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赤骨成婚 > 021杀 沈弈的痛
最快更新赤骨成婚 !

    时念点了点头,就注意到付淑慧的目光直剌剌的看到了自己的肚子上,母性的直觉,让她有些不安的就将手护在了肚子上。

     付淑慧看到她这个举动,眼神有些怪异,挥了挥手让所有的佣人都离开。

     等到草坪上就剩下她们两个人,贵妇才冷漠地开口,直截了当:“怀了?”

     时念有些惊讶,她怎么会知道,莫不是沈弈……就又听到付淑慧说:“阿弈告诉我的,不用乱猜了!”

     她微微垂下头,看着小腹处,想到有一天一个小生命要到来,就觉得一切都充满希望,甚至,她看向付淑慧都带了一丝笑意。

     然而,未等笑意凝固,付淑慧恶毒的话语再一次冲刷了过来:“什么时候去打掉呢?”

     仿佛是一道惊雷劈了过来,时念连连后退了几步,神色中带了警戒,质疑的道:“你说什么?”

     付淑慧看到时念这个表情,满意的冷笑了一声,又向前一大步,一字一句道:“我说,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打掉孩子?”

     时念不可置信的看着付淑慧,她从她的眼中只看到冷漠和嘲意,就算她再怎么不喜欢自己,但是,孩子毕竟是沈弈的啊!

     付淑慧那厢又趾高气昂,缓缓道:“时念啊,我早就劝过你的,可是你又不听,你别妄想以为有了沈弈的孩子就可以高枕无忧,只怕是不能如你所愿了!”

     “什么意思!”

     时念的小脸已经煞白一片,她蹙着眉头盯着付淑慧。

     付淑慧转身,语气轻飘飘的就落了过来:“你觉得沈弈会要这个孩子吗?你以为我是怎么知道你怀孕的事?呵呵……”

     一瞬间,时念的身体仿佛跌入冰窖,从头到脚,从内到外几乎是无法抑制的寒意弥漫开来。

     甚至,看着付淑慧嚣张的背影,她眼睛里都是朦朦胧胧的。

     心里有无数次的期待,但是被残忍的解开总是那么绝望!付淑慧已经离开良久,秋末的寒风吹了过来,太阳慢慢下山……

     她站在那里像个无家可归的孩子一样!

     佣人走了过来,给她拿着一件长长的毛衣披上:“太太,进屋吧,您会着凉的。”

     时念有些茫然的看过去,沈弈临走的笑意还在眼眸里回旋,他招手的动作干净利落。

     他以前还说买下了一个岛屿要送给她做生日礼物,可是,后天就是她的生日了……

     真够绝情的。

     是呵,她不是他的谁,对她绝情冷血也是应该。

     心底一片冰凉,想着想着,她终于在心里冷笑一声,低下头抱紧了身体就往屋内走去。

     晚饭的时候,时念拿着佣人递过来的手机,看着屏幕明明灭灭,犹豫了半天,付淑慧的电话却打了进来。

     她下意识皱眉,想了想却还是接了起来,付淑慧的语气依旧倨傲带着轻蔑:“想好了么?”

     她又轻咬了咬唇瓣,那边的付淑慧又开口:“时念,你不为自己想一想,也该为你那进了监狱的表弟着想,如果我调查的不错,章路一那个孩子……似乎从小就跟你亲近啊。如果你违抗阿弈的意思生下这个孩子的话,恐怕,你弟弟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话语懒洋洋的蔓延过来,仿佛是一袭毒药慢慢渗透进时念的四肢百骸里,挺直脊背,她的语气骤然变得冰寒:“你们敢!”

     表弟的事情她谁都没有说过,就是为了怕他们拿路一威胁她,还有不久他就要出狱了,她不能让他出事。

     “哼!”付淑慧很满意的听到电话另一端女人激动的情绪,她冷笑:“那你就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和你弟弟的命赌一把,我相信阿弈会给你惊喜的。”

     老太婆的话语携带着深深的恶意以及威胁,所有的话就仿佛是一枚淬毒的利刃,一下一下刺在她的心头。

     付淑慧唯恐伤的不够彻底又说道:“你大概不知道吧?阿弈这几天出国,其实是去陪苏影去旅游了。”

     字字如刀夺人命,句句令人椎心疼骨。

     她睁着一双大眼睛,生平第一次里面噙满了泪水,她强忍住。

     手里的手机脱落在桌上,发出一声闷响惊醒了她。

     电话那头,付淑慧还静静的听着她的一举一动。

     她慢慢的站了起来,有些无助的望了望四周。此刻这个屋子对她来说又陌生又寒冷。

     她跌跌撞撞出门,门口的佣人看她脸色不对过来探问,却被她苦笑着摆摆手。

     眼内的泪水要夺眶而出,书上说想哭的时候抬头看天眼泪就不会留下来,她抬起了头看着天空,努力想让眼泪憋回去,但是根本做不到,泪水肆意的流了满脸。

     她愤愤地骂:“骗子!”

     小手一抬,时念擦干了脸上的泪水!下一刻,神色渐渐变得萧寒,她已经大步走出了别墅的门。

     阴冷的街角,她转悠了一天,很多时候,女人总是那么口是心非。

     拒绝温暖,渴望关怀。

     就像,此刻她多希望沈弈的车子停在自己的身边,对她用强硬的态度也好,温柔的也好,只要肯对她说:“时念,回家!”

     她一定会乖乖的跟着他的,她会求他不要打掉孩子,时念相信以他的实力,找一个人并非难事!

     唯一的解释,那就是他不想找!

     四处看了看,天色也已经很深了,可是她究竟该去哪里呢?此刻他恐怕正在和苏影在异国享受二人世界吧!

     他对这个孩子吝啬到连最后一句都不屑于留下,或者,这本来就是一个错误的开始。

     只能怪自己没有守住初心,沈弈,这个男人于她而言只是毒药。

     时念摸了摸小腹,虽然才一个月过一些,毫无生命迹象,但是,她仿佛就感应到孩子叫嚣的不安,她出口却是说出心里所想:“不是我……妈妈要生下你!”

     但是,不等她安抚完孩子,十字路口的一辆货车,却偏离了车道,直直向她奔过来。

     车子带着势不可挡的速度,巨大的强光射进她的眼睛,她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那突如其来的车子就想要碾压过来。

     脑海里闪过无数个片段,到最后却是下意识紧紧用手护住了小腹。

     她的身体仿佛生了根一样,挪不开分毫。或许,骨子里她还只是一个弱女子,也是需要被人保护。

     那辆货车近在咫尺,那扑面压迫而来的强风喷涌在脸上,都可以感受到,所有的感官在那一刻扩张起来。

     她听不见心跳。感受不到自己。

     但是,一个强大的身体却冲向了她,那是一张她所熟悉的脸庞,他尖叫了一声:“时念!”

     语气中,满是深深担忧和恐惧。

     但饶是如此,就算万般恐惧,他都义无反顾的扑向了时念,时念的身体被猛的一击,重重的跌向马路一边的草埔上,货车擦着她的身体呼啸而过,擦过身体的瞬间带起一股刺痛。

     “……林辰……”那辆货车看着没有撞在时念身上,在冷清的大街上急转了一个弯道,又卯足了精力飞奔而来。

     饶是全身蔓延起了疼痛,但是强大的求生欲支撑着两人,林辰一把抱起了时念往后退去,推到了护栏的里侧。

     不远处,是公安局,林辰的脚步一刻没有停留就往那里奔去,仿佛那就是一道救命的曙光。

     货车里面的人眼见苗头不对,愤愤的击了几下方向盘,懊恼的朝着反方向飞驰而去。

     眼看到了公安局门口,那森森然的铁门,看的时念一个激灵,她的目光幽幽落在那逃匿的货车上。

     纵然心里早已千疮百孔,满目苍夷。但是,她依旧抓住了林辰的手,身体顿在原地。

     “时念,你怎么了?”林辰皱起眉头,那俊秀的面容里隐含着担忧,想要伸手抚一下时念的面颊,却被她下意识的一躲。

     她摇摇头:“不能报案!”

     事情太多疑点,那货车显然就是有备而来,如果是沈弈,她当然知道就算告到警局,他都有办法解决的,但是多少会对名誉有损坏!

     她只是没想到,沈弈居然会这么决绝,决绝到一丝一毫的感情都不留给她。

     他很不解,那双眉皱的匪夷所思,提醒她:“时念,这绝对不是一起简单的车祸事故,而是,更感觉像是人为的,我必须报警,我不能让你受到危险!”

     他的手却又被时念紧紧抓住,纵然那那力量很小,但是语气隐含震慑:“真的,不用了,是我自己不小心!”

     他不可思议的看过来,但是,她的目光却躲避性的闪过去,他微微有些愣怔。而她的身下,早已是一片绯红。

     此刻,两人相对站立,乃至是裤管下都是湿漉漉一片,侵泡了血迹,大腿上因为擦到货车而退了一层皮,被冷风一次刺啦啦的。

     身下早就麻木,看着林辰震惊的模样,她慢慢朝着自己身下看去,那里一片麻木。

     她甚至都感应不到自己全身的痛意,待目光触及那血粼粼的一片,下意识手就攀上了小腹,张了张口,小脸一片苍白。

     眼神微微一闪,就朝着地面直直倒了下去。

     她然而就在她倒下去的一瞬间,一个手臂伸了过去恰好揽住了她的腰,语气隐隐有些颤抖:“时念,时念,你怎么了!”

     他最后一眼,望了望那公安局的铁门,神情复杂的看了看时念,最后却又抱着她奔向最近的医院。

     夜晚的灯火更明亮了,林辰站在急救室的门口,看着了门口的指示牌显示出红色的大大‘急救’两个字,他就感到绝望!

     想到时念刚刚对于进公安局的事情躲躲闪闪,他的目光不由一禀,难道又是沈弈?

     那个男人究竟做了什么,至于让她怕成这样。

     林辰的脸上浮起愤怒的神色,双拳紧紧的握紧,他的眼内几乎是迸发出杀意和恨意。

     她的小脸一幕幕的浮现,仿佛是一场电影。

     他痛苦的闭上了双眼,在医院寂静的走廊里,蹲了下来,那么一个谦谦公子,如此谦卑又无奈。

     他狠狠的砸了一下墙面,纠结的抓着头发,心里的恨意连绵不绝,终于,抬头的那一瞬间。

     他拨通了一个号码!

     早先与沈弈是有过一次通话挑衅的,号码太过张扬的连号,他想不记住都难。

     想到她在急救室里生死未卜,想到自己落到这种的境地,却都是拜这个男人所赐,林辰就控制不住自己!

     “喂!”

     嚣张,冷冽,低沉的声音缓缓传进了林辰的耳间。

     他强压不住的怒火,这一刻又要喷涌出来,似乎是带着某种恨意,他不耻的朝着手机里吼道:“你还是不是人,是不是一个男人,时念如果有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呵呵!”沈弈在手机另一面轻微冷笑:“是么?我倒要看看你会怎么做?”

     林辰没想到,这个不要脸的男人居然还是这么嚣张,他捏紧了双拳:“我们赌一把,如果时念不能从急救室出来,我就是拼上自己的性命也要你陪葬!”

     说完,林辰快速扣断了电话。

     他闻着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心里没由来的一阵恐慌。

     时念!

     这个女人,原来他已经爱她很深了!

     正在国外谈生意的沈弈看着那屏幕已经一片漆黑的手机愣了愣。

     林辰刚刚说她在手术台上?

     坐在他对面的工作人员喊了一声:“沈先生……”

     沈弈回过神,望过去,那漆黑的寒眸有些幽沉,他顿了顿抱歉的道:“抱歉,我出去一趟!”

     说完,已经大步走出了会议室,站在走廊快速给别墅打电话,佣人接起来声音有些支支吾吾:“太太她……她昨晚一个人……”

     佣人的话没有说完,里面又有一道声音传过来:“把手机给我!”

     说着接起来却是付淑慧。

     沈弈的声音不自觉就冷了一个度:“妈,你怎么在这里?”

     付淑慧冷哼一声:“我怎么在这里,我出现在自己儿子的屋子里很奇怪吗?阿弈,不是我说你,我早就说过时念这个女人就是贪图你的权势,你的钱财,才跟你在一起的。”

     看沈弈没有反应,她装作痛心疾首的说:“你以为我是平白无故来这里的,那个贱女人趁着你不在偷偷把孩子打掉了!”

     男人的声音已经冰如萧芒:“什么?”

     这个突如其来的重磅消息压得他脚步微微一怔,高大的身躯都不由自主的摇晃了一下,“什么时候?”

     声音已经冷到极致,带着怒气遥遥传来。

     付淑慧道:“就大概两小时前的事情,阿弈……”

     后面的话,他已经没有耐心听付淑慧说完,他的眼神变得异常阴翳,眉心蹙起打结。

     从第一次见到时念开始,他就知道她是为了钱,她父亲是为了钱,为了她母亲,为了她的全家。

     他很不屑这种为了一点挫折就贱卖自己尊严的人!

     但是,了解了她的家庭后。看过她那双有些坚毅而纯真的眼神后,已经三年了,朝夕相处。

     昨天上飞机前,他明明已经放下面子,放下身段说了那一句话,可是,她却趁着自己不在做了那样的决定。

     ‘我爱你’这三个字,他沈弈至今还从未对一个女人说过呢!

     她就那么不想怀上他的孩子?想着满身的萧寒顿时凌冽起来。他双目已经充血。

     林辰的电话看似很急,难道是她在手术过程中遇到什么麻烦?

     他很想转身告诉自己,让那个女人听天由命。但是,脚步却生了根一样,迈不动分毫。

     小杨已经走了过来,喊道:“先生!”

     沈弈看过去,他开口道:“这边的事情全权交给约翰处理,我们现在就回国。让直升机来楼顶。”

     说着,已经快步朝着电梯口走去。他曾想过,他与时念可能会有千万种不愉快的画面,却不曾想,那个女人狠心到居然连自己的亲骨肉都可以抛弃!

     直升机在天空带着一股迫切渐渐消失成了一个黑点。

     沈弈到医院的时候,刚好时念已经从急救室推了出来,许是麻药还没消下去,微微眯着一双大眼睛。

     眼神有些木然空洞的望着一边,沈弈抬起的步子在林辰扑上去的那一瞬间,顿住了。

     身体下意识就躲在了走廊的拐角。

     他看到林辰抚摸时念的小脸替她擦汗,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他又听到医生一脸严肃的说:“手术顺利。”

     时念毫无表情的躺着,连眼睛都不眨,林辰附上去安慰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时念,不要怕!”

     见她摇摇头。他又说:“我给沈弈打了电话!”

     时念的眉心忽然蹙起,纵然身子虚弱,但是听到他的名字质问林辰:“谁让你自作主张,我不想见到他!”

     孩子没了!

     我不想见到他!

     沈弈接连深呼了几口气,才强压住内心翻涌而来的痛楚,心脏似乎被什么抓住一般,尖锐的疼痛。

     时念很快被医生们转移到了病房,尾随而去的是林辰,而他在那一刻,居然就迈不动脚步。

     一直以来的感觉都不过时自欺欺人,时念永远是那个在夜场第一次见面的女人,冷漠又无情,为了目的不择手段!

     小杨已经气喘吁吁的跑上来,手里提了个花篮,却看看沈弈站在拐角处一脸萧寒冷漠。

     下意识觉得不妙,那花篮就被他随手扔到了一边。

     沈弈已经走了过下来,看到他微微一瞥,神情中再也没有急切,没有忧虑。车子缓缓的离开医院,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游荡,气氛僵硬到了极点。

     终于,在那家第一次与时念相识的夜场,他的目光顿住了,他缓缓开口:“停下!”

     车子刚停顿,大手一扬,他已经走下了车门,并吩咐身后的属下:“不用跟上来!”

     说完,自己已经大步走了进去。

     他特意坐在那一晚的包间,看着窗外形形色色的人,男男女女他们相互拥抱接吻。

     但是他们认识吗?他和时念已经结婚,可是他们彼此爱吗?

     或许,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侍应生开始上酒,他点了很多,他心情不好有喝烈酒的习惯,几种不同口味混合。

     那炙热一下流到腹腔的疼痛感会分散心脏的注意力。

     他恨她,恨那个女人!

     就算她再怎么不爱自己,也不应该用孩子来惩罚自己。

     意识朦胧间有个人走了进来,挡住了他喝酒的动作,眼神里有满满的担忧,沈弈眯起眼睛。

     却是一个女人的身体,她娇滴滴的扑了过来:“弈哥哥,你别喝了!”

     时念从来就不会这样对他说话的,下意识沈弈皱眉一把推开凑上前的女人,带着凌厉的呵斥:“走开!”

     苏影微微一愣,眼里闪过一抹受伤的神色,眼泪就忍不住掉下来,吧嗒吧嗒滴在地板上。

     两人僵持不下,看着沈弈一口一口的灌酒。苏影的心越沉越痛,她清楚的知道沈弈这场买醉是为了谁!

     心中的恨意不断上涌泛起,看着包厢一侧的镜面映衬出自己狼狈的样子,她从头到脚看下去自己样貌精致,哪一点不如时念呢?

     终于喝到凌晨,沈弈慢悠悠的站了起来,他的眼神有些迷离,看向苏影的时候也没有那么慑人。

     步子有些紊乱,苏影有些担忧,跑了过去扶住了沈弈的腰,她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沈弈,当下又激动又害怕。

     沈弈目光停留在她的脸上,有些凌冽,带着一种扑朔迷离的笑意,却让苏影脊背僵住,有些发寒。

     她屏住了呼吸,瞪着一双眼睛看着沈弈。

     终于,这一次沈弈的眼里没有嫌弃,没有不屑,也没有推开她,居然对着她笑了笑。

     苏影很久没有见过沈弈笑了,哥哥在世的时候,两人经常会一起踢球,那时候他脸上的笑意总是想阳光一样能明媚别人的双眼。

     但是,哥哥去世后,整整三年,这样的笑意都不在。

     今天忽然得见,她有些心绪不平,鼻尖一酸,差一点就流出眼泪了!她精致的脸上扬起了一抹笑意,突然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