒的。

     时念偏头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

     半袖,长裤,烈日下依旧穿着比比整整,连泳裤都没带一条。

     时念撇了撇嘴,自从一年前做完心脏手术后,沈弈醒过来性情大变,现在竟然变的这么保守了。

     而且……

     占有欲还特别强。

     沈弈眯着眼睛,似乎察觉到了时念的目光,随后将枕在头下的手抽了出来,搭在了时念光滑圆润的肩头。

     他的手戴着些粗糙感,时念觉得肩头一痒,伸出手覆在了沈弈的手上。

     “什么时候结婚?”沈弈的魔音又传了过来。

     时念勾了勾唇,“你再着急也要等我假期结束啊!”

     时念眼睛笑的弯成一个月牙,沈弈一抬眼就看到怀中的女人笑的像是一只偷腥的猫。

     他瞬间就沉了脸色。

     一年前,韦德到底还是追上了林辰,将他交给了世界警察。在那之后时念正式接手了舅舅的公司龚氏,但是龚舅舅说了,以后公司交给时念打理并不会再插手,所以时念申请了一年的假期。

     时念放假了,大病初愈的沈弈自然也不会整日困在写字楼里,所以两人便轻装上阵,周游世界了。

     秋天看树木,冬天看冰雪,春天看花草,夏天看山水。

     这一年沈弈一直陪在时念身边,走路的时候拎包,吃饭的时候埋单,遇到异性表白的时候冷哼,睡觉的时候…

     当然,绅士的沈弈先生肯定不会老老实实的亲几下,然后干巴巴的抱着美人入睡的。

     因为旅行很累,也因为陶桦说了,心脏手术刚做完一年,那不方面不要太频繁。

     时念为了沈弈的身体,下了禁令。

     八月份刚来,沈弈就在不断的提出回国。

     时念知道这家伙脑子里在想什么,无非就是两个字——

     结婚!

     时念勾起唇偏头看向沈弈,那厮眉眼耷拉着,老大不高兴的样子。

     时念看了一眼天色,这时候的酒店床上,一定舒适又凉爽。

     他们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沈弈身体恢复不错,这一年完全禁欲,二十七岁的老男人,是不是也该开开荤了?

     想到这里,时念转了一个身,脸色微微一红。

     沈弈不厌其烦的声音又传了过来,“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答应?”

     时念勾着唇站了起来,一言不发的往酒店走。

     沈弈看着窈窕的背影,微微皱了皱眉,在看到有异性上来搭讪时,脸色一沉,大步追了上去。目光冷冷的扫了搭讪的男人一眼,占有性的揽住了时念的腰肢。

     时念忍着笑意回了房间,沈弈坐在床上,以为他逼婚逼的急,时念是生气了。

     时念进去洗澡,沈弈蹙了蹙眉,又捏了捏眉心——

     想起自己上网查的逼婚三十六计,嘴角缓缓勾了起来。

     时念洗好澡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沈弈笔直的躺在床上,时念诧异的看过去,“你睡了?”

     话音刚落,床上的某人立刻弹了起来,手臂一揽就将时念压在了身上。

     时念在看到某人的穿着时,一怔。

     在沙滩上都要穿的严严实实的男人,此时只穿了一条子弹裤。

     时念的脸色一红,这男人终于忍不住了?

     思绪一落,沈弈的吻便落了下来,时念笑着回应。

     这件事她也想了很多天,今天她回来也就是想办了这事,没想到自己在网上查的‘引诱’还没有用上就被扑倒了。

     时念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少了下去,一翻深吻后,沈弈停下了攻势,他抬起头,翻身躺在了时念的身边。

     时念一怔,接着沈弈握着她的手放在了他健美的胸膛上,声音沙哑而又性感——

     “我的身材怎么样?可还下得了口?”

     时念脸色一红,手指动了动:“很好,非常棒!”

     沈弈立刻翻身而上:“那么我们从哪里开始?”

     时念脸色一红,手已经被沈弈牵引着向下探去:“这里如何?”

     ——

     在国外玩了近一年的时间,时念和沈弈才买了机票回国。

     对于沈弈来说,花费一年的时间在最后一晚享受到‘盛宴’,世界上简直没有更美妙的事情了。

     飞机上,沈弈嘴角的笑意一直勾着,时念坐在他的身边心里暗暗咬牙——

     昨晚这男人把她折腾的七零八落,自己的精力却这么充沛!

     时念抿了抿唇角,拿起一本杂志掩下眼里流转的笑意——

     的确是因为这种感觉……原来这般美好。

     沈弈察觉到时念的动作,慢慢的转过头去,看着挡在面前的杂志,伸手拨到了一边去,露出了时念一双疑惑的眼睛,“怎么了?”

     沈弈收起嘴角勾起的笑意,目光微微往下扫了一眼,随后又对上时念的眼睛,声音低沉:“我昨天是不是太用力,还疼不疼了?”

     时念顿时屏息黑脸,她甚至能看到前后座位的人了然的眼神波动。

     时念瞥了一脸坦然的沈弈一眼,咬牙切齿:“疼能怎么办?”

     她说完偏过头打算继续看手中的杂志,原以为沈弈不会继续说下去,却不想那厮又凑了过来——

     “我昨天偶然看了一篇相关的文章,很多人说现在疼了,以后经期就不会疼了。”

     时念听见自己血气上涌的声音,恰逢一抬头就看到前面一位男士疑惑的转过头看着她,时念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

     哪里来的怪理论!

     竟然去看这种贴子。

     她不想和他坐在一起了、丢人!!!

     时念拉下眼罩,不再理沈弈,闭上眼睛睡觉。

     沈弈蹙了蹙眉心,不明白一向温柔的时念怎么耍起了脾气。

     他见时念呼吸起伏均匀,目光落在她开的微低的领口,眼神一黯,随后又勾起嘴角——

     以前的确是他肤浅了,完全可以一手掌握,不算小。

     沈弈内心激荡,仿佛开了好几朵春桃,过了一会便也拉下眼罩睡觉了。

     许是昨天的战绩太过激烈,两人双双入梦,六个小时后飞机降落的时候才转醒。

     乘客已经下的七七八八,时念摘下眼罩起身去拿放在上面的行李。

     手刚举过头顶,沈弈温暖的掌心便握住了她。

     时念偏过头,微醺的眼神映着笑意满满的沈弈,后者低沉悦耳的声音缓缓穿过耳膜——

     “我来,别抻到你。”

     时念短暂的错误后,脑门流下几滴冷汗——

     她觉得以后的以后,她估计会被折腾到很惨。

     不过,有沈弈在她的身边,怎么折腾,她都愿意!!

     ……

     晚上,韦德海瑟薇带着自家的两个熊孩子,拉着一箱子的美酒到沈弈家里做客,小沈殊围在女儿的身边,迟迟不愿离开。

     海瑟薇见状,趴在自己刚回说话的小女儿耳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然后韦德的小女儿纪念便蹒跚着朝着小沈殊走去。

     好不容易走到小沈殊身边,她伸出肉呼呼的小手,拍在小沈殊的腰上。

     小沈殊回过头,纪念咬着手指,口齿不清——

     “沈殊哥哥,表看弟弟啦,我是你媳妇儿,你看看我吧。”

     小女孩话音一落,满屋子都充盈着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