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繁星 > 第155章
最快更新繁星 !
    就在assassin被、干掉的一瞬间,守在卫宫宅邸的r立刻感知到了。
     她面色严肃,assassin拥有分裂幻象的能力,按理来说是生存系数最强的,为什么突然被/干掉了?敌人是谁?怎么干掉assassin的?甚至assassin连情报都没传回来?
     她踟蹰不已。
     自家r刚才出门了,宅邸里就剩下自己……额不对,还有一个叫做麻仓好的少年。
     r抿唇,她犹豫了一下,释放了一个传音魔术,然而诡异的是传音魔术似乎受到了什么阻碍,根本无法连接到自家r。
     r有些头疼,assassin之前听从r的命令去跟踪卫宫士郎,如今assassin死了,那卫宫士郎呢?是不是也挂了?万一他挂了r回来会怎么做?
     想想被自家r干脆利落弄死的冬木教会神父r总觉得后颈发凉。
     不过此刻r再怎么纠结都没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增加卫宫宅邸的防护魔术,如今的卫宫宅邸被她改造成了魔术工房,从外面很难攻进来。
     r暗暗的想,既然已经有了稳固的魔术工房,她可以来取自如,自家r的魔力供给也充足,她是不是可以使用一些大型魔术或者耗费魔力的魔术?
     “圣杯……”
     r作为神代魔女,在魔法一道上造诣高深,甚至能解析大圣杯,在魔力充足的情况下直接召唤大圣杯!
     如果能将大圣杯召唤出来,不仅能完成自己的梦想,还能防止被r算计,真是一举多得。
     r打着算盘,要不提前召唤大圣杯?
     夏川鱼在干什么?
     他在干老本行。
     此刻夏川鱼正暗搓搓的趴在间桐家的房梁上,寻找着进入的落点。
     看完了间桐樱的战斗方式后,夏川鱼心中生出了一丝疑惑,尤其是当伊莉雅怒骂间桐樱时,夏川鱼的疑惑达到了最高点。
     第一,rider是怎么死的?
     从现场来看,rider是在用魔眼攻击卫宫士郎时被berserker直接砍死的。
     但按理来说这不可能啊!
     任何一个身经百战的强者在被攻击的一瞬间,都会下意识的调整自身状态,以损害最小的方式来规避对方攻击,这不是什么保有技能,而是每一个强者的本能。
     rider就算被砍了,也不应该被砍得那么彻底,纵然砍刀落下,在砍断身体那零点几秒钟,足够rider调整自身状态,避开灵核等重要部位,为自己的存在争取时间,顺便再反击一下。
     毕竟当时距离berserker和伊莉雅最近的人是rider,那时rider完全可以用手中的锁链反攻伊莉雅!
     但rider没有这样做,为什么?
     第二,rider死后化成的魔力竟大部分都被间桐樱吞噬了,伊莉雅为此特别愤怒。
     夏川鱼刚开始不明白,伊莉雅在愤怒什么?
     当时他还在担心卫宫士郎的安危没空多想,不过等士郎离开卫宫宅邸,夏川鱼冷静下来后就发现了问题所在。
     死后魔力会进入大圣杯,成为圣杯中积蓄的魔力,伊莉雅是小圣杯,也就是说rider死后魔力应该进入伊莉雅体内,但最后却进入了间桐樱体内。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间桐樱从某种程度上具备了小圣杯的特质,间桐家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将间桐樱的身体改造成了伪圣杯,那是不是说间桐樱可以替代伊莉雅,进行圣杯召唤仪式?
     夏川鱼的心当时就火热起来。
     他一直在寻找帮助伊莉雅的办法,如今看到了点希望,自然立刻行动起来。
     夏川鱼连夜潜入间桐家,rider之前留下的鲜血结界消失,此刻间桐家除了间桐本身的结界外再无其他防御,他随风而入,悄无声息的进入了间桐家内部。
     间桐家的构造和远坂家有些相似,夏川鱼想了想索性试着寻找地下室——谁让远坂凛天天尖叫自家地下室被砸了,夏川鱼来到间桐家第一反应也成了找地下室==
     结果……还真让他发现了些端倪。
     夏川鱼没有找到地下室的入口,不过这难不倒他,他用了魔术改良后的土遁,无声的潜入泥土中。
     下沉下沉再下沉……
     恩?
     夏川鱼突然发觉不对,周围怎么这么多虫尸?
     他略一犹豫,指尖划出一个魔术符文,符文形成的瞬间指向了一个方向。
     夏川鱼小心翼翼的避开周围涌动的虫子,继续前行。
     哒!
     夏川鱼从泥土里钻出来,刚露出脸就吓了一大跳。
     此刻他正在某个地下室的房顶,露出脑袋的一瞬间,入目全是密密麻麻黑色的虫子,这些虫子发出簌簌的声音,仿佛在啃噬着什么。
     夏川鱼缩回脑袋,小心翼翼的变换了一个姿势,这一次他紧紧贴在房顶,仔细探查起来。
     这是一间宽大的地下室,目测最少五百平,不知道有多深,里面涌动着黑漆漆的虫子,虫子中心……恩?是个人?
     夏川鱼瞪圆了眼睛,就看到之前看似强悍的间桐樱赤身果体陷在虫堆里,那些虫子在女孩的身体上留下各种各样的痕迹,一股淫/靡的味道在空气中涌动着,女孩双眼空洞无神,身体随着虫子的冲击而不自然的扭动着。
     夏川鱼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来这就是间桐家的控虫术吗?
     这一刻他冷不丁想起老家油女秘术……不行,不能想了,他认识不少油女忍者,难不成他们情、欲来了都是依靠虫子解决吗?
     细思恐极!!!
     夏川鱼深吸一口气,他……默默的继续盯着女孩,表情凝固如大理石,纹丝不动。
     三个小时后,间桐樱才被虫潮推到旁边的楼梯旁,虫子们的动作缓了下来,女孩眨了眨眼,她跌跌撞撞的爬上楼梯,瘫软在过道上。
     一只手伸出来,扶住了间桐樱。
     夏川鱼的瞳孔猛地一缩,那里居然有人?!而他居然没发现?!
     随即那个人从黑暗中浮现出来,那竟然是saber?
     不对,这saber的状态有点怪,她那头金色长发居然变得有些淡,身上的防护铠甲也从白蓝色变成了黑色,甚至还带了小半个面具?!
     黑saber一言不发,她扶着间桐樱缓缓离开走道。
     夏川鱼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在泥土中前行,轻轻落在过道上,他看着下面的虫子堆,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和忌惮。
     这些虫子真是令人恶心。
     夏川鱼知道有些魔术师会用邪恶的手法修炼,这在魔道上被称为邪道,是连正统魔术师也看不上的存在,只是他没想到号称御三家的间桐竟也是这样的魔术世家,居然依靠体、液交换来获得魔力!
     夏川鱼犹豫了一下,在墙壁的角落处刻画了一个飞雷神术式后就离开了。
     他追踪着黑saber和间桐樱的踪迹,总算找到了地下室的出口。
     出口居然是间桐家后院的喷泉里--
     也是,间桐家的魔术属性为水,地下室开在喷泉里反而很安全。
     夏川鱼使用水遁术,隐身在水中冷冷看着间桐樱和黑saber,在间桐樱和黑saber进入房间后才用风遁跟上。
     少女的房间里空荡荡的,黑saber守在床边,女孩缩在床上,抱着个……哎呦天啊那是什么?
     圆滚滚的,还带点毛茸茸……那特么的不是间桐慎二的脑袋吗?
     夏川鱼又一次瞪圆了眼睛,话说自从进入间桐家后他就一直在瞪眼,真是万万没想到啊,间桐慎二已经死了!
     等等,间桐家的家督可是间桐脏砚,那个老头呢?
     就在夏川鱼胡思乱想之际,突然床上的女孩发出细碎的呻、吟声。
     她全身泛着粉红,双眼迷离,身体散发出一股淫\荡的味道,仿佛在渴求着什么。
     夏川鱼不为所动,这就是走邪道修行的魔术师最大弊端——她会被自身欲\望控制,变成魔力的傀儡。
     间桐樱修炼体\液魔术,就必须承担这样的后果,如果不定期和男人交\合,间桐樱很快就会被魔术反噬。
     说起来间桐樱是多想不开去修炼这项魔术?还是说只有修炼这项魔术才能拥有圣杯特质?
     夏川鱼想起伊莉雅,面色难看起来。
     他的目光落在守于一旁的黑saber身上,如果能引开黑saber,他就能检查一下间桐樱的体质了。
     想到这里,夏川鱼眼神微闪,他索性使用影分\身术,让分\身变成assassin的样子,刻意露出一点气息后,黑saber果然上当,追着assassin·分\身就冲了出去。
     夏川鱼无声的出现在间桐樱身前,他的手上闪烁着淡淡的白色光芒,刚想拍在女孩身上,间桐樱就转过身体,目光迷离的看着夏川鱼。
     “男人……”
     夏川鱼的嘴角抽了抽,他一把抓住间桐樱的手腕,下一秒竟像是被烫住一样立刻松开!
     “你!!”
     刚才在接触的一瞬间,夏川鱼就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力量像是打开阀门的水龙头一样蜂拥冲进间桐樱的体内,许是男子的魔力冲进体内,间桐樱居然清醒过来了!
     她吃吃的笑了起来。
     “啊呀,居然有个男人出现在间桐宅。”她冲着夏川鱼伸出手,露出妩媚而惑人的笑容:“来吧,我们一起玩玩?”
     夏川鱼嘴角抽了抽,他没搭理间桐樱,而是仔仔细细的观察着女孩的身体。
     间桐樱并未躲避,反而更加舒展身体,让夏川鱼看了个够。
     夏川鱼终于开口:“看样子地下室那些虫子无法满足你啊。”
     间桐樱愣了愣,又笑了:“真是个强大的男人。”居然能探查到间桐家的冲窟。
     她深深的看着夏川鱼,喃喃道:“还很美丽。”
     ——是的,夏川鱼这个坑货,他始终用着变身术,变成了见过一面的恩奇都==
     夏川鱼看着间桐樱着迷的眼神,冷不丁道:“慎二呢?这么快你就将他忘记了吗?”
     间桐樱咯咯笑着:“怎么会忘记呢?正是为了慎二,我才无比渴望着卫宫士郎呢。”
     夏川鱼翻了个白眼,又是交友不慎==
     当年卡卡西交了宇智波带土这个坑货,现在呢,卫宫士郎又交上了间桐慎二!
     夏川鱼正考虑如何从间桐樱嘴巴里问出大圣杯一事,就听间桐樱道:“你呢?你想要圣杯吗?”
     夏川鱼心中一动,他抬头看着女孩惑人的笑容,低低的笑了。
     “圣杯这种东西,早就被污染了,根本不可能达成我的目标。”
     间桐樱的神情陡然一变,虽然还是那眉眼,可是整个人的神态都发生了巨大改变。
     “人类,你知道的很清楚嘛。”
     夏川鱼下意识的退后一步,对上间桐樱的眼眸后不禁呆住了。
     那并非是人类的眸光,那是属于……
     夏川鱼终于意识到眼前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了。
     “小圣杯里的黑色不明物?黑泥?”
     “真是敏锐的家伙。”黑泥桀桀笑着:“人类,你顶着英灵的模样来到这里,想要做什么?”
     对于黑泥来说,英灵和人类之间的差别太大了,并非变幻一个外表就能欺骗过去。
     就算被戳穿了,夏川鱼也不打算去掉外面的壳子,他沉默良久才道:“我知道你,第四次圣杯战争中,想要诞生于此世,成为独立个体的恶。”
     但是此世之恶失败了,因为卫宫切嗣用令咒命令saber打破了圣杯,以至于此世之恶并未真正出世。
     “为什么你会以间桐樱为载体出现?”夏川鱼皱眉:“你应该呆在圣杯里……”
     等等,第四次圣杯战争中的圣杯……被劈碎了==
     间桐樱是邪道魔术师,破碎的圣杯碎片……天啊这女孩不会将碎片塞进自己身体里了吧?
     夏川鱼的表情僵住了,他深深的看着面前的女孩,转身就跑!
     再不跑等着被圣杯吞了吗?
     他刚跑出一步,之前分出去的影分、身就消失了,传回的最后记忆是……saber的誓约胜利之剑!
     等等啊,黑saber用了几次誓约胜利之剑?
     夏川鱼陡然意识到一件事,间桐樱可以和大圣杯沟通,也就是说她的魔力……是无限。
     无限的魔力供应,被控制的saber能用几次胜利之剑?
     刚想到这一点,一道强烈的冲击眨眼间打了过来,夏川鱼的身体轻飘飘的飞起,擦着拿道攻击反而冲的更快了,无数只虫子冲出来试图堵住夏川鱼,夏川鱼直接投影出一把普通的长\枪,在身前舞得密不透风,同时脚下不停直直冲出了间桐宅邸。
     冲出间桐宅邸,脱离了间桐家防御结界范围后,夏川鱼立刻感知到了自己的飞雷神术式,正要直接瞬身离开,他冷不丁看到不远处躲在树后的……恩?麻仓叶?
     夏川鱼简直高兴坏了,他抬手将长/枪对准麻仓叶砸去,自己嗖的跑了。
     麻仓叶吓了一大跳,恩奇都打飞了长\枪,下一秒间桐樱的身影就出现在面前。
     她痴迷的看着……恩奇都,声音柔柔的。
     “真美。”
     恩奇都:“……哈?”
     他看着面前的女孩,刚要开口,突然感知到一股漆黑的魔力重来,他立刻后退,下一秒一身黑衣的saber出现在眼前。
     迪卢木多震惊的看着黑saber,大声道:“saber?你怎么了?回答我!”
     黑化后的saber似乎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她的目光扫过迪卢木多,没有丝毫波动,仿佛不认识迪卢木多一般。
     迪卢木多好像受到了巨大打击,是他提议到间桐家看一看,对他来说saber是一位难得的好对手,不仅实力强悍,而且秉性高洁,遵守着骑士一道,是迪卢木多认可的挚友。
     可是他没想到,再一次见到saber时,saber居然被间桐家的女孩控制,并且变成了这幅样子?!
     不能忍。
     迪卢木多愤怒的冲了上去,麻仓叶拦都拦不住。
     “卢多!!”
     就见到迪卢木多冲向黑saber,但黑saber的目标却是恩奇都,恩奇都不得不后退,保护自己的同时封锁黑saber攻击麻仓叶的进攻路线,同时给予迪卢木多援助……恩?迪卢木多呢?
     间桐樱撇嘴,看到迪卢木多妨碍自己的帮她勾男人,她抬起手指,指尖冒出漆黑的光。
     “真讨厌。”
     黑色的泥涌动着,嗖一下冲到迪卢木多面前,一口吞了。
     麻仓叶立刻傻眼了。
     “卢多!!”
     下一秒麻仓叶就感受到一股锥心的痛,眼前一黑倒地不起,竟昏死过去!
     恩奇都大惊,他一把捞起麻仓叶转身就跑,这一次间桐樱没有再阻拦。
     她勾起唇角:“吃到一个呢。”
     英灵emiya干掉assassin后抱着卫宫士郎跑到冬木市某个旅馆内,他用魔术忽悠了旅馆老板,要了一间房间后立刻将卫宫士郎塞进了浴池里。
     温水抚慰了男孩,卫宫士郎那紧皱的眉心似乎舒缓了一些,英灵emiya面色僵硬的帮助男孩清洗身体,越是清洗,他越是意识到自己对男孩到底做了什么。
     比起英灵,卫宫士郎的力量微不足道,当英灵emiya压下卫宫士郎后,男孩只能被动的承受着,他睁不开也逃不脱,当然卫宫士郎本人并没有躲开的想法。
     然而英灵emiya并不知道这一点,他看着男孩身上青紫的痕迹和后方微微裂开的某处,一股罪恶感涌上心头。
     英灵emiya,他响应魔术师的召唤参加第五次圣杯战争,真正的目的是杀了过去的自己。
     因为他觉得成为正义的伙伴,尽可能拯救更多的人这种理想,本身就是一种错误。
     拯救了一部分人,必然会放弃另一部分人,这其实是在变相杀人,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正义,杀人与被杀这种宿命根本无法改变。
     可他万万没想到,回到过去后自己竟然成了过去自己的,杀了卫宫士郎自己也会立刻离开,英灵emiya不得不暂时罢手。
     然后他又发现这个自己并不是自己,卫宫士郎有一个弟弟,同时因为这个弟弟的存在,卫宫士郎的理想变得有点不对,正义的伙伴?不不不,少年的确憧憬正义,可在此之前少年更想获得弟弟的认可,确认自己存活于世的理由。
     英灵emiya很无奈,算了,这样的自己其实也不错,只要卫宫川始终活着,卫宫士郎就不会迷失。
     然而现实扇了英灵emiya一个大大的耳光。
     自己把自己给上了。
     卫宫士郎的心理本来就有点问题,如果他醒来后因为这件事改变了想法怎么办?
     英灵emiya面色阴晴不定,他看着床上的少年,要不……将少年的记忆洗掉?
     可万一洗过头,卫宫士郎不再以卫宫川为目标,又一次成为正义少年怎么办?
     英灵emiya愁死了。
     他绞尽脑汁,最后的结论是……先让卫宫士郎睡觉吧,等明天他醒了再说。
     然后英灵emiya灵化,暗中守护在一旁。
     夏川鱼回到卫宫宅邸,还没开口呢r就告诉他……
     “assassin被\干掉了!”
     夏川鱼面色瞬间冷下来,他问道:“是谁?”
     “不清楚,assassin并未传回任何信息。”
     夏川鱼微一思索:“assassin可以分裂身体,就算被杀也会留下分\身,除非是在一处封闭的地方,他无处可逃才会□□\掉。”
     r若有所思:“您是说……固有结界?”
     “恐怕是了。”夏川鱼脚步不停,他快速走到麻仓好房间,一边走一边说:“不可能是saber,berserker没有理智,也不会是他,唯一剩下的就是r了。”
     在夏川鱼的认知里,archer已经被/干掉了。
     他拜托麻仓好:“帮我看一下士郎在哪里?”
     麻仓好闭着眼睛感应了一会……
     “你弟弟在旅馆里睡觉呢。”
     “他一个人?”
     “恩,周围没人。”
     夏川鱼叹了口气:“看样子是我们运气不好,士郎恐怕遇到了麻仓叶。”
     啧,白天当着恩奇都的面抢走了assassin,晚上对方就干掉了assassin,真是现世报。
     可是……夏川鱼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如果真的是r组干掉assassin,为什么他又会在间桐家附近遇上麻仓叶?
     难不成是吉尔伽美什?
     是了,他也有可能。
     毕竟assassin一开始是言峰绮礼的,自己忽悠了吉尔伽美什,杀了言峰绮礼抢走assassin,在吉尔伽美什看来就是挑衅。
     夏川鱼叹了口气,他对r道:“准备一下,我们明天可能会遇到袭击。”
     r点点头:“放心吧r,我已经将卫宫宅邸做成魔术工房,防御力绝对没问题。”
     夏川鱼长出一口气,士郎歇息在旅店里也好,最起码间桐樱想不到这一点,明天的战斗也不会波及到他。
     “夜深了,我去休息。”
     夏川鱼打了个哈欠,真是忙碌的一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