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赤骨成婚 > 011杀 第二套制服
最快更新赤骨成婚 !

    时念突然想起了下午打高尔夫时候的那个吻,浑身有些燥热。只好转头看着窗外。

     谁知沈弈却伸手捏着她的下巴迫使她转过了头与他对视。他的指尖就是很有力道,只是微微用力便把让时念转头过来。

     这样一张俊脸在面前突兀放大,时念只好硬着头皮对视,只好重复刚刚的话题:“你想干什么?”

     这个问题问出来,她都想自己给自己来一砖头。

     沈弈的眼底有些笑意。更像是戏虐:“你觉得我需要干什么?”

     时念低下头,可沈弈更本不让,她听到沈弈低低说了句:“我如你所愿!”声音悠扬仿佛是一曲轻快的音符。

     时念还没搞清楚此话的含义。沈弈已经低头含住了她的双唇,他的舌头有些粗粝。灵巧的伸进来与时念的舌尖缠绕,时念眼角余光瞄到前面的司机,有些害羞,又觉得有些刺激。

     鼻息间尽是沈弈身上男人特有的味道和清冽的香水味,她的头有些晕乎乎的。

     但是。沈弈却浅尝即止。离开了她的唇瓣,时念朝外一看,原来已经到了沈家别墅。

     她听到沈弈似乎低低笑了一声。感觉就是在嘲笑她刚刚沉醉在那个吻里一般,她对自己莫名有些恼意,也未等佣人过来开门就下车进屋。

     她特意在楼下逗留了许久觉得沈弈应该洗完澡睡觉了才上楼,谁知刚进去,沈弈才披上浴袍出来,与她撞了个正着。

     他擦拭着头发,看见时念扬了扬头,时念的目光下意识就朝着沈弈的下身探去。

     也不知是他的习惯,还是故意的,她就没见过沈弈好好挤着浴袍腰带的样子,要么就是在腰间松松垮垮,要么就是随意一缠,更有一次她撞见过沈弈只是披着浴袍,前襟全敞开,当然里面的风景一览无余。现在也是,看着那似乎轻轻一碰就会掉下的腰带,时念真的很有冲动给他系牢一些。

     但是,这个也只能是想想而已,时念摸了摸鼻子淡淡的说道:“借过!”

     沈弈微微勾唇侧了一下身体,正面与她相对,刚出浴后的清香扑鼻而来。

     时念当下能做的的唯有眼观鼻鼻观心,她抽了一条毛巾走过去,尽量不触碰沈弈的身体。哪知道,沈弈‘嗯?’了一声,他的浴袍腰带就缓缓被扯开了,那腰带有些无辜的缠在时念手里的毛巾,差点就让时念觉得这是一场有预谋的陷害!

     她拎着那腰带有些无辜的看着沈弈,沈弈在浴袍里不着寸缕,身材当真是完美到无可挑剔,尤其是腹部均称的八块腹肌,看着就想摸一摸。

     时念的目光有些不受控制,通过腹肌下落,盯着那昂扬物,咽了咽口水。

     沈弈丝毫不觉得害羞,甚至步子朝前迈了一步,炯亮的紧紧眼神锁住时念,问道:“你做什么?”

     时念又看了看手里的腰带,开口:“不是我!”

     这话一说出来,她都被自己吓了一跳,声音简直娇媚的简直不像是她发出来了的,她立马转移目光咳了几声,看天画板,看墙壁,看桌子,看屋子任何角落,反正就是不看他。

     沈弈抬手,手指修长又干净,缓缓的抽走了时念手里的腰带,很严肃的说:“明天以后我给你安排一个礼仪老师,你必须要学一些社交礼仪。”

     时念有些心虚,以前虽然说她的父亲也算是上流社会的一员,但是他和母亲离婚的早,母亲没有什么文化,带着她过平民的生活,她自认为过早离婚对不起时念,便宠溺她,的确是没有强迫她去学一些自己不喜欢做的事。

     但是此时的时念又不想服沈弈的软,她抬了抬下巴,沉声道:“我想我并不需要!”

     “我看就很需要,你什么都不懂,作为沈太太,我以后怎么带你出席别的场合?”

     沈弈说完,合上了浴袍又将腰带系的松松垮垮。

     时念本来想反驳沈弈说的这个话题,但是看着他的腰带实在忍不住,指着他的浴袍腰带开口说道:“你这腰带系法不行,得系的牢一些!”

     沈弈的眼睛里升起一丝玩味,浓密的睫毛颤了颤,低沉的嗓音宛如大提琴一般动听——

     “嗯?那你帮我系系?”

     “……”时念低头不语,一抹红霞飞上脸颊。

     “有这么难为情吗?”男人的目光陡地变得意味深长。“时念,咱们都这么熟悉了,不是早就睡一块了么?”

     她身上有几两肉,哪里光滑,哪里最细润,哪里最美,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有必要这样娇情么?

     女人啊。他沈弈还真是不懂。

     不过……

     沈弈的眼里闪过一抹深光,在时念看不到的角度,他冷冷的勾起了嘴角——

     这才是他要的乐趣,不是么?

     他承认,相对于苏影来说,他更喜欢时念这种欲迎还拒,楚楚可怜。

     就如同那风中凄苦飘零的花朵儿,越可怜,越零乱。让他越有想摘接的欲望。

     想起前天上班时,手机上弹出来的信息,他眉心不由一沉,他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这么要强,竟然将她那微薄的工资打到了他的卡里面,可笑的说着什么,以后每个月都会花钱,直到还清那一百万为止。

     他沈弈不是个滥情的人,但是没有结婚之前身边也是不乏千金名媛的,那些女人的喜怒哀乐他是一个眼神就可以识别出来。

     唯独,时念。他猜不透她究竟想要什么?他家不就是为了钱设计他将她硬塞给他的么?

     怎么?现在装什么贞洁烈女,给钱都不要了?

     那么她到底想要什么?包包,钻戒,还是香水?

     亦或者,什么都不是?

     沈弈不愿意去想这些,拉起浴袍,扫了时念一眼,“明天你请假,我要飞法国,你跟着。”

     沈弈说完就要回房间,时念一愣,她下意识的移动脚步,挡在了沈弈面前,“可是我明天还有工作。”

     闻言,沈弈眯起眼,“不要再让我说第二遍,不然你那工作就别想要了。”

     时念看着沈弈伟岸的背影,微微叹了一口气——

     每一次都是这样的霸道,每一次她只要以为有一点点的靠近,就会被他身上的冷气自动弹回。

     时念晚上认命的请好了假,和柳如沁实话实说了,并嘱咐她对尹青保密,才挂了电话收拾东西。

     明天飞法国,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这么着急,以前他谈生意都不会带着她的,最近倒是有些反常了。

     想了想,见时间还不算太晚,便给母亲打了一个电话,告知了行程。

     章柔知道后很开心,声音里都带着笑意,“念念啊,法国好啊,我就是没有看过沈弈,这孩子都带你出国了。”

     时念苦笑,母亲一辈子都没有见到过外面的世界,当初和父亲在一起的时候也是一起吃苦,等到父亲大富大贵的时候,早就离婚了。

     时念嘱咐母亲照顾好自己,便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早晨八点多司机就到了,时念做了早饭,可是沈弈竟然一口都没动。

     时念抿着唇看着沈弈的背影,半晌后微微叹了一口气,嘱咐佣人将早餐收拾好,才提着包跟上了沈弈的脚步。

     去机场的路上,沈弈一直都没有说话。

     时念也没有多问,到了机场,两人走了特殊通道后时念才知道,沈弈是有私人飞机的。

     她到现在才真正的相信,她的男人,真可谓是叶城第一公子。当然,这是从财力上来说的。

     人品上……

     时念无话可说。

     她跟在沈弈身后,她虽然很高,可是还是只能到他的肩膀,就像是一个小跟班一样。

     时念心里不是很开心。

     这样看上去,完全就是带着一个保姆么……

     “沈先生,欢迎登机。”女空姐站在机舱门口,露出了标准的八颗牙微笑。

     沈弈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走过空姐的时候,脚步却一顿,忽然转过头,“通知,今天你们放假,除了安全员,谁都不用跟着。”

     时念和空姐都是一愣。

     但是时念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沈弈就是这样喜怒无常,她便也没去看他。

     “可是沈先生,这里距离发过还要飞行……”

     “不要我说第二遍。”沈弈说完径直走了进去,完全不给周旋的余地。

     “好的。”

     空姐说完目光在时念的身上停留了一瞬间,带着一丝探究,随后似乎又了然了什么,转身去通知其他人了。

     时念走进来,就看到私人飞机的内景。

     是沈弈的风格,冷硬,线条感十足。

     沈弈正坐在椅子上看着报纸,听到声音,他抬起眼,扫了时念一眼,“一会儿还有两个人,你去门口接他们一下。”

     时念一愣,没想到沈弈会让她去。

     她沉默了一瞬间,随后又道:“要不,你还是让空姐回来吧,我毕竟不是专业……”

     沈弈似乎及其的不耐烦,“让你学学礼仪,有那么困难?”

     “可是……”时念真怕把沈弈的生意给搞砸了,那后果她可是承担不起的,再者,她也没有想到,沈弈竟然这么恶趣味,她本来以为那天说学礼仪的事情只是他随口一说,没想到,今天让她和他一起飞巴黎的目的就在于此。

     时念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身就向机舱门口走去。

     以前出差也坐过飞机,大概的样子还是知道的。

     “穿制服。”沈弈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时念背对着他狠狠的闭了闭眼——

     这家伙大概就没想让她好过,还以为真带她出国玩呢?

     结果脱了医生的制服,还要穿空姐的制服。

     时念忽然觉得,自己这一辈子是不是都和制服混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