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丹武毒尊 > 第三千一百四十六章 折中
最快更新丹武毒尊 !

    钟门主也没有着急动手,反倒是十分好奇的看着下面,他倒是想要看看,这三个狂徒又将会如何狡辩。

     楚圆牧则是十分焦急的等着答案,他知道只要是萧扬占理的话,那么他们盛云门就能够站出来帮忙调和。而且萧扬帮他破阵的这份恩情,他还是记得的。现在既然对方有难,那么他自然也要挺身而出。

     虽然楚圆牧并不喜欢用背后的盛云门来说话做事,但是不得不承认,有时候将其搬出来,还是大有用处的。

     “能有什么事儿,就和你们一般。当时我们进入枪神陵墓之后,遇到了钟云和这位门主的外甥许祜,因为钟云有所见地我们就同行。后来萧扬救了已经化作活尸的钟千裘叔侄二人。想不到最后他们却恩将仇报,想要得到枪神传承对我们动手了。”行天冷笑道。

     虽然只是说了一个大概,但是从这些话语之中,也足以推论出很多东西来。

     听到这样的话,顿时楚圆牧也变得十分坚定,冷笑道:“钟叔叔,这显然是你们理亏啊,还来兴师问罪,是不是有些过了?”

     “呵!贤侄你可不要听他们胡言乱语。我二弟给我说的,乃是我三弟救了他们性命!最后是他们恩将仇报,夺走了机缘。甚至还将我大伯、外甥杀害!废了我二弟修为!”钟门主说着的时候,咬牙切齿,一副恨不得生啖其肉的姿态。

     一时间,楚迟怀也是为之头大,因为双方所言有所出入,但到底是恩将仇报,却是无法判断的。

     双方皆是各执一词,那么谁所言才是真的?

     楚圆牧则是左顾右盼,他现在还当真是迷糊得很,这到底算是怎么回事?似乎双方说的都是有道理的,但是那边才是真的?

     下意识间,楚圆牧则是更加愿意相信萧扬他们。

     “钟亦殊,钟云怎么说。”良久无言的萧扬开口,问道。

     钟枫如何信口雌黄,萧扬都是不在乎的,同时他也非常无奈,想着给钟云一个面子。想不到,却给自己埋下了这么大的一个祸根。

     有时候的心慈手软,也的确是非常不合适的,说不得就会留下什么祸端。

     而且这祸端还来的如此之快。

     “三弟疲累不堪,回来之后便就睡去。你还能如何狡辩?总所周知,化作活尸之人又怎么可能救治的过来?就算信口雌黄,也得有些基本的认知才是!”钟亦殊喝斥道。

     此话一出,顿时楚迟怀和杨涂对视一眼,都下意识的退后一步。

     从这句话之中,他们也了解到一个很重要的信息,那便是想要救治活尸,那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这也就可以侧面印证,萧扬说谎了。

     非黑即白的说法,那么钟亦殊所言才是真的!

     这么看来理亏的是萧扬而非擎霜门,故此他们就算想要帮萧扬,那也是不可行的。就道义上面来说,这就是行不通的!

     萧扬闻言,则是深呼吸一口气,脸上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意来。

     看来这也只是钟枫的一家之言,故此钟亦殊才会在第一时间追上来。

     而钟云恐怕也因为过于心累的缘故,将钟枫带回营地之后,便就闭门不出,不想再提及那段伤心之事。

     “楚兄,如此你们还要主持公道吗?”钟亦殊冷哼一声,质问道。

     楚迟怀微微皱眉,旋即道:“钟门主,此事我们也只能两不相帮而已。毕竟,先前萧扬帮我们破阵有恩在前,我们现在若是对他动手的话,就无疑是忘恩负义。”

     这也是他们盛云门唯一能够做的事情,那便是不要去落井下石。

     萧扬闻言也不觉得奇怪,所谓明哲保身不过如此。而且,这件事情对于楚迟怀他们而言,本就是迷雾重重,根本就分辨不清。

     在事情不明朗的情况下,还是不要轻易插手的好。

     能够做到两部相帮,想要就很满意了,毕竟对方还是念及了一分恩情在的,而不是直接动手对付他们。

     这时候,楚圆牧则是站在前面,道:“钟叔叔,你要对付他们得先过我这一关。”

     钟亦殊闻言,冷哼一声,眼神也变得阴骛许多。

     “楚圆牧,你还是先退开,此事和你没有关系。”萧扬沉声道。

     此刻,萧扬的心中也快速的盘算了起来。

     他们和钟亦殊之间的一战恐怕也是在所难免的,故此他也必须要顾虑许多。

     若是打不过的话,到时候退路当如何选择,这也同样是一个莫大问题。

     虽然有着山河社稷图这条十分安全的退路,但这乃是最后一步,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是决然不能够使用的。

     “怎么没关系,你帮了我,我帮你一次又有何妨?”楚圆牧气鼓鼓的说道。

     这话让楚迟怀和杨涂二人更是心焦不已,现在可不是胡闹的时候,但这小子的牛脾气一旦犯了的话,那是断然拉不回来的。

     钟亦殊可不会顾及太多,冷哼一声,一挥袖袍,顿时也准备出手一般。

     楚迟怀和杨涂见状,也立即冲了过去,挡在了楚圆牧的前面,似乎生怕对方伤了自家人一分半点儿。

     “楚兄,你不是说两部相帮,如今是想要与我为敌吗?”钟亦殊冷笑一声,道。

     此刻,楚迟怀则是眉头紧皱,他同样也不知该怎么办。

     他不想得罪钟亦殊,但也不能放任楚圆牧受到伤害,两头为难啊。

     “钟门主,方才我思量一下,说到底我还欠萧扬一个人情。故此,我请求你给他一盏茶的时间逃路,也算是顺手做个人情,让我将这份恩情还了,你看如何?”楚迟怀只能厚着脸皮说道。

     钟亦殊死死得盯着萧扬,他现在恨不得直接将其镇杀,还放他走?

     “钟门主放心便是,还了此等恩情,以后我必然有所重谢。”楚迟怀道。

     钟亦殊闻言,稍微揣摩,便就有了决断,道:“准!”

     能够得到楚迟怀的一个人情,这在之钟亦殊看来,还是非常划算的。

     至于萧扬,被追上了还能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