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繁星 > 第147章
最快更新繁星 !
    夏川鱼醒了过来。
     深层睡眠是恢复的最佳方式,当他醒来的一瞬间,整个人都万分酸爽。
     没有了见鬼的抑制力压迫,全身都轻松了有木有!!
     感受着体内奔腾的力量,呼吸着空气中浓郁的魔力,夏川鱼解开身上的时间魔术礼装,拉开纸门,迎着朝阳张开怀抱……我擦!我家院子怎么成这样了?!
     夏川鱼瞪圆了眼睛盯着院子,自从他和士郎去东京上学后院子就有些荒败,虽然看着有些萧索,可有藤村大河照看,也还看得过去,可现在呢?
     地上一个大坑,四周无数小坑,各种泥土倒翻,杂草翻飞,墙壁上竟是枪狠剑痕,就连院子里的树皮都被刮掉啦!!
     他突然扭头看着出现在他身边的麻仓好。
     “我家的院子怎么回事?”
     麻仓好笑眯眯的道:“房客有点多,他们打起来了。”
     夏川鱼哈了一声,冷不丁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情。
     对了,他如今已经成为r的r了。
     以及士郎参加圣杯战争了==
     夏川鱼呵呵:“来来来,我亲爱的挚友,我们好好聊一聊。”
     在麻仓好给夏川鱼科普了房客之一二三后,夏川鱼有种施展时之曲的冲动。
     天啊让时间倒带回去吧,他一定要掐死猫又揍飞士郎拍晕眼前的麻仓好==
     夏川鱼揉着太阳穴。
     “也就是说士郎召唤出的archer是多年后成为英灵的自己,远坂凛召唤的是我父亲召唤出的亚瑟王……伊莉雅也来了,她身边跟着一个气息狂乱的家伙?再加上你弟弟召唤出了恩奇都,我这边是r……”
     他沉吟道:“伊莉雅召唤的肯定是berserker,说起来七大仆从中,berserker的数值是最具有优势的,不过这要看操纵者的能力,综合素质肯定还是saber最好。”
     “这样一来就剩下了rider和assassin,assassin的r是言峰绮礼,这一点刚才r告诉我了,rider的话……恐怕是间桐家的魔术师。”
     麻仓好挑眉:“你怎么知道的?”
     “御三家里远坂和爱因兹贝伦都参加了,间桐怎么可能看着?”夏川鱼反问:“间桐家也有适龄御主,不知道是间桐慎二还是间桐樱。”
     麻仓好饶有兴致的道:“你打算怎么办?”
     夏川鱼沉默了。
     虽然之前他说过对圣杯战争不感兴趣,不过既然卷进来了,将圣杯拱手让人……
     而且他还需要想办法解决伊莉雅的问题,伊莉雅是小圣杯,如何切割开她和小圣杯的联系,让伊莉雅在圣杯战争之后活下来呢?
     咦?对了r的魔术实力如此高超,不如和她商量一下?
     同时他的想法必须瞒着伊莉雅,那孩子对爱因兹贝伦的忠心度极高,如果让她知道自己的打算,恐怕第一个和他为敌的人就是伊莉雅。
     夏川鱼深吸一口气。
     “不管怎么说,这场战争……我会全力以赴。”他认真道:“虽然不为圣杯,可我也不能莫名其妙就被人安上失败者的头衔。”
     麻仓好轻笑起来。
     一周前小伙伴还嘲笑他和麻仓叶相杀,一周后小伙伴也不得不在圣杯战争中和弟弟干架,这可真是现世报。
     “哦~你要和士郎敌对吗?”
     夏川鱼淡淡道:“士郎参加圣杯战争的理由……我多少能猜到。”
     麻仓好吓了一跳,他惊讶的道:“你知道?”
     “很好猜,既然在我未昏迷前就打算参加圣杯战争,就说明和我受伤无关。”夏川鱼冷笑:“别告诉我,你们打算以唤醒我为理由参加圣杯战争。”
     麻仓好呵呵不说话。
     夏川鱼又道:“圣杯战争是魔术师之间的战斗,士郎想以魔术师的身份来参加这场战争……他是想让我认可他,对不对?”
     老家的小子到了十七八岁时都会抱着这样的想法出任务啦参加各种考试啦甚至挑战前辈啦来实现自我价值。
     麻仓好道:“你怎么知道?”
     “……我想不出其他理由。”
     夏川鱼奇怪的道:“士郎的日子过挺滋润的,最大的烦恼恐怕就是期末考试没考好?射箭没射好被日暮戈薇骂了?任务没做好被静司大哥扣钱了?难不成他觉得自己零用钱不足?”
     麻仓好一愣,也对啊,卫宫士郎的人生极为顺遂,平凡中带点刺激,的确没什么好说的。
     ——英灵emiya若是知道他们二人的评价,定笑而不语。
     夏川鱼道:“既然他这么想让我认可他,那就来打败我吧!”
     “…………”麻仓好:“这是不可能的吧。”
     “当然,我会像你抽打麻仓叶一样狠狠抽打他一顿,告诉他,我可不是那么好超越的人。”
     想超越他的人多了,卫宫士郎排队都不一定能排上==
     麻仓好摸摸鼻子:“叶好歹还砸断了我的鼻梁,士郎能做到什么?他能伤到一丝就不错了。”
     夏川鱼沉默良久,才一脸沉痛的道:“……不,我突然想到,士郎可以强制我吃营养餐。”
     “哈哈哈哈哈!”麻仓好大笑起来。
     夏川鱼换了黑色浴衣,他离开卧房,来到餐厅。
     刷拉——!
     夏川鱼愣住了。
     正对面坐着远坂凛,远坂凛旁边坐着saber,saber旁边坐着迪卢木多,迪卢木多旁边坐着恩奇都,恩奇都旁边坐着猫又,猫又旁边坐着伊莉雅,而卫宫士郎抱着饭锅走过来,厨房里还有一个麻仓叶和……白发黑肤的士郎?哦,这就是麻仓好说的archer?
     他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吧嗒又关上门。
     夏川鱼回头问麻仓好:“这么多人?”
     “不是告诉你了吗?”麻仓好嗤笑,他上前拉开门:“吃饭吧。”
     夏川鱼走进去,伊莉雅立刻扑了上来。
     “小川!!”
     夏川鱼立刻抱住小萝莉:“伊莉雅,好久不见。”
     伊莉雅仔细打量着夏川鱼,确认没事后才道:“幸好平安无事呢,我听凛说你之前受伤了!”
     夏川鱼解释道:“啊,我是被朋友打伤的。”
     麻仓好默默的啃了一口鸡蛋卷,他明明也受伤了好吗?鼻梁都断了呢==
     麻仓叶给自家哥哥倒了一杯热牛奶,麻仓好一愣,他抬头,正对上麻仓叶那傻乎乎的笑容。
     麻仓好叹了口气,算了,反正都过去了。
     他端起牛奶,大口喝下去。
     “朋友?”伊莉雅瞪眼:“你怎么交那么不靠谱的朋友?”
     “后来我养伤的时候又被敌人撞上,才不得不二次休养。”夏川鱼微笑着,轻飘飘的睨了麻仓好一眼:“我已经没事了,放心吧。”
     “那就好。”伊莉雅轻出一口气,她轻声道:“那么我就离开了。”
     夏川鱼叹息,他深深的注视着女孩:“我的承诺不管何时都有效,伊莉雅,你明白的。”
     伊莉雅笑了。
     她同样轻声道:“我明白,但我身负爱因兹贝伦千年理想,我早就明白要做什么。”
     夏川鱼微微蹙眉,不赞同的看着伊莉雅。
     伊莉雅又问了另外一个问题:“小川,你是r吗?”
     夏川鱼点头:“嗯,我是r的r。”
     桄榔——~
     卫宫士郎端碗的手松了,他震惊的看着夏川鱼:“小川……也是r?”
     夏川鱼对着卫宫士郎露出一个极为柔和的笑容:“是啊,士郎,从今天开始,我们也是敌人呢。”
     卫宫士郎对上自家宝贝弟弟的笑容,竟下意识的抖了抖。
     这笑容……为什么给他的感觉那么恐怖qaq?
     夏川鱼依旧微笑着,他抬手指着伊莉雅:“认识一下,这是我们父亲卫宫切嗣的亲生女儿,伊莉雅·冯·爱因兹贝伦,从年龄上算,她是我们的姐姐。”
     “姐姐……?”
     卫宫士郎刚遭受到自家宝贝弟弟的核弹攻击,知道自家弟弟也是r后不到十秒,又遭受到二次攻击。
     什么?昨天那个操控berserker和saber打的难解难分的人是自己的姐姐?
     远坂凛也愣住了,她喃喃道:“真是没想到啊,士郎这家伙居然和爱因兹贝伦还有关系?”
     saber张张嘴,又闭上了,她想起了第四次圣杯战争中那个笑的温柔的女子,心中一叹。
     坐在saber旁边的迪卢木多微微眯眼,自从听到卫宫切嗣这个名字后,他就始终面无表情,此刻他幽幽的盯着卫宫士郎和卫宫川,不知道在想什么。
     恩奇都将一个三明治放在迪卢木多面前,学着麻仓叶那样供奉给迪卢木多:“收敛一点,杀气出来了。”
     迪卢木多缓缓低头,看着面前的三明治,他突然拿起来,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夏川鱼没有搭理已经彻底懵逼的卫宫士郎,他若无其事的扫了一眼啃三明治的迪卢木多,在发现没什么时候又继续对伊莉雅道:“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咱们战场上见吧。”
     伊莉雅轻笑起来,她微微踮起脚尖,伸手拍了拍夏川鱼的肩膀:“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夏川鱼挑眉,看着面前的女孩,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啊,我也是。”
     送走了伊莉雅,夏川鱼叹了口气,他回到餐厅坐下,卫宫士郎立刻殷勤的奉上一盘培根煎蛋。
     “小川,你身体没事了吧?”
     “嗯,已经没事了。”夏川鱼吃了一口煎蛋,似笑非笑的瞟了卫宫士郎一眼:“好已经将事情都给我说了,所以不用费心找借口对我解释。”
     说完这句话后,夏川鱼的又扫了一眼躲在角落里啃咸鱼的猫又,心下冷笑,不过他什么都没说。
     猫又哆嗦了一下,脑海中瞬间想出一个词,秋后算账qaq。
     卫宫士郎讪讪的道:“……总之,发生了很多事,不过……”他面色一变:“小川,你怎么也成为r了?”
     夏川鱼微笑:“啊,也发生了一些事情。”
     他看了一眼恩奇都,绿发英灵眼中浮现出一丝歉意,夏川鱼微微摇头表示不在意,他又接着对卫宫士郎道:“虽然参加圣杯战争是一个意外,可我也不想接受莫名其妙的失败,所以士郎,就如同我对伊莉雅说的那样,从现在开始,我们是敌人哦。”
     卫宫士郎先是一愣,随即从心底涌上一股强烈的兴奋和刺激,他重复道:“敌人?不,我们不是敌人。”
     卫宫士郎大声道:“我们是对手!”
     夏川鱼也同样笑了,他点头:“没错,是对手。”
     麻仓好呵呵笑了笑,不吭声。
     小伙伴的对手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当的。
     卫宫士郎却很开心,弟弟终于决定认真了,果然来参加圣杯战争是对的。
     夏川鱼又看向远坂凛和saber,他道:“该说是初次见面吗,远坂家督。”
     他的称呼过于正式,以至于正在吃三明治的远坂凛差点噎住,她连忙咽下三明治,正了正脸色:“不错,初次见面,卫宫家督。”
     “………………”卫宫士郎茫然:“远坂,你和小川在说什么?”
     夏川鱼咳嗽了一下:“虽然很想正式拜访一下远坂,以表达之前您允许我在远坂家养伤的恩情,不过现在看来不是好时机,以后再有机会了再谈吧。”
     远坂凛也绷着脸:“既然如此,那我就敬后您的拜帖。”
     两个人打了几句官腔后……就恢复平常了。
     “士郎的手艺很好的,尽管吃,不够再去买。”夏川鱼说到一半,突然面色一变:“对了,远坂府邸需要重建……”
     他的目光扫过麻仓好:“好,我没钱。”
     麻仓好立刻看向恩奇都:“我也没钱。”
     恩奇都爽快的道:“交给我吧!”
     他抬手一拍,一个圆形的金色涟漪出现在他面前,saber惊讶的道:“这不是吉尔伽美什的宝具吗?”
     恩奇都笑着道:“也许是因为吉尔曾说过,天上地下的一切都和我共享,以至于我也可以打开他的天国之门呢。”
     他顺手摸出了两张可无限量刷的金卡,递给了远坂凛一张:“拿去吧,随便刷。”
     远坂凛的眼睛都在发光,嘴上还在硬撑:“这多不好意思……”
     恩奇都好笑的看着面前的小姑娘,柔声道:“吉尔打坏了你家,赔钱是应该的。”
     同时他又将另一张金卡放在夏川鱼面前:“这是我昨日打坏仓库的赔偿,还是那句话,随便刷!”
     “那我就不客气了。”夏川鱼的眼睛也在放光,他二话不说就收下了金卡,并大发慈悲的放过了麻仓叶:“那就不往你家寄账单了。”
     麻仓叶激动坏了,太好了,安娜不会扇他了!
     麻仓好好奇的道:“吉尔伽美什怎么这么多金卡?”
     恩奇都毫不犹豫的将好基友卖了。
     “因为吉尔拥有技能黄金律,也就是说他买彩票立刻会中奖,看上哪只股票立刻会大涨,买什么什么涨价,不管做什么投资都会赚钱。”
     夏川鱼听后简直要羡慕嫉妒恨了。
     “这技能真好啊。”
     “……如果将来你成为英灵的话,也有很大可能拥有这项技能。”恩奇都一愣,他看着夏川鱼:“原因你懂的。”
     我也会拥有这项技能?夏川鱼茫然脸,如果说这是王的必备技能,那为什么亚瑟王身上没有?
     他暗暗记下这一点,等圣杯战争结束了再研究,不过既然有钱……
     “吃完早饭后我就离开。”
     有钱了当然要去享受一番啊!
     五星级大酒店的总统套房不住白不住=v=
     夏川鱼一本正经的道:“既然未来几天将成为对手,我们还是分开比较好。”
     卫宫士郎张张嘴,下意识的想要反驳,远坂凛却擦了擦嘴,她认真的道:“你说的没错,还有一件事……”
     她看向卫宫士郎:“之前我们结盟是为了赢取圣杯战争的胜利,如今卫宫川也醒来了,你是否还要和我保持同盟,我也想要确认这一点。”
     卫宫士郎愣住了,他看了看自己弟弟,又看了看远坂凛,下定决心。
     “既然都已经和小川成为对手了,当然也不可能和他结盟了吧?远坂,我的决定依旧不变。”
     远坂凛的神色缓和了许多:“很好,那我们之间的盟约依旧有效。”
     夏川鱼看到这一幕心中颇感欣慰,虽然士郎瞒着他参加圣杯战争,让他很生气,不过看着少年逐渐长大,并开始拥有自己的坚持和信念,这种感觉……真是好极了。
     卫宫士郎又对夏川鱼道:“小川,我和远坂一会离开,你留下吧。”
     夏川鱼微微蹙眉,他刚要开口反对,卫宫士郎又道:“你的身体刚好,还是别乱跑了。”
     夏川鱼只得点头应下。
     实际上他是打算带着r离开,以r布置在房间里的魔术暗中追踪他们,不过既然士郎拒绝,他如果强烈要求离开反而会弄巧成拙。
     也罢,大不了拼智商嘛。
     对于智商……夏川鱼对自己还是有信心的。
     英灵emiya在厨房里继续炖汤,一边看火,一边不着痕迹的看着坐在餐厅里吃早饭的少年。
     这少年和之前几天看到的样子截然不同。
     之前英灵emiya看到少年时,少年身上笼罩着强烈的神光和令人看着就觉得头皮发麻的抑制力,而如今这两种力量全都消散了,露出了独属于少年的清澈而圆润的灵魂之光,泛着淡淡的暖色,只是靠近就觉得温暖。
     英灵emiya心中叹息起来。
     怪不得过去的自己将这个少年当成了存在支柱,可反过来呢?
     卫宫川,在他心中卫宫士郎这个哥哥到底有多重的分量?
     英灵emiya阴差阳错被召唤出来参加圣杯战争,说实话,他是有自己的愿望的。
     奈何他自己的愿望就是干掉过去的自己。
     可谁曾想到眼前这个自己,他的梦想根本就不是当什么正义的使者,或者说再没有达成被自己弟弟认可的目标前,卫宫士郎是不会考虑其他事情的。
     英灵emiya仔细考虑了一番,也就是说只要能保证卫宫川赢得圣杯战争,过去的自己就依旧会执着于卫宫川,而不是要当什么正义的使者,去拯救其他人……
     也许,他可以试着放水。
     想通一切的英灵emiya长出一口气,他熟练的关火,打开盖子,大豆猪脚汤就好了。
     端着一大盆汤,英灵emiya走到餐厅,一言不发的将汤放在桌子上,卫宫士郎连忙道:“对了,小川,这是我的,是你未来的哥哥。”
     夏川鱼冲着英灵emiya点了点头,然后仔细看了看英灵emiya,又看了看卫宫士郎,半晌才道:“……也许是我的审美有问题?为什么我觉得白发黑肤的士郎看着更帅气一些?”
     英灵emiya嘴角微微抽搐,卫宫川的关注重点居然是这个?
     卫宫士郎深深的注视着自己的英灵,半晌才道:“放心,我会变成这样的!”
     英灵emiya:“……”
     麻仓好突然道:“对了,昨天你和士郎补魔,今天还缺魔力吗?”
     英灵emiya还没开口,卫宫士郎还没过来,就听咔嚓一声,正在吃培根的卫宫川直接捏碎了钢叉==
     “你们两个补魔了?”
     夏川鱼虽然有一位同性伴侣,在爱情方面看开了不少,可这不代表他能接受自攻自受啊!!
     就算卫宫士郎和英灵emiya长得再怎么不同,可他们终归是一个人,这俩人怎么能……怎么能……
     英灵emiya满头黑线,他连忙解释道:“没有,我和他没有……”
     哪想到卫宫士郎却喃喃道:“没有?我用了一个令咒都无法让你补魔吗?”
     想到这里,卫宫士郎下意识的摸向自己的手背,英灵emiya还以为卫宫士郎又打算用令咒呢,吓得他魂飞魄散,他嗖一下冲到卫宫士郎旁边一手刀干翻了这个坑死人的御主。
     卫宫士郎软倒在地。
     夏川鱼双手抱胸,他看着英灵emiya:“我需要一个解释。”
     英灵emiya愤怒的低吼起来:“我只是将他闭合的魔术回路打开而已!”
     “那和令咒有什么关系?”夏川鱼的表情异常险恶:“打开魔术回路需要令咒吗?别以为我是傻子!”
     英灵emiya欲哭无泪,他真的对过去的自己没兴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