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繁星 > 第320章
最快更新繁星 !
    一片金色绚烂光辉中,神代魔女消失了。
     夏川鱼怔怔的看着女子消失的剪影,很久很久才回神。
     他沉默的看着地上光华黯淡的阵法,又看了看四周柜子上堆积的厚厚魔法资料,他拿起其中一页推算阵纹看了起来,半晌却恍然发现,自己似乎很久没有研究过魔术了,以至于神代魔女留下来的资料他竟一时半会看不懂。
     他叹了口气,心中有些惭愧。
     自从和真一重逢后,自己似乎有些懈怠了。
     咔嚓。
     有人推门进来,夏川鱼回头,就看到久违的花月正对自己微笑。
     “欢迎回家。”
     夏川鱼顿了顿,缓缓点点头,露出一个清浅的笑容。
     “嗯,我回来了。”
     黑鸟院夜半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夏川鱼和花月走进客厅时,夜半抬头:“哟,我看少年jump的官方网站说,你最近的心理问题趋于严重,需要加紧治疗,所以未来两周休刊?”
     夏川鱼哑然:“那是骗人的,最近一个朋友拜托我去虚拟游戏里帮他刷排名。”
     黑鸟院夜半闻言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他随手拿出一个ipad,对着夏川鱼展开:“就是这个吗?可爱的金·布鲁小姐?”
     夏川鱼脸色发黑,不过随即就恢复正常了,做都做过了,这时候还矫情什么?
     他坦然道:“是系统导入数据时选择的体型有问题,我没法修改,只能将就着用了。”
     黑鸟院夜半挑眉,尽管没看成笑话,但他也不在意,夜半放下平板电脑,看了花月一眼:“我将你的来历和花月说了。”
     夏川鱼一愣,他看向花月,就见花月脸上的笑容不变:“刚开始知道时的确有些惊讶,不过后来仔细想了想,也只有像你这样活了很久的人,才能在幼年时就游刃有余的在诸多势力之间保全你自己吧?”
     花月拍了拍夏川鱼的肩膀,笑容柔和极了:“你是在保护士郎,对不对?”
     自从知道了夏川鱼的真实身份后,花月就仔细回想过去发生的一切,当年他从无限城离开后没多久就遇到了卫宫士郎,现在看来明显是士郎背后的卫宫川撺掇的,虽然当时卫宫川有利用他保护卫宫士郎的嫌疑,可不可否认,在当时这对兄弟给了他亲人的温暖,收留了他并给予他一个栖身之地。
     “不过被隐瞒了这么久还是有些生气呢。”
     风鸟院花月露出温柔到极点的笑容,他伸出手,突然扯住夏川鱼的脸颊左右一拉……
     夏川鱼:“啊——好——痛——qaq”
     花月璞的笑起来,他松开手,又帮夏川鱼揉了揉后,才道:“美狄亚走了?”
     夏川鱼捂着自己的腮帮子:“你们知道她要走吗?”
     花月点点头,他轻声道:“美狄亚和我们说过她的故事和梦想,最开始我并不希望她去飘渺的平行空间挽回过去,但后来……”
     他的目光落在夜半身上,无奈的笑道:“我其实没有什么资格和立场来说她。”
     黑鸟院夜半的眼神有些飘。
     夏川鱼叹了口气,随即又振奋起来:“没关系,这一次的分离是下一次再见的契机,我觉得以后还能见到她。”
     他打起精神看着夜半:“说起来夜半,你不是一直想去别的世界转一转吗?最近我那边来人了,传送阵也没问题,你要去看一看吗?”
     黑鸟院夜半微笑起来:“求之不得,我等很久了。”顿了顿,他看向花月:“你和我一起去吗?”
     风鸟院花月犹豫了一下:“去全新的世界吗?但我们对那边不太了解,贸然过去……”
     黑鸟院夜半连忙道:“怎么会没有了解呢?火影ol是这家伙仿照老家创建的游戏,那边的环境应该和战国区差不多。”
     风鸟院花月顿时心动起来。
     黑鸟院夜半又加了筹码:“只有你和我。”他的声音变得很轻很轻:“就咱们兄弟两人去。”
     风鸟院花月闻言立刻下了决心,他和弟弟之间空白了将近二十年,中间大半时间还夹杂着家族和仇恨,他也想和弟弟单独相处培养感情,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好,我陪你去。”
     他的语气柔和极了:“就我们两个兄弟一起。”
     夏川鱼看着黑鸟院夜半露出得逞的笑容,不由得无奈扶额,夜半这个兄控真是无时无刻都在刷着花月的好感度,很快就会超过笕十兵卫对花月的重要性了吧?
     他想了想道:“你们什么时候去?我提前给那边的人打声招呼。”
     黑鸟院夜半算了算:“一周后吧,我需要时间安排一下本家的事情。”
     夏川鱼问他:“你打算去那边玩多久?”
     “先去一个月,我需要考察一下那边的环境。”
     黑鸟院夜半虽然抱着开发异世界顺便和兄长来个二人旅行的目的,却也不打算放弃本家的事业,风鸟院流传千年,总不能在他手上断了传承。
     夏川鱼道:“行,到时候你直接联系我就好。”
     夏川鱼和风鸟院这对兄弟一起吃了一顿家常便饭,聊起了最初相识时发生的趣事,花月在得知夏川鱼和夜半认识的原因时,满脸不可思议。
     “你和朋友去看妹妹,夜半是去追杀你们的?”
     夏川鱼纠正道:“不是去追杀我,是去追杀我朋友的,我是被捎带的。”
     夜半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可结果暗杀到最后却变成了三人烧烤。”
     夏川鱼揶揄的看了夜半一眼,当时这家伙还和他诉说过哥哥和弟弟之间如果有血海深仇该怎么办……这种有趣的小烦恼。
     夜半瞟了夏川鱼一眼,眼神中暗含警告。
     夏川鱼莞尔,他索性专注的吃着面前的乌冬面,冷不丁想起了远在伦敦时钟塔学习的士郎。
     说起来士郎去那边学习也有三年了吧?
     夏川鱼叹了口气,时钟塔那边光基础学习就需要五年,虽然他并不否认卫宫士郎的战斗天赋,但其实……唔,就魔术研究这方面来说,士郎的天赋只能算是普通。
     这样一想,士郎提前结束基础学习进入高深课程的可能性……估计为零吧==
     晚饭结束后,夏川鱼正要离开,夜半突然在门厅处叫住了他。
     “有事?”夏川鱼问夜半。
     夜半没有开门厅的灯,窗户外的霓虹灯落尽来,将一部分黑暗驱散,却又让另一半陷入更深沉的黑暗中。
     他站在门边,看着夏川鱼,半晌才低声道:“谢谢。”
     夏川鱼一愣,半晌才回神,他笑道:“不客气。”
     黑鸟院夜半转身,他道:“有辆车在门口停了很久,似乎是等你的。”
     夏川鱼心中一暖,估计是真一找过来了?
     他道:“你也回去吧,花月在等你。”
     夜半微笑起来:“啊……“
     推开门夏川鱼满面笑容,虽然之前和真一置气,不过这都是小事,偶尔动动手生生气叫情趣,并不影响他们之间深厚的感情,看吧,真一晚上果然过来接他……了?
     嗯?等等,为什么他没感知到真一?
     下一秒一辆车缓缓开过来,在夏川鱼身边停下,车窗降下后露出了里面的人。
     那是等了夏川鱼许久的宗像礼司。
     “有空吗?我想和您聊一聊。”
     夏川鱼:“……………………”
     他面无表情的走到另一侧开车门,恶狠狠的决定回去继续揍真一!
     宗像礼司开车带着夏川鱼离开了新宿,夏川鱼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随口道:“怎么突然想起来要和我聊一聊了?”
     宗像礼司一边开车一边道:“今天宇智波真一来找我,想要和我谈合作。”
     夏川鱼一愣,他立刻就明白了宇智波真一的意思,他沉默良久才道:“你反对?”
     宗像礼司也是一愣,他不确定夏川鱼说的反对,是指反对和宇智波真一合作,还是反对宇智波真一的想法和目的。
     他反问道:“您赞同吗?”
     夏川鱼看着车窗外飞速掠过的景象,半晌才道:“忍宗二代是鸣人,不是我,宇智波一族的家主是宇智波鼬,然而……真一姓宇智波。”
     他离开了忍宗,卸任后不需要再肩负那些重担,可真一哪怕离开家族,哪怕和他一起在各个世界旅行,他也依旧是宇智波的一员。
     宇智波一族始终孜孜不倦的探索着外部世界,不仅是因为这样可以分散他们来自于血脉的野心和蠢蠢欲动,还因为……这是宇智波一族的退路。
     美狄亚留下的魔术资料已经清晰的显示,将来即便没有宇智波开门,改进后可以用查克拉驱动的魔术阵也能打开空间通道,面对这样的情况宇智波一族自然要找新的出路。
     夏川鱼不知道当年自己做的是否正确。
     那时他挟最强忍界大赛之势,打开新世界,将宇智波放在了一个特殊的位置上,成功和真一结为伴侣,并得到全世界的承认。
     恐怕他也没想到,不过短短十余年,开发新世界后遇到的人,学到的知识,见到的一切就已经证明了他当年的选择……可能是错误的。
     错误之处在于他将宇智波放在了全大陆唯一开启门的位置,是全大陆都需要顾忌并结交的存在,宇智波拥有了超然的地位和强大的实力,有稳妥的后路以及强悍的背景,那一旦宇智波失去了这些呢?
     如果不再需要开启门,宇智波就只是忍界中实力强大的忍族,他们能忍受地位下降的落差吗?能清晰的认清自身的位置和实力,能重新调整发展策略,找到新的出路吗?
     百年之后,当他离开了,谁来庇护失去特殊地位的宇智波?
     夏川鱼不知道。
     他对宗像礼司说:“任何事情都在不断发展变化中,也许我们做出的自以为正确的决定,在数年后就变成错误。”
     “真一想做什么,我大致能猜出来,你所担心的变化我也能想到。”
     夏川鱼的神色严肃起来。
     “我们的确需要谈一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