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繁星 > 第354章
最快更新繁星 !
    这一夜是非常忙碌的一夜。
     爱因兹贝伦遭到r的袭击r的目标似乎是saber,但很倒霉的是saber不在r被袭击卫宫切嗣的r主仆遇到r和r大战一场不分胜负r的mater被卫宫切嗣击伤,就在即将死亡时r总算摆脱r的纠缠,找到自家r并将他救回。
     不过……r在走之前捅了卫宫切嗣一枪,若非卫宫切嗣使用时间魔术,避开了心脏位置,又拼死朝着肯尼斯开枪,以至于r心生犹豫,最终撤退离开,估计卫宫切嗣就会死在r手中。
     可即便如此,当saber回去时,见到的就是濒死的卫宫切嗣,被言峰绮礼打成重伤将死的爱丽斯菲尔以及舞弥。
     saber气疯了,她根本没感知到r的状态,否则她又怎么可能在柳洞寺停留那么久?
     好在爱丽斯菲尔体内有阿瓦隆的剑鞘,当saber碰触到爱丽斯菲尔的身体时,阿瓦隆发生作用,爱丽斯菲尔的伤口瞬间痊愈,她飞快救助卫宫切嗣和舞弥,将两人从濒死线上拉了回来。
     看着昏睡过去的卫宫切嗣,saber在心中暗暗发誓,她不会再失职了!
     得到卫宫切嗣以及爱丽斯菲尔没有生命危险后,夏川鱼长出一口气。
     随即他满头冷汗。
     他曾在卫宫切嗣的笔记上看到过王之宴的记载,第四次圣杯战争中伊斯坎达尔拿着好酒来到爱因兹贝伦庄园,诚邀另外两位王者一起讨论关于王道,关于圣杯,关于各自的理念。
     当时卫宫切嗣并不在爱因兹贝伦城堡,他出门单独找了一个栖身的地方,准备对r的御主肯尼斯的狙\击,所以笔记上关于这场宴会的记录只是一笔带过。
     夏川鱼幼年看到这一页笔记时,曾畅想过当时三王之宴是何等瑰丽耀眼,三位王者的激烈讨论是何等引人入胜,扣人心弦,恨不早生十年,亲眼见证如斯奇迹时刻。
     而如今他回到了过去,并拥有参加的资格,夏川鱼立刻忍不住了,他不能太过任性不惜一切改变过去,但让本来就发生的事提前一天发生,这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于是白天和伊斯坎达尔分别时,夏川鱼装作若无其事的提议说……
     “咱们俩喝酒多没意思,不如叫上骑士王和英雄王,大家一起喝酒才能尽兴。”
     伊斯坎达尔一听立刻说好,这才兴冲冲的出门去买酒。
     卫宫切嗣笔记上还记载,rider在王之宴上使用固有结界解决了assassin,为了防止有提前退场,夏川鱼特意在柳洞寺外设立了来自美狄亚倾囊相授的隔断结界,此结界可以阻碍r和之间的魔力感知,同时也能彻底屏蔽一切窥视。
     夏川鱼相信以吉尔伽美什对远坂时臣的轻蔑,他是不会将自己的存在告诉远坂时臣的,但夏川鱼不相信saber,确切来说不相信saber能瞒过卫宫切嗣,他了解自己的养父,养父卫宫切嗣不是个善茬,他不想这么快暴露在卫宫切嗣眼中。
     夏川鱼只是让注定会发生的事提前,却差点害死卫宫切嗣和爱丽斯菲尔。
     他不敢想象,如果这一夜他们四个人喝的晕头转向,在柳洞寺睡一夜第二天再离开会发生什么事。
     也许等saber回去才会发现卫宫切嗣、爱丽斯菲尔以及舞弥都因失血过多重伤不治,死了。
     “这是命运对我的警告吗?”
     夏川鱼仰头看着泛着淡淡银光的月亮,神色怔怔的。
     不过随即他脸上的后怕和担忧就消失了,重新变回坚定。
     归根结底是他考虑不周,以后不会了。
     夏川鱼拍了拍身边的死魂虫月心,低声道:“跟着卫宫切嗣,务必保证他的安全。”
     长长的死魂虫在空中轻盈飞舞,随即飞入夜空。
     如果没记错,白日教会已经发布了对r的灭杀令,如今rider答应他暂时不出手,吉尔伽美什不屑于出手,assassin倒是在言峰绮礼的指挥下活蹦乱跳,saber估计一时半会不会再离开卫宫切嗣,肯尼斯被卫宫切嗣的起源弹击中r自顾不暇,berserker……夏川鱼揉揉太阳穴,间桐雁夜的脑回路有些奇妙,间桐脏砚要求间桐雁夜拿回圣杯,偏生间桐雁夜死命追着远坂时臣杀,其他一概不考虑……真是有什么样的就有什么样的r。
     那么……
     就在此时,春十里突然蹭了蹭夏川鱼的脸颊。
     夏川鱼一愣,他细细听着,然后……
     “韦伯拜托你们收集了河水,找到了r的魔术工房?我的分\身也跟着?rider根据魔力联系也过去了?”
     他不过对着月亮发了会呆,事情就又发生变化了啊……
     夏川鱼不由得感慨起来。
     第四次圣杯战争当真瞬息万变,和第五次圣杯战争截然不同呢,这么一比,第五次圣杯战争真像游戏。
     想到这里,他招呼宗像礼司,身体化为一缕清风,从柳洞寺消失了。
     r的魔术工房在一处排水闸内,夏川鱼到的时候,跟在十束多多良身边的分\身砰的消失,记忆传回本体,夏川鱼不由得愣住了。
     r的魔术工房内全是小孩子的尸骸,被肢解的乱七八糟,里面全是鲜血、碎骨和烂肉,十束多多良和韦伯俩人吐的昏天黑地,赶来的rider连忙护住两人,追踪rider而来的assassin看着rider顾忌两个孩子恐怕出手不变,就忍不住想要攻击,不过十束多多良的反应要比韦伯好一些,他立刻打起精神,手中燃烧起红色的火焰。
     ——他的火焰战斗不怎么样,忽悠人还是可以的。
     面对两个魔术师和一个,assassin衡量了一下双方实力,最终选择撤退离开,夏川鱼的分\身追过去确认assassin离开后没多久,本体就到了。
     熊熊大火燃烧起来,夏川鱼看着伊斯坎达尔带着十束多多良和韦伯出来,不由得松了口气。
     “没事吧?”
     伊斯坎达尔摇摇头:“没什么,就是里面的场景太惨了。”
     夏川鱼叹了口气:“今晚真是混乱的一夜,早点回去休息吧。”
     回去的路上,伊斯坎达尔问夏川鱼:“你和金闪闪早就认识吧。”
     伊斯坎达尔虽然看上去粗犷豪迈,但实际他的观察力相当惊人,在酒宴上他发现吉尔伽美什和夏川鱼之间非常熟稔,要不然他也不会玩笑般提出让他们俩人携手走进婚姻殿堂=v=
     夏川鱼看着不断点着脑袋快要睡着的十束多多良,以及还沉浸在刚才血腥场面里的韦伯,他压低声音道:“伊斯坎达尔,我不想骗你,其实我来自十年后。”
     伊斯坎达尔惊讶的看着夏川鱼:“原来如此……难道十年后有人召唤出了金闪闪吗?”
     夏川鱼道:“这个嘛……我不好说。”
     吉尔伽美什那家伙根本就没死好吗?
     伊斯坎达尔闻言微微眯眼,他叹息道:“这样啊,我的梦想最终由金闪闪实现了吧?”
     夏川鱼是十年后的人,他见过吉尔伽美什,而吉尔伽美什又没有被人召唤出来,那有且只有一个答案。
     吉尔伽美什获得了肉体。
     “他得到了圣杯?”伊斯坎达尔砸吧嘴:“金闪闪的力量的确很厉害,到目前为止也只展现出来一个特性,那就是拥有无限宝具这一点。”
     夏川鱼笑了笑:“我来十年前,和金闪闪……不对是吉尔伽美什没什么关系。”居然被带歪了==
     他咳嗽了一下道:“我说过我想改变过去。”
     伊斯坎达尔笑了:“别告诉我,你和saber一样否认过去的自己。”
     夏川鱼莞尔:“怎么可能?我此生从未后悔过,就算人生重来,我的选择还是一样不变。”
     伊斯坎达尔点点头:“那你来到十年前……”
     “我本来是想要拯救一个人的性命。”夏川鱼轻声道:“爱丽斯菲尔·冯·爱因兹贝伦,我希望她能活下去,但是……为了爱因兹贝伦家族的夙愿,她只能死。”
     伊斯坎达尔眨眨眼:“那也是她自己的选择吧?”
     夏川鱼点头:“对啊,我后来想明白了,就如同我从不后悔一样,爱丽斯菲尔夫人……她认为自己死于圣杯战争,是死得其所,我就算改变了她的命运,那又如何?”
     伊斯坎达尔了然:“所以你放弃了?”
     夏川鱼耸肩:“是啊,不过难得回到过去,环境也符合我的实验要求,我索性用此次圣杯战争来验证一下我的设想。”
     伊斯坎达尔道:“怪不得你说对圣杯没兴趣,却又希望我前三天不出手,这是你做实验的条件吗?”
     “差不多。”夏川鱼笑道:“还要多谢你帮忙。”
     “没关系。”伊斯坎达尔眨眨眼,他压低声音:“如果你能将金闪闪活下来的办法告诉我,那就是最大的感谢啦!”
     夏川鱼失笑,他同样眨眨眼:“在你回英灵王座前我会告诉你的,下一次你再被召唤出来可以试试。”
     伊斯坎达尔立刻蔫了:“要等下一次啊……”
     “过去已经发生,总不能乱改吧。”刚被命运狠狠的警告了一次,夏川鱼没那么傻,不会立刻就撺掇伊斯坎达尔从必然离开的结局中脱身,获得肉体活下来。
     伊斯坎达尔琢磨起来:“既然你也是魔术师,那你也能将我召唤出来吧?”
     夏川鱼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韦伯,他给了伊斯坎达尔一肘子:“到时候你会需要我召唤你?”
     伊斯坎达尔顺着夏川鱼的视线看到了韦伯,自己那个小r,不由得轻笑起来。
     “你说的也没错。”
     与此同时r的魔术工房内r和他的r龙之介看着干净的地面和消失的碎尸,一人一仆都气疯了。
     “啊啊啊啊啊是谁?是谁在阻碍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