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繁星 > 第347章
最快更新繁星 !
    傍晚,夏川鱼告别吉尔伽美什,回到柳洞寺。
     他一身酒气,难得喝醉了。
     咣当一声,当十束多多良听到声音寻出来时,就看到一向洒脱行走如风的男子歪在柳洞寺的大门上,长发全部散开,挡住了面容,黑色的正装羽织不知道被丢到哪里,只穿着浅灰色长衣,此刻男子正扶着门,摇摇晃晃眼瞅着就要摔倒。
     十束多多良目瞪口呆,他立刻冲上去:“金桑?”
     夏川鱼已经醉的晕乎乎了,他恍惚间听到一个声音,不过潜意识里对这个声音没有敌意,他就没放在心上。
     身边有人过来扶住,夏川鱼顺势将身体重量倾泻过去,只是……过来的人是不是有些矮啊?
     十束多多良几乎要被夏川鱼压倒,紧跟着出来的宗像礼司连忙扶住夏川鱼,将他送进房间。
     夏川鱼一头栽倒在被褥上,宗像礼司看着颇为失态的青之王,突然眼睛一亮。
     这不是个很好的机会吗?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青之王醉成这样,但现在无疑是套话的好机会!
     想到这里,他给十束多多良使了个颜色,十束多多良立刻会意,他凑上前。
     “金桑?你感觉还好吗?要不要给你弄点醒酒的东西?”
     夏川鱼半晌没动,宗像礼司以为他睡了,就将夏川鱼扶正,然后惊讶的发现……夏川鱼的眼角竟有泪痕。
     宗像礼司皱眉,青之王……哭了?
     结合着之前夏川鱼的目标:改变过去,难不成……
     宗像礼司低声道:“好不容易回到过去,难道无法改变悲剧吗?”
     十束多多良咋舌,宗像礼司不愧是公务人员,真擅长套话,随即他连忙集中注意力盯着夏川鱼。
     夏川鱼闭着眼,他抬手挡住脸,喃喃道:“……我不知道。”
     宗像礼司又试探道:“你要放弃?”
     夏川鱼低低笑了起来,笑声沙哑艰涩:“我是不是很傻?因为不确定我改变后的未来是不是她想要的,就开始犹豫……”
     十束多多良闻言由衷道:“金桑是个很温柔的人啊。”
     “温柔又什么用?”夏川鱼:“可是,更痛苦的是我清晰的知道,我……不会因为这件事而改变。”
     “……你之前有什么打算?”宗像礼司倒了一杯温水,扶起夏川鱼,小心喂了一些,:“我们可以再一起商量商量可行性嘛。”
     “啊,我之前是打算向圣杯许愿,被净化后的圣杯是可以许愿的哦!”
     夏川鱼放开手,他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上垂下来的灯,灯光很亮很白,散发着柔和的光晕,就像伊莉雅当初消失时一样。
     铺天盖地的白光中,他获得了新生。
     “我想要许愿……在过去,现在,未来的任何一个世界、纪元、空间、宇宙等一切灵长类存在的地方,圣杯这种东西……永远不会达成任何人、任何存在、任何意识、任何倾向的愿望。。”
     如果圣杯这种东西无法达成魔术师的愿望,如果圣杯这种东西只是魔力凝结体,像远坂家储存魔力的宝石魔术一样,还会有魔术师追寻圣杯吗?
     应该……不会了吧?
     宗像礼司听到这句话后眼前一黑。
     他气的直接捏碎了手上的杯子。
     十束多多良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等等,如果金桑的愿望是圣杯无法达成愿望,那他的愿望又怎么可能实现?这是个悖论啊!!
     净化后的圣杯拥有实现愿望的能力,可实现的愿望是圣杯无法达成他人的愿望,这这这……
     宗像礼司现在恨不得掐死自己的王。
     他强忍住怒气,小心翼翼给夏川鱼盖上被子,然后扯着十束多多良离开房间。
     一出房门,宗像礼司拔出腰间的青星剑,一剑将面前连着三四块青石砖都劈成了两半。
     十束多多良倒吸了口凉气,他小心翼翼的道:“……宗像室长?”
     宗像礼司磨牙:“青之王的愿望实在是……”
     “是个悖论吧?”十束多多良道:“根本无法解释的通啊,如果金桑真的这么许愿,愿望会实现吗?”
     宗像礼司沉默良久才道:“会的,愿望会实现的,但从此以后,青之王卫宫川就会成为这条愿望,或者说他的意识将会变成世界法则中的一缕,成为无数世界里圣杯诞生后必须遵循的规则。”
     十束多多良震惊道:“你的意思是……”
     “他的愿望在圣杯规则中必然实现的同时又无法实现,那么让这个愿望成为规则的一条,由他来执行这个规则,彻底改变圣杯的本质。”
     “到那时,他就不再是他,而是一个规则,类似于德累斯顿石板,懂我的意思吗?”
     宗像礼司突然握紧青星剑,喃喃道:“是了,我怎么没想到,他将青之王的力量赋予在剑上,不就是类似情况吗?”
     德累斯顿石板选择王,卫宫川选择规则执行者,这两者何其相似。
     十束多多良沉默良久,他道:“那我们怎么办?”
     宗像礼司冷笑:“怎么办?当然是阻止他了!”
     他握紧手中长剑:“我绝对绝对……会阻止他!”
     他不能看着他消失。
     五小时后,夏川鱼睡醒了,此刻正是月上中天时,他洗了个澡,总算清醒过来。
     十束多多良就趴在旁边桌子上打盹,发现夏川鱼醒来后,他立刻按照之前和宗像礼司商量好的那样,一脸担忧的道:“金桑,你终于醒了。”
     夏川鱼揉了揉太阳穴:“抱歉,今天喝多了。”
     “你没事就好,对了,金桑,我有件事想要拜托你,这件事很重要。”
     夏川鱼惊讶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十束多多良道:“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当时正在和出云一起回吠舞罗,我们半中腰遭遇袭击,我几乎什么话都没来得及说,就消失了。”
     “我知道金桑你想留在这里做些什么,多留几天也没什么,只是能不能拜托金桑你先传个消息给我们的王?尊的脾气很暴躁,他的威兹曼偏差值常年保持在较高状态,这一次我骤然失踪,尊肯定会天天出去找我,但他又找不到,如果被人挑拨肯定会生气,能力如果暴走的话……”
     十束多多良担心极了:“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很容易掉下来……”
     夏川鱼了然,他安慰十束多多良:“你别担心,赤王的剑没那么容易掉下来。”
     听到夏川鱼如此说,宗像礼司和十束多多良都愣住了,十束多多良惊讶的道:“为什么这么说?”
     “止水说周防尊和忍猫签契约了,有忍猫帮忙梳理暴走的力量,只要周防尊不刻意引动达摩克利斯之剑,应该不会暴走。”夏川鱼说完后想了想:“我可以帮你联系一下十年后,不过咱们毕竟是从未来侧回到过去,消息传递有一定的滞后性。”
     十束多多良重复道:“滞后性?那是什么意思?”
     夏川鱼:“就是我今天发消息,也许要过几天那边才能收到。”
     十束多多良听后心里一松,只要能传到就行。
     “没关系,我就是报个平安,让尊他们安心。”他笑着问宗像礼司:“宗像室长有什么要传的消息吗?当时您和金桑突然失踪r4的善条、伏见他们都慌乱极了。”
     为了给未来发消息,就算善条刚毅当时表现极为镇定,十束多多良也必须往惊慌上说。
     宗像礼司心里给十束多多良点赞,他配合着一脸怒气:“善条他们还是缺乏锻炼,他们……算了,我给他们传几句话吧。”
     夏川鱼不疑有他,他道:“你们写张纸条吧,巴掌大小就行,太大了放不下。”
     宗像礼司试探道:“放不下?”
     夏川鱼从封印阵里取出一个巴掌大小的五芒星金色耳环,正是麻仓好平时戴在耳朵上的耳坠。
     夏川鱼点了点五芒星,咔嚓一声,耳环从中分开,里面竟是中空的,估计可以塞进去两三张小纸条。
     “不是什么东西都能在时间和空间长河中穿梭的,我们只能用这个。”
     好歹也是全知全能的地球与灵魂之神的神器,还有麻仓好的坐标,送回去应该没问题。
     宗像礼司点点头:“那让我想一想都写点什么。”然后他叹息:“不少对无色之王和绿之王的布置都要重新来,真是愁人。”
     夏川鱼安慰宗像礼司:“那就将字体写小一点,你别担心,我们在这边只留七天,七天后我们就回去。”
     宗像礼司精神一振:“七天后回去?时间够吗?您不是还有目标没达成吗?”
     夏川鱼沉默了一下,然后嘴角上挑,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啊,那个啊……”
     他侧脸,月光从窗户映进来,让他的表情一半隐在黑暗中,一半沐浴在月光里。
     “我决定顺其自然。”
     夏川鱼微微仰头,隐在黑暗中的半边脸也隐隐有月光倾泻过来,照亮了他静谧而笑的容颜。
     “我啊……也有做不到、也无法强求的事。”
     “突然觉得前方还有长长的路要走,自己还有很多不足。”
     “礼司,人要学会敬畏啊。”
     宗像礼司看着面前的青之王,黑发男子站在月光下微笑着,依旧从容沉稳,根本看不出五个小时前的泪水和失态,他猛地想起之前男子说过的话。
     “温柔又什么用?”
     “可是即便如此,更痛苦的是我清晰的知道,我……不会因为这件事而改变。”
     怪不得,青之王会醉酒而归。
     因为只有醉了,才能忘记真实,得一息放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