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繁星 > 第267章
最快更新繁星 !
    小小的女神在学习着如何回应人类的愿望,如何成为应人类真挚情感而生的神,夏川鱼也在学习。
     他在学习神灵诞生和成长的过程。
     此地是神国碎片,他能清晰的感应到天地间游荡的清冽神气,更何况sao是用建御雷神的神国碎片制作而成,其中充斥着征战杀伐的意境和感悟,夏川鱼有时候闭目在草丛中睡觉,神思游荡天地,恍惚间就能看到中古世纪,建御雷神率领无数神军冲杀在众神战场中。
     那是另一个层面的战斗。
     夏川鱼获益良多。
     他想起老家另一个派别的术,仙术。
     仙术就是吸收游离于天地间的自然力量创造出的术,如果说夏川鱼的刀术是人类自身精神意志和千锤百炼修行战斗后的最高奥义,那传承自六道仙人的仙术就是初步役使天地之力的术,也是夏川鱼这些年一直在参悟的道路。
     自从他进入先天之境后,体内粘稠的内力早就转化真气,在尸魂界修炼多年,真气又转化为纯澈清冽的灵力,而如今多年积累终于开始质变,在这片神力浓郁的神国中,夏川鱼开始构思自己的规则。
     或者说,他在构思自己的道。
     他修习刀术多年,但他的道却并非刀。
     他不仅仅是一位刀客,还是一方霸主,一个世界的无冕之王,经过岁月的洗炼,他脚下的路越来越宽,心越来越广,刀只是他施展自身实力实现自身梦想的凭依,然后呢?
     他未来的道标,或者说他自身神性,是什么?
     夏川鱼思考了很久很久,他并不是绞尽脑汁的想,而是漫不经心的想。
     他想着,浦原喜助和蓝染撕逼了,但如果立刻就画他们形同陌路也不太对劲,毕竟蓝染向来能装,浦原喜助也不是个八婆,愿意将撕逼的事情告诉所有人,所以他们表面上还是很不错的?
     他又想,说起来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就是这样啊,哪怕斑暗搓搓的打算咬一口柱间,他依旧将柱间忽悠的好好的,要不然怎么可能诈死呢?
     他紧接着想,说起来诈死这么好的梗他居然没用在作品里呢,要不然用在蓝染和浦原喜助的身上?等等,浦原晋助已经诈死了,这算不算用了?
     他漫不经心的想,说起来浦原晋助是个原创角色呢,之前读者反映不错,要不他以后多加点原创角色?说起来真一也能写脚本了,佐助的个人drama挺有趣呢。
     他想啊想,思绪满天飞,如果自己修炼有成年岁增长,真一怎么办呢?其实真一选择在尸魂界打拼,真正原因也不是什么朽木白哉吧?尸魂界的死神能活很长呢,听说山本总队长都有一千岁了……
     一千年……
     时间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刀吧?斩断无数人的思念和姻缘,生死相隔,天人永别。
     恩?时间?夏川鱼冷不丁睁开眼睛。
     他的魔术本质是什么来着?流动?
     夏川鱼骤然想到了自己的本质。
     不就是变幻的时间吗?
     他为什么会被卫宫切嗣捡到?他为什么会无意中来到这个世界?他为什么会继承卫宫切嗣的魔术刻印?
     这一刻,夏川鱼突然明白为什么很多实力越强的人越对命运有着深深的敬畏。
     冥冥中有一股力量无声驱使着一切,无数自以为是偶然的相遇和故事叠加在一起,就变成了必然,这就是所谓的……命运吗?
     算了,想那么多干什么?
     夏川鱼鲤鱼打挺翻身而起,他心情愉快极了,既然找到了未来的路,那就快点实践吧!
     夏川鱼越发懒得去打boss了,他耗费了大量时间在sao内的各种自然环境内参悟时间变化,四季交替,甚至冰山之巅亦或者深海之渊都有他的足迹,偶尔遇到一两个作死的玩家,他也会顺手救下来,塞一个转移水晶后将人丢回安全层。
     时间久了,反而流传出……
     “当你陷入危机时,会有一个身穿白袍的金发青年踏着五彩祥云出现在你面前,救你于水火之中……”
     十束多多良抱着肚子哈哈大笑,指着夏川鱼道:“金桑金桑,你又一次出名了哦!”
     夏川鱼看着手中sao花料小报,反而若有所思:“咦,这个五彩祥云很不错嘛,我在考虑将来浦原喜助重伤时,蓝染脚踏五彩祥云出现在浦原面前……你们觉得怎么样?”
     坐在对面的桐人将手上的红茶一口喷了出来,十束先是一愣,随即再度大笑起来,他笑的眼泪都飚出来了。
     “哈哈哈哈金桑你!你饶过那些趴在坑底苦苦等你复刊的读者吧,别这样我求你了……”
     桐人无语的看着夏川鱼:“……幸好我不追死神·蓝染之花。”
     夏川鱼奇怪的看了桐人一眼:“你不追?但我看你对剧情很熟悉嘛。”
     桐人挠头:“亚丝娜在追啊,她一直说等将来离开sao时,绝对可以一次性看很多连载……”
     夏川鱼莞尔,十束又笑喷了:“你没告诉亚丝娜,金桑的另一个身份吗?”
     桐人摇头,认真的看着夏川鱼:“金桑为了隐藏身份甚至去做特殊任务,我又怎么可能在没经过他允许的情况下乱说。”
     顿了顿,他小声道:“虽然这样有点对不起亚丝娜啦,但我相信她会理解我的。”
     夏川鱼闻言不由得微笑起来,他放下sao花料小报,笑眯眯的看着桐人。
     “说罢,突然回来,是不是有什么事?”
     “……前段时间,我和亚丝娜在二十二层建造了一个小屋,我们……咳咳,我们试着住在一起了。”
     桐人提起这件事,虽然语气有些尴尬,可脸上却不由自主的洋溢着幸福的表情,让夏川鱼和十束看的有些手痒。
     #啊啊啊好想举起火把!#
     “然后我和亚丝娜无意中发现了一个……npc,她大概有十几岁,看上去什么都不懂,像是孩子一样。”
     夏川鱼眼睛一闪,哦,这不是那个小女神嘛~
     桐人回想起和亚丝娜以及女孩共同生活时的情景,不由得露出幸福的笑容。
     “她叫我爸爸,叫亚丝娜妈妈,我们一起在林中小屋里生活,那种感觉实在是……”
     十束趴在桌上,一手撑住下巴,笑眯眯的看着桐人,语气柔和极了:“就像自己最珍惜的宝物在眼前闪闪发光,只是看着幸福就会从心底流淌出来,溢满全身,不管是心灵还是身体都充满力量,那时的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能面对一切艰难险阻,再困难再痛苦的事都可以承受?”
     桐人怔怔的,半晌,他重重点头:“恩,安娜酱说的太对了!”
     十束发出轻柔的叹息:“我明白你的感受。”顿了顿,他笑盈盈的看着夏川鱼:“想必金桑也会理解你的,那样美丽的回忆,我们都有啊……”
     夏川鱼闻言,唇角不由自主的上挑,也微笑起来。
     桐人看着两个队友,仿佛获得了极大鼓励,后面发生的事情似乎也无法让他痛苦。
     “后来我和亚丝娜接到一个委托,帮助寻找alf的辛卡。”
     夏川鱼一愣:“辛卡?他怎么了?”
     夏川鱼许久不去攻略组,对攻略组一些公会团体的高层变动知道的不多。
     “辛卡被困在一处不可脱离的区域,alf的干部由莉耶儿委托我将辛卡救出来,但是……”
     夏川鱼皱眉:“辛卡也是游戏里的老玩家了,他怎么会被困在不可脱离区域?”
     “额,是因为alf里的另一个玩家牙王。”桐人解释道:“他一直对辛卡不满,就将辛卡骗进不可脱离区域,还用一个无法攻略的boss困住了辛卡……有点印象吗?就是当初不满你成为攻略组指挥的那个人。”
     夏川鱼漫不经心的道:“不记得了,反正是个垃圾,我记他干什么?”
     十束咳嗽了一下道:“后面呢?你去救辛卡,发生了什么事吗?”
     “……为了救辛卡,我和亚丝娜的女儿结衣消失了。”桐人低头,他的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我尽可能让结衣被系统消除前进入我的nervgear里……金桑。”
     桐人紧紧盯着夏川鱼:“金桑有能对npc起效果的特殊道具吗?或者一点信息也可以,我、我想救结衣!”
     夏川鱼愣住了,结衣?不是叫由依吗?怪不得这几天小女神一直没露面,原来神力溃散了?
     他想了想:“我可以帮你打听一下,当然,不要问我渠道从哪里来,先等等,好吗?”
     桐人连忙点头:“拜托你了。”
     夏川鱼用转移水晶离开休息区,专门找了个无法侦测和偷听的迷宫区后,才拿出怀表。
     “黄云,由依殿下出问题了?”
     怀表打开后里面并非时间指针,而是一颗硕大的龙头。
     此刻龙头张开嘴,黄云的声音传来。
     “殿下还未真正成型就妄动神力,想要改变sao里的一些规则,意识陷入沉睡,本应该回归sao这片天地,等力量恢复后再重新醒来,不过殿下似乎想要跟在那个叫桐人的人类身边,所以我修改了一些参数,殿下此刻已经在那个人类身边沉睡了。”
     夏川鱼了然:“我明白了,桐人来找我,希望我能找到让殿下恢复的方法。”
     黄云的声音中满是笑意:“我果然没看错那个人类,既然殿下栖身在他那边,那就解开sao的封闭吧。”
     夏川鱼一愣。
     黄云解释道:“那个人类回归现实后,灵魂之力和身体合为一体,逸散出的力量才会变强,殿下也才能醒来。”
     夏川鱼皱眉:“那你呢?”
     黄云隐隐笑了:“那就要看您了,sao解开封闭后,我希望您能将茅场晶彦所在的游戏公司买到手,以运营商的身份变相运营sao。”
     夏川鱼立刻道:“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