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繁星 > 第211章
最快更新繁星 !
    打开天国之门需要三把钥匙。
     第一把,代表着爱和恨的两个工藤卑弥呼合二为一,现如今卑弥呼在魔镜之王镜形而手中,东风院祭藏就在镜形而手下划水。
     第二把,冬木市度的心脏鬼魔罗,冬木市度被来栖柾抓住送给了巫毒之王。
     第三把,天野银次和美堂蛮,这俩人虽然身为第三把钥匙被无数人垂涎三尺,然而……他们依旧活蹦乱跳,并且带着小伙伴一路横冲直撞来到了中间的夹层地带。
     黑鸟院夜半装模作样的让黑鸟院游利和黑鸟院舞矢去抓天野银次和美堂蛮。
     第一次……俩人将天野银次和美堂蛮胖揍了一顿,然后王波儿救走。
     第二次……天野银次和美堂蛮将这俩人胖揍了一顿,若非舞矢见机不对立刻扯着黑鸟院游利跑了,估计俩人就要交代在那了。
     一回到里风鸟院的地盘,黑鸟院舞矢就气的直跺脚。
     “那两个人进步太快,就仿佛无限城成了他们的外挂似的,太过分了!”
     此刻里风鸟院的驻地大变样。
     夏川鱼和美狄亚合力,再加上夜半暗中配合,他们很快就将无限城外位于风雅之里的风鸟院本家祖宅,和无限城内里风鸟院驻地联合起来,中间做了空间通道加固,只要进入无限城里风鸟院的驻地就可以立刻脱离无限城,返回风雅之里。
     这不仅大大方便了夜半调遣自己的手下,也让他对夏川鱼的计划有了更多的信心。
     “你们的速度真快。”
     夜半眼睁睁的看着卫宫川带来的这位女魔术师在里风鸟院的驻地转了一圈后,就选择出一个非常适合传送的点,然后只花费了三个小时就成功构建了一个传送阵,速度快的……有点太过分了吧?
     夏川鱼随口道:“事实上r和我的通灵兽在之前就已经来无限城做过实验了,不过以前都是在下层区域活动,对于无限城的空间特性和数据都已经收集完毕,就差找个安稳的地方进行实践了。”
     夜半挑眉:“原来如此……”正要继续问传送阵的问题,突然背后的门开了。
     夏川鱼一方面要控制笼罩在整个里风鸟院驻地外层的幻术,还要帮助美狄亚构建空间通道,心神几乎都被牵制着,只能依靠花豹警戒,根本没注意有人进来了。
     黑鸟院舞矢和黑鸟院游利刚走进来就看到夜半站在夏川鱼身边,两人立刻噤声,乖乖的站在一旁不说话了。
     夜半开口:“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不是说好了拖住那些人吗?
     游利根本不开口,他身上还有被美堂蛮揍出的伤口呢,舞矢小心翼翼的看了夏川鱼一眼,嘟囔道:“那两个人的实力突然变得很厉害……”
     夜半微微眯眼,身上散发出一股冷气:“所以你们就这样灰溜溜的回来了?”
     舞矢连忙道:“我们已经确认过,宗家少爷和他的伙伴汇合了!”
     夏川鱼听到花月的消息,百忙之中扭头看了舞矢一眼:“花月已经没事了吗?”
     舞矢重重点头:“恩恩,宗家少爷看上去好好的。”
     夏川鱼松了口气:“那就好。”
     说起来风鸟院花月也挺倒霉的。
     他有四个伙伴,这一次他带着四个伙伴去参加黑暗格斗大会,本来是想找出里风鸟院的消息,结果万万没想到,这场黑暗格斗大会根本就是中间夹层地带之王戴尔·凯撒设的一场局,一场试图利用天野银次获得无限城庞大能量的局。
     美堂蛮破了局,东风院祭藏趁机反水,于是风鸟院花月的四个小伙伴里,其中三个被另外一个下了咒术并全拐走了。
     花月又成了孤家寡人,他可伤心了。
     又一次,又一次亲眼看着自己重要的人受到伤害,而他还无能为力。
     好在花月还有小伙伴,冬木市度出现并帮助了花月,并和他结伴冲入无限城,结果他们半中腰遇到了以前的伙伴来栖柾,来栖柾这厮投靠了巫毒之王,偷袭花月和他的伙伴冬木市度,不仅拿到了天国之门的第二把钥匙,顺便还击倒了花月,将花月送到了夜半手中。
     当黑鸟院夜半瘫着脸接过昏迷中的花月时,他的内心是崩溃的。
     他还等着花月上门报仇,顺便演一场戏给巫毒之王看呢,结果来栖柾就这么直接将人弄过来,还怎么演戏?
     先不说花月是他的兄长,自家兄长被偷袭昏迷后夜半是多么想捏死来栖柾,单说正在驻地里构建阵法的卫宫川,如果他知道花月重伤,恐怕立刻就会冲出来找事。
     于是夜半只能先将花月放进牢房,还贴心的将花月和一直跟着他的女医生关在一起,方便女医生给花月疗伤,同时他做高冷和寂寞的模样忽悠巫毒之王,说自己是如何如何渴求仇恨,如何如何期待宗家少爷一战,最后等花月一醒就暗搓搓的将人……放了==
     确定花月伤势没问题后,夜半才轻描淡写的告诉夏川鱼这件事。
     夏川鱼听了没在意,他是这么说的。
     “我在花月身上留有术式,如果他真的重伤将死,我会感应到他的位置,立刻飞过去的。”
     夜半的心顿时落回了肚子里。
     还是卫宫川靠谱。
     夏川鱼继续小心翼翼的调试阵法,如果夜半的预测没错,再有24个小时天国之门就开了,在此之前必须将阵法结构调整到完美,等天国之门一开启,这边就可以同步发动阵法,花豹牛奶这一脉的通灵兽世代居住桦苇丛,桦苇丛就在老家大陆最南方,牛奶和桦苇丛之间有联系,通过这丝联系,夏川鱼和美狄亚就能探测到老家的位置。
     想到这里,夏川鱼的心火热起来。
     与此同时,夜半放走的花月再度冲击夹层地带,然后……他遇到了东风院祭藏。
     东风院祭藏在看到花月的一瞬间,眼睛立刻亮了。
     作为一个专业反水间谍,东风院祭藏先是忽悠镜形而,镜形而要求他抓捕天野银次和美堂蛮,东风院祭藏虽然接了这个命令,却机智的……和笑师春树对上了。
     笑师春树是谁?马克贝斯的下属之一,实力……恩,不是很强。
     东风院祭藏一方面派遣被他控制的三个小伙伴去拦住天野银次等人,一方面和笑师春树假打。
     当然,他自己觉得在假打,放水放的不得了,但笑师春树还是被揍的不要不要的。
     说起来假打也很考验水平,毕竟镜形而可以通过镜子监视祭藏,祭藏一边喋喋不休一边攻击,说一句话攻击一次,再摆个帅气的pose装样子,时而推推鼻梁上的眼睛,时而捏捏手里的小羽毛,战斗节奏慢的不能再慢。
     他看着满身鲜血的笑师春树,心里暗自嘀咕着。
     夜半和那个川大人下达的命令是尽可能拖延时间,最起码也要拖延到天国之门开启,笑师春树的实力也就这样了,和他打完了怎么办?
     美堂蛮和天野银次应该不会下死手,十兵卫和俊树不会有事,马克贝斯也不会真的伤害朔罗,所以花月的三个小伙伴没问题,那自己怎么办?真的杀了笑师春树?
     如果是以前,东风院祭藏会毫不犹豫的下死手,可如今既然夜半不打算和花月死磕,正准备带人冲击新世界,根本顾不上自己和花月,那他干嘛还找死?
     就在东风院祭藏头疼之际,花月出现了。
     祭藏激动坏了!不过对上花月那冷厉的眼神,他又冷静下来,开始……忆苦思甜。
     他絮絮叨叨的和花月谈论起小时候发生的事,又好好的讨论了一下东风院的弦术和宗家的弦术谁优谁劣,就在祭藏绞尽脑汁的拖延时间之际,花月似乎因回忆过去而战意汹汹,他高声道:“当年你我那场比试没有分出胜负,今天就好好战一场吧!”
     祭藏:“…………………………”等等,我话还没说完呢!!
     反派向来死于话多,这是真理。
     风鸟院花月的实力可比笑师春树高多了,祭藏也不敢再划水,生怕被花月看出端倪,可即便如此……十分钟后,祭藏还是觉得力不从心。
     东风院祭藏苦笑,风鸟院花月不愧是宗家的天才,自己曾经追随的首领。
     这等实力……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激发了体内的黑弦咒术。
     讲真,不激发的话他恐怕就会被花月分分钟揍成猪头,更别提拖延时间了。
     不过等祭藏真的激发了黑弦咒术后,花月反而更加狂暴了,他的父母家人下属皆死于黑弦,此刻看到祭藏不知悔改居然还用黑弦激发身体潜能,于是花月直接用了大招,风鸟院弦术·新月,然后……没有然后了,祭藏被揍的一脸血,软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
     花月看着倒在地上的祭藏,大声道:“祭藏,你已经输给我了!快点放了十兵卫他们!”
     祭藏默默的想,他拖延了多久?和笑师春树唧唧歪歪了四十分钟,和花月打架花了十五分钟……天啊,连一个小时都不够!!
     花月看着祭藏不搭理他,索性拎起祭藏的衣领:“祭藏,你还在执迷不悟吗?”
     祭藏内心悲伤逆流成河,不,他在头疼如何和夜半交代。
     花月看着始终不说话的祭藏,悲愤欲绝:“祭藏,为了力量,你真的忘记我们过去的时光,我们曾经的羁绊了吗?”
     祭藏一愣,对了!他可以再和花月好好聊聊关于羁绊的话题!
     他精神一振,再度和花月喋喋不休。
     又叽歪了十分钟,话题转移到了黑弦术上,花月正说黑弦术对身体损害极大,不能轻易使用,一旦潜力激发过渡就会死亡时,祭藏顺嘴说了一句是啊所以他不能放了十兵卫三人,因为放了他自己就死了。
     此话刚说出口祭藏就浑身一个激灵,再一抬头,就看到花月一脸悲痛和不可置信。
     ……糟糕,说漏嘴了。
     祭藏脑筋急转,正在思考如何敷衍过去时,就见花月先是浑身颤抖,像是做了一番激烈挣扎后,他拿出了一张符纸。
     符纸遇到花月的血后立刻燃烧起来。
     火光中,花月的声音斩钉截铁:“别怕祭藏,咒术师虽然厉害,但也并非无解,我认识一个魔术师,他肯定有法子的!”
     祭藏目瞪口呆,就见夜半的好基友,那个名叫川大人的家伙突然出现在眼前。
     花月抓住夏川鱼的手,指着祭藏,一脸期冀:“小川,你能解除祭藏身上的黑弦咒术吗?”
     夏川鱼和东风院祭藏对视着,内心囧囧有神,表情凝固僵硬。
     #怎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