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繁星 > 第146章
最快更新繁星 !
    卫宫宅邸从外面看起来很普通。
     之前门口的血迹已经被清扫干净,纵然迪卢木多和恩奇都在里面打的相当激烈,一墙之隔的外面依旧什么都听不见。
     r虽说要以卫宫宅邸内属于夏川鱼的工作室为核心建造魔术工房,可真要下手时也不可能真的就放过院子厢房门廊等地方。
     r在卫宫宅邸外设置了符文阵,从外围看来这栋宅子静悄悄的很平静,同时她受自家r的时间魔术符文启发,又设置了时间屏障,彻底隔绝了这栋宅邸和外面的联系。
     也所以,当英灵emiya推开以前自己老家的大门时,他并未发现宅子发生了变化。
     推开门,走进去,家里也很正常,就是中庭的院子看上去很凌乱,似乎被人狂扫过一样。
     带路的猫又钻进宅子里消失不见了,英灵emiya立刻戒备起来,saber护着远坂凛走进院子,而伊莉雅站在门口,她怔怔的看着旁边门牌上的两个字卫宫发呆。
     这里就是十年前,自己的父母参与第四次圣杯战争时的行动根据地吗?
     麻仓好出现在他们面前。
     “来的真慢。”
     远坂凛长出一口气,随即气愤的道:“你还说呢,我家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变成废墟?!”
     麻仓好道:“敌人袭击而已,没关系对方会赔钱的。”
     远坂凛哈了一声,大声道:“赔钱?有些损毁的魔术材料和书籍根本无价,拿什么来赔?!”
     麻仓好道:“你是指地下室里的东西吗?你放心,我在上面留了封印,圣杯战争后你可以全部取出来。”
     远坂凛的神色缓和了许多:“谢谢,这样我就安心了。”
     麻仓好的目光落在了卫宫士郎身上:“这小子怎么了?”
     英灵emiya还没开口,远坂凛就道:“啊,士郎缺少魔力,就以令咒下令,让archer随便做什么来补魔,于是就成这样子了。”
     麻仓好一愣,他当然了解什么是补魔,一听远坂凛这样说,目光顿时下意识的落在了卫宫士郎的……屁股上。
     然并卵,士郎穿着裤子呢==
     麻仓好动了动鼻子,又闻到了血味——那是手背上令咒的味道——他狐疑的盯着英灵emiya:“你……真的和他补魔了?”
     英灵emyia脸色铁青:“你想太多了!”顿了顿,他道:“我们的事情姑且不说,这位爱因兹贝伦的魔术师非要跟过来,你……”
     伊莉雅自看到麻仓好时眼睛就是一亮,此刻她走上前,行了一个淑女礼后就问道:“小川怎么了?”
     麻仓好道:“他之前被打伤,刚睡下,明早应该能醒,如果你想见他可以明天来,或者你也可以留下来休息。”
     顿了顿,他意味深长的道:“你明白的,这也是你家。”
     此言一出,远坂凛、saber甚至是英灵emiya都是一愣。
     英灵emiya经过漫长的岁月早已忘记了身为卫宫士郎时发生的事,或者说大部分记忆已经消散,只剩下了最开始立下愿望的初衷和原因。
     伊莉雅抿唇,她想了想:“好,我在这里等他。”
     伊莉雅刚说完这句话,刷拉,客厅的门开了。
     恩奇都缓步走了出来。
     saber惊讶的道:“r!?”
     英灵emiya瞪圆了眼,怎么回事?又一个r?!
     随即迪卢木多也跟着走了出来,他刚和恩奇都打了一架,心情棒棒哒。
     “哟,saber。”他露出一抹充满魅力和蛊惑的笑容:“好久不见。”
     saber傻眼了。
     “r?!不对,为什么这两个都是r?”
     远坂凛看到这俩个简直要疯了!
     “啊啊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英灵emiya的表情也扭曲起来,他白天就是和这货干了一架没魔力啊!
     麻仓好懒得和这些人解释,随口道:“事情比较麻烦,叶,你来解释吧。”
     麻仓叶早就困成了狗,他打着哈欠走出来。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我好困啊。”他死鱼眼的盯着好:“你现在不用睡觉,我还需要啊!”
     麻仓好耸肩:“都不需要睡觉,要不然让你的解释吧。”
     麻仓好随手将这些人丢给了麻仓叶,转身就走。
     他还是守到卫宫川身边吧,上一次走了五分钟结果吉尔伽美什就打了进来,要是再出事……他自己都觉得没脸见人。
     麻仓叶哭丧着脸带着一群人走进餐厅,吉尔伽美什懒得搭理这些杂修,在他们进来前就直接离开了。
     他倒是想拉走恩奇都,奈何恩奇都觉得麻仓叶这孩子挺好的,决定好好玩一玩这个圣杯战争,就给好友下了战书后,将他撵走了!
     是的,恩奇都将吉尔伽美什撵出了卫宫宅邸。
     他甚至还对吉尔伽美什道:“听说你之前揍了那位卫宫老师?真不好意思啊吉尔,我的r想要保护卫宫老师呢。”
     吉尔伽美什瞪圆了眼。
     恩奇都欢快的道:“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们是敌人啦!”
     他一甩手中长/枪,指着吉尔伽美什:“正好可以继续当年在广场上未结束的战斗!”
     吉尔伽美什先是愤怒,可当他对上好友熠熠生辉的眸子后,又大笑起来。
     “好!就让本王再一次期待和你之间战斗的降临吧。”
     “在此之前,你就先呆在这里。”
     这个傲慢的男人对后面茫然脸看着他们俩的麻仓叶道。
     “本王的挚友只属于本王!他日本王会亲自接他离开的!”
     麻仓叶:“……哈?”
     于是吉尔伽美什圆润走了,恩奇都微笑的摸了摸自己r的脑袋道:“没事,你就当没听见吧。”
     麻仓叶歪歪头:“你和那个人是朋友?”
     恩奇都眼中满是怀念:“嗯,很早以前的挚友。”
     麻仓叶有些不好意思:“实在抱歉,我莫名其妙就成为了r,是不是给你们带来了麻烦?”
     恩奇都摇摇头又点点头:“不,我很感谢你r。”
     感谢你召唤出了我,感谢你给了我再一次站在吉尔面前的机会。
     麻仓叶闻言挠头:“啊,不客气。”
     没有了吉尔伽美什,餐厅里的气氛……还算和谐。
     迪卢木多和saber在上一次圣杯战中就惺惺相惜,这一次再见面,三言两语说清楚了各自的处境后,saber高兴坏了。
     “上一次的战斗实在失礼,不仅是对你我的侮辱,更是对战斗和荣耀的蔑视r!不,迪卢木多·奥迪那,我无比庆幸这一次你并非以英灵之身出现在此,再也不必担心御主的问题,可以畅快战斗了。”
     迪卢木多也高兴啊,刚和恩奇都干完一架,这后面的就一个个都冒出来了!
     “saber,你说的太对了,我这一次来冬木市,就是为了继续上一次没有完成的战斗,我没想到你这次依然降临,这真是太好了。”
     saber和迪卢木多一见相惜再见相拼,两人立刻携手去外面比试,双剑的撞击声又一次响起来。
     麻仓叶的眼神已死。
     “好困……我,我想睡觉qaq。”
     恩奇都轻轻笑起来:“两位女士也睡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话音落下,一直充当壁花的猫又跳上桌面,他对着伊莉雅喵了一声,转身就跑。
     伊莉雅得意的冲着远坂凛笑,她起身跟着猫又离开,没一会猫又又回来了,这一次它冲着远坂凛叫,远坂凛直接拒绝了。
     “我就在这里等saber。”
     至于卫宫士郎……就让他昏迷着吧。
     英灵emiya闭上眼,仔细感受着家里的气息,半晌脸色铁青。
     r,saber,berserker甚至他好像还感知到了另一个英灵的气息……
     这真的是他以前的家吗?
     第二天清晨,卫宫士郎伸了个懒腰,他觉得脖子好酸腰好痛,睁开眼才发现他居然趴在自家餐厅的桌子上睡觉,怪不得腰酸背痛。
     对面远坂凛也趴在桌子上睡觉,同时还有一个少年直接躺着呼呼大睡,看面容似乎和麻仓好有点像。
     咦?这不是麻仓叶嘛?
     卫宫士郎想起自己当初还为麻仓叶送过快递呢,不由得笑了。
     等等,小川!
     【archer,你在吗?】
     英灵emiya道:【我在。】
     【小川呢?】
     英灵emiya道:【麻仓好说你弟弟在休息,今天早上应该可以醒。】
     卫宫士郎长出一口气:【太好了,那我给他做早饭!】
     卫宫士郎的心情总算平复下来,他本想上前拍醒麻仓叶,不过想了想,他还是悄悄离开,找到壁柜,抱出两个薄被,分别盖在远坂凛和麻仓叶身上。
     盖完后他奇怪的扫了一眼周围,【我觉得刚才有人在看着我。】
     英灵emiya冷笑:【刚才是saber和r在看着你。】
     卫宫士郎:“…………………………”
     【saber我知道r……你是说麻仓叶是r的r?】
     英灵emiya挑眉:【你认识这个男孩?】
     【嗯,认识,他是麻仓好的弟弟。】
     卫宫士郎愉快的开始做早餐,煎鸡蛋,炸培根,烤面包,热牛奶,切水果……很快,餐厅里充满了饭香。
     麻仓叶和远坂凛很快就醒了:“好、好香!”
     远坂凛先是愣神了几分钟,然后冷不丁跳了起来。
     “啊啊啊啊我居然就这么睡过去了!”
     卫宫士郎想了想道:“我记得房间里有备用的洗漱用品,就在那边的柜子里……”
     话没说完,远坂凛就消失了。
     麻仓叶有点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不,我这边才是。”卫宫士郎笑道:“该说好久不见吗?”
     “啊,我也没想到,你居然是卫宫老师的弟弟……”麻仓叶突然道:“对了,当初你给邮寄快递,给我寄信的人就是卫宫老师?”
     “嗯,没错。”
     麻仓叶顿时笑了:“啊呀,虽然卢多冒出来时我真的吓一跳,不过现在卢多是我的好伙伴,多谢你将卢多送到我面前。”
     卫宫士郎一愣:“卢多?”
     “啊,就是你送给我的旧护手啊。”
     他笑道:“说起来直到我昨天召唤出r,才知道当初你给我的旧护手就是召唤媒介呢。”
     卫宫士郎惊讶的道:“你是说我给你邮寄的东西……是召唤媒介?你用那个媒介召唤出了r?”
     “当然不是,我用你给我的旧护手召唤出了我的持有灵,直到昨天无意中碰到另一个盒子才召唤出的r。”麻仓叶解释道:“不过卢多也说了,凭借那个旧护手,他也可以以英灵降临。”
     卫宫士郎勉强笑了,他的心砰砰跳着。
     他突然想起一件事。
     小川马上醒了,他参加圣杯战争的借口就消失了啊……
     于是该如何对小川解释呢?