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繁星 > 第280章
最快更新繁星 !
    有的时候,不真正失去一次,就无法明白某些感情,无法认清自己的内心。
     鸣人从小到大都和佐助在一起,他们从未分开过,也没想过要分开,直到鸣人无意中去到另一个世界,他才真切明白自己和佐助之间的羁绊已经深入灵魂骨血,根本不可分割。
     鹿丸没好气的道:“可你现在和佐助也分开了啊,他在异世界,而你在虚幻之城啊。”
     鸣人想也不想就道:“但我知道佐助会回来啊!”
     “所以这才是重点!”鹿丸立刻道:“重点不是结婚,而是佐助会不会离开,难不成你以为一纸婚约就困住佐助吗?”
     鸣人反驳:“可这样却能让别人不打扰佐助。”
     鹿丸幽幽的道:“但佐助本身愿意吗?也许他想被打扰呢。”
     鸣人笃定的道:“不可能,佐助才懒得搭理不相干的人。”
     “既然你这么确信,那你还有必要用结婚这种事当借口吗?”鹿丸说的心烦,他索性点明:“其实你喜欢佐助吧?不希望佐助的目光落在别人身上,不希望佐助离开自己,不希望对方的生命中没有自己的存在,想要永远在一起,一直结伴走下去。”
     顿了顿,鹿丸的语气柔和了下来。
     “就像我和手鞠一样。”
     鸣人霍然开朗,他目光灼灼的看着鹿丸:“鹿丸!你不愧是我最重要的左右手!”
     是啊,原来这种辗转反侧,优柔寡断,纠结反复又让他安心的感情……是爱情啊。
     “我明白了。”
     鹿丸心中一松,明白了就好。
     “所以你现在……”应该多做点事证明给美琴夫人看啊!
     “所以我现在应该去和佐助说清楚!”鸣人握拳:“佐助答应后,我会和佐助一起回来面对一切的!”
     鹿丸:……哈?等等!!
     “这边就交给你了,鹿丸!”
     鹿丸想也不想就尖叫起来:“封印班!!!!”
     鸣人一呆,竟慢了一秒,眼睁睁的看着墙壁上封印成牢笼的符文,他怒道:“鹿丸!!!!”
     鹿丸冷笑:“我关不住五代大人还关不住你?”
     他将重重一叠文件拍在鸣人面前。
     “老老实实干活吧!”
     鸣人:qaq
     佐助浑然不知道鸣人在老家干出的破烂事,他最近正在处理彭格列的事情。
     那天里包恩找他是为了桑萨斯。
     彭格列九代目为了加强和忍宗之间的联系,让自己儿子桑萨斯拜在了佐助门下,桑萨斯性格傲慢暴戾,说话难听还认死理不回头,从某种程度上和宇智波有些微妙的相似,让佐助难得有种亲切感。
     而且桑萨斯也不是傻子,在佐助面前他还是会收敛一些,不会将脾气发在佐助身上,所以佐助对这个便宜徒弟的感官……还算不错。
     而且桑萨斯还是彭格列九代目的孩子,下一任彭格列首领,这个身份非常有利于和忍宗联系,所以佐助对桑萨斯还是比较上心的,一听里包恩说桑萨斯有麻烦,他就和里包恩回到了彭格列庄园。
     “彭格列候选人竞争?指环争夺战?”
     佐助听了彭格列九代目的解释,才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尽管桑萨斯拥有大空火焰,也被九代目认为自己的孩子,并且在闲暇时间还去彭格列暗杀部队巴利安里出任务,可在彭格列继承人投票选举时,门外顾问还是将票投给了自己儿子,沢田纲吉。
     “……沢田纲吉是谁?”
     “那孩子是初代首领留在岛国的后裔。”九代目语气温和:“今年十四岁,只比桑萨斯小两岁。”
     佐助皱眉:“那孩子也接受过家族训练吗?”
     九代目叹息道:“没有,纲吉是个普通的中学生。”
     佐助摇头:“那何必将他牵扯进来?”
     九代目无奈道:“可纲吉的确拥有继承权。”
     确切来说,从血脉角度来讲,也就只有纲吉有继承权了,哪怕桑萨斯再优秀,他没有彭格列血脉啊。
     佐助揉揉太阳穴:“那所谓的指环战是怎么回事?”
     “月读先生也应该知道吧,我们彭格列有一套特殊的指环,就叫彭格列指环,分为七种属性,首领持有大空属性的指环,其他六位守护者各有属于自己的戒指。”
     佐助点点头,正是因为彭格列戒指,他才改变自己的态度,以真实姓名和彭格列九代目交涉。
     九代目解释道:“所谓指环战就是指纲吉和桑萨斯各自带着自己的守护者争夺指环的战斗,哪方获得了胜利,哪方就是首领。”
     佐助闻言心中顿时生出一股荒谬感,这种竞争方式怎么听着这么儿戏?
     “沢田纲吉从来没有接受过相关训练,他和桑萨斯根本没法比。”
     九代目道:“我已经委托里包恩去教导沢田纲吉了。”
     佐助淡淡的道:“怎么?阁下真有更换继承人的打算?”
     九代目也微笑道:“不管谁成为彭格列首领,和您签署条约的人终归是彭格列,不是吗?”
     可桑萨斯和沢田纲吉这两人对佐助来说是不同的啊。
     佐助沉默良久才道:“时间呢?”
     “十月吧。”九代目道:“总要给纲吉一些成长时间。”
     佐助深吸一口气,现在是五月,岛国初中刚开学一个月,里包恩现在去教导沢田纲吉,五个月后和桑萨斯一战……
     “那你找我的目的呢?不会是让我继续培养桑萨斯吧?”佐助冷笑:“在你已经动了更换继承人的想法的现在,你还想让我帮桑萨斯?”
     “桑萨斯和纲吉之间的竞争,胜者为彭格列首领,败者为巴利安首领,巴利安有权拒绝彭格列首领的指挥,是独立于彭格列之外的武装行动部门,我想不管谁胜谁负,对您都没什么损失。”
     九代目温和的笑道:“甚至根据您的描述,我个人觉得巴利安反而更能和你们达成合作,不是吗?”
     佐助微微眯眼,他沉默了很久才开口。
     “一个庞大势力的领袖不是那么好当的,也不是谁的实力强谁就能成为领袖。”
     佐助慢慢道:“如果从性格来说,桑萨斯的确不合格,你要换人无可厚非。”
     九代目一愣,他惊讶的看着佐助,没想到这位月读先生竟看的如此透彻。
     “任何一个势力的继承人都是千挑万选,久经考验,一旦确定是不会贸然更换的,半中腰换继承人不仅会引起势力内部人员分裂和动荡,还会让敌人发现漏洞和缝隙,增加势力外部风险。”
     佐助想起了鸣人,那家伙被确立为下任继承人后经历了无数考验,实力强悍的同时还有坚实的后盾和背景,可即便如此鸣人成为忍宗二代后,忍宗内部一些特殊部门对鸣人还是不太上心。
     先不说彭格列这种突然更换继承人的做法会在彭格列内部外部引起多大动荡,单说沢田纲吉这个人……即便沢田纲吉赢了桑萨斯,但他成长在一个普通家庭,真的会明白黑手党这个团体所代表的意义吗?
     佐助叹息道:“你这样做风险太大了,一个弄不好,整个彭格列都会葬送在沢田纲吉手里。”
     九代目怔怔的看着佐助,半晌才叹息道:“您看的真遥远,可是……彭格列发展到现在已经到达了瓶颈,时代在慢慢变化,我们需要紧跟时代潮流,转变旧有思维,注入新鲜血液,唤起彭格列这个庞然大物的全新活力。”
     “泽田那一支的回归意义重大。”九代目补充道:“还能让初代大人和二代大人血脉合流。”
     佐助思考再三,最终点头:“也罢,看在盟友的份上,我会继续教导桑萨斯,让他成为一个合格的踏脚石,不过如果沢田纲吉被桑萨斯这个踏脚石摔了跟头……那就别怪我打乱你的计划了。”
     他直直看着九代目:“我们忍宗不需要废物合作者。”
     九代目重重点头:“我明白你们的意思。”
     “那么一言为定。”
     暂时决定留在这边的佐助给老家发了一封信,告诉鸣人自己要多待一段时间,不过没想到他刚送回信,宇智波止水就跑了过来。
     佐助皱眉:“你这是怎么了?”
     说起来自从他和鸣人从异世界回去后,没多久止水就跑过来了,还信誓旦旦的说自己来开发新世界,看止水那一脸崩溃的模样,难道出事了?
     宇智波止水白着脸,摇摇晃晃的抓住佐助的胳膊,一脸苦逼。
     他干巴巴的道:“你之前不是说关注一下沢田纲吉吗?”
     宇智波佐助点点头,和九代目谈完后他就给自家情报网络发了要求,务必查清楚沢田纲吉的生平。
     宇智波止水颤巍巍的拿出一张纸递给佐助,表情生无可恋·jpg
     宇智波佐助莫名其妙,他接过来一目十行,唔,沢田纲吉是个很普通的孩子,性格软弱,优柔寡断,学习成绩极差,喜欢玩游戏看漫画……恩?看漫画?!
     宇智波佐助竟下意识的露出了永恒万花筒,他死死盯着那行情报,表情扭曲起来。
     喜好:看漫画玩游戏,漫画有《火影忍者》《家庭教师》《死神·蓝染之花》,游戏有黄泉ol。
     宇智波佐助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