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繁星 > 第359章
最快更新繁星 !
    夏川鱼的内心很崩溃。
     他抱着婴儿,看着身边面色平静目光幽深的宇智波真一,浑身起鸡皮疙瘩。
     夏川鱼干巴巴的道:“真一你听我解释……”
     宇智波真一竟微笑道:“嗯,你说,我听着呢。”
     “我……”我不记得我之前干过什么了?!
     夏川鱼觉得只要自己敢这么说,宇智波真一一定掐死自己。
     夏川鱼怒目瞪猫又,他就知道每次猫又出现都没好事!!
     猫又幸灾乐祸的喵了一声,他接着道:“五代,这孩子拥有超凡的资质,希望你好好待他哦。”
     “这可是你自己的愿望。”
     话音落下,猫又就轻盈一跃,划开空间跑了。
     夏川鱼低头看了看冲着他咯咯笑的婴儿,又看看宇智波真一,长叹道:“也罢,有些事我说你估计不信……”
     “你说我就信。”宇智波真一深深的看着夏川鱼,面无表情:“但我最担心的……反而是你不说。”
     夏川鱼卡了一下,他张张嘴想说什么,最终笑了。
     “你说的没错,我是该告诉你的,只是我担心你因为我去做一些不能做的事,所以……”
     宇智波真一面色一变,他本就是神思敏捷之辈,此刻听夏川鱼如此说,顿时反应极快的道:“你出事了?还是你自己无法解决的问题?你不想我知道?“
     宇智波真一面色古怪的看着那个婴儿:“不会是这个吧?”
     刚问出口,宇智波真一就立刻否定:“不,绝对不是这个。”
     当年他就问过夏川鱼,如果此生在一起,也许不会再有孩子,他还愿意吗?
     当时夏川鱼给出的答案是任何事情都有取舍,既然决定一起走下去,他就已经有了绝后的觉悟。
     既然如此,即便夏川鱼改了主意,以他的性格也会光明正大的来找自己,一起商谈后裔的事情,而不是像这样突然弄出一个孩子来。
     其实仔细回想一下,夏川鱼刚才看到这个孩子时的表情震惊和茫然居多,或者说他根本没想到会有这个孩子的存在。
     想到这里,宇智波真一原本放回肚子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里。
     “告诉我,你到底出什么事了?”
     夏川鱼别过脸,有些心虚:“我……”
     “刚才猫又来了?”麻仓好突然出现在房间内,他道:“那家伙自从跟着女神混,行踪越来越难锁定了……额,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
     麻仓好的目光落在夏川鱼手中的篮子里,确切来说是落在婴儿身上:“哪冒出来的?”
     夏川鱼卡了一下,他干巴巴的道:“猫又刚才送来的,他说这是我儿子。”
     麻仓好闻言表情诡异极了,他失口道:“不可能!你之前……”
     话说到一半又卡住,他高深莫测的道:“你想起来了?”
     夏川鱼苦兮兮的摇头:“没。”
     宇智波真一忍不住道:“到底怎么回事?”
     麻仓好冷笑:“他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事了。”
     “什么?!”宇智波真一震惊的看着夏川鱼:“不记得了是什么意思?”
     “就是他去其他世界里发生的事情,他全都不记得了,还是他自己封印的。”麻仓好没好气的道:“所以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会多一个儿子。”
     夏川鱼可怜兮兮的看着宇智波真一。
     宇智波真一磨牙,他即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又不愿意强逼夏川鱼,最终他冷哼一声,甩袖子走了。
     夏川鱼茫然回头看麻仓好:“他生气了?”
     麻仓好只觉心累:“现在你应该追上去。”
     夏川鱼高兴坏了,他利索的将新鲜出炉的儿子丢给麻仓好:“你说的对,交给你了,多谢哈~”
     说完身影一闪,跑了。
     麻仓好抱着小婴儿,一脸懵逼。
     几秒后他才反应过来:“等等你给我回来!!!”
     婴儿:哇——!!!
     宇智波真一的速度奇快,他的目标是宗像礼司。
     回归的宗像礼司得到了善条刚毅等人的热泪欢迎,宗像礼司正在了解如今的局势,当他得知绿之王比水流在试图解开德累斯顿石板的封印后,心下长叹,所以事情最终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吗?
     必须要想办法毁掉石板!
     刚下定决心,宇智波真一就破窗而入。
     他面如冷霜。
     “你们之前去哪了?发生了什么?”
     宗像礼司一愣,他回道:“我们去了十年前,参加了第四次圣杯战争,怎么了?”
     圣杯战争?那是什么鬼?
     宇智波真一急切道:“为什么卫宫川的记忆消失了?”
     宗像礼司猛地起身:“你说什么?王的记忆消失了?”
     紧接着夏川鱼也赶了过来。
     他看到宗像礼司后眼睛一亮。
     “礼司!!他们说你和我一起离开的,快来证明一下,我什么都没做!”
     “………………”宗像礼司的表情非常微妙,他沉声道:“您还记得我们一起回到十年前都发生了什么吗?”
     夏川鱼若有所思:“原来我之前去的地方是十年前啊……”
     十年前,那不是第四次圣杯战争开始的时候吗?等等,如果回到十年前,他会做什么?
     不等夏川鱼继续想下去,宗像礼司就打断他的思路:“您不记得了吗?”
     夏川鱼啊了一声:“完全不记得了,貌似是我对自己下了封印。”
     宗像礼司闻言反而松了口气:“看样子当时您的理智始终存在,这真是太好了。”
     夏川鱼一愣,难不成他在十年前发疯了?但是……
     他瞟了宇智波真一一眼,那个不是重点,先顾着身边的人吧!
     他问道:“我回来后多了个儿子,你能告诉我这儿子从哪里冒出来的吗?”
     宗像礼司双手抱胸:“我不知道。”
     夏川鱼:“……哈?”
     宗像礼司冷笑:“从始至终您的想法都无比怪异,让人恨不得抓着您的领子大骂一顿,最后您能理智的封印那种想法干脆利落的回来,对我来说真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宇智波真一闻言呵呵,他看着宗像礼司,写轮眼一转之间,就拉着宗像礼司进入了月读空间。
     一秒后,宇智波真一和宗像礼司同时回归现实。
     夏川鱼小心翼翼的问:“……我做了什么?”
     宇智波真一只觉得心痛的一抽一抽的,夭寿啦!阿鱼差点就消失了!!!
     他想要揪住阿鱼的领子好好的骂他一顿,但最终他却只是紧紧的抱住身边的人,一言不发。
     夏川鱼被勒的有些紧,但又不敢挣开。
     他一脸深沉,看来他这次自作主站似乎做了了不得的事。
     半晌,宇智波真一才道:“不记得就算了。”
     夏川鱼惊讶的看着宇智波真一。
     这个男人脸上闪过一丝隐忍和担忧:“不记得很好,那个孩子虽然来的有些奇怪,可如果真是你的孩子,那也不错。”
     夏川鱼觉得更奇怪了。
     宇智波真一居然如此不愿意他想起之前发生的事,哪怕多了个孩子都认了!
     他……到底干什么了?
     夏川鱼哦了一声,低声问宗像礼司:“我是不是做了很过分的事?”
     宗像礼司点头:“是啊,不过您无需追究过去发生了什么,重要的是现在和未来。”
     他随手从桌子上抽出文件递给夏川鱼:“绿之王和无色之王释放了德累斯顿石板,您怎么看?”
     夏川鱼随口道:“还能怎么看?力量解开也挺好的。”
     宗像礼司皱眉:“如果茫然无知的人突然拥有力量,会对整个社会造成巨大破坏!”
     夏川鱼:“可能变得更好,但也可能更坏,反正……”他想起了猎人世界,最终道:“礼司怎么看呢?”
     宗像礼司道:“当然要毁掉德累斯顿石板,让世界恢复平静。”
     他直直看着夏川鱼:“难不成您还贪恋青王的力量吗?”
     夏川鱼摇头:“当然不会,但是石板是不能被砸的。”
     他轻声道:“这个世界需要秩序和理性的力量,就算没有了德累斯顿石板,也会有别的什么。”
     说到这里,夏川鱼突然想起一件事:“德累斯顿石板是怎么赋予人力量的?”
     宗像礼司摇头:“不知道,好像无目的,之前绿王是利用jungle的任务系统让氏族通过完成任务得到绿之力,所以尽管他在胡来,但实际上还是有规则的。”
     宇智波真一冷不丁道:“其实这种局面也很好控制。”
     问:全世界人民拥有了诡异的力量,怎么办?
     答:强者统御弱者,将这些家伙都揍趴下就行了。
     宗像礼司皱眉:“那样不行。”
     他诚恳的看着夏川鱼:“力量虽然是抵制恶行的最有力方法,但绝不是稳定社会、维持和平的长久之道。”
     夏川鱼点头,他看着宗像礼司,同样认真回答:“你说的没错,一个社会能否长久存在,归根结底要看其存在性质和传承制度,并非个人力量。”
     就在宗像礼司露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的同时,夏川鱼又道:“但世界是多元发展的,当和平和法制到达极限时,力量就会变成不可或缺的存在。”
     纵然法律再完善,暴力依旧盛行,为什么?
     因为法律永远不会健全,人性永远不可能只有真善美。
     赤之王和青之王相对,赤之王就是为此而存在的。
     夏川鱼沉吟道:“我觉得……”
     宗像礼司突然开口:“王,这件事……可以请您不要插手吗?”
     夏川鱼一愣:“啊?”
     说实话,宗像礼司实在有点害怕,万一自家王的脑回路再转到莫名其妙的地方去,闹出无法挽回的后果来,难不成那时候全世界人民跟着一起失忆吗?
     宗像礼司点头:“是的,就让我和赤王联手,与绿王、无色之王战一场吧。”
     “胜者将贯彻自身意志,改变这个世界,这是我们的选择,您在旁边看着即可。”
     夏川鱼很快就反应过来。
     “你们自己的选择吗?”
     夏川鱼笑道:“好,那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