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繁星 > 第152章
最快更新繁星 !
    一道雷霆之光从天空坠落,仿佛天神审判,重重击打在berserker身上,趁此机会saber举起双手,高呼胜利之名,璀璨的金色剑光划破空气,划破大地,划破一切可以称之为存在的物体,咆哮着冲向berserker,轰隆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响起,烟尘和泥土四散迸溅,一时之间没人能看清场中央的情况。
     所谓的没人,自然不包括感知力强大的,比如恩奇都。
     他站在远远的半山之上,麻仓叶坐在树梢间,旁边迪卢木多的眼睛在发亮。
     “真想和berserker战一场啊……”
     麻仓叶道:“先等等吧,等他们之间的战斗结束了,如果berserker还在的话,我们就过去。”
     迪卢木多默默点头,他的目光又落在了悬崖上的archer身上:“之前见到archer,他用的还是双刀,今天又换了武器,到底哪一个才是他擅长的攻击手段呢?”
     恩奇都道:“不清楚,不过他的职阶毕竟是archer,使用弓术时有职阶加成,弓术相当漂亮。”
     麻仓叶微微皱眉:“berserker又站起来了。”
     他问身边的:“你们知道berserker的真身是什么吗?”
     恩奇都摇了摇头,迪卢木多倒是开口:“他的能力与其说是不死,不如说是快速恢复,神话中的确有一个人符合这一点,他通过了十二试炼,拥有堪比神器能力的*。”
     “大力神海格力斯,或者称他为赫拉克勒斯。”
     “这应该就是berserker的真身。”
     “不会错,这种快速恢复的能力,应该是赫拉克勒斯。”
     英灵emiya面色难看的看着重新站起来的berserker,头疼万分,面对怎么打也打不死的对手该怎么办?
     saber皱眉,她握紧手中的誓约胜利之剑,突然道:“凛,你的魔力还充足吗?”
     远坂凛的脸色有点难看,在r当中她的魔力不算少,不过比起全身都被改造过的伊莉雅,比起拿着神器开挂的夏川鱼,比起拥有十多万巫力的麻仓叶,远坂凛的魔力在其中只能说还可以。
     伊莉雅轻笑起来:“怎么了?凛,你的魔力不足了吗?”
     远坂凛立刻道:“saber,你放手去做吧,我可以的!”
     saber深吸一口气,想要击败berserker,只能依靠强力频率超高的强力攻击,可是远坂凛的魔力根本无法支撑她连续不断的使用誓约胜利之剑,昨晚她就和berserker激战过一次,今天又一次,白天凛还耗费了不少魔力重新构建远坂家的魔术结界,本身魔力就不是很充足……
     saber握紧手中长剑,她并未退却,而是再一次冲了上去。
     “你应该也是一位赫赫有名的英雄吧。”
     saber喃喃道:“纵然狂化使你的步伐和剑术变得粗糙豪迈,攻击却依旧如此强力,如果你清醒着,想必会拥有更强的剑术技巧和丰富的攻击手段吧。”
     她双目骤然绽放出强烈的光彩。
     “既然如此,那就来一场无悔的战斗吧!”
     saber的攻击更加刁钻,丰富而层出不穷的各种技巧弥补了她攻击力不足的缺点,一时之间竟和berserker不分伯仲。
     英灵emiya扫了一眼战场,在发现saber的求胜心被激发,和berserker打的不可开交后,他索性调转目标,弓箭竟对准了不远处观战的伊莉雅!
     “如果你死了话,berserker就不足畏惧了!”
     嗖——!!
     箭矢划破空气,带着刺耳的鸣镝声冲向伊莉雅,卫宫士郎才反应过来,他惊讶的道:“archer?!”
     在卫宫宅邸里利用麻仓好的阴阳术旁观的夏川鱼也下意识的站了起来,差点要用伊莉雅头上发带中留下的飞雷神术式瞬身过去。
     就在箭矢击中伊莉雅的一瞬间,berserker的身影挡在了伊莉雅身前,他随手一挥砍刀,竟原封不动的将箭矢再打了回去!
     英灵emiya早就换地方了。
     他的身体灵巧的穿梭在山林间,张弓射箭,将运动箭术发挥的淋漓尽致,一边跑还一边高声对saber道:“你发什么呆,快点干掉那个丫头!!”
     saber浑身一僵,作为一个骑士,她根本无法将自己的剑对准一个小女孩,所以……
     她依旧追着berserker打==
     伊莉雅气的直跺脚:“就算你们联手也不是berserker的对手!”
     她索性翻身站在了berserker的肩膀上,抓紧berserker的脑袋,全身魔力涌动,怒道:“berserker,干掉他们!!”
     于是战况再一次恢复到之前的状态,berserker无法打败saber和archer,但saber和archer也无法击退berserker,一时之间双方僵持起来。
     远坂宅邸的战斗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麻仓叶带着在山上观看,吉尔伽美什拿着一件宝具在冬木市教会的地下室观看,卫宫宅邸里本来站着的夏川鱼缓缓坐下来。
     他的脸色很难看。
     麻仓好随口道:“担心的话就自己上啊,直接干掉berserker和saber,你那位姐姐和哥哥都不是问题了。”
     夏川鱼干巴巴的道:“……不,你误会了。”
     他叹了口气:“伊莉雅虽然看着年纪小,但她今年也有十六岁了啊。”
     “十六岁的女孩子抱着粗男人的脑袋,我怎么可能笑得出来?”
     麻仓好:“……”
     就在此时,assassin突然出现在夏川鱼身后。
     “r,rider出动了。”
     夏川鱼一愣,他派遣assassin监视御三家,如今远坂和爱因兹贝伦打的不可开交,间桐家难道不应该旁观,以坐收渔翁之利吗?
     夏川鱼微微蹙眉,目光落在水面,果不其然,rider的身影出现了。
     rdier的出现瞬间改变了战场中的局势,因为rdier的目标居然是……archer?!
     rider身材高挑,双目被黑布封印,她手持锁链,身形矫健,一出场就直接放出无数锁链击向archer,英灵emiya不得不后退收弓,双手投影出双刀迎战rider,没有了他的远程协助,saber不得不硬抗berserker的攻击,很快就落入了下风。
     不过saber纵然落入下风,却也防守的严丝合缝,而且有伊莉雅这个弱点,berserker也需要回防,一时半会也杀不了saber。
     远坂凛看着rider,一咬牙,她对卫宫士郎道:“咱们去找rider的r!不能让rider妨碍archer。”
     卫宫士郎点头,他刚手持弓箭刚跑了一步,下一秒英灵emiya的身影就出现在卫宫士郎身侧,他一脚踹开了卫宫士郎,随即英灵emiya又被rider击飞,两者再度激战在一起。
     卫宫士郎在地上滚出去很远,他不解回头,随即怔然的看着刚才自己所站之地变成了深坑。
     间桐樱出现在了他面前。
     她的长发变成了银白色,穿着黑色的哥特式短裙,赤足踩在凌乱的土地上,面带微笑的看着卫宫士郎。
     “找到你了,卫宫前辈。”
     无数飞虫在她身边萦绕,她身上的魔力感觉异常奇怪,时强时弱,魔力性质也无法探知,远坂凛看着间桐樱,脸上闪过挣扎的表情,最后挣扎消失,变成了坚定。
     “樱……”远坂凛挽起袖子,露出了远坂家传承数代的魔术刻印:“真是没想到呢,有一天我的敌人竟会是你。”
     间桐樱咯咯笑起来,她的声音异常柔和:“一见面就对我用远坂家的魔术刻印,你可真是我的好姐姐啊。”
     远坂凛的面色一僵,她深吸一口气:“樱也是啊,此前我还以为你没有成为魔术师,现在看来你已经彻底得到间桐家的魔术秘传。”
     “其实我更希望姐姐自己来尝试一下……间桐家的秘术啊。”间桐樱深深的看着远坂凛,声音宛若呢喃:“姐姐的属性是火呢,燃烧起来……一定很美吧。”
     虫窟又冷又潮湿,如果姐姐的火焰在那里点燃,闪烁出的火花一定特别美丽。
     “不过今天我的目标不是姐姐哦。”间桐樱的目光从远坂凛身上挪开,落在了卫宫士郎身上。
     她笑的特别甜:“前辈可是慎二哥哥的好朋友呢,慎二哥哥病了,你不去看看他吗?”
     卫宫士郎谨慎的看着间桐樱:“……慎二病了?好,等圣杯战争结束后我就去看。”
     间桐樱脸上的表情瞬间变了,她变得无比悲伤,晶莹的泪水顺着脸颊落下。
     “慎二哥哥……看啊,这就是你的好朋友,听说你病了居然无动于衷!”
     她那双眸子里闪过刻骨的憎恶和杀意。
     “我会让他陪你的。”
     下一秒,无数虫子涌向卫宫士郎,面对个体极难瞄准的刻印虫,卫宫士郎却并不畏惧,他再一次拉开长弓,瞄准虫潮,与此同时他的手上开始闪烁出点点白光。
     卫宫士郎的魔术能力并不出众,他其实是一个很平凡的人,如果只论魔术实力的话……他是无法站在自己弟弟所在的世界里,结识众多拥有特异能力之人。
     可有种力量并不需要特殊的天赋或者血脉传承,只需要修行就可以了。
     净化心灵,参悟自然,在日复一日的艰苦训练中,让自己的灵魂进行升华,从而获得力量,这种力量当用来保护民众,斩杀妖怪,击退一切来犯之敌,保护治下民众不受侵犯,此之谓退治之力。
     卫宫士郎跟随日暮戈薇进行修行,所掌握的力量并非只有魔力而已。
     这一刻,弓弦上的箭矢上涌动着强烈的【净】之力,比魔力更加纯粹,比巫力更加圣洁,那是斩杀一切邪恶存在,净化所有污秽的力量。
     长箭若光,划破一切黑暗,当虫潮接触到那白光的一瞬间,竟被彻底湮灭,无数细碎的虫尸落下,风一吹,四处飘散,而那箭矢还未消失,斩破一切虫潮后竟直直冲向间桐樱!
     间桐樱的瞳孔猛缩:“rider!!”
     一瞬间攻击英灵emiya的rider出现在间桐樱身前,rider眼睛上的黑布消失,露出了那双被遮盖的眼睛。
     “魔眼·cybe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