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繁星 > 第356章
最快更新繁星 !
    光。
     四周都是光。
     夏川鱼怔怔的看着周围的光,茫然无措。
     这是……什么?
     他低头,一片深沉的黑暗中,他的身体像是渲染的水墨,无声凝结,化为形体,夏川鱼下意识的伸出双手,手掌白皙修长,握成拳,拳头刚硬有力。
     不过很快夏川鱼的身体又发生了变化,居然从凝固的身体再度化为虚影,最神奇的是即便化为虚影,夏川鱼本身的意识依旧存在,甚至还能【看】到那些虚影内翻涌的颜色。
     一瞬间,夏川鱼莫名知道了那些都是什么。
     是力量。
     浅紫色的力量是他的灵魂之力,淡金色的力量是来自神灵的赐福和眷顾,青蓝色力量是来自石板赋予的规则之力。
     其中力量最强的就是他的灵魂之力。
     浅紫色的灵魂烟雾中透着淡淡金丝,金丝之中又萦绕着澎湃的生命力量,就好像当年他在sao里感悟的【生】之力,又好像他在麻仓好的指点下感悟到的自然之力,甚至是最早自来也那神神叨叨的来自空气中、大地中、河流中弥漫的仙人之力。
     夏川鱼着迷的看着这些丝丝缕缕的烟气,这就是他。
     随即他就看到自己的灵魂……在动。
     真的是字面意思。
     淡紫色的烟气飘渺轻盈,在金色神力的滋润下,在青色规则的守护中,探了出来,仿佛一张大口,对着周围一切光……嗷!
     夏川鱼顿时有种【眼前发黑】的错觉,他就好像吃了莫名其妙东西,整个思维和感知都懵逼了。
     他的灵魂……吞了什么东西?
     那是什么?
     无数光穿过淡紫色的烟气,恍惚间,夏川鱼觉得自己【看】到了很多东西,他看到了卫宫切嗣幼年弑父,他看到了言峰绮礼为他死去的妻子做祷告,他看到肯尼斯苦恋索拉,他看到韦伯小心翼翼从快递员手中偷走肯尼斯的召唤祭品,他看到……
     他不仅仅看到和圣杯战争相关之人的过去、现在、未来,无数光和线跃动的越来越快,一瞬间他仿佛从一条不断向着尽头踊跃流动的长河中跃了出来,他腾空着,四目所及是更加广阔和瑰丽的世界,脚下是湍急奔流的浩瀚长河,无数个世界的生死在他眼中,竟如同一粒细沙般透彻。
     每一粒细沙中有亿万万丝丝线线纠缠在一起,那是什么?
     夏川鱼忍不住想要去勾一下,不过在他碰到一根线的一瞬间,一个生命的一生竟如走马灯一样,在他脑海不断闪现,夏川鱼猛地明白过来,那不是什么普通的丝线!那是命运线!
     对了,命运,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想要实验一下和小圣杯争夺大圣杯的控制权?
     他想要对着圣杯许愿?
     不对,他只是单纯的提前了王之宴,命运就发生了改变!
     夏川鱼看着手中的命运线,小心翼翼的松开手,就看到这根线微微颤了颤,脑海中此生灵的命运就发生了改变。
     本来一次求婚成功,引命运颤动,变成了两次。
     这是相当无关紧要的事……可夏川鱼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之力似乎少了一些。
     夏川鱼沉默了。
     无知者挑战命运,全知者敬畏命运,原来如此。
     唯有最弱小最无知……也是最无畏的人,才能冲破命运的束缚。
     看清命运的同时,也将被命运凝视吗?
     夏川鱼发出长长的叹息,他懊恼的想,早知如此他就不看切嗣留下的笔记了,如果他对第四次圣杯战争一无所知,他所做的一切是不是也在世界法则修正范围内,而不是被法则和命运连续警告了==
     就在他懊恼之时,一声轻笑于耳边响起。
     夏川鱼条件反射的做了扭头这个动作,但实际上在来者眼中,夏川鱼这个存在只是一个拳头大小的光球。
     “你又来到这个地方了。”
     夏川鱼惊讶的看着面前这团光球,虽然是光球,可光球弥漫的气息如此熟悉,这是……
     “好?”
     麻仓好笑道:“是我。”
     夏川鱼心中长出一口气:“这是哪里?”
     麻仓好却道:“你看看我的身后,你看到了什么?”
     夏川鱼【看】了一下,这才惊异的发现麻仓好大光球背后,闪烁着无数光球,这些光球或明或暗,有些异常遥远,有些异常靠近,有些光球的颜色是纯正的金色,有些光球的颜色却诡异而晦涩。
     夏川鱼喃喃道:“这是……”
     “你可以称呼这里是万神殿。”麻仓好道:“每一个神灵都能到达这个地方,上次你来时还太早,现在……”
     他靠近夏川鱼:“你要来吗?”
     夏川鱼怔怔的,他又低头:“那下面这条河……”
     “虽说是河,但这只是历史具现出的样子罢了。”麻仓好悠悠道:“你觉得为什么神灵能看穿古今?自然是因为我们所在的位置不同。”
     夏川鱼挑眉:“我以为不是每一个神灵都能看穿的。”
     麻仓好坦然道:“那是自然,因为这条长河拥有同化性,太过靠近这里的神灵很容易被吞没,除非拥有特殊的神职规则保护,否则没什么神灵愿意靠近这里。”
     夏川鱼若有所思:“那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麻仓好没好气的道:“那要问你自己,你做了什么,你想到了什么,你参悟了什么,你得到了什么,你……在发生蜕变,蜕变后的道路全部取决于你。”
     夏川鱼嘟囔道:“我什么都没做,只是想要改变过去。”
     麻仓好听后皱眉:“改变过去?这个目标过于笼统,具体呢?具体你打算怎么做?”
     夏川鱼不疑有他,将自己最初的打算原原本本告诉了麻仓好,麻仓好一听夏川鱼居然打算许出悖论的愿望,恨不得直接掐死小伙伴算了。
     “你个蠢货!如果你真的那么做了,那你就会化为这片穹顶之一,再不复存在!”
     麻仓好将这其中的陷阱详细解释了一遍,夏川鱼听后冷汗直冒,幸好他最后放弃了。
     “我已经放弃了啊。”夏川鱼辩解:“我觉得那样太不尊重伊莉雅了。”
     麻仓好无语凝噎,竟然不是太危险,而是觉得不尊重死者所以放弃吗?
     该说夏川鱼的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
     他耐心道:“那后来呢?如果你直接放弃了,不可能会走到这里吧?”
     夏川鱼喃喃道:“啊,我没打算自己许愿,我本来是想控制间桐脏砚让他对着圣杯许愿的……”
     麻仓好简直要疯了,也就是说夏川鱼所谓的放弃只是说说而已,自己不上,暗中控制着其他人上?
     这有什么区别?
     怪不得会被多元宇宙的命运法则强行丢过来,若非这家伙身上那浓厚的信仰之光,他就真的直接挂了!!
     一想到自己的好基友有可能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作天作地作成法则之一,麻仓好就恨不得抓住夏川鱼的衣领暴揍他一顿。
     他压抑着怒火:“我对宇智波真一承诺过,我说你肯定能回来。”
     夏川鱼点头:“当然了,我准备等第四次圣杯战争结束后就回去。”
     麻仓好怒吼道:“但你再这么玩下去就回不来了!!!”
     夏川鱼缩了缩脖子,他头一次见到麻仓好发这么大的怒火,就连当初俩人掀翻了素盏鸣尊的海壳都没这么严重。
     麻仓好不断对自己说冷静冷静冷静……
     他开口:“你要成为神灵吗?”
     夏川鱼连忙摇头:“不要。”
     麻仓好点点头:“我想你也不愿意。”他指着历史长河上氤氲的烟气道:“看到那里了吗?”
     夏川鱼仔细看去,惊讶的发现河流上方的烟气内竟隐藏着点点星芒。
     “神灵的确很强大,但万千世界中生灵潜力无限,有些强大的人也能跳出历史长河,看到无数世界的真实。”麻仓好道:“神灵能跃出时间和法则的激流,强者却只能如大鱼一般偶尔跃出长河,当然实力越强跃出的时间和程度也越深,但归根结底还是会落下去。”
     他轻声道:“即便如此,你依旧决定不变吗?”
     夏川鱼闻言,他看了看这条奔腾的、湍急的、永不停歇的长河,又扭头看了看身边麻仓好。
     他笑了。
     “啊,我做出的决定永远不变,谢谢你,好。”
     麻仓好冷着脸:“不谢,快点回来,我想揍你一顿。”
     夏川鱼大笑起来,他摆摆手,一头扎了下去。
     当夏川鱼清醒过来时,身前的宗像礼司正在和卫宫切嗣打架。
     宗像礼司知道卫宫切嗣是自家王的养父,考虑着如果在这里干掉了卫宫切嗣,也许将来自家王幼年时就要成为流浪孤儿了,就没下死手。
     感受到宗像礼司不着痕迹的留手,卫宫切嗣心中的焦躁不断翻涌起来。
     难道他猜错了?爱丽斯菲尔是小圣杯,言峰绮礼如果要召唤大圣杯,肯定要选择灵地,除了爱因兹贝伦家族的城堡和远坂府邸,就剩下了冬木市中心的活动馆以及……柳洞寺。
     还有眼前的人是谁?他是人?还是灵?还是新出现的?
     看他一直保护着后面的房间,难道里面是新的r?
     就在卫宫切嗣还在努力攻击宗像礼司时,saber远远的赶了过来。
     宗像礼司开口:“saber的r,请停止攻击,我们和圣杯战争没关系。”
     卫宫切嗣不搭理宗像礼司,还在不断射击,saber过来后立刻拦住卫宫切嗣,她道:“rider呢?”
     宗像礼司:“他和archer去打排位赛了。”
     saber一愣,她喃喃道:“r和r退场,rider以及archer在打游戏,我在这里,那么抢走爱丽斯菲尔的人就是berserker和assassin了?”
     “我知道了!”saber大声道:“多谢。”
     她转身就走,走的时候还不忘拎起卫宫切嗣的后衣领。
     卫宫切嗣:“……………………”
     #等等什么打排位赛你在逗我吗?#
     #等等他说你就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