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繁星 > 第148章
最快更新繁星 !
    面对夏川鱼的质问,英灵emiya使出了绝招。
     “saber,作为高洁的骑士王,你给他讲讲昨晚发生的事吧。”英灵emiya一脸期冀的看着saber:“你来证明一下我昨天什么都没做啊!”
     saber咳嗽了一下,她眨眨眼,郑重的对夏川鱼道:“archer的确只是帮卫宫士郎打开了魔术回路,别的什么都没做。”
     夏川鱼狐疑的盯着英灵emiya。
     “那么令咒是怎么回事?”
     “卫宫士郎不知道令咒可以用来补魔,确切来说他是抱着被……的觉悟下了这个命令,只为了能让我快速补魔来救你!”英灵emiya大声道:“说起来归根结底都是你的问题吧?如果你没有莫名其妙的重伤,怎么可能出现这种事?”
     夏川鱼冷笑,反正士郎也昏迷了,他不介意打击眼前的archer。
     “archer,别自以为是了,你算什么?”他冷漠的道:“你不会以为身为未来的卫宫士郎,就有资格指责我了?”
     英灵emiya一愣。
     “我是谁?我的性格是什么?我喜好什么?我发生过什么?我的过去是什么?这些你并不知道,确切来说你并不是我的哥哥,你不过是个假货罢了。”
     夏川鱼平静的注视着archer,虽然他比英灵emiya低,可是当他对着英灵emiya说出这番话时,那周身凛然和高傲的气势竟生生压过了英灵emiya。
     “archer,你来自未来线,想必很清楚如今每一个选择发生改变,未来也会发生改变,可是改变的未来却不属于你,属于另一个即将诞生或者毁灭的新未来。”
     “在卫宫切嗣于你的过去并未将我救出来的那一刻起,你就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也不必有什么关心和迁就,纠结或者担忧,我不接受。”
     夏川鱼淡淡道:“对我来说,你不过是一个突然冒出来的陌生人,或者没有已经发生过的历史做背书的英灵,比起秉性高洁的骑士王,我的确丝毫不相信你。”
     英灵emiya沉默了。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看走眼了。
     刚才他还觉得少年是一个温暖柔和的人,现在看来……这分明是一头雄狮,他却错看成了暖喵==
     夏川鱼转身离开。
     他走到门边,头也不回的道:“既然士郎选择离开,那吃完早饭后就请离开吧,下一次再见面就是敌人了,我不会留手的。”
     然后他走了。
     ……………………主人都这样说了,以远坂凛的高傲和archer的小心眼,他们会留下继续吃早饭吗?
     反正有金卡,大不了去吃五星级酒店的自助早餐!
     远坂凛气的不轻,她叫上saber走了,英灵emiya拎着卫宫士郎,临走前他深深的注视着这个宅邸,然后大踏步离开。
     一时间,餐桌前只剩下了麻仓叶、恩奇都以及迪卢木多。
     麻仓叶呆呆的握着汤勺,他下意识的看向麻仓好。
     “……我也离开?”
     麻仓好没好气的道:“离开了你去哪?”
     麻仓叶扭头看恩奇都,惨兮兮的道:“你还能拿金卡吗?”
     恩奇都失笑:“可以啊。”
     “那我们……”
     刷拉,夏川鱼拉开纸门,他又回来了。
     他扫了一圈,长出一口气:“很好,终于滚蛋了。”
     麻仓好饶有兴致的道:“你想做什么?”
     夏川鱼平淡的瞟了他一眼:“我什么都不想做,只是在刺激他们罢了。”
     他无奈道:“不管士郎还是远坂凛,他们都……都还是孩子,对圣杯战争的概念还停留在……竞争层面上。”
     伊莉雅确定他没事后立刻离开,这才是真正r应有的态度,而远坂凛他们呢?居然还有闲心继续留在这里吃早饭?
     她是不是忘记了远坂宅邸成了废墟,急需休整?就算地下室和一层建筑没什么影响,魔法防御阵的修复也需要时间,而他们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麻仓好失笑:“你嘴上说着是敌人,实际上还是在帮他们?”
     夏川鱼耸肩:“我和他们没有可比性。”他感慨道:“感觉像是欺负人,你懂吗?”
     麻仓好由衷道:“我懂,就像是我之前参加通灵王大赛。”他似笑非笑的瞟了麻仓叶一眼:“看着那些渺小的家伙,真想一把火烧死。”
     麻仓叶苦兮兮的啃了一口三明治。
     夏川鱼叹了口气:“说起来叶啊,你不是魔术师呢。”
     麻仓叶呆呆的看着夏川鱼,嘴上还叼着三明治。
     “说实话,圣杯战争的参赛者需要要去教会报备,你……”
     “教会?”麻仓叶连忙道:“这是怎么回事?”
     夏川鱼开始给麻仓叶科普整个圣杯战争的由来。
     “原来圣杯是这样的存在啊……”
     夏川鱼给麻仓叶科普的版本是大众版本,就是魔术师们希望凭借圣杯获得强大的魔力,并将圣杯制作成许愿机,召唤英灵们为此而战斗。
     麻仓叶挠头:“那我吃完饭就去教会登记?”
     恩奇都突然道:“卫宫君不用去吗?”
     “我不用去,作为在时钟塔挂号的魔术师,教会方面早就知道我的信息了。”夏川鱼摆摆手:“这一次圣杯战争参赛者都是魔术师,除了麻仓叶。”
     恩奇都皱眉:“assassin也是未知。”
     夏川鱼分析道:“既然assassin能追着迪卢木多,那assassin的r肯定熟悉圣杯战争,否则他没道理能认出四战里的。”
     夏川鱼掰着指头算:“御三家,我,叶以及士郎,再加上未知的assassin的r,七个r已经凑齐了,想必教会也早就得到了消息。”
     “教会的信息这么灵通?”
     夏川鱼冷笑:“确切来说,当卫宫宅邸的大门打开时,教会的神父,言峰绮礼恐怕就已经知道我回来了。”
     麻仓叶一愣:“你和他很熟?”
     夏川鱼爆料:“他和我父亲很熟,据说四次圣杯战争中,如今冬木教会的神父言峰绮礼也是r,当时他作为远坂时臣,也就是远坂凛的父亲的助手参加圣杯战争。”
     迪卢木多默默的注视着夏川鱼,眼神莫测。
     夏川鱼继续道:“远坂时臣召唤出来的就是吉尔伽美什,但是远坂时臣不知为何死了,言峰绮礼活了下来,或者说最后一战中,活下来的人只有我父亲,言峰绮礼以及韦伯·维尔维特。”
     “吉尔呢?”恩奇都的身体微微前倾,他听的极为专注:“吉尔的r提前死了?没有魔力供应,他怎么留下来的?甚至还获得了*?”
     “不知道。”夏川鱼道:“我得到的情报上显示,archer……就是吉尔伽美什在自己的r死后,又和rider死战,他解放宝具,打破了rider的固有结界,干掉了rider。”
     恩奇都微微蹙眉,打破固有结界?这耗费的魔力可不少啊……
     夏川鱼接着道:“吉尔伽美什干掉rider后,他并未对rider的r韦伯·维尔维特下手,反而放过了他,随即并和saber对峙。”
     恩奇都惊讶的道:“没有r了魔力还这么充足?”
     夏川鱼道:“我怀疑他和言峰绮礼之间有协议,毕竟言峰绮礼身为神父,他拥有历代r没有用完的令咒。”
     恩奇都的眉心皱得更狠了:“你是说吉尔和言峰绮礼签了契约?”
     夏川鱼摊手:“我不知道,不过根据情报显示,这种可能性是最大的。”
     迪卢木多冷冷的盯着夏川鱼:“看样子你对上一次圣杯战争很清楚嘛。”
     夏川鱼坦然道:“啊,关于你的事情我也很清楚,如果你怨恨父亲对你的r做的一切,想要报复回来的话,我拭目以待。”
     迪卢木多霍然起身,麻仓叶惊讶的道:“卢多?”
     迪卢木多一字一句的道:“你是故意将我的媒介找到,并交给御主的?”
     夏川鱼笑了:“原因很简单,麻仓叶作为我的好朋友麻仓好的弟弟,听说他要参加通灵王大赛,我就想给他一个礼物,对于通灵人来说最好的礼物自然是灵啦,而我熟悉的灵里面……或者说第四次圣杯战争中唯一一位自始至终都忠心于自己的r的……只有你一个。”
     “我只是想给好友的弟弟一个忠心的灵,而且叶能将你召唤出来,我也很欣慰呢。”
     麻仓叶:“……………………”
     嘤,我可怜的阿弥陀丸qaq
     迪卢木多深吸一口气,他倏尔又坐下了。
     “我不会找你报仇的。”
     迪卢木多心中自有正义,他所恨的人是不择手段获得圣杯的r,代表人自然就是卫宫切嗣,可卫宫切嗣已经死了,如果他将对卫宫切嗣的仇恨报复在他的孩子身上,又和那种卑鄙无耻的小人有什么区别?
     理智上明白不应该这么做,可情感上……迪卢木多还是心存怒气,并且这股怒气还在往外冒==
     夏川鱼看着这样的迪卢木多,突然道:“迪卢木多·奥迪那,如果你想要洗刷过去的败绩,不如去挑战其他如何?”
     迪卢木多淡淡道:“不需要你说,我自会这么做的!”
     夏川鱼笑了笑,不再说话。
     吃完早饭,麻仓叶决定去冬木市教会,亲眼看一看神父言峰绮礼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麻仓叶离开后,夏川鱼微笑起来。
     他对突然现身的r道:“跟着叶,趁机将assassin夺过来。”
     r愣愣的重复:“夺取assassin?”
     夏川鱼看了r一眼,那一眼竟重逾千斤。
     “你去就知道了。”
     r怔了许久,才回神。
     她才发现自己的r已经离开了。
     这一刻r突然意识到r卫宫川,绝非凡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